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踩场(二)

第八百五十五章 踩场(二)

  行动命令下达,一辆辆警车从隐蔽点迅速开出。

  分局民警和交警按计划封锁酒楼周边道路,设置路障,拉起警戒线,疏导过往车辆和行人绕行。封锁区域内的车辆和行人只出不进,出去的也要经过严格盘查。

  外围动作迅速,里面的动作更快。

  守在酒楼大门、后门、厨房后门和消防通道的打黑专业队便衣刑警,不约而同把证件挂到胸前,几辆大巴车一停稳,便带着从车上下来的特警往里冲。

  “干什么,这是厨房。”

  “让开!”田成一把将拦住走道的勤杂工往边上一推,举起警察证:“公安执行任务,不要挡路。”

  勤杂工正对着一排冷藏柜,只看见他们几个便衣,刚炒好一道菜的厨师傻眼了,只见一个个荷枪实弹的特警从后门涌进来,前面的跟便衣往出菜口走,后面的要么守住后门,要么站在不影响通行的位置监视厨房,吓得几个配菜工急忙放下菜刀。

  与此同时,冯锦辉、钱大勇率领一队便衣和特警进入大厅。

  警察“踩场”见多了,被内地公安踩还是头一次,坐在最里面的一帮社团大佬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就缓过神。

  能混到他们这“江湖地位”的帮派元老,一个个都快成精了,习惯躲在后面策划、指使,一般不会亲自出面打打杀杀,甚至常把“和为贵”挂在嘴边,既不是很害怕也不想得罪公安,就这么眼看着冯锦辉带人走到他们身边。

  他们不想惹事不等于手下马仔不想惹事,加之全香港人,来内地有一股莫名的优越感,有的拍桌子敲碗起哄,有的竟起身相理论。

  “阿Sir,我在给长辈祝寿,摆寿宴、喝寿酒也犯法?”

  “干什么干什么,我在内地有生意,招商引资知道吗,我是来投资的!”

  “阿Sir,你踩着我脚了,这双鞋两千多块,你赔得起吗?”

  ……

  “坐下!”

  在香港嘚瑟管不着你,跑深正来居然敢嚣张,两个便衣刑警毫不犹豫把叫嚣最凶的那个黄毛摁坐到椅子上,紧锁而至的六十多名特警在大厅四周围了一大圈,端着枪厉声呵斥道:“坐下,公安检查,做在各自位置不许动!”

  “听见没有,说你呢!”

  “阿Sir,人有三急,我要去洗手间。”一个光头非但不坐,还叼着烟挑衅。

  特警就是来控制局势的,刚同韩博一起走进来的潘支队当即命令道:“拷上!”

  “是!”

  “我是香港市民,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你们凭什么……”

  光头话没说完,三个特警突然上前紧攥着他双臂,咔嚓一声戴上手铐,跟拧小鸡似的把他架到墙边,猛地往下一摁,让他老老实实蹲在墙角下。

  “警察了不起,警察就可以乱抓人!”

  “内地一样有法律,内地一样有人权,小心我投诉你,请律师告你!”

  “闭嘴,老实点。”

  “坐下,嚷嚷什么,再嚷嚷连你一起铐。”

  你们人多,警察更多。

  跟他们用不着讲人权,韩博穿过人群走到“猪脚黑”和“飞机”等大佬面前时,叫嚣最凶的已经被控制住十几个。其中一个没搞事,但他是路中才怀疑的香港逃犯,在控制第一个帮派分子时就把他控制住了。

  现场有些混乱,所以里面的十几个大佬都没注意道。

  “阿Sir,今天是我的60大寿,摆几桌酒请亲朋好友聚聚,摆寿酒不犯法吧,你们这是干什么?”猪脚黑不能再不说话,扶着桌沿站起身,不慌不忙,很淡定,有那么几分大哥风范。

  然而,这不是他摆谱的地方,刚站起就被两个便衣摁回椅子上。

  条子敢动大哥!

  附近几桌的马仔再次起哄,一个个蠢蠢欲动,不过谁也不敢真动,因为每个人身后都站着警察,有的被按住肩膀,有的甚至被掐着脖子。

  “飞机”正打算开口,突然发现有公安在摄像,有公安在拍照,他们这两桌显然是拍摄重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大局已定,一个没跑。

  韩博松下口气,快步走到舞台边,从一个便衣民警手里接过话筒,用手指敲敲,确认酒楼的音响可以用,大声道:“我们是深正市公安局民警,群众举报有人在这里从事非法活动,现依法对在场人员进行检查,请各位积极配合,不要妨碍公务。”

  什么群众举报!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O记”捣的鬼,他们不是在社团里安插了内线,就是一直在暗中跟踪监视,他们不好跑内地来踩场,就请内地公安来捣乱。

  聚在一起吃顿饭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猪脚黑”虽然跟“飞机”不和,但在面对警察这个问题上立场是一致的,二人对视了一眼,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斜看着韩博说:“阿Sir,你们肯定搞错了,这里没有非法活动。既然你们要检查,我们配合,我们港人在香港协助警察办案,来内地一样协助公安办案。”

  “我们都是好市民,爱国爱港的香港同胞。”

  “怎么协助,要看身份证吗?”

  “阿Sir,这是身份证,这是回乡证,要不要护照,要看护照给我马子打电话,让她赶快送过来。”

  ……

  这边混蛋,又七嘴八舌的起哄。

  嘻嘻哈哈,话里还带着几分讥讽。

  韩博自然不会跟他们置气,微微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说:“既然各位愿意配合,那就请各位去警局协助我们公安机关办案吧。”

  韩博话音刚落,紧靠大门的刑警和特警就按计划行动起来,两个控制一个,架起来就往外走,身边全是公安,全是荷枪实弹、如临大敌的特警。在他们看来香港是法治社会,内地不是,只敢耍嘴皮子,不敢轻举妄动,不想吃眼前亏。

  很有希望成为“坐馆”的“飞腾”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阿Sir,拉人去警局,你有证据吗?”

  “别激动,只是协助调查,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同样不会冤枉一个好人。”韩博把话筒往架子上一搁,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头也不回地往外面走去。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香港黑社会遇到公安,同样别想说理,至少接下来24小时内没理可说。

  缜密部署,准备充分,行动非常顺利。

  外面警灯闪烁,沿街道停满警车,一个个帮派成员被鱼贯押出酒楼,押上蓝白涂装的公安大巴,“客满”一辆走一辆,有前面有警车开道,后面有警察殿后。

  一下子抓上百人,这么大阵仗在口岸也少有。

  警戒线外挤满看热闹的人,本就很热闹的一条街比往常更热闹了。

  手下被一个接着一个带走,不一会儿就剩大佬们这两桌,行动归行动,不能让商家吃亏,冯锦辉走到他们面前,用东广话冷冷地问:“刚才谁说今天60大寿的?”

  “我。”猪脚黑阴沉着脸冷哼了一声。

  “这么说今晚你请客?”

  “我不请,难道你请?”

  “你请客就好办了,服务员,把账单拿过来,给这位先生结账。”

  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酒楼老板不可能不知道,事实上知道的清清楚楚,为揽下“和胜和”的“江湖宴”甚至跟事先联系的一个马仔约定过给多少回扣。

  结果钱没赚到,招来这么多警察,好好的一个酒楼搞得跟被抄家似的,站在吧台边忐忑不安,听到公安说买单,急忙给吧台服务台使了个眼色。

  账单拿过来,“猪脚黑”不答应了:“阿Sir,吃饭给钱,天经地义,但我的寿宴被你们搅和了,这么多菜没动,这么多酒没开,凭什么让我买单!”

  收拾香港黑社会大佬的机会可不多,冯锦辉接过账单往他面前一拍,“菜没动,酒没开,没关系,不会让你浪费的,服务员,帮这位先生打包。”

  “打包,阿Sir,你让我们怎么带?”

  “你不是有车吗,还两地牌照,放行李箱就是了,放不下塞后排,”冯锦辉装出一副猛然想起什么的样子,又来了句:“对了,车也要检查,赶快买单,买完单一起去检查车。”

  “阿Sir,我祖籍深正,在深正有生意,经常回来的,别以为我不懂内地的法律,你们这是知法犯法,我要投诉,我要请律师,我要你们赔偿我的损失!”

  “可以,请律师是你权利,不过在此之前请积极配合,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

  看着“猪脚黑”、“飞机”、“飞腾”等大小头目被押出酒楼,在摄像机镜头下打开车门,让便衣刑警和带犬民警搜查车,路中才畅快无比,禁不住回头问:“韩Sir,行动的录影带能不能给我们一份?”

  香港警方明知道他们摆江湖宴只是涉嫌有组织犯罪,但不可能拿到他们的罪证,为什么还一次接着一次踩场,主要起得是一个威慑作用,让他们意识到警方时时刻刻盯着他们,让遵纪守法的市民有安全感,让年轻人知道跟他们混没前途。

  今晚行动的录影带如果能在香港电视台播放,内地公安踩场的新闻如果能在香港媒体报道,就能让香港市民知道打击三合会及有组织犯罪无盲区,在香港他们的生存空间很小,来内地一样不好混。

  帮忙帮到底,何况这能给试图往内地渗透发展的香港帮派一个警告。

  韩博放下对讲机,同意道:“没问题,不过我要先跟局领导汇报,你们最好跟我们市局公共关系科也沟通一下,最好统一一下宣传口径。”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