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市局副局长!

第八百六十九章 市局副局长!

  似乎知道丁兴礼很忙,似乎知道丁兴礼有话要私下里跟韩博说,关局长没提什么尽地主之谊,达成不算默契的默契,便让韩博代表市局“接待好丁司长”。

  怎么接待,送到宾馆,晚上陪他吃顿饭?

  一向不喜欢迎来送往,韩博正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安排,丁兴礼笑问道:“有没有开车?”

  “有车。”

  “送我去分行。”

  韩博也有一肚子疑问,一口答应道:“行,车这那边,丁司长请。”

  ……

  有司机在,说话不太方便,丁兴礼只是叙旧,甚至半开玩笑地埋怨回国也不打个电话,跟他这个朋友聚聚。

  人行也叫央行,不办理存贷业务,其主要职能是维护金融稳定,促进经济发展。比如反洗钱、反假币、建立诚信体系、维护银行支付结算系统、制定货币政策、发行货币、控制存贷利率、调整存款准备金、统计银行数据(头寸控制)、开展国际金融业务等等,堪称“管银行的银行”。

  五年前年协助人行打击地下钱庄时,韩博去过人行深正分行,只是这五年变化太大了,要不是有司机小计,再不开导航,真不一定能找到。

  二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便抵达目的地。

  到了人行的派出机构,丁兴礼摇身一变为主人,跟出来相迎的分行同志打完招呼,便热情无比地把韩博请进一间会议室。

  刚坐下,刚从分行工作人员手里接过茶杯,一位高高瘦瘦的中年人微笑着走了进来。

  “老孙,这位就是我跟你提到的韩博。小韩,这位是银监会的孙处长。”

  眼前这位所在的部门一样是管银行的,更多的是监管业务,负责统一监管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信托投资公司及其他存款类金融机构,对金融机构及其业务活动进行监管。比如制定业务规则,金融机构的准入、设立、变迁、变更、撤销,高管的任命等等,都要去他们银监会备案。

  韩博本以为老朋友想拉自己一起去反洗钱,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银监会的人。

  央行的派出机构是分行,银监会的派出机构是银监会,韩博意识到眼前这位应该是“京官”,立马起身笑道:“孙处长好,欢迎孙处长来深正。”

  “韩局,千万别这么客气,职务级别在这儿呢,这样我都不敢坐了。”

  “您年龄比我大,而且是部委来的领导,见官大一级。”

  比预料中更年轻,比想象中更谦虚,孙哲觉得眼前这位有点意思,紧握着他手笑道:“韩局,据我所知,你是来深正挂职的,工作关系依然在公安部。什么部委来的领导,什么见官大一级,这话别人可以说,你不能说。”

  想想也是,自己真是半个“京官”。

  韩博越想越好笑,刚打算问问他们的真正来意,丁兴礼顺手带上会议室门,指着窗外的高楼大厦,不无感慨地说:“韩博,从1992年深正首开艺术品拍卖算起,中国艺术品拍卖业已走过十几个春秋,拍卖对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尤其近几年,其成果更为显著。

  大量流失在海外的艺术品得以回归,原来不受人们重视的艺术品得到妥善保管和珍藏,拍品数量、种类和拍卖场次空前增长,拍卖会上人山人海,拍卖成为艺术品普及的大好舞台,直接导致了令人振奋、连年大幅攀升的成交额和大量的艺术品高价迭创。甚至有人预言,一股浩浩荡荡的全民收藏艺术品热正在形成。”

  “看上去是挺繁荣的。”韩博微微点点头,坐下来洗耳恭听。

  “但是呢,在艺术品拍卖‘热火朝天’的背后,却是异声四起。到处是张大千、齐白石,哪有那么多的名家书画?徐悲鸿的马、郑板桥的竹,拍出不超过千元的低价,不是假画又是什么?”

  丁兴礼轻叹了口气,坐下道:“赝品盛行,在艺术品拍卖业中像病毒一样传染。市场上究竟有多少赝品?无法作确切统计,众说纷纭。有的说多达90%,有说超过一半,有说占三分之一。但众口一词的是:大拍卖行真货稍多,小拍卖行信誉较差,一些中小型拍卖会,几乎没有一张真品,满眼皆假。”

  人行只管反洗钱,这似乎不归你们管。

  但这番话基本全在点子上,韩博无奈地说:“买家拍到赝品经常只能自咽苦果,‘粗线条’的《拍卖法》并不能悬起‘达摩克利斯之剑’。因为它规定,拍品的真伪瑕疵均由买家自行鉴别,拍卖方无需承担法律责任。”

  孙哲接口道:“正因为这方面的法律空白,让现在的艺术品拍卖市场秩序混乱,大量赝品充斥着拍卖市场。”

  “这应该归文化部门管,文化部应该制定相应的条例来规范市场。”

  “你以为文化部不想管,关键是怎么管,怎么才能管好?可能你已经注意到了,直到今天工商登记里都没有画廊这样一个行业,各家公司登记的名称和业态五花八门,这与每年几百亿元的画廊交易额的状况显然不相适应。”

  丁兴礼话锋一转,异常严肃地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文化部门的事让文化部门去操心,我们人行和银监会关注的是,艺术品信托、艺术品基金问题严重,不仅存在巨大金融风险,而且无视国-务-院对房地产的调控,在三令五申要求对房地产业紧缩银根的情况下,变相向房地产行业输送资金。”

  原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原来上级早注意到这些问题。

  韩博只是对洗钱环节有一定了解,不禁问道:“丁司长,艺术基金为房地产输送资金,这个管道他们是怎么建立的?”

  “五六年前,一些金融机构就开设艺术基金产品。除了发行艺术基金,还有许多艺术平台,北-京、东海、深正都有艺术馆或参股拍卖公司等等。有的基金对外宣称迅速售罄,实际上是其员工认购。

  基金盘子里卖不出去的东西则流入旗下的艺术馆,过一段时间再从艺术馆拿到拍卖公司托高价假拍出去,再拿天价的艺术品作为抵押向银行融资,融资来的钱进入地产行业继续牟利。”

  丁兴礼话音刚落,孙处长便强调道:“如果没有艺术基金或信托的输送,根据当前的紧缩政策,国家是不允许金融机构将资金直接借贷给地产业的。”

  这几天房价暴涨,为控制房价,国-务-院接二连三出台调控政策,韩博反应过来:“顶风作案,跟国-务-院对着干!”

  “一些操作艺术基金的公司甚至本身就有房地产业务,以公司的收藏来组织一只基金是很容易的事。”

  “金融机构为艺术品架设那么多的平台看似没必要,必须一环扣一环,任何一环的损失都会导致对投资者没法交代。可一旦拥有金融机构这个终极平台,一条龙一手遮天就很容易操作,所以要把这个隐秘的链条揭开。”

  原来要对付的是“大庄家”,两位金融监管部门的朋友虽然没明说,但能想象到那些“大庄家”具有什么样的背景。

  韩博大吃一惊,不禁问:“丁司长,现在大概有多少只艺术品基金?”

  “近30家艺术品基金公司,共发行成立了超过70只艺术品基金,基金初始规模近百亿!”

  看着韩博若有所思的样子,丁兴礼接着道:“在目前的艺术市场中,能中规中矩做艺术基金的公司少之又少。如果说艺术信托尚且需要经过信托、银行的层层风险评估,那么以有限合伙形式进行的艺术基金,则更容易产生猫腻。

  在藏家手里买卖艺术品不需要开发票,签订合同的细节也不可能透明并被监管,做基金的人心里很清楚,只要心一狠走歪路实在太容易了。而且像我们中国这种以投资和投机为导向的艺术市场,几十亿的资金就是大户,就能够操控市价。”

  “上级要求对艺术品市场乱象进行治理整顿?”

  “不然我和孙处长能跑深正来找你?”

  “丁司长,孙处长,您二位太看得起我了。如果仅仅是反洗钱,只要线索,只要涉案单位或人员在深正,我韩博没二话,肯定全力协助。但你们要做的不只是反洗钱,而是治理整顿整个行业,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又一片空白,我一个警察能发挥多大作用。”

  “寻找突破口,办几个大案。”丁兴礼拍拍他肩膀,补充道:“我只是奉命牵头,参与部门也不只是我们人行、银监会和你们公安三家,文化、财政、检察、税务等相关部门都会参与……”

  真正的大行动,直接对中-南-海负责。

  参与不意味着要冲锋陷阵,主要工作是研究现有法律法规,在现有法律法规基础上寻找突破口,指导相关部门整治行业乱象。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才是部委应该做的事。

  “丁司长,我可以参与,不过就像关局所说这边工作一大堆,现阶段我可能只能兼顾。”

  “没问题,我们可以多沟通多交流。你办案经验丰富,有你在相信打开突破口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在研究要考虑多方面因素,一是法律法规,二是既要管又不能把整个行业管死。”

  “明白,要掌握一个度。”

  “我带来一些材料,你拿回去看看。关局长的话有一定道理,艺术品市场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主要集中在北-京、东海和深正,深正这边的摸底工作你多操点心。我跟上级汇报一下,看能不能在深正设一个小组。”

  ……

  要重点打击几个在艺术品市场呼风唤雨的“庄家”,要通过打击“庄家”达到整顿行业、扼制艺术品洗钱、扼制艺术品基金流入房地产市场乱象的最终目的,但针对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几乎一片空白,师出无名,只能先摸底,先调查研究。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韩博终于松下口气。

  跟两位“京官”谈完,拿上几档案袋资料正想先给关局打个电话,还是先回打黑专案组,关局的电话竟然先到了。

  “韩博同志,跟丁司长谈得怎么样?”

  “报告关局,谈得挺融洽,不过谈话内容丁司长要求保密。”

  关局长不在市局,此刻正坐在市政法委书记办公室里,跟政法委杨书记对视了一眼,笑道:“我不是问谈了些什么,我是说兼顾的事。”

  “丁司长同意了,另外想请我们市局经侦支队协助。”

  “这就好,这我就放心了。我正在市委,刚给几位市委领导汇报完工作,有个消息给你透露一下,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考虑到实际工作需要,要对你的职务进行一下调整,市委市政府决定免去你市局刑侦局副局长职务,任命你为市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有没有搞错,韩博大吃一惊:“关局,这也太夸张了!”

  “夸张什么,要不是你执意要来我们市局挂职,早就是厅长助理了。事实上市-委-组织部当时让你去刑侦局挂职担任副局长也是暂时的,虽然在刑侦局工作时间不算长,但成绩和能力有目共睹,现在调整可以说水到渠成。”

  换作别人,由刑侦局副局长直接升任市局副局长,这样的调整肯定会有人说闲话。但他不是别人,他不仅本来就是副巡视员,还是公安部刑侦局的副巡视员,挂职担任刑侦局副局长也好,直接晋升为市局副局长也罢,都不占市局的编制。

  何况“打黑”干出那么大成绩,就算丁兴礼没拿着尚方宝剑来挖墙脚,市委一样会调整。值得一提的是,市“三打办”几个副主任全是相关部门的副职,只有他不是。当时任命只考虑他的行政级别,刻意模糊掉了行政职务。

  总之,一直悬着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关局长心情不错,热情洋溢地说:“挂职任免文件明天上午宣布,明天宣布完之后开局党委会,确定一下分工。你做好心理准备,分管刑警支队和经侦支队,同时继续负责打黑工作。”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