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故地重游”

第八百三十三章 “故地重游”

  吃完早饭,跟昨天一样步行去刑侦局。

  跟王东局长聊了一会儿,等打黑专业队的副队长钱大勇和重案大队副大队长丁新强一到,便同乘悬挂两地牌照的商务车,在刑侦局港澳联络科李信程科长的陪同下直奔香港。

  从啰湖口岸过关,这段路很近,同样也很长。

  看着车窗外一幅幅显目的宣传标语,李科长不无感慨地介绍道:“韩局,一提到深正和香港,就让人想到‘深港同城化’、‘深港创新圈’、‘深港半小时经济圈’等名词,从这些耳熟能详的名词中能感受到唇齿相依、一衣带水的两个城市之间关系有多紧密。

  可是由于历史原因,港澳回归前,一线之隔的粤港澳警方接触被涂上浓厚的外交色彩,一份简单的线索协查函件要通过‘外交途’长时间辗转旅行,一些犯罪分子也就利用三地在体制、法律以及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巨大差异,大肆进行跨境犯罪,越界藏匿,逃避打击。”

  与丁新强和钱大勇相比,身边这位更能称之为“同行”。

  过去四年多,被外派南非担任警务联络官,有劲儿使不上,只能联络联络。身边这位虽然没被外派,但工作性质与常驻国外的警务联络官没什么区别。

  韩博调整了下座椅,回头笑道:“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不光刑侦局设有港澳联络科,可以和香港国际刑警直接通话、直接接触、直接交往,口岸也建立了警务合作机制,设有那么多警务联络点,不像我第一次去香港时要先上报公安部,经公安部允许再由国际刑警中国国家中心局常驻香港的同志引见。”

  “港澳联络科也是去年才设的,去年公安部才赋予我们市局刑侦局除特大或重要问题外,其他如防范、打击犯罪方面的一般性合作问题,可以和香港国际刑警直接接触的职权。”

  李科长语气带着那么点遗憾,韩博能理解他的感受。

  “涉外”问题无小事,尽管香港澳门已经回归那么多年,但对港澳施行的是“一国两制”,去香港和澳门不再是出国,不过涉及到港澳的事务依然带有很浓的“涉外”色彩。

  但有一点谁也无法否认,三地的警务合作之路是越走越宽,打击犯罪之网越织越密。

  早在1987年1月,为适应打击跨境犯罪的需要,经国-务-院、公安部批准,东广省公安厅设立国际刑警东广联络处,公安部直接授权东广省厅与港澳警方开展警务合作。在国际刑警东广联络处的协助下,此后的十几年粤港澳三地警方一直保持真诚合作,不断形成打击犯罪合力。

  比如1995年,往返于香港和澳门两地的“东星”号客轮上中国银行澳门分行的千万元巨款被劫,东广警方在案发一个小时零五分钟之后,便通过国际刑警东广联络处的便捷渠道分别获得来自香港和澳门的情况通报,开始与港澳警方一道展开珠联璧合的行动,案发不过八天,七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800万元赃款及时追缴。

  该案成功告破后,粤港澳警方又合作侦破了张子强犯罪集团案、澳门知名商人何标被绑架勒索8000万元案等惊天大案。

  在香港回归之前,粤港警方联剑出手,抓“大飞”、断通道,压住香港失车风潮;返还游艇及被盗汽车,追捕逃犯,侦破“瑞星麻将馆”案等恶性案件,震慑了香港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维护了香港平稳过渡、顺利回归。

  澳门回归前,粤澳警方密切配合,打掉了以叶成坚为首的黑社会犯罪组织等跨境犯罪集团,使澳门社会治安状况明显好转,确保了澳门的顺利回归。

  随着三地警务合作不断深入,公安部和东广省公安厅又下放权限,深正市局已经能在毒品、经济、有组织犯罪及情报合作方面和香港警方直接沟通。

  建立起双方传真函件往来及电话联络机制,建立电子加密专邮进行情报信息交流,互访考察学习,对深港互涉性、突发性严重跨境犯罪案件进行个案协作,甚至可以成立联合专责小组,互派和合作办案,研究打击策略和开展联合行动。

  要不是合作之路越走越宽,根本别想像今天一样进行“说去就去”的旅行。

  市公安局长与香港警务处长会晤过,双方在会晤时确定会晤登记制度,两地警方相关负责人每周会晤一次,每3个月召开一次警务联络会议。

  此行就属于每周会晤,韩博带队,也是即将会晤的深正警方“相关负责人”。

  出发前联系过,得知带队的是“老朋友”,据正打算跳槽的关星伟介绍“老朋友”担任深正CID副局长只是暂时的,真正的身份是远在北-京的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

  巡视员到底是一个什么职务,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处主管黄家伟高级警司不是很清楚,但“巡视”这个词一听就知道不简单,决定亲自下楼迎接,给出前所未有的礼遇。

  “韩Sir,五年没见,风采依旧!”

  “黄Sir,你也没怎么变,看上去比五年前更年轻。”韩博紧握着黄家伟手,一脸笑容。

  领导认识香港警方的许多高官,李信程干脆站在一边笑而不语。

  黄家伟回头看看参加这次会晤的内地同行,依然紧握着韩博手,半开玩笑地说:“谁说没变化,变化大了,至少我这个联络事务主管不再是署理。”

  以前是联络事务处署理高级警司,“署理”这个词比较书面,说白了就是代理的意思,韩博反应过来,不禁打趣道:“恭喜恭喜,不过升职加薪好像是要请客的,黄Sir,你说安排在中午还是晚上?”

  “韩Sir,我是过去式,你是现在时,你这么年轻还有将来时,你说谁更应该请客?”

  “这是香港,不是深正,今天我是客,所以我应该客随主便。”

  “想韩Sir请客看来没那么容易,让阿伟做东怎么样,他正在跟新主管移交,马上要去金管局,到了金管局,有的是这个!”黄家伟拧拧手指,做了一个点钞票的手势。

  自己跟关星伟夫妇的关系,警队高层估计全知道,毕竟娶内地太太的高级警务人员实属凤毛麟角,韩博乐了:“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我觉得等他拿到第一笔薪水再让他请客比较合适。”

  “也行,不开玩笑了,这边请。”

  乘电梯来到总部大楼12层的一间会议室,香港警务处相关部门的主管已经到了,其中也有一位老朋友,虽然他没穿警服,但从所坐的位置上能看出他混得不错,应该跟关星伟一样迈过最难迈的那道坎,成了一位宪委级高级警务人员。

  看到依然西装革履的韩博,路中才也很高兴,等黄Sir一一介绍完,便微笑着说:“韩长官,欢迎再次来香港。”

  “路Sir,也欢迎你有时间去深正做客。”

  “有机会的。”

  乙部门(刑事及保安处)主管于伟明高级助理处长是今天会晤的香港警方负责人,挨个跟丁新强等人握完手,回过头来不无好奇地问:“中才也认识韩Sir?”

  “认识,五年前跟韩长官合作过。”

  “看来韩Sir对我们香港警队不陌生?”

  于伟明晋升高级助理警务处长前负责西九龙总区,韩博没跟他打过交道,他跟关星伟的关系也很一般,黄家伟把帽子放到面前,抬头介绍道:“于Sir,关星伟的太太江教授和韩Sir是同学,关星伟和江教授就是韩Sir介绍认识的。”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来韩Sir真不是外人。”

  “于Sir,我想我们本来就不是外人,”韩博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又补充道:“至于关警司和江教授喜结连理,跟我关系不大,他们是无意中认识的,好像是关警司对江教授一见钟情。”

  “可惜他没参加今天的会晤,不然我一定要好好问问。”于伟明笑了笑,跟谈判似的坐到韩博对面。

  客套话用不着多说,韩博打开提包,取出一叠中英文材料,开门见山地说:“于Sir,各位同行,我们这次贸然拜访,主要有一起个案要向贵方通报,并请求贵方协助。同时想在打击三合会罪案方面与贵方沟通,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与贵方共同研究打击策略乃至开展联合行动。”

  高层会晤谈大事,这样的每周会晤主要谈具体的案件。

  于伟明接过材料看了一会儿,举起夹在材料的一张照片问:“韩Sir,你们怀疑这个香港市民杀了他在内地的妻子?”

  “只是具有嫌疑。”

  命案不是其它案件,必须加以重视。

  于伟明把材料递给刑事侦缉处的一位警司,追问道:“需要我们提供哪方面协助?”

  “于Sir放心,我们不会让您为难的,根据公安部与特区保安司达成的相关协议,香港人在内地死亡或内地人在香港死亡,两地警方有向对方通报的义务。该案的被害人虽然不是香港市民,但她是香港市民的合法妻子,我认为也有向其丈夫通报的义务。”

  “你们想见林国生?”

  “不只是想见,我们还想跟他谈谈。”

  “他现在知道吗?”

  “如果不是他杀的,那么他现在应该不知道。”

  人家老婆死了,内地公安过来当面通报,通知他去内地办理后事,合情合理,并没有违反香港法律,于伟明权衡了一番,同意道:“如果他没出境,应该不是很难找。阿庆,联络新界南总区,派几个弟兄去身份证上的地址找找,找到人立即报告。”

  一个参加会晤的警员应了一声是,拿着一份材料起身走出会议室。

  韩博不想耽误他们的宝贵时间,又递上一叠文件,谈起“新义安”往内地渗透发展的情况。

  于伟明曾在“反黑组”干过,对香港的26个不同黑帮组织的特点非常清楚,对韩博通报的情况也非常感兴趣,如数家珍地介绍道:“韩Sir,实不相瞒,我们早注意‘新义安’、‘和胜和’等三合会组织有往内地渗透发展的趋势。

  因为警队对有组织犯罪一直持高压态势,多年来一直倾力打压,极力做到坐馆‘人人有监坐’的策略。他们近年来已不再通过假办喜宴进行疑似拉票‘直选’坐馆等非法活动,而是转移到内地躲避警队拉队踩场。”

  老牌黑帮组织严密,等级严格,只尊一个“龙头大哥”,下分各区,各设一龙头,其下分支设“坐馆”和“揸数”,一级管一级。

  一旦有大小头目被警方拘捕或生病乃至死亡,空出来的位置就要有人“上位”。

  值得一提的是,最大黑帮“和胜和”还有三年一度的坐馆选举,堪称香港黑道的大事。为争夺坐馆,不仅同门内讧无可避免,其他帮派甚至可能卷入冲突。

  黑帮厮杀危害治安、祸及无辜,所以香港警方对这些黑帮的“选举活动”格外重视,只要收到线报便组织警力前去“踩场”。只要出现在现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全要拘捕。

  香港警方不允许黑帮分子集会,内地公安同样不会允许。

  只是之前不知道,他们持单程证过去包个酒店,酒店老板高兴还来不及,看在钱的份上只要他们不出格一般不会报警。如果有内地的同伙帮着安排,公安机关更不可能知道。

  作为“三打办”副主任兼刑侦局副局长,韩博有权作出应香港警方请求组织警力去踩场的决定,抬头道:“如果确实存在这些情况并有相关情报,我们不会坐视不理,至少可以留置他们24小时。”

  相比深正公安帮本港警方去“踩场”,帮他们去找一个香港籍嫌犯,给他们提供关于“新义安”的情报,实在算不什么大不了的事。

  因为那些黑帮分子要么不去内地坐馆直选,要去就是上百号人,深正公安要出动数百乃至上千警员带他们去警局协助调查。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内地并没犯罪,至少没证据指控他们违反内地法律,帮这样的忙是要冒一定风险的。

  于伟明没想到韩博会一口答应,但想到黄家伟此前的介绍也就释然了,暗想眼前这位年轻的内地高级警务人员不只是深正市公安局刑侦局的副局长,更是公安部刑侦局的副巡视员,权限肯定比之前接触过的深正同行大。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