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四十八章 老乡

第八百四十八章 老乡

  对韩博而言,宁益安绝对可以算他从警生涯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同行。

  当年从丝织总厂调到县公安局,一报到就直接被安排到良庄乡担任公安特派员,孤身上任,一把破枪,办公室在乡政府,一个人要负责一个乡的治安。

  后来搞警务室,有了王燕、小单、安小勇和陈猛四个战友,但他们当时全是“临时工”,那会儿打交道最多的正式民警就是时任柳下派出所长老宁。

  联防队“跨区执法”,抓赌抓到人家地盘上。

  为了嫁到“街上”的良庄女青年能顺利把户口转过去,为了嫁到良庄的柳下女青年能把户籍转出来,同时为了搞好良庄治安,不得不跑过去给老宁赔礼道歉。

  有扯皮、有推诿、有合作,当年发生的那些事仿佛就在昨天,回想起过去的种种,看着跟老卢当年一样开始染发的老朋友,韩博感慨万千。

  “晓蕾,你可别怪我两手空空,怪只能怪你家韩博既不抽烟又不喝酒,只能怪我们新庵没一样能拿得出手的土特产。”久别重逢,老宁兴高采烈,介绍完跟他一起来抓逃犯的三个部下,用家乡话开起玩笑。

  李晓蕾噗嗤一笑,用带着一点口音的思岗话说:“宁局,你这一说我突然发现不仅新庵没土特产,思岗好像也没有。”

  “靠山有山珍,靠海有海鲜,我们新庵既不靠山也不靠海,只有一条柳下河,还被良庄污染的不像样,能有什么好东西?”

  老宁左顾右盼,发现有一辆空着的出租车,急忙跑过去拦下,打发三个部下坐出租车,自己则大大咧咧拉开车门,坐进韩博这辆车的副驾驶。

  生怕后面的车跟丢,韩博不仅打开双闪,而且开的很慢。

  老宁趴在椅背上,看着多年未见的小两口笑道:“没变,你俩还是那样,不像我,肚子大了,血压高了,皱纹多了,头发也白了。”

  “没白啊!”李晓蕾凑上来看了看。

  “染的,看发根。”

  “宁局,染发对身体不好,卢书记不就是因为染发染出病了么。”韩博微笑着提醒道。

  老宁本来就很有格调,非常注重个人形象,咧嘴笑道:“韩博,你可别咒我,我可没老卢那么倒霉。再说我用的是全天然无副作用的染发剂,好几十一瓶,老卢那会儿有吗?”

  “染发剂还有全天然的,头一次听说。”

  “你又没染过,你怎么知道没有,所以说不调查没发言权。”

  身边这位当了领导没忘记老朋友,两口子一起来接机,老宁很高兴,话锋一转,说起正事:“韩博,介绍信在我包里,手续全带来了,也有线索,还有那臭小子的手机号。多少年没带队异抓捕,这个忙你一定要帮,别让我白跑一趟。”

  “我不在这儿,深正公安就不协作了?”韩博微笑着反问道。

  “有熟人跟没熟人是不一样的,你又不是没去异地办过案。”

  “什么案子?”

  “故意伤害,两帮人因为点屁事在小天鹅KTV大打出手,我要抓的这个捅了人两刀,幸好抢救及时,不然就是一起命案。”

  “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夏天,几个同伙全落网,就剩他一个逍遥法外。讯通手机大卖场的一个老板认识他,前段时间来深正进货时正在撞到了。那小子以为风声已经过去了,警惕性不是很高,居然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跟倒腾手机的老板一起吃过饭,还留了手机号码。”

  算不上什么大事,韩博又问道:“提供线索的人是在富田区遇到嫌犯的?”

  “你怎么知道的?”

  “倒腾手机,不可能不去华强北,华强北就在富田区,相当于北-京的中关村。”

  “我还真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华强北,只知道嫌犯大概在富田区。深正以前来过,那会还要边防通行证,也没呆几天,对这儿真不熟。”

  “只要能把事办成,熟不熟无所谓。是先送你们去酒店,先给你们接风,还是先送你们去富田分局?”

  老宁诡秘一笑:“先办事吧,有你这位领导出面,分局领导肯定重视。万一你明天没时间,人家不把我们当回事怎么办。”

  ……

  正如老宁预料的一样,韩博亲自出面,富田分局刑警大队非常重视,安排专人协助抓捕。

  倒腾手机的老板提供了线索,生怕将来被嫌犯报复却不愿意配合诱捕。富田区那么大,那么多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员,只有一个手机号怎么找怎么抓?

  韩博没办法,只能帮到底,请市局技侦支队协助。

  让富田分局刑警大队的刑警给嫌犯打电话,装着打错了用本地话跟嫌犯扯了好一会儿,技侦支队成功锁定嫌犯的大概位置。富田分局治安大队根据技侦支队圈定的大概范围,要求负责该辖区的派出所查查办理过居住证的外来人员。

  中午一个,晚上一个,半夜再来一个,变着法打“骚扰电话”,就这么成功锁定到嫌犯位置。

  晚上要参加打黑指挥部的案情分析会,抓捕行动韩博没参与,堂堂的市局刑侦局副局长也不可能参与。但行动还是很成功的,抓捕组民警破门而入,嫌犯没反应过来就被控制住了。

  事情办完,押解嫌犯回家。

  老宁却没走,把部下和嫌犯送上火车,就在李晓蕾陪同下开始“深正半日游”,快到中午时来到刑侦局附近的一家酒店,刚下班的韩博正式给他摆酒接风。

  不能陪老朋友喝酒,专门请了一个能陪他喝的,韩博一边招呼从打黑指挥部特别叫来的小老乡坐下,一边笑道:“小田,宁局难得来一次深正,今天你一定要陪好,尽管喝,别藏量。”

  陪老领导当然没问题,关键面前这位是刑侦局领导。

  能来吃这顿饭田成既激动又有那么点紧张,回头看看似笑非笑的老宁,再看看笑盈盈的李晓蕾,苦着脸说:“韩局,工作日不能喝酒吧。”

  “我帮你跟卢大请了半天假,不算工作日。”

  “韩局让你喝就喝,哪来这么多废话,”老宁笑骂了老部下一句,摆出一副领导架势慢条斯理地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所以当年你要辞职来考深正市局的公务员我是支持的,但不管考到哪个单位都要好好干,都要干出个样。”

  “是。”

  “倒酒倒酒,”韩博岂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故作严肃地说:“宁局,看来我要宣布一下吃饭记录,今天中午只叙旧,只喝酒,不谈工作。”

  老宁可不想错过这个把老部下推荐给老朋友的机会,哈哈笑道:“叙旧,叙的不一样是工作吗?再说你是田成的领导,又不是我宁益安的领导,你宣布的纪律对我没效力。”

  “也是,不过提起工作,听分局同志说小田在基层干得不错。”

  “谢谢韩局表扬。”

  “不是表扬,我是就事论事,如果表现不好,工作不积极,你也没机会被抽调进打黑专业队。”

  提起打黑,李晓蕾就想起干儿子的父亲郝英良。

  对打黑真没什么兴趣,不禁用一口带着口音的老家问:“田成,在派出所苦不苦,每天都忙些什么?”

  苦不苦,这个问题把田成问住了。

  跟在工地干的民工比,实在算不上多么苦,但当一个基层民警真没那么容易。

  算上加班时间,真是一年365天24小时不休息的,劳动法保护不了,不象其他单位的公务员,五点半该下班就下班,你天大的事也得明天来。

  边端着饭碗吃饭边给群众解决问题是家常便饭,上厕所都是跑步。值班都是24连续的。从早上9点干活干到明天早上9点不一定能休息,晚上下半夜,当家家户户都在睡眠中时,自己却还在寒风中出警,或在派出所那永不关门的地方强打着精神做笔录。

  “嫂子,您是警嫂,韩局也在基层干过,算不上有多苦,就是有点压力。”

  小伙子没叫苦,韩博很欣慰,老宁笑而不语。

  李晓蕾夹起一筷子菜,追问道:“压力大,你又不是领导,怎么会有压力?”

  “工作压力,”田成偷看了一眼韩博,不好意思地说:“干其他工作出个错误最多领导批评一下,扣点奖金什么的。但干警察如果出了差错就没有小错误的存在,犯人逃逸、自残、自身人身安全受损、枪支被抢丢失,没有一条罪名的后果是低于直接开除的!

  而且现在对执法要求越来越严,经常会有‘干是找死’的情况,前段时间有个同事因为办案时把人刑拘后提请检察院批捕,检察院的不批捕决定书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送给他,他以为人已逮捕,导致人在看守所超期拘押。

  后来家属不依不饶,检察院立案,最后把我那个同事以非法拘禁给拘了。冰冷的手铐铐在了他的手上,以前都是他在铐小偷铐坏人的!我们所长到处打电话,到处找人说情,眼睛里真含着泪花。”

  基层民警不容易,韩博沉默了片刻,跟着问:“还有呢?”

  “韩局,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

  “让你说你就说,韩局也是在了解你们基层刑警的工作情况。”老宁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老部下一眼。

  有宁局在,就算说错了韩局也不会放在心上。

  田成受到鼓励,抬头道:“体制不顺,内部层层审批,所里无权直接出决定书,每个案件都要到分局批准,遇到领导出去开会,看着拘押时间分分钟临近,想着自己就要成为第二个非法拘禁者真是像热锅上的蚂蚁。

  最长期限24小时内完成,而且要保证每个人都比较有职业道德地在岗在位。所以经常为不放走一个坏人只能象条狗一样左跑右跑,有时候甚至要动用私人关系来完成工作。如果还不行的话,那也没办法,就算知道抓的是最坏的坏蛋都要把他放掉。

  法律不健全,现有法律对一些犯罪处罚太轻,比如抢夺,如果数额低于600最多拘留十五天。而且看守所人满为患,法制科为了里面的安全考虑,一般也就给你批个六七天,根本起不到惩罚作用。

  群众对法律又不了解,看到抓的人这么快就放出来,外面就风言风语,说你一定是收了人家的钱!还有很多群众在社会治安差的时候骂警察,但需要他来作证的时候又不配合,你可要知道啊,一些案子只有事主的指控定不了案,最终又只能放纵坏人。”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