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八十五章 手续不全

第八百八十五章 手续不全

  向阳宾馆位于北州市黄海西路28号,斜对面便是北州市区教学质量最好的第二初级中学。

  江省是教育大省,家长重视孩子的教育,在教育上也舍得投资。

  每到早上7点,送孩子上学的车辆就把这条四车道的马路堵得水泄不通,下午放学同样如此,只见两个交警和几个协警正在凛冽的寒风中疏通交通维持秩序。

  出租车进不来,确切地说是不愿意进来。出去办事不得不步行十几分钟,走到前面的东风路交叉口才能拦到车。

  马杰真后悔住在这个交通极为不便的宾馆,但北州市公安局城东分局就在学校后面,而附近也就这么一家相对经济实惠的宾馆,如果不住这儿去城东分局办事更不方便。

  其实刚住进这儿时对周围环境还是很满意的,下面街上全是小吃,南北风味全有,往东不远处有一个农贸市场,买菜卖出的人特别多,再加上朝气蓬勃的中学生,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极具生活气息。

  之所以后悔乃至烦躁,可能与事情办得不顺有关。

  来这个陌生的城市已经半个月了,上级交办的任务没任何进展,银行不配合,当地同行净是敷衍,早知道异地办案不容易,没想到会如此不顺。

  典型的地方保护主义,也能看出姓段的在这儿有多深厚的背景。

  “马队,小钱到欣达公司了,只见到那个王副总,姓段还是没露面,他是不是跑了?”正胡思乱想,一起来此办案的周树林推门走了进来。

  马杰下意识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抬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走,去银行。”

  “要是他们再打马虎眼怎么办?”

  “我们是依法办案,城东分局不管是吧,行,给银行下最后通牒,再不协作就是妨碍公务!”家里正等着消息呢,不能再拖了,马杰咬咬牙,戴上帽子拿起包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这是人家的地盘儿,银行经理妨碍公务,难道能真拘?

  周树林一楞,想想还是带上门追了上去。

  守在楼梯口的柴相国看着架势大吃一惊,边跟着走边忍不住提醒道:“马队,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城东分局搞一大堆材料,摆明了是想把段恒昌摘出来,明摆着是在帮段恒昌。”

  搞出一大堆材料又怎么样,一切以工商注册资料为准,那些材料以及他们所说的那些证据不具证据力。

  领导一天打几个电话问进展,马杰顾不上那么多了,阴沉着脸说:“跟他们打招呼是对他们的尊重,但尊重是相互的!既然他们不尊重我们,不协作,就别怪我们不给他们面子。反正找的是银行,又不是他们。”

  追赃追成这样真是头一次。

  柴相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不无担忧地说:“马队,要不跟杨局再汇报一下,安排人去看守所再提审一下嫌疑人,万一真搞错了呢,您说是不是?”

  到这个份儿对错重要吗?

  案件是专案组办的,自己只是专案组交办的追赃任务,你还能质疑专案组办错了案,真要是那么做扒警服是轻的。

  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马杰回头狠瞪了一眼,柴相国吓了一跳,不敢再吱声。

  步行到黄海路口,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到北州农村商业银行已是8点23分,出示证件和介绍信进入办公楼,乘电梯来到12层,正准备问出来相迎的办公室胡主任陈经理在不在,胡主任便紧握着他手笑道:“马队长,你们来正好,不来我也要给你们打电话。”

  “胡主任,陈经理是不是同意了。”

  “去会议室说吧,这儿不是说话地方。”

  让你们冻结欣达公司的账户,划走欣达公司账上的资金,开什么玩笑!

  也不想想全市那么多银行,欣达公司为什么会跟实力不是最强的农商行合作。原因很简单,农商行给他们的授信额度最高,真要是让你们把欣达公司搞垮,农商行不仅会失去一个优质客户,而且会有上亿贷款收不回了。

  事实上问题的严重性不仅如此,农商行与欣达公司的合作是全方面的,几个楼盘预售时买房的人只能在农商行办理按揭贷款。如果欣达公司垮了,留下一堆烂尾楼,那些业主拿不到房子还会每个月5号按合同还贷吗?

  要是搞出十几二十亿烂账,上上下下全要倒霉,别说这个春节过不好,估计明年一年都没好日子过。

  胡主任暗暗腹诽,表面上却热情无比。

  把三人请进会议室,让办公室职员泡了几杯茶,旋即从另一个职员手里接过文件夹,打开取出几份文件,一脸爱莫能助地说:“马队长,不好意思,今天一早,我行根据相关规定,应深正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请求,冻结北州市欣达房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我行开设的三个资金账户,以及欣达置业股份有限公司法人段恒昌、股东也就是段恒昌妻子张安静在我行开设的个人账户。”

  有没有搞错,怎么可能跟深正市公安局撞车,怎么可能被深正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捷足先登!

  马杰懵了,盯着文件看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胡主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看看这日期,深正市局的手续是昨天才出具的,我们来多少天了,同样是冻结,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我们先立案的,我们拥有案件管辖权!”

  ……

  “马队长,别激动,你们公安内部的规定我们银行怎么知道,要不这样,我给你们找懂行的。深正市公安局的同志正好在,你们两家坐下来谈。”

  “他们在?”

  “就在陈经理办公室,三位稍坐。”

  何止深正公安局的人在,欣达公司的律师也在,连城东分局领导乃至区领导都在,你们不是有手续么,人家一样有手续。

  胡主任强忍着笑走出会议室,不一会儿,鱼贯走进来一群人。

  “马队长、周警官、柴警官,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的同行、深正市公安局的崔敏同志,这位是深正公安局的刘家良同志。城东分局王副局长你们认识,我就不介绍。这位必须介绍,这是我们北州市城东区梁副区长。”

  “马队好,深正市局经侦支队崔敏,认识马队很高兴。”崔敏先举手敬了个礼,随即微笑着与三人一一握手。

  区领导、银行领导和分局领导只是微微点点头,拉开椅子坐到会议桌前。

  欣达公司聘请的律师之前见过,同样只是点点头,很自觉的坐到角落里。

  区领导都来了,搞这么大阵仗,马杰哪敢再提什么妨碍公务,很不情愿的坐下来,目光依然停留在两位年轻的深正同行身上。

  事情终于得到妥善解决,银行陈经理终于松下口气,回头看看古井不波的梁副区长等人,再看看来自两个大城市的警察,干咳了两声,抑扬顿挫地说:“各位领导,各位公安系统的朋友,尤其马队长和崔队长,我们相距那么远,简直风马牛不相及,今天能够坐在一起,缘分,真是缘分。”

  又打起官腔,到底什么意思!

  马杰脸色铁青,正准备据理力争,陈经理接着道:“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先马队长找到我们农商行,紧接着崔队长又来了,说明我行客户欣达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公司法人确实有问题。知人知面不知心,真看不出来,原来这个段恒昌真涉嫌违法犯罪。”

  知道姓段的涉嫌违法犯罪,你们怎么到今天才冻结其公司及个人账户,还是帮深正市局冻结的?

  马杰再也忍不住了,抬头道:“陈经理,您自己都说崔队是后来的,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搞成现在这样,是我们的手续不全,还是有其它原因。请您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没法向上级交代。”

  以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差点被你们唬住了。

  陈经理轻叹口气,紧盯着他很认真很严肃地说:“马杰同志,既然你问到了,我就给你解释一下,你们的手续确实不全,所以根据相关规定和实际情况,我们研究决定应手续完备的深正市公安局请求冻结欣达公司资金账户及欣达公司法人的个人账户。”

  “陈经理,您是银行领导,您可不能睁着眼睛说……说这样的话,我们的手续怎么就不全了,这是崔队的,梁区长、王局,您二位也可以看看,两份手续有什么差别?”

  梁副区长接过法律文书看了看,顺手递给分局王副局长。

  王副局长故作认真地看完,低声道:“陈经理,马杰同志带来的手续好像没什么问题,两份手续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日期。”

  “陈经理!”

  “马杰同志,别激动么,”陈经理指指王副局长手里法律文书,理直气壮地说:“如果仅仅是查询和冻结,那么手续是齐备的,我行有义务提供协作。但是马杰同志,你们提出的要求不只是查询和冻结,还打算扣划,这不符合相关规定啊!”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