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六十章 收网

第八百六十章 收网

  在机场遇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华侨只是一个小插曲,10点10分通知办理登机手续,10点半准时起飞,没有再延误。

  到东海已是大半夜,深夜地铁不运行,只能坐出租车,折腾到凌晨两点才赶到东海的家。

  特别想孩子,又不能把孩子弄醒,蹑手蹑脚去房间看看,吃了点韩妈李妈专门留的饭抓紧时间休息,只睡了四个多小时,一大早便起床陪小絮絮玩。

  全家团聚,韩总李总高兴,韩妈李妈高兴,孩子们高兴,姐姐姐夫也高兴。

  然而幸福时光过得总是很快,两天假期一转眼就过去了。

  打击“欺行霸市”行动正在紧锣密鼓准备,清单上的几个涉黑团伙元旦前必须收网,单位那么多事,任务那么重,不管多舍不得还是要赶回去,周日晚上乘飞机回深正,周一参加完局党委会便发扬“背包”精神,带着背包去打黑指挥部,开始收网前的最后准备。

  “韩局,欣达房地产公司总经理杨光明找到了,原来他去了三水,在三水另起炉灶,在那帮家伙手里吃那么大亏,损失几千万,应该愿意出来作证。”

  又找到一个受害者,韩博抬头笑道:“太好了,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不可能通风报信,可以接触,可以先从欣达房地产公司那收集证据。”

  “好的,我安排老陈去。”

  摸底工作接近尾声,收网近在眼前,冯锦辉既高兴又有那么点失落。

  高兴的是可以一举打掉包括“纱井新义安”在内的大小十一涉黑团伙,失落的是大行动结束之后打黑工作就要往基层转移,打黑专业队会随之而解散,现在这个“反黑组”也将会成为历史。

  他坐到韩博对面,刚掏出烟,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韩博歉意的笑了笑,拿起手机摁下通话键,“薛局,我韩博,什么事,是不是好消息?”

  “韩局,吴澄的案子时机已成熟,我们打算今天收网。”

  “谁是主犯,谁是从犯,谁策划的,谁实施的,怎么让吴澄溺亡的,这些情况都搞清楚了?”

  已经十二月份,吴澄的案子不能再拖。

  薛思宇放下案件材料,笑看着黄建伟等在吕璐和吴澄两起命案上整整熬了一个多月的参战人员,不无兴奋地说:“我们多次传讯黄家慧,多次找张桂萍了解情况,甚至联合隆华分局组织警力沿观兰河转了一圈,起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

  监听记录显示嫌犯慌了,张桂萍担心被我们怀疑上,让其男友吴晓辉出去避风头,吴晓辉是本市人,去香港很方便,这会儿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从啰湖口岸过关,甚至打算过去之后暂时不回来,他家在香港有亲戚,滞留一段时间对他不是很难。”

  原来是安宝分局的那起命案引出的第二起命案,没想到真查出头绪,冯锦辉倍感意外。

  韩博一边示意他把烟点上,一边问:“薛局,这么说张桂萍是主谋,吴晓辉和高心茹是从犯?”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上看,张桂萍和吴晓辉都是主犯,高心茹只是在张桂萍授意下去画廊买过画,只是去拍卖会现场帮着抬过价,对谋杀吴澄应该不知情,而且案发当晚她在新海老家,并没有来深正。”

  “张桂萍和吴晓辉在电话里有没有提过杀人的事?”

  “提到了,画能卖出去,但卖不上价,跟预期有很大差距,吴晓辉埋怨张桂萍,怪她不应该出那个馊主意,他很怕,很紧张,晚上睡不好觉,总是做噩梦,真正的寝食难安。张桂萍说当时提出‘一不做二不休’的是他,事到临头又怕了,两个人差点吵起来。”

  嫌犯要潜逃,不能再等。

  韩博同意道:“既然时机成熟就收网,多人作案不是单人作案,他们投鼠忌器,总有一个会先开口。”

  “有监听录音在,不怕他抵赖。”

  “行,等你们的好消息。”

  “韩局,你忙不忙,为这两起命案费那么劲,真是绞尽脑汁,现在总算查了个水落石出,不忙的话过来看看。”

  相比命案侦破,尤其疑难命案侦破,打黑要容易得多,只是摸底取证工作比较繁琐。打黑指挥部这边虽然没尘埃落定,但基础工作已经差不多了,韩博权衡了一番,欣然笑道:“下午不是很忙,去就去,跟你们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

  “韩局,你能来太好了,我给丁新强打电话,把他,把小常都请过来,等嫌犯撂了晚上摆庆功宴。”

  两起命案在元旦前顺利告破,分局有理由庆祝。

  韩博忍不住笑道:“薛局,摆庆功宴可不能忘了隆华分局,在案件管辖权归属上你们有那么点名不正言不顺,可不能因为一起命案影响团结。”

  “请归请,不过当时你问过他们,他们担心查来查去查不出眉目才把烫手山芋交给我们的,不管说到哪儿去都不能怪我们分局抢功。”

  今年没破的几起命案中有两起发生在隆华分局辖区,快到年底了,隆华分局的日子不太好过。

  他们不是不重视,只是运气不好。

  韩博跟冯锦辉对视了一眼,紧握着手机用商量的语气说:“隆华分局没你们分局了解案情,当然会有所顾虑。再说人家全力协助了,投入过那么多警力。薛局,能不能给我个面子,上报时算你们两家联合侦破的?”

  两起命案能顺利侦破,韩博发挥的作用最大,且不说他是刑侦局领导,就算不是也要给这个面子,薛思宇岂能不答应,连忙道:“没问题,我跟邓局汇报一下,应该没多大问题。”

  ……

  就在二人通电话之时,吴晓辉背着包走出小区,在大门口等了五六分钟,终于等到一辆出租车,直奔关口而去。

  要一举击溃其心理防线,就要选择一个最合适的时机抓捕。

  前段时间执行过抓捕姜兰的任务,现在又要执行抓捕吴晓辉任务的安宝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徐成光一点都不着急,示意重案中队民警小陈跟上,一路跟到口岸检查站。

  深正是一个千万级人口的大都市,路上人多车多,之所以不怕跟丢,因为出租车司机就是刑警,可以说是办案人员专程送他过来的。

  做贼心虚,吴晓辉一下车便警惕地回头看看身后。

  口岸那么多人,他能看出什么,他觉得有人在监视,又不知道谁在监视,干脆不再胡思乱想,走进大厅从包里取出身份证和香港通行证开始排队。

  过关的人很多,几个边检通道全是人,队伍排了近百米。

  他一边跟着前面的人跟蜗牛般地缓缓往前移,一边打起手机:“我到口岸了,正在排队,过关就换手机号,有什么消息打新号。”

  “知道了,小心点。”

  “我在香港能有什么事,你自己要小心点,黄家慧不是搬走了么,你也别在那儿住了,赶紧换个地方,实在不行辞职回新海,工作等我回来再找。”

  “回新海,说得轻巧,我爸开厂开成那样,那个家能呆吗?”

  “不说了,反正你自己小心点。”

  ……

  挂断手机,又等了十几分钟,吴晓辉终于排到边防服务台前,刚把身份证和通行证递过去,耳边突然传来呵斥声:“吴晓辉!”

  他大吃一惊,还没缓过神,头发、胳膊就被几个人揪住了。

  吴成光跟早打过招呼的边防武警点点头,举起证件出示了一下:“公安执行任务,大家不要紧张,把他带走。”

  “没事没事,请大家拍好队,下一位。”

  维持秩序的边防武警和保安走了过来,整理因为抓捕变得歪歪扭扭的队伍,而吴晓辉顺手已拷上,两腿已经吓软了,正被三名便衣刑警架着往外走。

  吴成光感谢了一番口岸的同志,小跑着追了上来,钻进紧随而至的警车,坐到刚被塞上来的嫌犯身边,揪住他头发问:“吴晓辉,想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想跑就跑得了吗?”

  吴晓辉吓得瑟瑟发抖,浑身抖得像筛糠一般,战战栗栗地问:“警察叔叔,警察叔叔,我是好人,我什么没干,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好人为什么怕成这样,好人为什么跑?”

  吴成光啪一声猛拍了下他的头,再次亮出警察证,坐在前排的便衣很默契地从包里取出拘留证,“吴晓辉,看清楚了,我是安宝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吴成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由我及我大队民警陈爱军对你执行刑事拘留!”

  “拘留,吴警官,您肯定搞错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尽管吓得浑身发抖,吴晓辉仍心存侥幸。

  “什么没干,要不要给你点提示,上个月25号9点至11点你在哪儿,都干过什么?”

  吴成光使了个眼色,陈爱军立即掏出一个小播放器,在他耳边放了一段通话音频,吴晓辉彻底吓傻了,耷拉着脑袋不敢再吭声,抖得比刚才更厉害,车里突然有一股尿骚味儿,低头一看他双腿湿漉漉的,原来尿都吓出来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