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失败的宣传

第八百六十四章 失败的宣传

  出动那么多警力,抓捕上百名嫌犯,查封那么多场所,纱井一带的酒店娱乐业被一锅端,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

  有人拍手称快,有人惶惶不安,安宝区官场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知道接下来谁又会被纪检监察部门或检察院带走。

  就在许多媒体蜂拥赶赴安宝区采访之时,公安机关展开了第二轮打击行动,清单上的一个个涉黑团伙相继被捣毁,市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关局亲自接受采访,介绍深正公安正在进行的打黑专项行动,号召市民积极举报提供线索,敦促在逃的涉案人员在规定时限内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外面传得沸沸扬扬,香港媒体都在疯狂报道,许多市民都把市局的这次行动与西南某市的打黑进行比较。

  作为打黑行动的实际负责人,韩博则忙得焦头烂额。

  把嫌犯抓回来只是刚刚开始,要抓紧时间审讯,收集并固定证据,要乘胜追击扩大战果。而且还有不少嫌犯漏网,要组织力量追捕。

  工作繁重,不过眼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拿下几条大鱼!

  能走上正处级领导岗位谁没点关系,尽管抄出上千万赃款,前纱井街道党工委书记余少雄依然嘴硬,拒不承认给吴辰东团伙充当“保护伞”的事实,甚至不把检察院和公安的办案人员放在眼里。

  韩博和宁广亭决定亲自会会他,打掉他的嚣张气焰。

  赶到第一看守所已是下午4点,再次被提审的余少雄面对行政级别都比他高的韩博和宁广亭不敢再摆谱儿,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余少雄,你不是要见我吗,我来了,怎么不说话?”韩博敲敲桌子,不怒自威。

  经济问题,再严重还能严重到哪儿去。

  涉黑,涉嫌给黑势力团伙充当“保护伞”问题就很严重了。

  余少雄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急忙道:“韩局,请您就事论事,我承认我党性修养不够,在经济上犯了错误,收过钱,但我们真没有给黑社会充当保护伞。”

  想避重就轻,到这个时候了还狡辩!

  韩博脸色一沉:“余少雄,你从2003年9月开始,就长期担任纱井街道党政主要领导职务。明知纱井存在一个以吴辰东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仅不依法履行职责,组织、协调打击黑恶势力,还与吴辰东、潘勇泽等人长期交往,纵容该团伙在纱井街道辖区内从事强购废品、倒卖土地、违章建楼等违法犯罪活动,甚至借助吴辰东黑社会性质组织领导身份平息村民上访等群-体-性事件,这不是充当保护伞是什么?”

  “韩局长,您没在基层工作过,不知道基层工作有多难做,在纱井这么复杂的环境下,能把复杂的事情摆平就是水平,我正是基于不违反法律和群众利益的原则下做的,让各方面平衡、满意为出发点。”

  余少雄抬头偷看了一眼,不是很有底气地说:“而且,我在纱井工作这么多年,从来没收到过关于吴辰东等人违法犯罪的报告和投诉,不投诉就不存在组织、协调打击工作。”

  “不知道他们涉黑?”

  “不知道,真没人举报过。”

  “不知道吴辰东团伙涉黑,还借助他们去摆平群众上-访,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这家伙真是想把我往死里整!

  余少雄越想越恨,忍不住抬起头:“韩局长,您说吴辰东涉黑,盘踞纱井为非作歹十几年,你们公安是干什么的?我只是一个普通干部,没那个能力去判断纱井是否有黑社会。就算道听途说有黑社会,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推卸责任?”韩博冷哼一声,逼视着他问:“你先后担任过街道办主任,街道党工委书记,你说说街道主要党政领导职务的职责是什么,组织、协调打击黑恶势力工作在不在你的职责范围内?”

  “韩局长,我不是推卸责任,而是打击黑恶势力是你们公安的职责范围,如果说包庇、纵容以及打击,也应该指向你们公安才对。”

  他这番话让韩博很郁闷。

  关局在新闻发布会上曾提到公安机关为打击“纱井新义安”,成立专案组侦查5年多时间。

  不知道讲稿是哪位秀才写的,打黑是不容易,但也没那么难,侦查5年是一个什么概念,完全站不住脚,不具说服力,好不容易打了一个胜仗,在宣传上却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宁广亭很乐意看他的笑话,不过现在不是看他笑话的时候,立即接过话茬:“余少雄,王宜锦你认识吧?”

  不仅认识,而且关系不是一两点密切。

  这个赖不掉,余少雄老老实实承认道:“认识,他以前担任过万丰村支部书记,万丰社区支部书记。”

  “2008年,他的公司因多年没有依法缴税,经市地税局调查核实,需补缴巨大数额税款,要罚款。为少缴税款,他找你帮忙,最后只补缴了部分税款。为此,他送给你20万现金作为回报,这个事实你承认吧?”

  “承认。”

  “2009年,安宝区纪委因万丰社区违规建设统建楼,准备对时任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工作站站长的王宜锦作撤职处理。他找你帮忙,你答应帮忙,以街道党工委的名义向区纪委建议对其做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降格处理,他又给送了现金人民币20万元,有没有这事?”

  钱被检察院抄了,行贿的人也被抓了,这个一样赖不掉,余少雄忐忑不安地说:“有。”

  “今年2月,区委、区政府决定查处、整治万丰社区八九工业区‘白竹山’、‘大钟岗’片区严重违建问题,王宜锦为不被追究相关责任,以及‘白竹山’、‘大钟岗’片区违建楼房不被拆除,先后三次去你办公室,送给你现金港币20万元、50万元和30万元。你答应予以相助,并把钱收下,这些属实吧?”

  余少雄语结了,绞着双手不再吱声。

  宁广亭话锋一转:“王宜锦是吴辰东团伙的主要成员,他借助吴辰东‘摆平’村民闹事,村里大多小产权房项目都是与吴辰东合作开发的,甚至将村里的土地贱卖给吴辰东,你一次又一次收受其贿赂,为其大开方便之门,这不是给他们充当保护伞是什么?”

  ……

  术业有专攻,对付一般违法犯罪人员,韩博堪称他们的克星。但对付余少雄这样的贪官,宁广亭显然更厉害。

  彻底打掉嫌疑人的嚣张气焰,打掉他的侥幸心理,二人把接下来的工作交给办案人员,并肩走出看守所。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不无尴尬地说:“宁局,再提审这些涉嫌职务犯罪的家伙别再带上我,我们各管各的行不行?”

  “怎么,被倒打一耙打怕了?”

  “值得反思,不过我们公安尤其基层民警也不是您想象中那么不堪。”

  “侦查了5年,讲故事!韩局,就算我不往那方面想,群众也会往那方面想,你们真要好好反省。”

  毫无疑问,在他这个专门监督公安的检察官眼里,安宝分局从上到下全在玩忽职守。

  “清理门户”是打黑工作的一部分,不等于认同他的观点,作为一个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副局级领导岗位的警察,韩博更见不得公安被他这么误解。

  “宁局,晚上忙不忙?”

  “不忙,打算请我吃饭?”

  “不给面子?”

  合作这么多天,宁广亭对韩博越来越了解,打心眼觉得他是一个好警察,同时觉得他有那么点“大公安”主义,一有机会就忍不住“打击打击”他。

  他是工作狂,宁广亭不认为他发出邀请真会是吃饭那么简单,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行啊,反正我晚饭还着落。”

  “太给面子了,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韩博拉开车门,邀请宁广亭上自己的车,绕过车头从右侧上车时跟小计耳语了一句,宁广亭装着什么没看见,客随主便,就这么跟着走。

  目的地很快便到了,原来是离看守所最近的一个派出所。

  韩博邀请宁广亭下车,并肩走进值班室,

  都没穿制服,值班民警不认识,正准备开口问来意,小计凑到他耳边介绍两位领导的身份,民警大吃一惊,急忙立正敬礼。

  韩博微笑着示意他坐下:“李书文,别紧张,我们就是随便看看,坐,坐下来陪我们随便聊聊。”

  “韩局,我……我们所长在……”

  “不找你们所长,就找你,”韩博顺手拿起他的工作日志,一边翻看着一边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请你回顾一下过去一周的工作情况,事无巨细,有一说一,想起什么说什么,不需要条理,不需要简明扼要。”

  “韩局,我……”

  “不知道从哪儿说起?流水账会不会,几点上班的,几点下班的,在岗期间都干了些什么,很简单。”小伙子太紧张,韩博干脆挑明:“宁局对我们公安不是很了解,又没时间来我们公安局尤其基层派出所体验生活,你是基层民警,最有发言权,给宁局介绍介绍你们的工作日常。”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