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除非你能证明自己杀过人”

第八百九十九章 “除非你能证明自己杀过人”

  今天真够倒霉的,从酒店出来到啰湖口岸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

  先是遇到交警查车,专查两地牌照的车辆,司机被盘问二十几分钟,吓出一身冷汗,生怕被他们交给运管。

  因为两地牌照不是随便发放的,国外、香港或台湾商户要在东广山区实际投资40万美元,在上一年度缴税15万,或是在非山区投资100万美元,在上一年度缴税30万元,才能在合同有效期内可办理1辆私人小汽车入出内地的行驶牌证,特大型投资商户可适当增加一两辆。

  除此之外,只有在东广捐赠兴办公益事业达1000万元人民币的海外华侨、港澳人士,以及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可以办理两地牌照。

  牌照办理有章可循,但是在使用环节,由于其便捷,让一块铁皮变成了抢手货。原本为方便外资商人的两地车牌成为炒卖对象,通行于皇岗口岸和深正湾口岸的两地车牌最热门,据说二手转让价已高达上百万元。

  这辆商务车的两地牌照就是司机高价买的,专门用于“营运”。

  所以司机不怕交警,就怕运管。

  虚惊一场,被查一次就算了,居然一上午被查两次,快到关口时又遇上查酒驾,到了口岸又连续排两次队,时间全被耽误掉了。

  下午2点15分的航班,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林全盛不想改签,不想在机场坐等,一个劲儿催司机开快点。

  “林老板,不能再快了,香港交警查超速比深正交警还严,我可不想被罚款,更不想被吊销牌照。”司机被催得不厌其烦,顺手递上一瓶水,似乎想用水把客人的嘴堵上。

  不能砸人家的饭碗,林全盛干脆不催了,暗想改签就改签。

  就在他琢磨着改签之后怎么在机场打发时间之时,坐在后面一辆轿车里的黄Sir放下手机笑道:“韩Sir,海关确认目标只有一部手机,只有两张手机卡,一张内地的,一张美国的。”

  出境不仅边防要查证件,海关一样可能抽查行李。

  香港这边入境处要看证件,香港海关同样可能抽查行李。

  为了不打草惊蛇,目标过关时边防只是让他排了两次队,海关并没有让目标打开行李仔细检查,香港海关把这一环节补上了。

  例行检查,目标应该不会起疑心,送他去口岸的同伙更不可能知道。

  韩博岂能听不出黄Sir的言外之意,简单事的没必要搞那么复杂,现在就能办的事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

  用不着等他到机场,现在就能采取行动。

  只要不走漏风声,他在内地的同伙肯定以为他上了飞机,从香港到美国大约要飞十五个小时,算上从香港出境和美国入境所需要的时间,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接到他的电话。

  但他现在不是一个人,韩博沉吟道:“司机怎么办?”

  “涉嫌帮助逃犯偷渡,带到警局协助调查,至少可以关他24小时。”

  “也行,不过动作要迅速,不能给他打电话的机会。”

  “没问题,他不会有机会的。”黄Sir笑了笑,举起手台开始下命令。

  必须承认香港同行办事考虑得很全面,在车来车往的公路上拘捕嫌犯很容易引发交通事故,一路跟踪的几两辆车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由交通警察在前面路口设置路障,临时检查过往车辆。

  同样是针对悬挂两地牌照的,但被拦下盘查的商务车司机和林全盛都没起疑心,查偷渡、查走私,再正常不过,只是运气不好撞上了。

  “阿Sir,就我们两个人,这车也藏不了人。”

  交通警员探头看看林全盛,转身道:“请打开行李箱。”

  “阿Sir,我老板赶飞机!”

  “请打开行李箱!”

  “好吧好吧,麻烦你们搞快点。”司机很不情愿地解开安全带,跳下车跑到后面打开行李箱。

  反正赶不上,林全盛已经不着急了,正趴在椅背上看香港交警检查后备箱,又一个军装警员突然走过来扶着车门说:“先生,麻烦您下车。”

  “下车,下车干什么?”

  “例行检查,请不要妨碍公务。”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遇到这些没事找事的香港警察,林全盛只能配合,结果一下车,双臂就被死死攥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香港警察架上停在路边的一辆大警车。

  “做什么,我只是过境,我是美国公民……”

  “林总,您只是拥有居留权,现在还不是美国公民。”

  林全盛这才注意到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坐在车上,其中一个很面熟。

  他回一次国要见那么多人,要骗那么多人,猛然想不起来很正常。韩博回头看了一眼,确认司机被带上警车,商务车被警员开走了,目光再次转移到他身上,微笑着提醒道:“林总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姓韩,韩博,我爱人姓李,有没有想起来?”

  “原来是韩先生,我们在深正机场见过,韩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们……”

  警车拉响警笛缓缓调头,韩博跟黄Sir对视了一眼,淡淡地说:“林总,其实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今天如此不顺,遇到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林全盛再傻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定定心神,故作镇定地问:“找我做什么,韩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么人。”

  韩博玩味地笑了笑,慢条斯理地说:“反正有的是时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曾经有一段时间,地下六-合-彩在东广、闽省等地泛滥,有一个刚考上大学的小伙子,发现父母沉迷于此,便极力规劝。结果父母不仅不听劝,反而变本加厉举债买私彩,他一气之下就不管了,靠奖学金、助学金和打工上学。”

  他说得是谁,除了自己还能有谁?

  林全盛脸色煞白,吓得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

  黄Sir不认为韩博真是在讲故事,忍不住问:“韩Sir,后来呢?”

  “这是一个悲剧,因为买私彩欠下一屁股债,日子过不下去,小伙子的父母走投无路,相继自寻短见。冤有头债有主,小伙子认为卖私彩甚至借钱给他父母买私彩的写单人要对此负责,决定报仇。

  他从学校回到老家,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办完丧事,再从老家一路追到江省,在写单人开办的企业附近一个小饭店边打工边寻找下手机会。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终于找到一个报仇的机会,甚至试图转移警方视线,让警方误以为凶手是一个疯子。”

  原来眼前这位不只是诈骗犯,还是一个杀人犯!

  黄Sir大吃一惊,立马给坐在嫌犯身边的便衣警员使了个眼色。

  越是这样的聪明人越不会干傻事,只可能干出违法犯罪的事,韩博断定“林全盛”不会试图逃跑,包括自己在内车厢里四个警察,他就算想跑也跑不掉。

  举起瓶子喝了一小口水,接着道:“其实他高估了自己,警方很快就查明真相,很快就锁定了他,只是晚了一步,让他偷渡去了美国。”

  “再后来呢?”黄Sir追问道。

  “故事到这儿并没有结束,剧情到底怎么发展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能猜出个大概。尽管那个小伙子很聪明,但美国没那么好混。能想象到他在美国能干什么,洗盘子能赚多少钱,还整天提心吊胆,生怕被移民局逮着……”

  他不仅知道,而且知道这么多!

  林全盛意识到“栽了”,甚至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瘫坐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说:“韩先生,我只想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不过你是不是也要有点表示?”

  “成王败寇,我都栽在您手里了,还要我怎么表示?”

  “林全盛,不,应该是陈启发,你是聪明人,应该能猜到我想要什么。”

  “要钱?”

  “确切地说是赃款,陈启发,你不会跟我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吧?”韩博紧盯着他双眼,又警告道:“国内法律你应该多少懂一点,如果你真这么说或这么干,那你真是一点希望都不会有。”

  陈启发缓过神,顿时嚷嚷道:“这里是香港,香港没死刑,死刑不引渡,你们不能把我交给公安!”

  这混蛋居然还懂点香港法律,黄Sir怎么可能让他钻这个空子,轻描淡写地说:“林先生,我们香港警队与内地公安只有移交没有引渡。”

  “死刑不引渡,死刑一样不能移交!”事关小命,陈启发情绪激动。

  “林先生,你说得没错,但只有证据显示你涉嫌偷渡。”

  “我杀人了,我在内地杀过人,我是杀人犯……”

  “许多偷渡客为留在香港或经香港去其它国家都这么说,但我们需要的是证据,除非你能证明自己杀过人,证明回到内地有可能会被判死刑,否则我们只能根据香港法律遣返。”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