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三十四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

第八百三十四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

  韩博有诚意,于伟明也决定拿出点诚意。

  主动提出加强合作“扑灭”三合会罪案,互派警务人员到对方一线单位跟班,开展“双向观摩学习”活动,事实上是想在打击黑帮这一问题上更紧密的合作。

  这能让去“跟班”的香港警员更多地了解了深正人文地理及警队概况、内地与香港刑事诉讼、侦查制度之异同,加深对“一国两制”的认识,受受爱国主义教育,这不是什么坏事。

  至于派刑警来“O记”跟班培训,也能让同志们感受到香港警队管理是不是很正规、业务到底规不规范,看有没有值得学习与借鉴之处。

  韩博求之不得,再次一口同意。

  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一个上午过去了,高级助理处长请客,在总部大楼餐厅用餐,直到跟黄家伟私下聊完韩博才知道路中才之所以能晋升警司,能出任负责调查三合会罪案的“O记”B组主管,是因为四年前坐“O记”第一把交椅的总警司因涉及一个娱乐界名人的案件被廉署调查。

  就在廉署要求其提供财产来源的限期即将截止时,他被发现在大埔的一个房间内以烧炭和服药的方式自杀,被抢救后脱离生命危险。此后,一直在休养,行事也非常低调,但案件仍处于被调查状态。

  他可能受不了巨大压力,又一次自寻短见,从12楼跳下,当场身亡,消息震动全港。

  香港警队一样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有人落马就有人升职,路中才之前的上司成了高级警司,B组主管空出来了,他通过晋升考试成功迈过最难迈的一道坎。

  “出事时才49岁,也曾是香港警队中的风云传奇人物。”黄家伟轻叹了一口气,端着咖啡同韩博一起走进办公室。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但跳楼也太极端了。”韩博不想再聊这个话题,放下杯子看看手表,“黄Sir,在我印象中你们香港警队的效率应该非常高,怎么到现在一点消息没有,我可没打算在你们这儿吃晚饭。”

  找一个人而已,有身份证信息,甚至有移动电话,怎么到现在都没消息。

  黄家伟也觉得有些奇怪,正准备打个电话问问新界南总区,一个警员快步走过来敲敲玻璃门:“黄Sir,新界南重案组报告,韩长官要找的人找到了。”

  刚才聊曾经的一个同仁畏罪自杀,黄家伟很担心老朋友要找的人是不是也自寻短见,下意识问:“活着吗?”

  警员一愣,急忙道:“活着,很健康,之所以没联络上是因为他不在家,跟几个朋友一起去西贡的龙虾湾钓鱼了,走时忘了带移动电话。”

  黄家伟松下口气,又问道:“人现在什么地方?”

  “荃湾警署。”

  林国生家在荃湾,看来他钓完鱼一回家就被负责找人的警员带了最近的警署,韩博立马站起身,边往外走边问道:“带他去警署的弟兄有没有跟他说过什么?”

  “应该不会乱说吧。”

  “找他的是CID,不是军装警员,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黄家伟顺手拿起帽子,走到门边笑道:“我陪你去,既然是通报,联络事务处不能不出面。”

  “这怎么好意思。”

  “又不是外人。”

  打黑专业队副队长钱大勇不是为命案来的,正在楼上的“O记”办公区跟路中才交流关于“新义安”等黑帮的情报,丁新强和李信程坐在外面等,韩博叫上二人一起下楼,乘黄家伟警司叫来的一辆警车直接赶往隶属于新界南总区的荃湾警署。

  见到吕璐的合法丈夫林国生已是下午2点12分,他在警署的一间询问室里坐立不安,他的律师也在,韩博三人跟着黄家伟走进房间时他们突然愣住了,不再窃窃私语。

  高级警司亲自出马,律师觉得事态严重,下意识看看当事人,掏出一张名片:“我是林先生的律师约翰陈,我想知道警方为什么把林先生带到这里?”

  “陈律师,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黄家伟接过名片,坐到矮矮胖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几岁的林国生面前,紧盯着他双眼看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介绍道:“正式开始之前,给二位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几位,这位是深正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韩博先生,这位是深正刑侦局的丁新强警官,这位是深正刑侦局港澳联络处的李警官。”

  内地公安跑香港来找自己干什么,难道那个女人又惹了什么事!

  林国生用茫然的眼神看看韩博,再看看丁新强,一脸百思不得其解。

  假洋鬼子律师正准备开口,韩博突然掏出一张照片,轻轻放到林国生面前,“林先生,照片上的这个死者你认识吗?”

  “她……她……她怎么了,韩警官,怎么会这样?”

  尸体腐败,死者脸部变形,林国生第一眼没认出来,第二眼终于认出死者,不禁打了个寒战,满脸震惊的表情,双手不由自主发抖。

  震惊的表情不太像装出来的,同样是颤抖,当跟罪行暴露吓傻的那种颤抖不太一样,正应了之前的推测,他不太可能是凶手,如果是,那绝对属于非常会伪装的那种凶手。

  “认识?”

  “认识。”

  韩博观察着他细微的表情,追问道:“她是谁?”

  林国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甚是吓人的照片,吞吞吐吐地说:“吕璐。”

  “怎么认识的,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刚进入状态,假洋鬼子又跳出来了,竟振振有词地说:“韩先生,你是大陆公安,不是香港警察,无权盘问我的当事人!林先生,你可以不回答他的问题。”

  黄家伟抱着双臂,仰头盯着天花板,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让众人倍感意外的是,林国生摆摆手,一脸痛苦地说:“陈律师,谢谢,照片上的这个女人是我老婆,一日夫妻百日恩,尽管她不是一个好女人,但她终究是我老婆。我愿意回答韩警官的问题,也应该协助韩警官调查。”

  “林先生,您说这个人是您老婆?”

  “陈律师,我们可以出去喝杯咖啡,”事主都愿意配合内地公安调查,你在这儿折腾什么,黄家伟暗骂了一句,搭着他肩膀把他拉了出去。

  韩博示意丁新强坐下准备做笔录,紧盯着林国生诚恳地说:“林先生,很抱歉给您带来这个噩耗,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更让韩博意外的是,林国生竟如释重负的长叹一口气,摇头苦笑道:“韩警官,我不是一个薄情的人,但这个女人死了我一点不难过。”

  “为什么?”

  “她烂赌,这几年输掉我几百万,怎么劝都不听,把我当摇钱树,当冤大头!她不光烂赌,还在外面给我戴绿帽子,你说这样的坏女人该不该死!”想起过去的种种,林国生老泪纵横。

  丁新强冷不丁来了句:“所以你杀了她?”

  林国生猛然意识到这不是发泄情绪的时候,急忙抬起头:“没有,我怎么可能杀人,韩警官,丁警官,我是恨她,恨透了,但我没想过杀人,更不会杀人。我有家庭,有事业,有儿子,有女儿,有孙子,我怎么可能去杀人!”

  “林先生,别激动,我们慢慢说。”韩博拍拍他胳膊,淡淡地问:“她输掉你很多钱,还给你戴绿帽子,如果你是警察,你会怎么想,你第一个会怀疑谁?”

  “她什么时候死的,我已经很久没去过内地了。”

  “本月24日、25日这两天你在哪里?”

  “在家,哪儿都没去,我女儿和我孙子可以证明,街坊邻居也可以给我证明。”

  “有不在场证明不等于没作案嫌疑,你完全可以雇凶杀人!”丁新强很有默契地扮演起黑脸,又冷冷地来了一句。

  “韩警官,请相信我,我真没杀她,想都没想过,只想尽早摆脱她。所以后来打电话都没有接,也不再去深正,永远都不想见到她,连回乡证都撕掉了。”

  “我们会调查的,也请你相信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样不会放过一个坏人,”韩博顿了顿,接着问:“先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怎么结婚的,发现她烂赌甚至输掉你很多钱之后又为什么不离婚。”

  “我跟她是三年前认识的,当时跟一个朋友在内地开制衣厂,她应聘去厂里打工。那时我老婆得了癌症,没能熬到过年,我很难过,很空虚,就……就跟她好上了。我都五十多岁,她凭什么跟我,我知道她是图我的钱,所以我不是很在乎。”

  “后来呢?”

  “我在香港有好几间店,不可能天天呆在内地,有一天她说怀孕了,要一个名分,当时她不是很好赌,也没跟别人鬼混,对我很好,我就答应她了,跟她在内地登记结婚,给她在深正买楼。”

  林国生摸了一把老泪,用生硬的普通话哽咽地说:“我在香港有好多亲朋好友,有好多客户,我不想被他们笑话,更不想伤害家人,跟这个女人结婚的事他们都不知道。后来她无所事事,天天出去赌,输光了跟我要钱时就用结婚的事威胁我……”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