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偃旗息鼓

第八百四十五章 偃旗息鼓

  深正火车站候车厅,姜兰搂着孩子哭得跟泪人似的,若非吴澄的哥哥嫂子和妹妹都在,前来送行的韩博、常彩燕和陈雨琳真不放心这对孤儿寡母上火车。

  吴鑫抱着用黑布裹着的骨灰盒,用一口东山话哽咽地说:“韩局长,常警官,我没上过几天学,没见过世面,不会说话,不懂法律和那些大道理,就知道我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韩局长,我家就数我哥酒量好,您不信去我们老家打听,个个知道。喝一瓶52度的都没问题,38度的真是漱漱口,不可能是意外,更不可能自杀。”

  ……

  不知不觉,一星期过去了,侦破工作依然没取得进展。

  他们天天呆在消费如此之高的特区不是事,天天往公安局跑一样解决不了问题。

  市局法医鉴定中心出具“死者、疑似死者妻子姜兰提供给疑似死者儿子吴海兵必须的遗传标记,吴海兵是死者和姜兰亲生子女的可能性大于99.99%”的司法鉴定,以及隆华分局刑警大队给他们开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出具“肺组织内检出少量硅藻死前有溺水”的鉴定意见之后,韩博就让常彩燕做姜兰思想工作,动员她签字同意吴澄遗体火化。

  刚开始她坚决不签字,想要一个说法。

  “肺组织内检出少量硅藻死前有溺水”,在没有其它线索尤其证据的情况下,公安机关只能认定死者为溺亡。

  尸体不火化会很麻烦,韩博便请画廊老板陈雨琳帮着劝。

  陈雨琳很同情她的遭遇,想帮她把吴澄的三幅画卖出一个高价,甚至承诺万一拍不出去或拍出的价不理想,画廊会以每幅15万元人民币买下。

  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还要接着往下过。

  对她们这对孤儿寡母而言,陈雨琳绝对是“财神爷”,“财神爷”的话自然比公安有分量,吴澄的遗体就这么于昨天下午在隆华区的一个殡仪馆火化了。

  隆华分局领导终于松下口气,如果她坚决不同意,尸体能在殡仪馆保存几年,她显然不会承担这笔费用,但分局一样没这方面的经费。

  况且这具尸体已经把分局搞得焦头烂额,发现时尸体经过河水长时间浸泡,全身肿胀肥大,因为体内细菌繁殖产生出大量黄绿色腐败气体,使腹腔内压增高,在打捞过程中,那些气体与死者体液一起从喉头呕出喷了打捞民警的一身。

  由于浮尸受河水浸泡变得极重,要四五个人才能完整地将尸体从河面抱上打捞船,尸体骨盆底受到压迫,直肠在受外力情况下,粪便又喷涌而出,给打捞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据说参与打捞的民警几天没吃下饭。

  紧接着又当作一起命案侦查,参战民警跑多少冤枉路,走访询问过多少人,光经费就花掉好几万。

  总而言之,这件事告一段落。

  韩博回头看了看仍在抽泣的姜兰,一脸诚恳地说:“老吴,请你们放心,虽然现有证据无法确认这是一起命案,暂时不具备立案侦查条件,但我们公安机关会留意相关线索,一有消息就跟你们联系。”

  “韩局长,这就拜托了。”

  “拜托谈不上,这也是我们的工作。”

  陈雨琳也走到姜兰身边,轻轻放下来时买的方便面、火腿肠和水果等吃的,轻声道:“姜大姐,卖画的事也请您放心,我已经联系了三个拍卖行,确定委托哪一家拍之后还要做点前期准备,尽我的能力往高处卖。”

  “谢谢陈经理,孩子他爸欠的那些钱就靠这三幅画了……”

  “我知道,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正说着,广播通知乘坐该次列车的旅客开始检票。

  三人一直把他们送上月台,陈雨琳光顾着跟他们说话,却没发现常彩燕自始至终没开口。

  回单位的路上,摇身一变为司机的常彩燕再也忍不住了,抬头看看后视镜:“韩局,这么安排合适吗?”

  “不偃旗息鼓,不鸣金收兵,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韩博翻看着手机短信,仿佛说得是一件与他不相干的事。

  常彩燕当然知道领导想要的是什么,关键就这么鸣金收兵上级会怎么看他,下面人又会怎么想。

  第一炮没打响,搞得灰头土脸,想想就丢人。

  就在常彩燕暗暗为他叫冤时,韩博手机突然响了,只听见他轻描淡写地说:“车出站了,好,祝贺你们一路顺风。”

  正如常彩燕预料的一样,回到单位,同事战友对他依然很尊敬,但眼神明显不对,单位的整个气氛都显得有些诡异。

  “案件不破,专案不撤”只是口号,显示公安机关破案决心的口号。

  中国治安在全世界算比较好的,现发命案的破获率平均达到90%以上,但依然有许多案件不具备侦破条件,真要是不撤,刑警们不用干其它事了,全要扑在历年积累的命案上。

  再查也查不出头绪,只会浪费宝贵的警力和经费,难道为一味最求破案率去搞出冤假错案,让参战人员回各自单位而已,别人怎么想怎么看韩博真没放在心上,依然面带笑容。

  “韩博,回来的正好,老许老邱也在,我们开个小会。”案子没破,王东很失望,但失望之意并没有流露出来,跟往常一样亲切地拍拍他胳膊。

  已进入11月,再过一个多月就是2012年!

  每到年底,党政部门都要总结一年的成绩和不足,要接受上级主管部门的考核,也要检查考核下级部门。

  开小会,能谈什么,肯定是今年未破的几起命案。

  韩博暗叹口气,只能微笑着点点头,同刚过来的许庆国、邱大海两位副局长一起走进王东办公室。

  果不其然,王东故作轻松地开了两个玩笑,突然话锋一转,聊起今天偃旗息鼓的“10.25”案。领导主要是听汇报,两位同事似乎对案情比较了解,竟吞云吐雾地开起案情分析会,想来个拾遗补缺。

  “小韩,并案侦查没问题,换作我一样会这么做,但从现在的情况看侦查方向可能真搞错了。”

  许庆海磕磕烟灰,分析道:“第二个死者拉在新桥小区的画叫《日落》,我不是很懂艺术,但我觉得心境与作品有一定关系,甚至能从作品中看出作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老许,你是说第二个死者画画时心情不好?”王东故作好奇地问。

  “显而易见,心情好,朝气蓬勃,应该画日出!日落,日落西山,心情肯定不好。实际情况确实如此,有正式工作不好好干,想跟人家一样发大财,跑深正来画画卖画,甚至搞歪门邪道,结果搬石头砸自己脚,把自己乃至家人搞得苦不堪言。

  我跟他那样人打过交道,说好听点有风骨,说难听点钻牛角尖,他们的想法跟我们不一样,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禁不起挫折,一遇到坎坷就会胡思乱想,所以说他完全有自杀的可能。”

  案子没破,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

  坐在这里的可以算一根绳上的蚂蚱,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韩博能理解他的心情,不认为他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再次点点头,就差在脸上写上很有道理。

  让韩博倍感意外的是,邱副局长竟摇摇头:“老许,你分析得有一定道理,但终究是推测。办案不是写推理小说,要有线索,更需要证据。”

  “证据从哪儿的,首先要有线索,线索从哪儿来的,这就需要我们推理推测。以前的路走不通,再想想其它路,重新确定侦查方向,疑难案件不都是这么破的吗?”许庆国有些激动,声音越说越高。

  王东局长当起裁判员,看着他问:“老许,你的推测是第二个死者很可能为自杀,跟10.25案没有关联,先后租住过新桥小区12-02室纯属巧合?”

  “我就是这么认为,所以我觉得侦破10.25案的突破口不能再跟之前一样放在吴澄之死上,除了先后租住过同一个地方,两者之间根本没关系,再这么查下去只会南辕北辙。”

  “小韩,你最熟悉案情,你是怎么认为的?”

  “王局,许局,邱局,刚才没顾上汇报,我先汇报下基本情况,吴澄的死虽然暂时不具备立案侦查条件,虽然我已经让分局的同志撤了,但他到底是怎么溺亡的依然在查,具体工作一大队在负责。”

  什么意思,放个烟雾弹,搞个外松内紧?

  王东越想越奇怪,追问道:“有线索!”

  “线索没有,疑点一大堆。”

  韩博起身推开窗户通通风,回头笑道:“其实,刚开始我跟许局一样考虑过吴澄自杀的可能性,可是有几个疑点无法解释。如果他迫于生活压力,亲朋好友的舆论压力,想自寻短见,那他为什么早不自杀,晚不自杀,偏偏回老家之后再回来自杀?

  这是其一,其二,我勘查过他出事前住的酒店房间。他是一个真正的画家,尽管是回来谈……谈业务大,但依然带了画板、画笔、画布和颜料,打算画一幅尺寸较大的作品,不仅有灵感,甚至开始打草稿。”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