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僵局

第八百四十三章 僵局

  吃早饭在东广叫“吃早茶”,有的在家吃,有人去茶楼,全家围坐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年轻人吃完早茶即去上班,老人则以此消闲,吃着早茶,聊聊家常,能从早上茶馆开门一直坐到早茶“收档”。

  吃的也很讲究,素有“一盅两盏”之说,即享受一盅香茶、两件点心之意。

  常言道“入乡随俗”,但几十年养成的饮食习惯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韩博既没去茶楼喝过早茶,对东广早茶中的“四大天王”虾饺、烧麦、叉烧包和蛋挞也不是很感兴趣。

  作为一个在江北农村出生,江北农村成长的人,早上习惯喝一两碗熬得又粘又稠的白米粥,包子、馒头有没有无所谓,小咸菜或咸鸭蛋不能少。

  做这样的早餐没任何技术难度,想让白米粥粘稠只需熬得时间够长,至于咸鸭蛋,出去买现成的。

  但想吃出思岗老家的味道,在吃法上确切地说在咸鸭蛋的剥法上有讲究。不能跟吃煮鸡蛋那样把壳一次性全剥掉,只要剥开空的那一头,用筷子把蛋白和渗油的蛋黄一点一点往外掏。

  当咸菜的,所以吃多少掏多少。

  李晓蕾轻轻敲破蛋壳,剥出一个小口,递给刚拿起筷子的韩博,又习惯性说起琐事:“这个周末絮絮本来是要过来的,结果两位老爷子的保密工作没做好,老家新任父母官不知从哪儿听说咱家要投资酒店,拉着卢书记和袁政委跑东海找老爷子招商了。”

  “在哪儿开酒店不好,非要回老家?”

  李晓蕾知道他是怕麻烦,禁不住给了他个白眼:“你爸想家了,叶落归根懂不懂?亏你还思岗人,对老家一点感情没有,难怪丝河人在背后说你没人情味,没家乡观念,帮不上的没办法,能帮上的都不帮忙。”

  韩博被搞的哭笑不得:“老婆,我在老家的口碑有这么差?”

  “才知道,古支书天天在帮你宣传呢。”

  “就因为我没帮他忙,没解决他女儿工作的事?”

  “还能因为什么,不过他家闺女倒是挺争气的,你不帮忙人家一样靠自己的本事考上了市公安局的公务员,古支书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扬眉吐气,整天拿这说事。”

  古支书什么样的人,韩博确实很清楚。

  贪官他算不上,也没那个资格,人品真是极差,丝河村谁家有点事如果不请他吃顿饭、喝顿酒,他就会记在心里,在其它事情上甚至会刻意刁难。

  “唱凤凰”的习俗现在不知道有没有了,以前他可是“唱凤凰”的领队。堂堂的村支部书记一到春节就带着一帮人跟乞丐一样走家串户……

  韩博一想起那个老家伙就来气,喝了一小口粥,自言自语地说:“我家是后来才搬镇上的,在丝河又工作过,跟他们本来就没什么感情。”

  老家的乡亲很有意思,聊起当干部的一开口就是“腐败”,深恶痛绝,仿佛只要是共-产-党员就不是好人,可是不管遇到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却是找干部“走后门”。

  贪官有人骂,好官一样有人骂。

  李晓蕾越想越好笑,忍不住打趣道:“老公,你在良庄工作过,对良庄有感情,但你在良庄的口碑也不好。年轻人对你没什么印象,老一辈儿尤其老良庄人一提到你,十个有八个没好话,在农基会我是不知道,要是知道都不好意思在良庄呆。”

  打击非法经营和打拐得罪过那么多人,而老良庄就那么大,被人骂被人记恨不奇怪,毕竟干得就是得罪人的活儿。

  既然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就没担心过这些,韩博若无其事笑道:“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

  “这倒是,何况咱走远远的,被人骂也听不到。”李晓蕾噗嗤一笑。

  “对了,你怎么想起说这些?”

  “知我者老公也,”李晓蕾不无得意地嬉笑道:“因为马上又有人要请你帮忙,这个忙我看你帮不帮?”

  “谁,帮什么忙?”

  “老宁。”

  “不可能,上次不是跟他说得很清楚吗?”

  “整天下午你不是关机了么,联系不上你,给我打电话了,说新庵公安局要来深正抓一个嫌犯,他说是局长知道你们关系不错,亲自请他出山,让他带队过来抓人。我觉得没这么简单,抓人的事应该不会有假,但估计也是为那个田成来的。”

  “来就来吧,好久没见,正好聚聚。”

  韩博没当回事,李晓蕾却很好奇,笑看着他问:“你说老宁是不是收过人家好处?”

  “不会吧,他的为人我是清楚的,而且据我所知田成确实不错,所领导很器重他,分局刑警大队长对他印象也比较深刻,只要好好干有的是升职机会,没必要请老宁来帮他跑这个官。”

  韩博想了想,又说道:“他可能只是给老宁打了个电话,跟老宁说我刑侦局挂职的事,不管怎么说也是老乡,换作我一样会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宁可能把他的事放心上了。”

  “古道热肠啊!”

  “别把人往坏处想,换位思考,如果老卢认识深正的市领导,他一样会给市领导打电话,一样会帮我说好话。”

  “真是,难怪人家都说良庄人团结,良庄人早前不都是柳下人嘛。”

  正聊着,外面传来吵闹声。

  韩博刚抬起头,又听到摔东西的声音。

  听不懂东广话,只能听出一个女人情绪激动,破口大骂,边骂边哭。男的似乎想走,却被女的拉着走不了,二人在楼道里发生激烈争执。

  作为一个警察不能不管不问,韩博刚站起身,李晓蕾一把拉住他胳膊:“别去,夫妻俩吵架呢,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劝不了这个架,解决不了她家的问题。”

  “邻居?”

  “嗯,昨天吵得比这厉害,娘家人全来了,把楼道堵水泄不通,等他们消停了我才出去扔垃圾的。”

  “为什么吵?”

  李晓蕾蹑手蹑脚跑到门边透过猫眼观察了一下,回到餐桌边轻叹道:“男的不是东西,在外面有人。对门陈阿姨说女的早看出不对劲,叫上娘家人一起跟踪,果然抓奸在床,逮了个正着。”

  “后来呢?”

  “男的想离婚,女的不答应,净身出户都不答应。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都成这样了还不如早点离了好。”

  怎么遇到这邻居,这层楼以后别想安生了。

  韩博暗叹口气,迅速吃完早饭,趁隔壁没刚才那么激烈,提上包跟妻子道别,乘电梯下楼,跟往常一样步行去局里上班。

  刚走出小区,命案中队警花常彩燕打来电话,汇报两起命案的侦破进展。

  “韩局,香港方面刚通过港澳联络科通报了一个情况,昨晚8点左右,新界南总区的CID在一家夜总会帮我们找到了林国生的儿子林家俊,没提吕璐的事,只是吓唬了一下,说收到线报怀疑他涉嫌走私。

  林家俊吓坏了,承认24日来过深正,但没干违法犯罪的事。林国生老牛吃嫩草,林家俊一样好色,明明有老婆,还跑深正来找小姐,跟几个狐朋狗友一起来的,在富田区一家洗浴中心鬼混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回去了,没作案时间。”

  上梁不正下梁歪!

  韩博彻底服了,想了想还是追问道:“这些情况有没有查实?”

  “我们这边正在查,但香港方面已经证实了,新界南总区重案组的钱Sir很帮忙,派CID找过林家俊的几个狐朋狗友,证实24日当天他们一过关就直奔洗浴中心,在洗浴中心鬼混一夜,谁也没离开。”

  “林家俊知不知道他有一个后妈?”

  “应该不知道。”

  香港同行只能帮到这一步,林家俊到底知不知道他老子在内地的风流韵事很难查实,但至少可确定他没作案时间。

  韩博放缓脚步,又边走边问道:“黄家慧的室友找到没有?”

  “找到了,室友也是女孩,今年24岁,姓杨,叫杨桂萍,吴澄出事当晚她在宿舍,证实25日晚9点25左右黄家慧回去了,二人在客厅聊过天,在一起吃过水果,但她不一会儿就出去了,男朋友接她去看电影,看完电影住男友家。”

  “这么说黄家慧依然有作案时间?”

  “是的,她完全可以在杨桂萍出门之后再去找吴澄,而且她租住的是一个老小区,没几个摄像头,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封闭,小区居民为方便出入,把铁艺栅栏撬了好几个洞,全在监控盲区。”

  黄家慧很可疑,但不开口又能拿她怎么样。

  韩博沉思了片刻,接着问:“吴澄的亲属呢?”

  “姜兰痛不欲生,昨晚您走后她哭着哭着就晕倒了,吓我们一跳,赶紧送医院。醒来之后她拔掉输液器,执意带着孩子回小旅馆,欠那么多外债,舍不得花钱,不敢住院,更不敢住条件好点的宾馆。”

  丈夫死了,孤儿寡母怎么活?

  韩博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凝重地说:“吴澄的死到底是意外、自杀或他杀没搞清楚,甚至可能永远是个迷,自然谈不上民事赔偿。丈夫死了,没给她留下钱,反倒留下一屁股债,孤儿寡母,这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是啊,最可怜的就是她。”常彩燕深以为然。

  “特事特办,把三幅画交还给她,给她提个醒,那几幅画可能值点钱,别再送人,更不能一气之下毁掉。你不是认识陈雨琳么,可以把陈雨琳介绍给她,陈雨琳是行家,说不定能帮她卖出个高价。”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