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八十七章 电信诈骗

第八百八十七章 电信诈骗

  在办案过程中与兄弟公安部门“撞车”很正常.

  作为一个警察、作为一个办案单位,谁不想干出点成绩,所以上级对管辖权存在争议的案件有明确规定,要求发生争议的办案单位应当自行协商解决。

  协商不成的,由其共同上级机关决定。没有共同上级机关的,比如公安和海关或税务“撞车”,则由其各自的上级机关协商解决。

  本以为对方会迅速做出反应,至少会安排一位级别较高的领导过来协商。结果一个星期过去了,一点动静没有,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你不急,我更不会急。

  韩博觉得不能把精力全放在这事上,作为市局副局长还有更多更重要的工作要干,否则就成“不务正业”、不认真履职了。

  何况节前工作本来就多,既要总结刚刚过去的2011年工作,也要部署接下来一年的工作,同时要表彰去年涌现出来的先进单位及个人。再加上春运安全、春节安全,会议一个接着一个,节前治安整治的突击行动也一个接着一个。

  快过年了,电话也特别多。

  刚开完全市刑侦工作会议,回到办公室正准备打电话问问打黑专案组春节值班安排,刚习惯性地把开会时关掉的手机打开,电话就来了。

  “韩博,什么时候放假?”

  老卢讲电话的声音一如既往洪亮,幸好看过来电显示早有准备,不然紧贴着耳边会把耳膜震疼,不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韩博却很高兴,明明没开免提却像开了免提一般把手机当对讲机使:“除夕放假,春节休息安排全国一样。”

  “按规定也好,就是离家太远,时间有点赶,年三十又是交通运输最忙的时候,不一定能赶到家吃年夜饭。”老卢坐在茶几前看着老伴整理刚收到的年货,一脸骄傲。

  双卡双待的手机里传来提示音,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但正在通话的是“一手提拔”自己的老领导,而且是打心眼里尊敬的老上级,韩博自然不会三言两语敷衍了事,坐下来不无歉意地说:“卢书记,今年春节我们打算在北-京过,不回思岗了。”

  老卢在这方面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兴致勃勃地说:“我知道,晓蕾跟我说了,你爸也给我打过电话。你们两家并一家,就应该这么安排么。联系你没别的事,就是跟你说一声东西收到了,又买这么多,又花冤枉钱。”

  “应该的,您不仅是我的老领导,也是长辈,过年哪能不送年礼?”

  想当年快到春节时,家里真是门庭若市。

  尽管从未想过收人家好处、占人家便宜,不管收多少东西都会变着法儿还回去,比如把你家送的酒给他家,把他家送的烟给你家,价值大差不差,既给了人家面子也不会让别人说闲话,但老卢还是喜欢这么折腾。

  退居二线之后就不比当年了。

  拜早年、送年货的人越来越少,退休之后更少,渐渐只剩下本来就应该走动的亲戚,当年的同事和部下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怎么打了,真是人走茶凉。

  只有韩博、焦汉东和陈文兵这些年一直没忘记自己,老卢不无感慨地说:“还有件事,春节我们也不在良庄过,去芦荟那儿,机票都帮我买好了,后天走,估计要在她那儿住几个月。”

  语气有那么点失落,显然在良庄过得不是很开心。

  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可是他已经退休这么多年了还喜欢管事,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不爽。虽然他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但镇领导和镇干部也经不住他这么折腾,能躲得过去就躲,躲不过去先敷衍,敷衍不了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而他习惯的恰恰是给别人脸色。

  要去芦荟那儿过年,要在芦荟那儿住一段时间,说明他“认输了”,想来个眼不见为净。

  英雄迟暮,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韩博暗叹口气,故作好奇地问:“去芦荟姐那儿好,听晓蕾说芦荟姐和姐夫转业了?”

  “转业了!”儿子女儿是老卢的骄傲,又兴高采烈地嘚瑟起来,“芦荟转业到卫生局,副主任科员。楚明转业但不算安置,跟部队一账算清,应聘去了东方航空公司,还是开飞机,大客机!”

  “民航飞行员工资高!”

  “据说不低,到底多少现在还不知道,这不是刚去么。以前开战斗机的,开客机跟开战斗机不一样,正在学习。”

  “卢书记,姐夫手机号有没有换?”

  “暂时没换,换了肯定要告诉你。等等,老王要跟你说话。”

  ……

  陪他聊了一会儿,给他老伴儿拜早年又聊了一会儿才结束通话。

  翻翻未接记录,刚才那个电话原来是吴忧打的,肯定又是问截人家胡的事,正琢磨着要不要回拨过去座机突然响了。

  办公室电话,能打到这儿的只有公事没有私事。

  韩博不假思索地拿起接听,还没来得及说声“您好”、“哪位”,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韩博,明天来我办公室!”

  声音陌生,语气很冲。

  韩博楞了楞,下意识问:“您好,请问您是?”

  “你还听不出我是谁?我是你领导!”

  领导怎么可能这么说话,韩博缓过神,发现虚惊一场,厉声道:“知道这是什么电话,知道我是谁还敢骚扰,吃熊心豹子胆了,真当我们公安是吃干饭的!”

  不出所料,对方果然是骗子,见没唬住市公安局副局长,立马挂断电话,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骗到公安局领导头上,普通市民或许不敢相信,但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发生过。局长座机电话、常务副局长办公室座机电话,可以说局党委成员几乎个个接到过诈骗电话,而且是经常接到。

  太猖狂,太可恶。

  如果自己不是公安,如果自己没什么防范意识呢?

  想到三天两头接到的骚扰电话,收到的诈骗短信,再想到那些受骗上当的市民,韩博觉得应该把打击电信诈骗作为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起身走出办公室,打算先向常务副局长谈谈设想。

  过去一看,周局不在,正在关局办公室向关局汇报工作。

  本打算等两位领导聊完再来,结果门虚开着,被关局看见了。

  “韩博,来得正好,进来坐坐,一起聊聊。”

  “关局、周局,您二位先谈,我的事不是很重要,也不是很急。”

  “进来吧,我已经汇报完了,”周副局长起身招呼,韩博只能走进办公室,跟周局一样坐到关局面前。

  这几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看不出有哪怕一点紧张。

  周局不知道他上周做过什么,关局非常清楚,甚至能猜出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如果仅仅是欣达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一件事,对方肯定认为眼前这位是“抢功”

  ,毕竟涉案资金高达几个亿,遇到这样的案子谁也不会轻易放手,会安排人过来协商,甚至可能提出联合侦办,缴获将来可以两家平分。

  但他是“全线狙击”,甚至亲自出面,摆明了跟西南同行对着干。

  不管他们在西南如何,但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谁也不可能更做不到一手遮天,他们底气本来就不是很足,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揣测一番,要好好掂量掂量。

  暗潮涌动,现在的平静只是暂时的。

  关局很欣赏韩博这份处事不惊的气度,若无其事问:“看你在门口东张西望,找我,还是找老周?”

  “本来想向周局汇报点想法,既然进来了,就跟二位领导汇报一下。”

  “又不是开会,说说什么事,什么想法。”

  “关局、周局,刑侦局统计上报的数据您二位肯定看过,去年我市治安和刑事警情下降1%,街面‘两抢’警情下降16%,盗窃警情下降2%,其他警情都在下降,就是诈骗警情在上升。

  案子没少破,嫌犯没少抓,电信诈骗破案率同比上升262.5%;刑拘952人,同比上升50.6%;逮捕732人,同比上升124.8%;打掉团伙48个,同比上升6.6%,打击力度不能说不大,可是电信诈骗警情却不降反升。”

  谈起工作,韩博如数家珍。

  关局看过报告,但记不得这些数据,同样没注意电信诈骗犯罪在高压态势下居然呈上升趋势,不禁微皱起眉头。

  周局研究过刑侦局的报告,对这个情况不是一无所知,对电信诈骗可谓深恶痛绝,不仅经常接到诈骗电话、收到诈骗短信,甚至有亲友上当受骗。

  作为常务副局长,他当然想狠狠打击一下越来越猖狂的诈骗分子,关键打击电信诈骗太难,想了想转身问道:“经济损失有多少?”

  “这个只能估算,但可以肯定涉案损失不会低于5亿人民币。”

  “大案要破,普案也要破,”关局指指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连我这个公安局长都经常收到诈骗短信,可见受骗上当的群众有多少?发生在自己身边甚至身上的事,群众对此最有切身感受,如果这样的诈骗案件破不了,就是99加1等0,不管我们破获多少起大案,群众对我们还是不满意。”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