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智囊”

第八百八十一章 “智囊”

  回到深正,韩博再次忙碌起来。

  中午一回到租住的新家,随便吃了点东西,便把自己关进房间研究起丁兴礼司长给的材料。边看边上网查阅相关法律法规,发现一些不是很清楚的地方就给驻扎在人行深正分行的“工作组”打电话,一直搞到深夜。

  第二天起得更早!

  儿子放寒假,妻子归心似箭,年货什么的全准备好,凌晨3点多就驱车送她去机场,搭乘最早的一班飞机去东海。估计在东海也呆不了几天,今年要在北-京过春节,一家人全去,自然要早点回去做点准备。

  送走妻子没回市局,而是直奔人行深正分行,参加丁司长主持的电视电话会议,确切地说应该是政策方面的“研讨会”。

  艺术品市场虽然事实存在种种乱象,一些投资大鳄虽然动不动搞出大手笔大动静在市场上兴风作浪,但相对其它行业这个市场终究不大,并且是这几年刚刚兴起的,经不起折腾,既要规范同样要保护,不能一棍子打死。

  远程会议即将结束时一位领导突然出现在视频里,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不管研究结果任何、不管接下来要采取什么措施,都不是国家层面的什么专项整治行动。

  听上去似乎有那么点“掩耳盗铃”,但上级确实有上级的难处,作出这么大决策要考虑到方方面面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韩博自始至终没发言,只是带着耳朵听。

  反洗钱是人行的事,怎么监管那些在艺术品市场兴风作浪的信托公司和艺术基金是银监会的职权范围,如何规范整个艺术品市场应该归文化部门管,公安只是配角,只能依法提供协助。

  尽管如此,小本子上还是做了好几页记录。

  没想到收拾好纸笔,背上电脑包走出分行,拉开车门钻进驾驶室,刚在三楼会议室大屏幕上见过的丁司长打来电话。

  “韩博,对刚才的会议有什么感想?”

  “很及时,很有必要,也很成功。”韩博把电脑包放到一边,习惯性戴上蓝牙耳机。

  丁兴礼被这个回答搞得啼笑皆非,忍不住笑骂道:“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打官腔了,别来这些虚头巴脑的,给我来点干货。”

  “我是实话实说。”打黑打得正顺,被你拉来干这个,韩博对电话那头的老朋友真有点意见,煞有介事地说:“整个艺术品市场乱象丛生,可以说是伴随在各种乱象成长的,不规范行么,所以说很及时很有必要。”

  想打官腔是吧,你小子差远了!

  丁兴礼强忍着笑问:“很成功呢?”

  “会议确实成功,几位领导和专家的意见很中肯,极具建设性。比如鉴定行业要规范,三百六十行,以前没这个行业,也是在十几年前才逐渐成为行业的,一批人不仅能靠鉴定养家糊口,甚至因此成名成家,成为艺术品鉴定方面的专家、大家。

  可自从有了拍卖公司,他们就开始为市场服务。电视媒体进入收藏领域,收藏品的神秘感觉、文化味道、兴趣属性等特点,开始转变为人们一夜暴富的梦想。收藏成为风险投资和艺术品游戏的新宠。鉴定也成了神话产业,鉴定家们的手指化作点石成金的魔杖。

  一些博物馆的鉴定家成为洗钱者的帮手,或者本身就是一个披著鉴定家外衣的文物买家,一些人甚至入股风险投资。成立个协会,规范规范挺好。”

  专家的提议很好,关键可操作性不强,毕竟鉴定没有个权威标准,更重要的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这小子,居然来劲儿了。

  丁兴礼不相信他想不到这一点,因为他本身一样鉴定专家,只不过搞得是物证鉴定。也非常清楚让他这个行动派来当智囊,他肯定不是很乐意,干脆让他把牢骚发完。

  “对了,那位姓王的领导说得也有道理,宣传部门不能置身事外,好几个电视台推出文物鉴定节目,已经成为一种娱乐节目,失去了鉴定原有的意义。过分注重文物经济价值,宣扬错误的投资收藏理念,给观众制造一种神秘感,迷惑观众,甚至给艺术品洗钱行为驱逐了障碍。”

  ……

  韩博开始是有那么点发牢骚的意思,但说着说着变成了会议总结,证明自己认真听了,刚才在会场没打瞌睡,没开小差。

  正值饭点,丁兴礼不想再跟他绕圈子,直言不讳问:“韩博,言归正传,刚刚结束的会议确实成功,散会时首长都说各相关部门重视了,关键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上级对我们的要求是立竿见影!”

  想立竿见影,很难。

  说到底还是立法滞后,当整个市场有足够的需求量,才会得到制度的重视,比如房地产、金融、烟草这些行业的法律法规就非常完备,因为这是国家重要的税源之一。艺术品市场的容量还是不足,不是支柱产业,针对艺术品市场的法律法规几乎一片空白。

  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只是那么做有“运动式”执法之嫌。

  然而,想到艺术品市场存在的那些迫在眉睫的问题,韩博又觉得不能再拖,再次权衡了一番,紧握着方向盘道:“丁司长,我研究过你给我那些材料,也看过摸底摸到的相关线索,发现市场中不管怎么操作还是炒作,利润最高、成交最多的当属海外回流的艺术品。”

  “也是洗钱的重灾区。”

  “所以我认为或许能以此作为切入点。”

  就知道这小子有办法,丁兴礼不无兴奋地问:“怎么切入?”

  “艺术品不是其它商品,对运输有较高要求,真品要考虑到运输安全、有可能造成的损坏,万一被劫、被盗、丢失或损坏怎么才能挽回损失,所以都会委托专业的物流公司运输,都会买保险。为了把赝品包装成真品,他们也会采用委托给专业的公司运输。”

  “专门从事艺术品运输的公司有我们需要的第一手材料!”丁兴礼眼前一亮。

  “不只是第一手材料。”

  韩博笑了笑,不无得意地说:“我研究过现有税制,在现行的关税中,艺术品被列为进口商品的第21类,进口时需申报缴纳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进口关税根据艺术品种类不同适用0-14%的税率,其中古董艺术品适用税率为0。

  与我们中国签订优惠贸易协定的国家,艺术品原作的进口税率为12%,复制品的税率为14%;没有与中国签订优惠贸易协定的国家,艺术品进口关税为50%。

  但在实际交易中,艺术品消费还要承担消费税、营业税等多种税费,即使采用12%的进口税率,加上17%的增值税,艺术品进口的综合税率会超过30%。

  虽然减税新规将包括油画、粉画及其他手绘画原件,雕版画、印制画、石印画的原本,各种材料制的雕塑品原件等一部分艺术品进口关税降低至6%,但这个税还是很高的,可以说我们中国在这方面属于高关税国。

  毕竟在亚洲地区,香港、台湾和新加坡艺术品进口都实行零关税政策,台湾和新加坡在关税之外只是分别加征5%、7%的增值税。而美国、加拿大、新西兰、韩国、白俄罗斯等国对艺术品则实施零关税,摩洛哥进口关税只有1.25%。”

  “你是说运输也好,经验艺术品的那些公司也罢,几乎都可能涉嫌偷逃关税!”

  “不能因为税高就偷税,而且国内艺术品市场和国外的艺术品市场有很大不同,不只是泡沫,并且存在作假、炒作、洗钱等各种问题,如果跟其它国家一样实施零关税或地税,问题只会比现在更严重。”

  韩博顿了顿,接着道:“想立竿见影,只有这个办法,让海关查税,我敢断定要么不查,要查绝对一查一个准。”

  先查艺术品运输公司,既能掌握其涉嫌偷逃关税的证据,又能相对全面地掌握那些“炒家”的线索,然后顺藤摸瓜,查处那些在艺术品市场兴风作浪的大鳄。

  丁兴礼越想越有道理,下意识问:“现行法律法规对这方面是怎么规定的?”

  “《刑法》规定,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在5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依照刑法第151条第四款的规定处罚。刑法第151条第四款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这些法律条款,韩博倒背如流。

  丁兴礼乐了,不禁笑道:“如果查到有其它违法犯罪行为,就要数罪并罚。违反金融监管方面的行政法规,还要接受行政处罚。”

  韩博拍拍方向盘,轻叹道:“打击一下,应该能起到一定遏制效果。但从长远计,还是要制定针对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从根本上规范这个市场。”

  “那是文化主管部门的事,对我们来说只要能遏制住就行。”

  上级要求“立竿见影”,丁兴礼是“只争朝夕”,想了想又说道:“韩博,再辛苦你一下,你办案经验丰富,又是法律专家,尽快根据现有线索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我拿给领导看看,如果领导同意就组织实施。”

  “早准备好了,等会儿给你发过去。”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