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六十五章 不容易

第八百六十五章 不容易

  原来是给专门挑公安刺儿的检察院反渎局领导诉苦,让他知道基层民警工作量有多大,工作多不容易。

  李书文反应过来,急忙道:“报告二位领导,上周一我九点上班,九点半全所会议,总结上周工作,本周工作安排,会议十一点半结束。下午两点,去分局审批材料,然后去看守所提审嫌疑人,晚上八点多回所里。”

  “很简单么,接着说。”韩博笑了笑,把他的工作日志递给宁广亭,让检察院的朋友验证小伙子有没有撒谎。

  “星期二我值班,主要负责处理当天的案情。早八点半就接报案,有人手持炸-药要炸前进村委会大楼,赶到现场控制住嫌疑人发现是假炸-药,虚惊一场,将其带回派出所审查。

  九点半又接到报案称有人持刀胁持人质,到现场一看,是一名男子因感情纠纷持刀胁持另外一男一女,对峙两个多小时,在社区队小路协助下设计将嫌疑人抓获。回到所里,发现治安队员抓获三名盗窃嫌疑人,而且是三个案件的。

  当时我的头差点没有晕掉,因为我们平时办理一个刑事拘留需要5到8个小时,那天却有5单刑事案件等着我去处理。于是立即向治安队,社区队求助,到晚上10点才把笔录做完,接着打印法律文书,5单案件总共花了4个小时,一直搞到凌晨两点,再和另一名同事将五名嫌疑人送看守所,期间还要法制部门先审核材料,要给嫌疑人体检,凌晨6点半回到所里。累得连澡都不想洗了,倒下就睡着了。”

  跟工作日志上完全一样,不是夸大其词。

  宁广亭终于明白韩博的良苦用心,笑而不语,听小伙子继续介绍。

  “一夜没睡,本来能休息到下午,结果睡到10点左右,电话响了,领导催问前两个星期的案件有没有办结,想到档案袋放在抽屉里已经13天,只剩下7天时间结案,可是还有五六份材料没有做,涉案物品没有拍价,还差现场勘查,连忙起床,赶紧补材料。”

  跟反渎局领导诉苦的机会可不多,李书文禁不住强调道:“要知道案件超期对我们来说就是犯罪!忙到下午六点才完成两份笔录,晚上刚打开电脑想打一会法律文书,突然又接到值班领导电话说抓了三个入室抢劫的嫌疑人,值班民警中只有一个刑侦的,要我马上安排人员帮忙,只能叫上几个兄弟下楼帮忙,审完嫌疑人又已经是凌晨1点半了。”

  “很辛苦。”宁广亭由衷地叹道。

  “再辛苦也没反渎局的同志辛苦,”韩博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帮基层民警说话的领导才是好领导,李书文显然受到了鼓励,强忍着笑说:“星期四正常上班,上午接着补案件材料,可是笔录刚做一半,接到通知说刑警大队下来查案件,要我协助,跟着大队的人转了一天,半点证据都没有找到,还请他们吃了两顿饭。

  吃完晚饭回办公室,加班把剩下的几份材料补完,一看表又是12点,马上跑回宿舍。本来和女朋友约好网上聊聊的,结果打开QQ一看,她留了一句话:又放我鸽子,你到底要不要结婚?”

  “工作重要,终身大事更重要,买束花给人道个歉,好好跟人解释解释,多说点好话。”

  “是!”

  领导太逗了,一点架子都没有。

  李书文禁不住笑了,接着道:“星期五又是我值班,而且是值主班,主班在我们内部也叫做‘坐台’,也就是负责接电话,给报警人做材料,没有特殊情况不能离开值班室。那天运气不错,没有接到太恐怖的警情。

  但到凌晨1点一算,一天报警电话总共还是响了106次,其中警情62次,本所其他人打了20次,分局传真19次,询问案情3次,打错电话2次。回到宿舍刚躺下,宿舍的座机电话响起来,偏偏我那个电话和值班室电话的铃声一样的,当时差点没想把电话砸掉!”

  “星期六,也就是昨天,一大早接到综合室电话,分局下发紧急通知,取消本周双休,全部民警正常上班,好像是哪个村的群众因为环保问题跟企业闹起来了,要我们待命维持秩序,于是全围在值班室听对讲机里传来的最新情况。

  分局指挥中心的命令一道接着一道,一会儿说情况紧急,随时准备出发!带好装备,整理好着装,命令又来了,说形势已经控制住,我们还是原地待命。就这样一天被骗了五六次,精神接近崩溃,直到晚上9点才解除待命。”

  工作日志上的记录到此为止,宁广亭顺手放下,不无好奇地问:“今天呢?”

  “今天早上九点上班,今天还好,比较平静,上午继续结案,翻到去年刑拘人员处理表时,突然发现有个嫌疑人今天取保候审到期,必须得今天解除,否则执法质量检查会被扣6分,那意味着我会上6次纠错班。

  没办法,马上找档案室的人找出案卷,打好报告书,去分局审批。一看车没了,为了案件不超期,自己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分局,花了我50块。回来时想到太浪费,就坐公交车回所里,整整用了一个多小时……”

  小伙子介绍完一周日常,所长、教导员、副所长全到了,韩博也该打道回府。

  所里工作如此繁重,再不走就是给人家添乱。

  跟基层同志挨个握手道别,在送宁广亭回检察院的路上随便找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家常菜,叫上司机小计一起吃。

  知道两位领导要谈事,小计吃得特别快,还有两个菜没上就放下碗筷先出去了。

  “宁局,我们刚去的派出所在所有基层派出所中,辖区情况不是最复杂的,治安压力也不是最大的,跟市区的派出所无法比,跟治安情况复杂的宝民派出所一样不能比,就这样我们的民警还疲于奔命。”

  韩博意味深长,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

  宁广亭深有感触,不禁叹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必须承认你们公安确实不容易,想把社会治安搞好不能全靠你们公安一家。”

  “所以上级要求综合治理,不过再怎么综合,我们终究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主力。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我们冲在最前面,群众不理解也就罢了,你们检察院反渎局可不能不理解。”

  韩博长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当然,理解归理解,但法律就是法律,我们要依法办案,你们一样要秉公执法。如果我们的民警确实知法犯法,你们不要手软,不要留情。只求你们在调查时尽可能客观公正,不要先入为主,不要光听一面之词。”

  反渎局包括反贪局,现在真有那么点像香港的廉政公署。

  尤其一些年轻检察官,最喜欢办公安的案子。

  宁广亭不禁笑道:“打铁还得自身硬,只要你们没问题,谁会找你们麻烦。”

  “我们一直在加强队伍管理,管得基层民警都快踹不过气了,现在真是多干多错。不说这些了,再求你一件事,依法查处涉嫌职务犯罪的民警没问题,但能不能注意一下方式方法,把基础工作做好,别见风就是雨,动不动就传唤。”

  “这一点我虚心接受,我们的办案模式确实存在许多不足。”

  “要不要我派几个人去帮你培训培训?”

  “开什么玩笑,我们用得着你们培训,我是监督你们的好不好?”

  “知道不足,还不虚心求教,宁局,你这个态度可不对。”韩博岂能错过这个反击的机会,装出一副嘲讽地样子说:“你的人一半是坐办公室看材料的秀才,另一半穿警服的其实跟保安没什么区别,搞侦查,差远了。”

  “瞧不起人啊!”

  “我是就事论事,”韩博回头看看周围的食客,确认没人注意这边,俯身笑道:“你们的法警平时都忙干什么,不就是保护保护现场,执行传唤,参与搜查,提押看管嫌疑人,送送法律文书么,真要是能办案,以后别从我们公安局抽调民警去协助。”

  不得不承认,搞侦查检察院远不如公安专业。

  宁广亭底气不足,只能让韩博得意一下,二人相视而笑,今天算打了个平手。

  把他送回检察院,回到打黑专案组已是晚上8点多,正准备跟加班的冯锦辉了解一下侦办进展,李晓蕾突然打来电话。

  “韩博,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

  “方便,什么事?”

  “后天不是元旦么,小单和亚丽难得休一次假,打算带孩子过来玩几天。我琢磨着王燕也没来过,刚打电话问了问,她说应该没问题。两家一起过来,你再忙也得抽个时间一起吃顿饭吧。”

  老部下要来,不能不接待,何况跟小单和高亚丽已经好几年没见了。

  韩博一边招呼冯锦辉坐下,一边不假思索地说:“没问题,你确定个时间,最好安排在晚上。”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