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查税风暴

第八百九十七章 查税风暴

  对普通人而言艺术品就是奢饰品,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连李晓蕾对这些都不关注,都正在发生的艺术品查税风暴一无所知,甚至将信将疑。

  事实上画廊女老板并非危言耸听。

  正在进行的艺术品查税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其深入程度和涉及面之广超出很多人预料。只有艺术圈的从业者们感觉到此事对未来艺术市场的影响,认为这很有可能是艺术市场新一轮洗牌的开始。

  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直接影响几大艺术机构面临退场危险,而这些机构经营艺术市场的金额均超过10亿元;二是税收问题一定会严重影响内地与香港及国外艺术品流通,高额的税收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市场风险;

  三是税收问题让整个艺术圈有了危及意识,让偷税艺术家、机构惶惶不可终日,不得不谨慎介入市场。

  挑了三幅字画,留人家吃饭人家非要走,李晓蕾一直把陈雨琳送到楼下。

  送走客人回到楼上,直到吃饭时都对陈雨琳的画廊要关门大吉感到难以置信,举着筷子问:“老公,查税风暴,连农行副行长被抓了,真的假的?”

  “应该假不了。”

  “你知道?”

  “听说过一些。”

  这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圈外的人不关心不关注罢了,韩博干脆放下碗筷解释道:“说出来你不敢相信,艺术品市场乱成这样,是因为有三个大庄家在市场上兴风作浪。其中一个你应该听说过,应该有印象。”

  “谁?”李晓蕾好奇地问。

  “黄耀辉,北-京的房地产开发商,但不管是他开发的房地产项目,还是被艺术杂志《noart》评为2008-2010年中国最具影响力买家第六名,都不及一幅字给他带来的名气。”

  去年参加过拍卖会,研究过一幅作品是怎么炒作成天价的。

  李晓蕾猛然想起来,不禁脱口而出道:“《砥柱铭》!”

  “就是那幅字,2010年6月,北宋黄庭坚的书法作品《砥柱铭》在北-京利保春季拍卖会夜场成交,落槌价3.9亿,算上佣金总价达到4.368亿!后来证明,拍得该作品的是北京盈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而盈堂公司正是黄耀辉的关联公司。”

  韩博顿了顿,继续道:“《砥柱铭》的成交,让盈堂公司成为业内知名的艺术品投资机构。紧接着雅盈公司分别与三家信托公司合作发行信托产品。

  其中,林吉信托发行‘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公告显示该信托计划以北-京盈堂提供的《砥柱铭》为抵押物,融资4.5亿,其中优先级3亿,劣后级1.5亿;

  国投信托发行‘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资1.5亿元用于受让北-京盈堂拥有的艺术品收益权;去年北-京盈堂又与北-京信托合作设立“盛世宝藏一号艺术品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拟募资4亿。”

  这就是丈夫去年所说的艺术品金融化,李晓蕾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惊叹道:“用艺术品圈钱,还跟这些大信托公司合作!”

  “国家严控房地产业,结果这些资金全流入了房地产。”

  韩博微微点点头,拿起筷子说:“就算这幅《砥柱铭》是黄庭坚的真迹,其价值到底值不值16.52亿还两说。事实上其价值一直存疑,2006年该书法的前任收藏者拟以4000万价格出售,结果没卖出去。后来居然拍出4.368亿的天价,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很可能是假拍。

  再则,价值过亿的艺术品能否在偿付期内及时流通变现也是一个问题。能想象到黄耀辉被调查只是一个开始,肯定会影响到近二十亿信托资金的兑付。至于农行的那个副行长被查,应该是涉及到黄耀辉的其它问题。”

  “陈雨琳说生民银行副行长也被抓了!”

  “张俱新被调查很正常,因为他就是刚才所说的三个大庄家之一,可以说国内的艺术品理财产品是他搞起来的。”

  相比这些大鳄,去年那个溺亡的画家炒作实在是不值一提。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不仅有背景甚至是金融机构的高层,李晓蕾禁不住问:“他怎么搞起来的?”

  “国内最早的一款艺术品理财产品,是由生民银行在2007年6月推出的‘非凡理财艺术品投资计划1号’。到2009年7月20日的截止日,该理财计划取得了12.75%的年化收益率,绝对理财收益率达到25.5%,中间还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成绩斐然,由此奠定了艺术品信托起步的基石。”

  “高达25%的绝对收益从哪儿来的?”作为曾经的南港城商行董事长,李晓蕾对这个很感兴趣。

  “你又不是不知道,目前艺术品投资中存在许多尚未规范的灰色地带,这些兴风作浪的大鳄同时控制拍卖公司与艺术品投资基金,最具‘出千’条件。比如将低价取得的艺术品以高价拍给投资顾问,投资顾问按拍卖价抵押给信托公司,融得资金再去拍卖场接盘。”

  韩博顿了顿,又补充道:“所以涉及逃税的,既有中间的拍卖公司,也有获得暴利退出的卖方。要么不查,一查一个准。”

  “好像有很多信托公司推出这些产品,这次一个都躲不掉?”

  “不可能查一个放一个,只要涉嫌违法违规肯定躲不掉。”

  想到自己参与制定的查处方案,韩博轻叹道:“其实那些信托公司的投行部从来不想尝试一个吃螃蟹,但是当别人有了所谓的‘产品创新’,领导就会要求赶紧模仿,产品线上要保证别人有的都有。盲目跟风,不研究法律法规,不调研市场。

  当然,有可能因此造成损失的投资者自身一样有问题。艺术品投资需要很强的专业性和长时间的沉淀,中间的拍卖、运输和保管过程存在许多监管漏洞。加上信托公司在产品信息披露方面并不完全,他们却视而不见,不去考虑艺术品信托所存在的巨大风险。”

  金融创新,创成这样!

  李晓蕾越想越担心,突然站起身:“你先吃,我去给蒋总打个电话。”

  “蒋总”是南-港市城市商业银行的董事长,不仅管城商行,并且对思岗信托拥有巨大影响力。作为城商行的第一任董事长,李晓蕾显然是担心他们一味追求收益搞出什么事,想打电话问问,想打电话提醒提醒。

  艺术品信托对老百姓很遥远,对犄角旮旯的思岗信托同样遥远。

  韩博非常清楚老家的信托公司并没有卷进去,若无其事笑道:“去打吧,这儿我收拾。”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