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国安公安

第九百一十五章 国安公安

  尽管身为副局长夫人,尽管认识许多领导,但李晓蕾终究不在体制内,加之丈夫的官当得非常低调,所以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警嫂,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晚上发生的事太过匪夷所思!

  同在大使馆工作生活大半年的罗参赞居然不姓罗,印象中他总是笑眯眯的,待人很和气,根本不像一个外交官,更像一个搞后勤的,总是开一辆旧面包车出去买这样或采购那样,在使馆里不仅不起眼甚至没什么地位。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人竟然是国安?

  谁又能想到神秘的特工、间谍就在自己身边?

  太惊人了!

  当时不好多问,在饭桌上更不能乱说,回到家李晓蕾再也忍不住了,反带上门便急切、好奇地问:“老公,罗参赞真是国安?”

  “人家姓邵,怎么还罗参赞罗参赞,”韩博走进卫生间,边脱衣服准备洗澡边笑道:“人现在是国安局副局长,不是国安难道还能是公安。”

  李晓蕾不是没见过世面,相册翻出来能吓死人,先后与三任总理合过影,随国务委员出过访,省部级官员认识更多,但从未与国安打过交道,对此非常好奇,靠在门边追问道:“国安是不是比你们公安厉害?”

  这算什么问题,韩博哑然失笑。

  不过细想起来也正常,国安太低调了,在反间谍方面远没美国的FBI那么喜欢出风头,在对外情报方面没美国的CIA和英国的M15那么拉风,关于国安的宣传报道很少,关于国安的影视剧更少,给人们造成一种很神秘的印象。

  赖在门边不走,也不帮着去拿干净衣服,看样子不满足她的好奇心今晚别想安生。

  韩博脱光衣服钻进淋浴房,打开水龙头边冲凉边解释道:“国安负责国家安全,公安负责公共安全,都是国家执法机关,都是人民警察,只是分工不同,真没有谁比谁厉害这一说。”

  打马虎眼!

  你又不是国安,我问的更不是国家机密,有什么不能说的?

  李晓蕾把他换下的衣服往篮子里一扔,又问道:“是你们公安权大,还是国安权大?”

  干这么多年公安,韩博自然觉得公安好,不禁笑道:“这么问不恰当,毕竟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在中国我们公安才是老大,国安连老九都排不上!”

  “真的假的?”李晓蕾噗嗤一笑,“别打马虎眼,别跟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公安了不起啊,也不害臊。”

  “真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们公安是主管治安、刑侦、经侦、禁毒、国保、户政、出入境、交通、监管、边防、消防、警卫的国家第一安全部门,国安是只负责反间谍、对外情报和部分对内政治侦查等狭窄业务的安全部门,你说哪个实权更大?”

  韩博关掉水龙头,一边擦沐浴露一边不无得意地说:“要看这两个部门谁更有权,你就看是谁在管警卫、边防、意识形态保卫这三个关键部门。警卫直接关乎国家领导人安全,边防直接关乎国家主权,意识形态保卫直接关乎政权稳定,可以说这是三个最重要的职能。

  在前苏联,是克格勃的第九局管要人警卫,克格勃的边防局管边防安全,克格勃的第五局管意识形态保卫。而在我们中国,公安部警卫局管要人警卫,边防局管边防,国保局管意识形态保卫。

  对了,还有公安部九局,这你比我熟悉,也就是中央警卫局。本来隶属于解放军,放在公安部和安全部是没有实际上的区别的,反正只是名义上的,但为什么中央非要把它放在公安部,而不是安全部?”

  听上去似乎有点道理,李晓蕾下意识点点头。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要论科技含量,我们公安绝对远远高于国安。因为在国安的侦查中,物证鉴定等技术基本上没用。国安的工作重在监控,而监控的工作基本上和我们公安的行动技术一样,两者顶多持平。从侦查的角度来讲,无非是外线侦查和内线侦查,在这点上国安侦查也基本上和公安刑侦持平。”

  原来国安没传说中那么“厉害”!

  李晓蕾想了想,禁不住笑道:“如果我刚大学毕业,准备考公务员,你说是考国安好还是考公安好,是去国安局有前途,还是去公安局有前途?”

  “这也太现实了吧?”

  “现实点不好吗,现在这个社会就很现实。”

  “从晋升的角度看,肯定是公安机会多一些。因为国安和我们公安的工作性质不太一样,他们主要是‘经营’,我们主要是打击。反间谍侦查一监控就是很多年,而且极有可能毫无结果,反间谍侦查人员可能一辈子一个间谍都抓不着。

  一是工作周期极长,二来即使识别出间谍,首要任务也是将其转变为双重间谍,为我所用,通过双重间谍给敌方提供假情报的意义要比单纯的起诉大得多。

  所以相比之下,我们公安尤其公安刑警可以破大案、上报纸,有机会获得晋升,并且成功起诉率极高,极具职业成就感。而国安民警尤其反间谍人员则一辈子默默无闻,成为一个大机器上的一颗小螺丝钉,既不像警察也不像影视剧里神通广大的特工,真是默默无闻。”

  “不容易!”

  “生活本来就不容易。”

  韩博再次打开水龙头,先冲掉头上的泡沫,擦了一把脸,继续道:“相比其它政府组成部门,我们公安民警尤其基层民警晋升机会少,待遇提高难。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市局正在搞警长制套改试点,从优待警,就算没行政职务工资待遇也能提高。

  国安就没有这些待遇,据我所知前十年别想升职。再加上保密纪律严,要遵守的‘清规戒律’多,权力小,用一些人的话说又没什么‘油水’,所以有一些国安民警后悔了,想方设法调到公安局或考公安局的公务员。”

  “这么惨?”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哪个民警家庭困难,家属想找个工作,关局打个招呼绝对管用。同样的事搁在国安局,桂局打招呼别人不一定买账。”

  韩博走出淋浴房,拿起浴巾接着道:“再看领导级别,关局首先是市委常委,是市领导,正局级。周局是常务副局长,高配正局,我和郭局、王主任、黄局这些副局长全是副局级。国安就没这待遇,桂局只是副局级,跟我一样。罗参赞,不,应该是邵副局长,他的行政级别只是正处。”

  “原来国安跟你们公安以前一样没地位。”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工作性质在那儿,另外他们的经费至少有保障。”

  ……

  夜深人静,两口子说说笑笑准备休息。

  而此时此刻的市局刑侦局副局长邱庆国却依然坐在富田分局刑警二中队会议室里,紧盯着贴满三块白黑板上那密密麻麻的照片,一根接着一根抽闷烟。

  上级虽然没限期破案,但他自己给自己设定了破案期限,必须在3月5日“两会”正式召开前查它个水落石出,要在2月5日上午8点前抓获犯罪嫌疑人。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离自己设定的期限只剩下82个小时了,但侦破工作依然没取得突破性进展。

  说好的轮流休息,结果轮到他却坐在这儿不动。

  好像他的胃病又犯了,吃晚饭时见他蹲在院子里揉了好一会儿肚子,常彩燕看着心疼,专门去对面小超市买了一袋维维豆奶,泡了一杯轻放到他面前。

  “邱局,高鹏的嫌疑可以排除,小董和小樊找到几个证明人,证实案发前日高鹏伙同几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去了澳门,昨天中午把钱输光了才回来,还在澳门借了一笔高利贷,他游手好闲根本还不上,也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躲债了。”

  富田分局章成渝拿着一叠笔录材料走进会议室,顺手从白黑板上摘下一张照片。

  章副局长所说的高鹏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深正本地人,初中毕业就在社会上混,因涉嫌寻衅滋事、盗窃、聚赌、走私被公安机关和海关缉私局处理过,先是劳教两年,出来没多长时间又进了监狱,刑满释放之后依然不老老实实做人。

  海兴花园的房子是香港亲戚出钱买的,在他母亲名下,要不是老太太盯得紧,把房产证藏得严实,早被他卖掉去赌了。

  去年10月份,他不知道从哪儿搞到一辆二手车,因抢车位与池宝生发生争执。

  本以为外地人好对付,没想到池宝生同样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根本不鸟他这个地头蛇,见他叫来一帮狐朋狗友,也打电话叫人。

  双方在小区大打出手,“南湖帮”大获全胜。

  他有犯罪前科,有作案动机,案发之后又失踪了,自然是专案组重点怀疑的对象,结果证实他没作案时间。

  邱庆国多少有些失落,接过笔录道:“排除就排除掉吧,我们用的本来就是排除法。曾兴岩的下落搞清楚没有,走访询问组有没有消息?”

  “正在找,暂时没有。”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