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九十六章 立竿见影

第八百九十六章 立竿见影

  侦办这样的诈骗案,光抓几个嫌犯是远远不够的。只有打掉整个链条,并把赃款追回来才算成功。

  专案组在短短一个多月内掌握这么多情况已经很不容易了,十几个参战民警春节都没休息,尽管夜以继日做了大量工作,但收网时机还不成熟。

  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哪怕再有24小时也行。

  韩博权衡了一番,抬头问:“罗敏同志,几个拥有他国居留权的嫌犯是怎么入境的?”

  “报告韩局,他们是经香港中转,从啰湖口岸入境的。”

  经香港中转有两个好处,一是飞香港的国际航班比直飞深正的多,机票也相对便宜;二是他们取得他国居留权的方式可能不是很光彩,通过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事申请政-治-庇-护,如果让他国移民局发现他们回了中国(内地),那么他们当时申请政-治-庇-护的理由无疑站不住脚。

  明明受到过“迫害”,你怎么还敢回去?

  所以一些偷渡到欧美国家并通过政-治-庇-护获得居留权的人,回国时会先使用护照,到了香港再使用之前办理的香港通行证。这么一来,护照上只有香港入境处的章,移民局会以为他只去香港,没有回中国内地。

  “昨天回来,应该没那么快走。”

  韩博习惯性摸摸鼻子,毅然道:“罗敏同志,我帮你们和银行方面协调,你们也抓紧时间组织民警去相关银行查询,争取在明天中午前掌握该团伙在国内所有的银行账户,搞清其资金流向。”

  “是!”

  “这是一方面,人更要盯住!主犯要抓,从犯一样不能漏网,向戎同志,收网行动你亲自负责,立即办理介绍信、拘留和拘传等手续,从各单位抽调民警奔赴从犯所在的这十八个城市。”

  “是,我立即安排。”

  韩博看看手表上的时间,起身道:“时间紧急,开始行动。”

  现在掌握的涉案人员就多达五十六人,分布在全国十几个省市,这边一动手,那边收到消息肯定会跑,万一让嫌犯跑了再想抓会非常困难,赃款追缴的难度会更大。

  随着韩博一声令下,所以人立即行动起来。

  换作以前,查询银行账户这样的工作要去一家一家磨。

  但现在不是以前,市委市政府成立了打击电信网络新型诈骗领导小组,设立了“打击电诈办”,跟全市所有的金融机构、三大电信运营商签订过战略协议,以前需要几个月办成的事,现在可能只需要几个小时。

  回市局的路上,韩博给几个银行的领导挨个打完电话,想想又拨通“妹夫”的手机。

  “大哥,回来了?”

  “中午刚回来,你忙不忙,说话方不方便?”

  “不忙,正准备下班,”关星伟收拾好文件,又夹着手机忍不住笑道:“忘了跟你说,我搞到一副两地牌照。”

  他现在是香港金管局的高级职员,职位仅次于两位副总裁,不是负责监管,而是负责帮港府投资,相当于香港特区政府的“国资委主任”,搞一副两地牌照堪称小儿科。

  如果没案子韩博肯定会来一句“以后去香港就方便了”,但现在实在顾不上,开门见山地说:“帮我联系黄Sir,一个涉嫌电信网络诈骗的主犯回内地了,犯罪事实清楚、犯罪证据确凿,但拘捕时机尚未成熟,我这边正争分夺秒部署,如果嫌犯打算从香港出境,我想请黄Sir及时缉捕并移交过来。”

  嫌犯随时会跑,但现在不能抓!

  关星伟百思不得其解地问:“时机不成熟,就差这几个小时?”

  “有五十几个同伙,最远的在东北,而我的人这会儿还在买机票,并且他们的银行账户和资金流向还没搞清楚,所以对我来说能争取一个小时就要极力去争取。”

  “明白了,我现在就帮你跟黄Sir联络。”

  “把我的号码给他,有消息请他尽快给我回复。”

  “OK,问题应该不大。”

  ……

  当上局领导和以前最大的区别就是不需要再冲在第一线,如果再跟以前一样什么事都亲力亲为,那这个副局长就不称职了。

  不管专案组这会儿忙成什么样,韩博到下班时间照样下班,明天上午和下午各有会议,如果跟民警们一样通宵达旦查案,开会时肯定要打瞌睡。

  回到家,李晓蕾正在厨房做饭。

  “老婆,工作找得怎么样?”韩博脱下外套,靠在门边问。

  “还行,后天下午面试。”李晓蕾盖好锅,从冰箱上顺手拿起手机,转身笑道:“新庵市驻深办主任打电话问你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不知道有什么活动,想请你去坐坐。”

  “新庵市驻深办?”

  “主任姓什么我忘了,他提到老宁。”

  韩博反应过来,坐下笑道:“我又不是新庵人,再说哪有时间参加他们的活动,推了吧,措辞婉转点。”

  “电话全打我这儿来了,老宁也真是的。”

  回北-京过年的,这个家十几天没住人,两口子边聊着边打扫起卫生,刚把客厅拖干净,手机突然响了,经侦支队长刘向戎汇报最新进展。

  李晓蕾对他的工作不是很感兴趣,可他就站在沙发边通电话,不想知道都不行,韩博一挂断手机,她便忍不住说:“诈骗案,怎么会有那么多骗子,是骗子多还是傻子多。”

  “人傻钱多?”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

  “难道不是吗,骗子的骗术再高明,只要不贪心,只要有一点防范意识都不会上当,说到底还是傻子多。”

  话糙理不糙,如果不贪心,不相信天上会掉馅儿饼,骗子的骗术再高明也没那么容易得逞。国人把钱看得太重,难怪西方国家总说中国人没信仰,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信仰金钱。

  韩博暗叹了口气,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视门铃突然响了,巴掌大的液晶显示器上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孔。

  “来了来了,我给你开门!”李晓蕾兴高采烈地跑过去,摁下开门按钮。

  “陈雨琳来干什么?”韩博一头雾水。

  “给我送画。”李晓蕾打开防盗门,一边等客人一边解释道:“四合院还差几幅画,管谁买不是买,我就跟老爷子说这事交给我。”

  老丈人现在越来越有品位,对老家具、老物件和书画越来越感兴趣,把大杂院改造成四合院不过瘾,大有把四合院搞成“博物馆”、搞成文物保护单位的趋势。

  韩博彻底服了,忍不住问:“中国画?”

  “当然是国画,咱家那风格挂油画合适吗?”

  “贵不贵?”

  “就是一装饰品,又不是搞收藏,一幅字两幅画,一共三千四,再贵我也不会要。”

  白担心了,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上当受骗。

  韩博正暗笑自己杞人忧天,画廊女老板抱着几卷字画笑盈盈的走出电梯,离老远便打起招呼:“韩局长,给您拜晚年,祝您步步高升。”

  “陈经理,也祝你生意兴隆,日进斗金。”

  “托您吉言,不过这生意看样子兴隆不起来,我正在亏本大甩卖,再过几天就关门大吉就改行了。”

  李晓蕾把客人迎进客厅,一脸不解地问:“怎么回事,画廊生意不是挺好的么。”

  “那是以前,现在不行了,真不行。”

  陈雨琳把字画摊在刚收拾好的茶几上边让李晓蕾挑选,边苦笑着解释道:“过年一上班,海关就开始查税,IAS  艺术运输公司高层都被抓了,它是东海当代艺术博览会去年的指定运输商,也是很多国内藏家购买艺术品的首选运输公司,据说被扣下的还包括尤伦斯基金会的藏品。”

  老朋友动手了,没想到刚动手就造成这么大影响。

  韩博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也参与过砸她的饭碗,明知故问道:“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

  陈雨琳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唉声叹气:“小道消息不断,IAS高层刚被抓,据说北-京亚诺艺术品运输公司的负责和部门经理也被海关请去协助调查。诺亚是很多国内藏家在海外购买作品,特别是在拍卖上购买作品首选的运输公司。

  这只是开始,前天中午,北-京和东海各有一家外国画廊被要求协助调查。昨天下午东海的怀斯展览上,原定出席的好几个收藏家都没露面,有传闻他们被海关约谈。现在真是风声鹤唳,所有收藏国际当代艺术和在香港拍卖会上收藏作品的藏家人人自危。因为是他们收藏的作品都是委托上面谈到的公司进口的,在进口税收上有很大漏洞。”

  李晓蕾糊涂了,抬头问:“这对你又有什么影响?”

  “我们画廊不光在国内卖,也经常拿作品出国的。如果在国外成功售卖,艺术品回不来,必然要缴税。缴税不是不可以,但是交了税就剩不下多少了。画廊业本来就步履维艰,现在又面临走出国门的困境。”

  陈雨琳越来越郁闷,接着道:“不只是我们画廊业,拍卖业和艺术品信托也受影响。反正这次查税没那么简单,据说好几个庄家被查,一个银行的副行长都被抓的,不是支行分行,是总行的!”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