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五十一章 拍卖会(三)

第八百五十一章 拍卖会(三)

  从艺术角度看,一幅高水平的画作堪称无价之宝。

  从实用角度出发,它只是一幅画,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钱花,顶多能起到个装饰作用,所以有“盛世古董、乱世黄金”一说。

  不出所料,有一幅以三百万港元成交的作品垫底,作者又过世了,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投资价值,正在拍卖的这幅《远山》比之前拍出的书画更受欢迎,从开拍到现在已有十二个举牌。

  “36万,36万,67号出价36万!”

  “92号出价38万,有没有更高的?”

  ……

  拍卖师真正进入状态,挥舞着小锤子喊得声嘶力竭。

  两个主持人一个站在左边,一个站在右边,一个全神贯注留意有没有人举牌,一个给之前举过牌的嘉宾投去鼓励的目光,气氛热烈,竞争耿激烈。

  高心茹频频举牌,再次迎来如雷般地掌声。

  她似乎受到某种鼓励,或许被现场气氛所感染,又仿佛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激动得站起身,笑得合不拢嘴,连连给鼓掌叫好的嘉宾点头致意。

  韩博紧盯着投影银幕说:“看似志在必得,其实一点不专业。”

  薛思宇楞了楞,猛然反应过来:“是不太专业,每次加价两万,对竞争对手起不到威慑作用,不会打心理战。”

  “或许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谁拍走这幅画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的成交价!”

  “作者作品的保有量,尤其流入市场的数量,直接影响到作品价值多少钱。我咨询过业内人士,在作品保有量不明的情况下,这幅《远山》能以40万成交已经很高了,之前在香港高价拍出的那幅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参照。”

  韩博抱着双臂,接着道:“但这幅《远山》最终以什么价格成交,完全能作为在香港假拍过的《丰韵》再次流入市场时的价格参照。”

  委托香港尚德拍卖行拍卖过的《丰韵》下落不明,黄家慧在接受询问时说托人买回来之后便还给了吴澄,吴澄并没有带回东山,也不太可能跟《日落》一样拉在新桥小区12-02室,那幅画去哪儿了?

  难道黄家慧隐瞒的就是《丰韵》的下落,《丰韵》依然在她手里?

  薛思宇想了想,低声问:“就算《丰韵》在黄家慧手里,短时间内她也不太可能出手,不然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摆明了告诉我们她没说实话。”

  “韩局,我不太明白您刚才的话,如果《远山》最终以40万人民币成交,就算50万,原来那幅炒到300万港元的《丰韵》不是贬值了吗?”常彩燕忍不住问。

  “只要能拍出40万以上,《丰韵》就不会贬值,甚至会升值。”

  韩博放下胳膊,回头解释道:“因为那幅比这幅尺寸大,且画的是人-体,绘画难度比这幅大,对艺术功底的要求比这幅高,在油画投资收藏市场上也比这幅受欢迎。另外还要把地区差异算进去,在内地能拍出40万,在香港完全有可能拍出80万。”

  隔行如隔山,而且是一个不成熟不规范的行当。

  这个案子很烧脑,薛思宇越想头越大,喃喃地说:“几乎能确定价值不菲的《丰韵》下落不明,委托画廊寄售出去的三十一幅作品也不知道在哪儿,但吴澄的其它作品,也就是姜兰送出去的那些应该能找到。”

  “突破40万了,”韩博指指投影银幕:“姜兰在等消息,她肯定以为这几幅能卖出高价,她送出去的那些一样很值钱,说不定一接到陈雨琳电话就会想方设法把画从亲朋好友那要回去。”

  薛思宇跟李晓蕾一样也觉得艺术品收藏投资不靠谱,跟骗中骗没什么区别,冷笑道:“物以稀为贵,她真要是这么干,几十乃至上百幅画一下子流入市场,估计让吴澄死而复生,再死几次,也卖不出现在这个价格。”

  “送出去就是人家的,想要回去没那么容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吴澄的作品卖出高价的消息传回去,拥有其作品的人不可能没套现的想法。”

  常彩燕惊问道:“吴澄的画会贬值,不管现在这幅还是之前炒作过的那幅?”

  韩博点点头:“所以我一直想不通,凶手怎么控制风险,或者说凶手怎么保证吴澄的画只涨不跌。”

  “建峰,有没有人去东山收购过吴澄的画?”薛思宇猛然站起身。

  “报告薛局,我特别交代在东山的同志留意这方面情况,甚至在东山同行协助下侧面打听到其中十二幅画的下落,暂时没发现有人刻意收购。老徐在电话里说那边谁也没想到买画卖画,谁也不认为吴澄的画能值多少钱。”

  “继续留意。”

  “是。”

  正分析案情,拍卖师敲下小锤。

  吴澄的第一幅作品以44万的价格成交,一位50多岁的成功男士拍走的。一共只有三幅,第二幅竞争比第一幅又要激烈一些,高心茹依然频频举牌,依然是全场的焦点,不过人们看她的眼神完全变了,显然认为她是一个托儿。

  就在韩博暗想会不会有人看不顺眼,在这一轮竞买中坑坑她,加到40万不再往上加,让画砸在她手里之时,令人倍感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黄家慧突然起身,弯着腰给同排嘉宾致歉,离开位置,径直走出大会议厅,不是出去接电话,也不是去洗手间,而是一口气跑到酒店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渐渐消失在监控视频里。

  黄建峰示意民警把监控信号切换回拍卖现场,坐下道:“没流拍,拍出的价还不低,应该是放心了。”

  艺术家搞创作需要灵感。

  警察破案同样需要灵感。

  看着银幕上越来越激烈的竞拍现场,想起刚才分析过的一些细节,韩博思路越来越清晰,“啪”一声拍案而起,“黄家慧不是凶手,跟高心茹母女不是同伙!”

  “韩局……”

  “很简单,她干这一行好几年,对里面的弯弯道道非常清楚,如果她是凶手,如果她想通过杀害吴澄,让吴澄的作品价值水涨船高,那么她不可能想不到东山有几十乃至上百幅吴澄的作品,不可能不知道那些作品一旦流入市场,之前所做的一切就会前功尽弃。”

  常彩燕觉得领导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忍不住补充道:“她和吴澄关系那么密切,可以说不是她吴澄不会来深正,不是她吴澄不会死在深正。只要吴澄出事,我们第一个怀疑就是她,她不可能这么傻!”

  她不可能是凶手,那她到底在隐瞒什么?

  韩博沉思了片刻,突然抬起头:“建峰同志,你们有没有查过她的经济状况,有没有她的银行流水记录。”

  重点嫌疑人,怎么可能不查。

  黄建峰不假思索地说:“查过,小刘电脑里有电子版的记录。”

  “调出来,我看看。”

  “是!”

  看似“无用功”的基础工作真的很重要,韩博接过鼠标,一行行一页页仔细研究黄家慧三个银行账户的流水账,果然发现一个疑点。

  “薛局,看这个,还有这个,这边转存那边取,男朋友在美国留学这个问题上她没撒谎,从这些流水账上看她还在资助男友。一月份,二月份,三月份,四月份都有,五月份、六月份和七月份没转存,难道男朋友不需要资助了,难道分手了?”

  通过个人换汇额度,这边存入人民币,那边取美元,交易频繁,每个月都有,但金额并不大。

  薛思宇越看越糊涂,不解地问:“韩局,这跟吴澄又有什么关系?”

  “那三十一幅画是几月份委托画廊寄售的?”

  “五月份、六月份和七月份。”

  “这是不是太巧合?”韩博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测应该不会错,不禁笑道:“我知道她到底在隐瞒什么了,她缺钱,非常缺,所以打曾经的老师主意,开始想赚大钱,想跟吴澄来个双赢,所以蛊惑吴澄虚假拍卖其作品进行炒作,结果功败垂成,确切地说应该是她和吴澄没那么多资本,没炒到位。”

  “然后呢?”

  “退而求其次,蛊惑吴澄把画委托给画廊寄售,她再悄悄买回来。如果没猜错,那些画早脱手了,不是在国内卖掉的,是她男友在国外出售的,售价估计不会高,但依然有利可图。”

  黄建峰脱口而出道:“不给男友汇钱,给男友寄画?”

  “也可能是回国拿的,也可能是委托别人捎过去的。她是把画家当画匠使,想榨干吴澄的所有价值。只要吴澄继续画画,她就有钱赚,所以吴澄觉得在深正没什么前途回东山之后,她依然厚着脸皮编造有大老板吴澄其作品、打算与吴澄合作的借口忽悠吴澄回来。”

  看着众人将信将疑的样子,韩博用肯定地语气说:“她说是在什么文化投资公司上班,还是个部门经理,其实就是一个倒腾书画等艺术品的掮客!”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