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柳暗花明

第八百三十七章 柳暗花明

  “张莹,忙不忙?”

  “不算忙,常姐,有事吗?”

  “安宝分局传来一些资料,帮我连照片一起打出来,韩局等会儿要听汇报,我还有几分材料要整理,实在忙不过来。”

  “好咧!”

  刑侦局一大队命案中队办公室,张莹再次忙碌起来,接过数字证书插入电脑的USB借口,娴熟地登录公安内网,打开激光打印机电源,开始打印起常彩燕所需的材料。

  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同样穿蓝色衬衫,但她的衬衫上既没肩章,也没别胸徽,更没有警号。因为她不是公安民警,只是一个人们常说的“临时工”,一个普普通通的辅警。

  尽管不是正式民警,两年前通过公开招聘进入刑侦局她依然很激动。

  能在深正CID工作,当时初来乍到的她真有点按捺不住兴奋,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工作竟然都是与命案有关。

  刚坐到这张办公桌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时,她懵了,全是命案!每一套卷宗里都带有面目狰狞的死者照片!

  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成为数据报表中一个个冰冷的数字,她这个初入社会的小姑娘一时真难以适应。第一次编排卷宗材料顺序,随便翻开一页就是尸检报告,死者的面部细目照片正死死盯着,吓的她“啊”一声尖叫,案卷都扔地上了。

  胆子是练出来的,现在的她已不再害怕那些恐怖的照片。

  换上漂亮的衣服走出刑侦局,谁也不会想到她这个身材高挑、容貌秀丽的女孩整天跟命案材料打交道。

  正在进行的工作跟平时不同,被害人照片只有一张,而且是生前拍摄的,很漂亮很有韵味,一点不恐怖,其他全是嫌疑人照片,张莹点点鼠标,一脸不解地回过头,“常姐,几十张照片全打印?”

  “全打印,各打印两张,照片有编号,打印出来帮我跟笔录材料别到一块。”

  “好的。”

  一下子打印这么多张照片,刚换上的墨盒很快又要换了。

  张莹想了想又好奇地问:“常姐,您刚才说韩局要听汇报?”

  “嗯,刚接到通知,要来我们中队听汇报。”

  听说是公安部刑侦局一位副巡视员过来挂职担任副局长,以为年龄应该不小,辅警没资格参加挂职任命会议,韩局上任那天没看见,参加会议的民警回来说韩局很年轻,开始不太相信。

  直到昨天上班看到韩局在门口跟港澳联络科的李科长说话,才知道陈队、杨哥、常姐他们所言非虚,真的很年轻,看上去最多三十岁,既没谢顶也没梳大背头,一头精神的短发,一套合体的西服,更像一个白领,真不像一个副局级领导。

  想到高大帅气的领导,张莹忍不住笑道:“常姐,如果韩局穿警服一个人出去,人家肯定以为他是假警察。”

  常彩燕乐了,抬头笑骂道:“你个死丫头,敢在背后说韩局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韩局年轻。”

  “年轻有为,可惜人早结婚了。”

  “常姐,你又欺负我。”

  就在二人开玩笑之时,韩博正从新的打黑指挥部往刑侦局赶。

  正式进入状态,但许多工作才铺开,今天上午忙得焦头烂额。

  先去市局向市局领导汇报与香港同行会晤的情况,提交打击“欺行霸市”行动所需的人员名单,经局党委同意以市局名义给各支队、各分局发通知,紧急抽调名单上的人员。再去设在啰湖区的新指挥部跟卢锦辉、钱大勇等打黑干将开了个小会,研究接下来的侦查部署……

  接下来要重拳出击,狠狠打击危害社会的大小十几个涉黑团伙。

  吕璐案必须尽快侦破,不然接下来没那么多精力放在命案上,韩博正在脑海里一遍接着一遍回想整个案情,手机突然响了,李晓蕾打来的。

  “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

  “方便,在车上呢。”韩博下意识抬头看了看“计程车”,小伙子不错,话不多,车开得很好,为人也很稳重。

  李晓蕾正在和江亚男一起逛街,生怕这边太吵,走进一间服装店,跟迎面而来的店员歉意的笑了笑,走到角落里低声说:“我跟亚男在一起,你托她办的事有眉目了,人托人找到三位专业人士,一位是真正的专家,师范学院教授;一位知名画家,不过是画国画的,还有一位在拍卖会干过,现在经营一个画廊。”

  专业的问题当然要咨询专业人士。

  自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就算对特区比较熟悉,隔行如隔山,对艺术界尤其书画界也不一定了解。江亚男虽然此前在香港工作,但她是名副其实的教授,知识分子和艺术家都是文化人,她肯定认识几位或能够通过人托人认识。

  没想到孕妇效率如此之高,韩博笑道:“太好了,让亚男再给那几位打个电话,帮我约个时间。”

  “我就是为这事打电话的,其中一位明天要出差,你下午有没有时间,亚男说如果有时间直接约到画廊。”

  “下午3点怎么样?”

  “行,3点就3点。”

  聊起书画,韩博不由想起在良庄工作时的“邻居”。

  别看宁益安老奸巨猾,但作为一个生在百年古镇的“街上人”,身上充满浓浓的文化气息,一手毛笔字龙飞凤舞,是安乐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得过不少奖,当年管他求的字现在正挂在北-京的四合院里,亲戚朋友个个说好,连老领导侯秀峰都以为出自哪位书法大家之手。

  想到老宁,韩博又想起老宁托自己关照的小老乡,不禁笑道:“晓蕾,这个世界真小,上午遇到件事挺有意思的,我不是兼任市‘三打办’副主任,负责一个专项行动嘛。几位同志推荐的抽调进专项行动的人员名单中,居然有老宁的那个老部下。”

  “这么巧!”李晓蕾也觉得挺逗。

  “田成,富田分局东光派出所案件侦查队民警,应该不会错,应该就是他。难怪老宁明知道我不喜欢搞裙带关系还拉下脸求我照顾,看来那小子在基层表现不错。”

  “不管怎么说也是老乡,既然他能在你手下干那就给人家一个机会。”

  真是人情社会,韩博彻底服了,笑着敷衍了几句挂断电话。

  赶到局里,上楼直奔命案中队。

  局领导来中队听汇报,大队长、政委、副大队长、中队长、教导员全来了,会议室也都准备好了,大黑板上贴满与被害人有关系的人员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有编号,照片下面都写有名字。

  四十几个人的基本情况和笔录材料堆老高,材料一样有编号,每份材料上都夹着照片。

  今天是来研究案情的,研究的是个案,不是来听一大队的工作汇报,韩博跟大队长、政委等人挨个握手,寒暄了几句,打发他们回去忙自己的事,会议室里只剩下了解案情的副大队长丁新强和常彩燕等命案中队民警。

  “同志们,分局还在调查画家的情况,一时半会没什么进展,就算有进展我们也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案子的确比较棘手,看样子只能采用老办法,摸底排队,一一排除。”

  韩博把手机关了,轻放到一边,示意常彩燕正式开始。

  排除法,一个个来。

  常彩燕早有准备,走到黑板前用笔指指第一张照片,“陶金川,66岁,新桥小区6号楼6-06室业主,退休前是省第三人民医院主任医师、省医科大学教授,因为视力大不如以前,退休之后婉拒了院方返聘的好意,也不愿意去民营医院坐专家门诊,跟老伴儿一起搬到深正养老。”

  “陶教授医术精湛,待人和气,经常在小区义诊,德高望重,口碑非常好,小区居民都很尊敬他,所以推选他为业主代表。分局刑警大队走访询问发现,陶教授在闻出12-02室里有尸臭之前并不认识死者,甚至不知道12-02室住得是什么人。”

  “发现吕璐死在家里的前一天,还同另外两位业主代表在小区门口向12-01的业主打听过12-02住得是什么人,大概什么时候回家……既没作案时间也没作案动机,总而言之,陶教授不可能是凶手。”

  怀疑一个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如果传出去真会被人骂,但干得就是这个工作。

  韩博微微点点头,看着常彩燕把老教授的照片从黑板上摘下。

  一个一个排除,警花说得口干舌燥,副中队朱玉丹主动起身接替她,经过近两个小时研究分析,黑板上只剩下四张照片。

  “死者丈夫林国生的儿子林家俊,29岁,香港人,他办理过回乡证,更巧的是案发前一天他来过深正。林国生声称其与吕璐结婚的事家人不知道,但林家俊到底知不知情很难说。”

  这是昨晚勘查现场时想到的,唯一没想到的会这么巧,案发前他居然来过深正!

  韩博摸着嘴角喃喃地说:“如果他知情,那么他应该不会欢迎吕璐这个不仅烂赌还给他父亲戴绿帽子,甚至想分他家财产的后妈。既有作案时间也有作案动机,看来我们还要去一趟香港。”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