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零七章 不想走也不能走

第九百零七章 不想走也不能走

  下楼走出门洞,聚集在3号楼附近围观的小区居民比来时更多。

  第二排的5号楼、6号楼和7楼只要亮着灯的人家,朝南阳台的窗户几乎全开着,大人小孩趴在阳台上看这边的动静,派出所民警、协警和小区保安正在富田分局柳副局长指挥下维持秩序。

  白天找人困难,晚上找人比较容易。

  机会难得,分局刑警大队和市局刑侦局一大队民警正挨家挨户走访询问,收集线索。

  韩博驻足看着法医把装进尸袋的三具尸体抬上运尸车,回头跟刘副局长打了招呼,在柳副局长安排的一个民警陪同下来到设在物业办公室的临时指挥部。

  区领导已经走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刑侦局长王东、刑侦局副局长邱庆国和分局石峻岭局长、章成渝副局长、马成富局长五个人。

  王东在接电话,邱庆国在打电话,石局长站在窗户边举着对讲机下命令,他说得是东广话,一句都听不懂。正通过手机听着汇报、做着记录的章成渝和马成富面对玻璃门,一看见韩博便不约而同站起了身。

  “坐,你们忙你们的。”韩博举手示意二人无需多礼,跟刚转过身的富田区政法委书记兼富田公安分局局长石峻岭微微点了下头,随即把对讲机放到几张办公桌拼成的会议桌上,顺势坐到王东身边。

  “韩局,我和石局刚研究过,这起命案由我们刑侦局组织侦破。”王东反应过来,放下手机直接汇报起工作。

  刑侦局接手,不是为抢功。

  刑侦局本来就负责全市爆炸、偷毒、杀人等重大案件的侦破工作,海兴花园3号楼202室发生的这起死亡三人的命案,凶手作案手段残忍,影响极为恶劣,就算他们没就案件管辖权达成共识,市领导一样会要求市局组织侦办,甚至会限期破案。

  并且市局内部对命案由哪一级刑侦部门负责侦破,早就形成一个不成文的惯例。

  死亡一人,一般情况下由责任区刑警队负责侦破,分局刑警大队指导侦破。如果迟迟没进展,市局刑侦局乃至省厅刑侦局也会提供技术方面的支持;

  死亡两人,分局刑警大队会毫不犹豫接手;

  死亡三人这个影响就更恶劣了,市局刑侦局就算不接手案件,也会抽调经验丰富的刑警全程参与侦破。

  意料之中的事,韩博直接问道:“谁担任专案组长?”

  “我!”邱庆国放下手机,不假思索地说:“报告韩局,局里的工作都安排好了,我一心一意担任‘2.27案’专案组长,章成渝同志和老马担任副组长,办案人员从一大队、分局刑警大队、责任区刑警队和派出所抽调,人全撒出去了,争取一星期内搞它个水落石出。”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事实上过去七八年全市发生的大案要案,十起他至少有八起参与甚至指挥侦办过,经验丰富,韩博没什么不放心的,直言不讳问:“老邱,你们是怎么部署的?”

  “韩局,您是行家,您肯定也看出来了,从作案手法上看这个案子比较像仇杀,作完案甚至把现场全面彻底地清理过一遍,连垃圾都没给我们留下,显然是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但直到现在也没找到被害人家的贵重物品,又有那么点像入室抢劫杀人。”

  邱庆国抬头看了一眼石局长,接着道:“现在掌握的情况不多,时间紧急,我们也没那个功夫去推测去推理到底是仇杀还是财杀,只能发挥‘大兵团作战’的优势,设立现场勘查、走访询问、摸底排队、视频分析和情报研判四个小组,齐头并进,争取快侦快破。”

  现场勘查工作主要由刑事技术民警负责,没什么好说的。

  摸底排队堪称“传统”,不管国内还是国外,许多恶性案件都是前科人员干的,所以案件发生之后警方会习惯性地调查案发现场周边及与被害人有关联的前科人员,能想象到这项工作主要是分局负责。

  视频分析就是提取小区及小区周边的治安、交通和民用监控录像,市局对技防非常重视,刚组建了视频警察支队。装那么多摄像头干什么,组建视频警察支队长做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一刻,所以他们现在要发挥出作用。

  情报研判其实应该分为情报和研判两个小组,情报民警利用公安信息技术对涉及案件的一些信息进行搜索、碰撞,主要是针对嫌疑人的,但现在嫌疑人没锁定,只能从被害人着手。

  研判是对各组上报的情况及线索进行分析研究,相当于指挥员的参谋。

  总之,时代变了,条件好了,遇到重大案情再也不像以前一样靠几个刑警绞尽脑汁甚至跑断腿。

  韩博想了想,追问道:“走访询问确定了几个方向?”

  “三组人负责三个方向,一组负责走访询问小区居民及小区周边的商户,看能不能找目击者,或发现可疑人员;第二组走访询问全市的出租车司机,法医初步判定三个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在今日凌晨两点至四点半之间,如果凶手没有交通工具,那么他们只能乘坐出租车潜逃。”

  “他们?”

  “差点搞忘了,我们刚才研究过,一致认为多人作案、团伙作案的可能性极大,一是受害人一家三口都是被捆绑住再被勒死的,再一个是男主人很健壮,所以应该为多人作案,并且至少有一个嫌疑人在体力上比较年轻。”

  跟自己的判断不谋而合,韩博再次点点头。

  邱庆国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把手机顺手交给马成富,继续道:“第三组人负责走访询问机电市场的商户,同时走访询问被害人在深正的南湖老乡。众所周知,全市的外来人员中熟西广人和南湖人最多,许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南湖人甚至拉帮结派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老乡坑老乡这种事时有发生,问题也可能出在这里。”

  王东深以为然,回头补充道:“小区共有836户,要说安全防范意识不强,厨房阳台没装防盗窗的不止被害人一家。如果是入室抢劫暴露杀人灭口,犯罪嫌疑人为什么偏偏盯上这一家?”

  “应该是熟人作案,要把这个方向作为重点。”

  “是!”

  能想到的他们全想到了,韩博没什么好补充的,掏出正在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问出最后一个问题:“经费方面呢,有没有保障?”

  “命案必破,经费不是问题,我刚让政秘处送来十万现金。”

  王东话音刚落,一直没开口的石局突然道:“韩局,区领导对这起恶性案件非常重视,区委宋书记和徐区长刚给我打过电话,要求我们公安部门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给我们特批了十万元办案经费。”

  “好,那就辛苦三位了。”

  韩博拿上手机站起身,边跟专案组的三位正副组长握手边说道:“上楼时省厅栗副厅长亲自打电话询问情况,刚才省厅刑侦局褚局又发短信询问,可见上级对这起恶性命案多么重视,但案件侦破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时间,甚至需要一点运气。

  所以压力要有,但不能因为压力而影响到工作。按部就班的查,把基础工作做扎实,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绝不能钻牛角尖,多考虑有没有第二种、第三种乃至第四种可能性。”

  “韩局放心,我绝不会遗漏任何线索。”

  “行,就这样了,有进展及时及时给我电话。”

  继续呆在这儿只会影响他们工作,韩博再次握了下邱庆国的手,同刑侦局长王东一起走出办公室,石局跟章成渝二人交代了几句追了出来。

  “韩局、王局,已经8点多了,随便找个地方吃完饭再走。”

  “石局,别这么客气,吃饭有的是机会,等案子破了凶手落网,你不请我也要来。”

  “便饭,再忙也要吃饭!”

  “王局,要不你和石局一起去,我今天是真没时间。”

  “我也不行,再说案子没破这饭也吃不香,”王东拍拍石峻岭胳膊,拉开车门道:“石局,我送韩局回去,今天就这样了,有情况及时通气。”

  “行,我送送二位。”

  “别送了,出这么大事,这么多居民看热闹,3号楼的人今晚不一定能睡着,善后尤其安抚工作要跟上,网上的舆情也要时刻关注,不能因为一起命案搞得谣言四起,搞得人心惶惶。”

  韩博紧握了下石局的手,钻进王东的车。

  市局领导和刑侦局领导要走,不等石局下命令,在边上维持秩序的民警就疏通出一条通道,一直把两位领导乘坐的车送到小区门口。

  “韩局,我们去随便吃点?”

  “不用了,我爱人正等着呢,”韩博回头看看车后,沉吟道:“老邱上专案,他原来的那一摊工作不能耽误,你回去安排一下,没必要送我。在前面路口停,我打车回去。”

  “送一下不耽误事。”

  “不是不耽误事,是没必要,你说坐什么车不是坐,坐什么车回不了家?”

  不吃饭,不要送,要是不了解真以为身边这位不近人情。

  共事时间虽然不是很长,王东对韩博也算有一定了解,做事高调,干起工作雷厉风行,打击起犯罪毫不手软绝不留情,做人却很低调。

  除了出席庆功宴和一些必须参加的接待活动,他从未接受过同事或部下的宴请,除了工作之外与其他局党委成员几乎没其它交集,以至于许多市局机关民警在背后议论他在深正没朋友。

  如假包换的“孤臣”!

  做人做到他这个份上真不容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市局领导的。

  君子不强人所难,王东也不强求,车行驶到路口确认有出租车在等客,立即让司机靠边停车。

  人家要送是一番好意,韩博其实很想利用这个机会跟部下联络联络感情,只是在专案指挥部收到一条短信,要尽快打电话回复,坐他的车打电话不方便。

  所以下车之后没急着上出租车,而是走到路边打起手机。

  “沙局,我韩博,不好意思,这边发生一起死亡三人的命案,刚才光顾着跟专案组研究案情,没顾上给您回电话。”

  “现在说话方不方便?”

  电话那头是部国合局沙局长,在他手下干四年多,可以说他是领导自己时间最长的老领导。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是不会联系自己的,韩博回头看看四周,低声道:“方便。”

  “韩博,你春节前是不是办案过程中跟西南那边撞车了?”

  “有这事,案件还没办结,要不是怕给上级添乱,我早带人过去了。有些情况必须搞清楚,有些账必须算清楚,而且不是小账,稀里糊涂被他们冻结乃至被非法扣划走的几笔资金加起来上亿,不追回来没法儿跟人家交代!”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看来或许没什么,但在年前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声不响干出这么大事,并且是拉开架势摆明了针锋相对,刚知道这件事时沙局不敢想象,此刻听到他亲口承认彻底服了,不禁叹道:“你小子还真有先见之明。”

  “沙局,您别开玩笑了,这事一点都不好笑。对了,您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你光有先见之明,消息却不灵通。我离开国合局了,新任命暂时没下来,但也没闲着,这几天一直在殷副部长领导下工作,不然也不会知道你跟那边撞车的事。”

  毫无疑问,上级正着手解决刚落马的那位留下的一系列问题。老领导显然参与了,只是他现在的工作要严格保密,只能透露这么多。

  韩博下意识问:“这么说殷副部长也知道?”

  “不光知道,还让我问问你愿不愿意去西南工作。韩博,这是真正的临危受命,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那是直辖市公安局,一个副局级干部过去担任刑侦总队长都不一定有资格,过去又能发挥多大作用?

  更重要的事,那边现在需要的不是会办案的警察,而是能应对复杂形势、解决问题、整顿乱象、提振士气的领导干部。而且这个时候过去,哪怕只是一个随员,也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甚至会让人联想到政治。

  在这边刚站稳脚跟,刚打开局面,韩博不想再换地方:“沙局,我的工作关系刚调过来,局党委对我的分工刚进行过调整,既负责打黑,负责打击电信网络新型诈骗犯罪方面的试点,又有好几起命案没破,我不想走,也不能留下一堆烂摊子拍屁股走人。”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