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章 “软骨头”

第九百章 “软骨头”

  两地媒体经常有内地公安向香港警方移交嫌犯的报道,香港警方向内地公安移交嫌犯的消息却极少见诸报端。

  一些不明所以的人或许会认为内地对香港太好了,堪称有求必应。而对待同样的问题,香港方面却不是很积极,甚至不协助不配合。

  其实香港方面没少向内地移交人员,并且在人数上远超内地公安机关向香港移交的。只是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极少公开报道,且大多以“遣返”名义进行。

  移交的历史可追溯到新中国成立,双方交接人员大多在皇岗落马洲大桥深港分界线或文锦渡口岸进行,移交犯罪嫌疑人主要在落马洲大桥,移交偷渡人员主要在文锦渡口岸。

  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双方决定特事特办。

  不管林全盛(陈启发)涉嫌几宗犯罪都以最轻的算,毕竟把人交给公安是第一位的,警务处不出面,由入境处按遣返程序办理。

  下午5时16分,香港入境处警员押送林全盛过境,深正边防支队拘留审查所民警在文锦渡口岸接受。

  对普通市民来说交接遣返人员的仪式很神秘,如果运气好亲眼目睹或许会觉得很简单但极为庄严。

  香港警员下车走到分界线立正敬礼,给公安边防官兵递上一份《移交深正市公安边防支队名单》,名单上详细记载遣返人员的姓名、过境时间、过境目的等信息,后面可能附有一张“说帖”,也就是情况说明,只有特殊情况才有,比如遣返人员是误闯过境的,又比如遣返人员患有什么疾病。

  事实上这份名单边防官兵手里一份传真件,香港入境事务处每天都会在中午12点之前把名单通过传真发给边防支队拘留审查所,审查所根据接收的人数和基本情况来安排官兵执行接收任务。

  换言之,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尽管内地发展的越来越好,但还有一些人以为香港的钱比较好赚,总是有越境的渔民、非法劳工和少数误闯的人被遣返。

  平时都是下午2点整交接,今天下午2点已经交接过,现在进行的是第二次,所以对执行任务的边防官员而言情况也比较特殊。

  边防民警在名单上签字,礼貌的举手回礼。

  与此同时,两名香港入境处警员将林全盛带下车,架到分界线,边防官兵上前接受。一个入境处警员提着林全盛的行李跟了上来,同样移交给边防官兵。

  之所以架着,不是担心林全盛跑,而是他腿软了,根本走不了路。

  韩博一直以为他如此狡猾,甚至亲手杀过人,心理素质应该很好,就算成功抓获也不太好对付。结果发现他比郝英良差远了,在警局、在入境处嚷嚷着要聘请律师,把赖在香港当成救命稻草,发现此路不通便如丧考妣,这一路是哭过来的。

  “韩Sir,现在可以放心了。”

  “谢谢,谢谢各位。”

  目送边防官兵把嫌犯押上警车,韩博转身跟香港同行挨个握手致谢。

  入境处此刻扮演的是主角,其实只是一个“打酱油的”,入境处的陈主管很默契地钻进警车,让黄Sir和深正公安的“四哥”道别。

  帮人就是帮己,黄Sir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低声道:“韩Sir,我调到总部前查过一宗蓄意伤人案,两个嫌犯一直没抓到,有消息说他们可能藏匿在内地,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我留意留意。”

  内地公安请求香港警方协助,由于种种原因香港警方并非有求必应,反之亦然。

  现在不比以前,两地警务合作越来越密切,公安部甚至赋予深正市局与香港警务直接接触的权力,许多以前办不成的事现在不一定办不成。

  这一样是工作,谈不上帮忙。

  韩博好奇地问:“蓄意伤人案,什么时候的案子?”

  “06年的案子,受害者是一位主控官,在区域法院检控一宗诈骗案时被两个嫌犯泼硫-酸,全港震动,保安司和律政司直到现在还在追问什么时候能把嫌犯缉捕归案。”

  主控官相当于内地的检察官,而且是职务很高检察官。

  往主控官脸上泼硫酸,在香港这是比袭警还严重的罪行,能想象影响有多么恶劣,内地不是香港违法乱纪人员的天堂,这样事韩博岂能不管,一口答应道:“没问题,回头把嫌犯资料传过来我看看。”

  “拜托了,干这么多年警察,就这个案子让我寝食难安。”

  “理解。”

  韩博拍拍他胳膊,背上电脑包直接过境,市局副局长还能享受一点特权的,不需要跟普通旅客一样按正常程序入关。

  市局5号车停在口岸这边,离大老远小计便拉开车门。

  韩博跟边防官兵打了个招呼,钻进轿车说:“先去边防拘留审查所。”

  “是,”小计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低声道:“韩局,来时听小陈说罗大和江省的葛局也过去了。”

  “我通知他们去的。”

  人家是香港一日游,他是香港半日游,小计想想又忍不住问:“韩局,您有没有吃午饭?”

  “吃过了,刚才那位请的,在关口吃的盒饭。”

  “吃过就好,可不能搞出胃病。”

  小伙子不错,但总这么跟着自己实在没什么前途。

  韩博很想帮忙,但又不可能违反原则,沉默了片刻突然抬起头:“小计,以前开车是一个职业,甚至是一个很风光的职业。现在条件好了,私家车满大街,开车不再是风光的职业,几乎成了一项基本技能。你才二十几岁,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对未来有没有什么打算?”

  领导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些,小计心中一热,不无尴尬地笑道:“韩局,我……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真没什么打算。”

  “随遇而安?”

  “我喜欢在公安局上班。”

  “职工工资不高,晋升几乎想都不用想,难道你打算开一辈子车?”

  公务员逢进必考,领导司机摇身一变为正式民警那是传说,至少市局没这样的事。不去参加公考就这么想提干无异于痴人说梦,小计一下子被问住了,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参加工作这么多年,认识许多职工,韩博能猜出他的想法。

  十个治安员九个想当真正的警察,但现在的门槛太高,学历最起码是本科,外地人想考深正市局的公务员本科还不够,需要研究生学历。

  普通民警需要那么高学历么,香港警察放眼全球也是比较专业的,而报考只需要高中学历。公安对民警的学历要求越来越高,说到底还是就业难,年年都是“最难就业季”,真是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小伙子有一个当警察的梦,而这个梦几乎永远不可能实现。

  韩博越想越不是滋味儿,轻叹道:“小计,有理想是好事,但我们毕竟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二十好几,你也该成家立业了,现在的一些姑娘现实着呢,一见面就会问你在哪儿工作,到时候你怎么跟人家说?”

  “韩局,照您这么说像我这样的就找不到老婆?”

  “不是找不到,你条件不错,一表人才,不能委屈自己,要找当然找各方面条件好一点的。”

  正如领导所说,现在的女孩子很现实。

  市局每年都会考进来几个警花,她们只可能跟正式民警处对象,不太可能和司机谈恋爱。不只是公安局,其他单位同样如此,谁都讲究个门当户对。

  不过这对小计来说真不是问题,禁不住回头看了韩博一眼,不好意思地笑道:“韩局,我虽然不是正式民警,但我是本地人。”

  毫无疑问,他指得不只是户籍。

  韩博乐了,饶有兴致问:“老实交代,你家几套房?”

  “两套,其实只能算一套,自己买的就一套,现在住的民房,是我爸自己盖的。”

  有资产就不一样了,韩博越想越好笑,不禁追问道:“自己家盖的房子应该不小吧,有没有出租?”

  “有,村里家家户户都出租。”

  “原来的地呢?”

  “征用了,现在是工业区。”

  “征地款不会少,一年收房租也不少钱吧?”

  小计挠挠头,嘿嘿笑道:“我家房子没人家多,一年七八十万吧。”

  就知道这小子家里有钱,没想到如此有钱,什么不用干收放租一年都有七八十万,韩博彻底服了,拍着椅背笑道:“没想到你是个土财主,有机会去你家坐坐,打打你的土豪。”

  “就怕您不给面子。”

  “等你找到女朋友,跟女朋友订婚的时候去,结婚更要去,”韩博笑了笑,接着道:“既然不用为生计发愁,小日子过得这么滋润,那你就老老实实在市局开车。现在做什么都有风险,别折腾,除非有百分之百把握。”

  正开玩笑,边防支队拘留审查所到了。

  这是一座颇不引人注目的小楼,坐落在风平浪静的深正湾边上,紧挨着茂密的红树林。这也是全国公安边防部队唯一的深港边境管理线上的拘留审查所,专门接受香港警方遣返回来的违法越境人员。

  刚下车,来自江省老家的葛局便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葛局,欢迎来深正,不好意思,中午实在抽不开身。晚上我做东,给你们接风洗尘。”

  同样是副局长,级别却不一样。

  葛局急忙道:“韩局,冒昧打扰,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们。何况这个案子当年是您帮着破的,嫌犯也是您时隔十年无意中认出来的,要不是您帮忙真会拖成积案。”

  “不说这些了,情况怎么样?”

  “小单和罗大在里面审,没想到嫌犯会是这样的软骨头,根本不用展开政治攻势,腿吓软了,尿都快吓出来,问什么说什么,对作案经过、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刚才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哀求我们从宽处理。”

  “涉嫌诈骗的事实呢?”

  “一样!”葛局边同拘留所领导陪着韩博往里走,边兴奋地说:“愿意退赃,说什么只要不判死刑,转移到境外的钱会一分不少的退回来,说到底还是怕死,拍保不住小命。”

  “难以置信,他这样的人当年敢杀人。”

  “此一时彼一时,而且人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复杂的动物,想法乃至性格会随着时间和环境不断变化,况且他非常清楚想保住小命只有这个办法。”

  ……

  走到询问室门口,透过小窗户朝里一看,陈启发的态度果然与在香港时判若两人,泪流满面,不断哀求,如果不是给铐在椅子上,他甚至会给罗敏、单晓俊等审讯他的办案人员下跪。

  该交代的他会像倒黄豆一般老老实实交代,不该交代的估计他一样会交代。

  没必要把宝贵时间浪费在这样的嫌犯身上,韩博打消了进去看看的念头,回到院子里掏出手机,拨通经侦支队长刘向戎的号码。

  “向戎同志,我韩博,抓捕小组有没有全到位,大概时候收网?”

  领导帮着争取了近二十个小时,时间一下子充裕了,刘向戎放下罗敏刚让人传过去审讯材料,不无激动地说:“报告韩局,抓捕小组全已到位,考虑到还有四个嫌疑人没搞清其下落,我打算把时间利用起来,等找到他们再统一收网。”

  “没搞清其下落?”

  “应该是没搞清其具体位置,手机都能打通,一个带孩子在外地旅游,一个好像有其它生意出差,另外两个回了老家,我们正在研究抓捕方案,能诱捕的诱捕,不具备诱捕条件的请兄弟公安局协助。”

  五十几个嫌犯,不可能个个坐在家里等你去抓,这么大行动,扑几个空很正常。

  韩博权衡了一番,说道:“你们忙你们的,让同志们再辛苦一下,但有一点必须明确,必须在明日凌晨6点前收网。”

  “韩局放心,我们不会弄巧成拙的。”

  ………………………

  PS:又感冒了,头晕脑胀,今天只有一章,请各位书友见谅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