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后之作

第八百三十九章 最后之作

  “张先生,楚小姐,我先谈谈一点浅见,说错的地方二位不要见笑。”

  杨教授扶扶眼镜,指着油画娓娓道来:“如果没看错,这应该是一幅未完成的风景画,描绘的是日落,由于画家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日落美景在光线还没变化前完成作品,所以画面不可能描绘的很仔细,所以看上去很粗糙。”

  色调是整幅画的灵魂,如果没有调子,也就是说一幅油画没形成一种基调,没有和谐统一且又富于变化的色块组合,那一幅画可以说没有达到及格线。这幅作品虽然没完成,但整个画面效果可以说出来了,色彩柔和、逼真,色块与色块之间搭配和谐统一,变化无端,微妙细腻。”

  一幅不知道所以然的画,专家居然给出这么高评价,韩博倍感意外。

  怎么看怎么不像“日落”,李晓蕾和江亚男一样觉得有些夸张,站在边上欲言又止。

  知名画家张先生朝三人微微一笑,指着画补充道:“构图天马行空,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即兴之作,个人很认同杨教授刚才关于描绘时间不够的观点,日落时间不算短,但也算不上长,画家要考虑重要的元素----色彩。”

  “色彩?”韩博听得云里雾里。

  “韩局长,我所说的色彩不同于调色板上的颜色,画家从来不会把调色板上的颜色,也就是工厂制造出来的颜料,原封不动搬上画布,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颜色都是经画家精心地加以艺术化的调制过。”

  张先生顿了顿,指着画上的线条接着道:“笔触、节奏可圈可点,能看出画家具有很强的造型能力,具有深厚的素描功底。窃以为这幅作品不是没完成,而是已经完成了,画家已经表达出他想表达的东西,能让人对日落的景色产生丰富联想,再画只会适得其反,只会画蛇添足。”

  韩博左看看右看看,依然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更没产生什么联想,不禁苦笑道:“没艺术细胞,真看不懂。”

  气质不凡的画廊女老板嫣然一笑:“韩局长,中国画讲究气韵、意趣、笔墨,油画则不然,尤其这样的抽象油画。在画面的表现上,画家抽掉了摹写自然物的形,代之以一种意念、意象的表现。

  没有具体的自然界的形象,只有色块、线条、点面等等,能让读画者仅从这些色块的组合中引发联想与想象。抽象绘画的艺术理论形形色色,但可用一句古人的话来概括,即‘大象无形’。”

  曾在拍卖行干过的楚经理点点头:“通常,人们有一个误区,以为印象派、野兽派、未来派都叫抽象画。其实,这些艺术流派,不过是突破写实主义、古典主义的框架,并没有把形象抽取掉,只是把现实的形象加以现代化的表现,加以变形与夸张罢了。”

  韩博从未想过搞收藏,对这些理论真不感兴趣,直言不讳问:“在三位看来,这幅画到底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如果拿到画廊能不能卖出去,能不能卖上价?”

  这个问题把两位男士问住了,不约而同朝画廊老板娘看去。

  陈雨琳紧盯着油画看了好一会儿,沉吟道:“画这幅作品的画家具有一定功底,构图、笔触、色彩、线条可圈可点,但在我看来作品含义不深,意趣不浓,既无装饰趣味,也没刻意匠心,正如张老师刚才所说,应该是画家的即兴之作,他没想过卖,如果我是收藏者,我也不太可能买。”

  韩博脑海里浮现出吴澄坐在阳台上画日落的画面,低声问:“画家画着玩的,打发时间的,所以这幅画没什么收藏价值,不值钱?”

  “也不能这么说。”

  杨教授一边带着韩博欣赏画廊里的其它画作,一边微笑着解释道:“对于书画类的艺术品,价格和价值是不相同的,价格低不一定艺术水平低,价格高并不能代表作品的艺术水平高。价格是人为的,价值是客观的。

  艺术创作应该重在其蕴含的文化价值,市场价值则是次要的。真正的艺术家,他们穷尽一生在追求真正的艺术,永远不会把价格当作自己的终极目标。所以,在这个圈子里谈价格高低没有意义。”

  这显然不是韩博要的答案,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陈雨琳笑道:“这几年的拍卖市场上,国画比油画更受追捧。这主要与我们中国受众的欣赏习惯有关,觉得未来的收藏市场中国画要大于油画,中国人更容易接受中国的水墨艺术,这是文化的一种不可替代性。

  在这个大环境下,一幅含义很深、意趣很浓的高水平作品,都不一定能拍出高价,何况这样的作品。尽管现在的画作市场不仅拼水平,还拼作者的人气,甚至拼作者的社会背景,但好的作品一定能经得住时间考验。”

  “现在不值钱,或许将来能卖上高价?”

  “梵高一辈子只卖出一幅画,但是到今天,每一幅梵高作品都是价值连城。所以,最后的赢家,一定是那些高水平的作品,能够流芳百世的作品。”

  正说着,门口来了一辆警车。

  一个民警跑进来立正敬礼,韩博抬起胳膊回礼,说了一声:“搬进来吧。”

  “是!”

  杨教授等人被搞得一头雾水,只见民警跑出去打开警车后备箱,又捧进来两幅油画,一幅是肖像,一幅是风景,看到作品上的作者署名,陈雨琳下意识问:“韩局长,刚才那份日落也是吴先生的作品?”

  “陈小姐认识吴澄?”

  “不认识,之前也没见过他的画作,但对这个名字有印象,我就是靠卖画吃饭的,所以比较关注艺术品市场的动向。吴先生好像是东山人,去年底好像在香港一家拍卖行拍出过一幅画。”

  “你参加过那个拍卖会?”

  “没有,我是听朋友说的,圈子就这么大,谁的作品拍出高价,在圈子里传得很快。”

  “记不记得以什么价格拍出的?”

  “好像三百多万港元,跟那些画作动辄拍出几千万乃至上亿的大师自然没法比,但他拍出的是油画,并且对我们这些卖画尤其专门从事艺术品投资的人士而言,一个新起来的画家的作品比大师的画更具收藏投资价值。”

  谈油画艺术李晓蕾跟韩博一样不懂,但说起投资她是专家,忍不住笑道:“大师的画那么贵,升值空间不大甚至有风险,搞不好会砸在手里。花同样的钱,能入手几十乃至上百幅新人新作,只要其中一个新画家能火,其收益都可能超过收藏大师的画作。”

  “差不多,韩太太绝对能去搞艺术品投资。”

  这就怪了!

  吴澄是在深正呆不下去才回东山老家的,但他去年底就以三百多万港元的高价拍出过一幅画,就算拍卖行拿走很多佣金,他的事业也不能说不顺。

  韩博百思不得其解,回头问:“小钱,能找到的只有这两幅?”

  安宝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小钱急忙道:“报告韩局,我们问过黄家慧和吴澄亲属,这次来深正他就带了这两幅画,以前有不少,大概三十多幅,但全在一家画廊寄售出去了。”

  “以什么价格成交的?”

  “不是很贵,大多七八百,好像只有三幅上千,这是到他手里的,画廊可能抽过头。”

  “那三十多幅画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就这几个月。”

  杨教授越想越不对劲,禁不住问:“韩局长,这几幅画的作者怎么了?”

  用画廊老板娘的话说这个圈子很小,许多事瞒是瞒不住的,韩博不认为有保密的必要,轻叹道:“死了,尸体正在解剖,暂时无法确定是意外溺亡还是他杀。”

  常彩燕也想到吴澄的经济状况太蹊跷,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陈雨琳冷不丁爆出句:“韩局长,那幅日落刚才我无法给您评估一个价格,但现在我可以确定很值钱!”

  吕璐遇害,林国生能获得解脱,林国生的儿子也不用再担心被“后妈”瓜分林家财产。

  作者死了,作品价格水涨船高!

  吴澄身亡,所有手里有其画作的人都能因此受益。

  换言之,收藏其作品最多的人无疑具有作案动机,有去年底那幅拍出高价的画作为参照,花几百或一两千买走的其它油画在艺术品市场上的价格能飙升到几百乃至上千万一幅!

  韩博反应过来,当即命令道:“彩燕同志,给专案组通报这边的情况,请黄建峰同志立即询问黄家慧其它画作的下落,搞清楚是在哪个画廊寄售的,都卖给了谁。”

  “是,我出去打。”领导虽然没明说,但常彩燕非常清楚所谓的“询问”应该是“传讯”。

  死者的朋友兼经纪人黄佳慧既有作案时间也有作案动机,甚至是最后一个见到死者的人,那些画可能根本没通过画廊卖出去,或者被她先送到画廊寄售,再让人去画廊买过回来,就等着吴澄死亡,就等着吴澄生前的作品升值。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