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一十七章 “积案办”(一)

第九百一十七章 “积案办”(一)

  “……谢谢孙大,还有件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边现在就我和小张两个人,一堆琐事杂事,车也全出去了,您能不能安排个人把案卷送过来,好好好,谢谢谢谢。”

  “傅哥,忙不忙,我声音都听不出来,我高学平啊!什么高升,就是一打杂跑腿的,干的工作跟内勤差不多。没别的事,就是想找你私下打听打听,你们大队不是暂扣了好几辆手续不全的走私车,还有暂扣之后无人认领的车吗,有没有能开的,车况好点的?”

  什么时代了,这小子怎么想起打听这个。

  电话那头的傅典明觉得很意外,沉吟道:“车倒是不少,两个指定的停车场都快停不下了,车况不错的应该能找出几辆,关键手续不全,不能上路,而且按规定这些车是要拍卖的。”

  “傅哥,别误会,不是我个人想用,是单位需要。”

  “单位需要去找领导,找我有什么用,我又做不了这么大主。”

  “我就是打听一下,确认一下,既然有就好办了,我向我们领导汇报,请我们领导跟你们领导协调。”

  “刑侦局没车用,说出去谁信?”

  高学平挠挠头,紧握着手机苦笑道:“我们局里的车是不少,但具体到我这个连正式编制都没有的临时单位就紧张了,十几号人,同时侦办几起命案,结果上级就给了我们两辆车,这不是没办法么。”

  原来刑侦局用车如此紧张,公对公的事,又不是以权谋私,傅典明不再乱猜测,笑道:“我这儿没问题,只要上级一个电话。”

  “行,这就拜托了。”

  高学平不是一两点忙,正准备向领导汇报管交警队借车的事,手机又响起提示音,低头一看,正在外面查案的前辈又发来短信让查一个人的身份信息、有没有前科等基本情况。

  年纪越大脾气越大,他们的事一分钟不能耽误。

  高学平连忙把电子证书插上电脑,登录内网查询,查完刚回复过去,辅警张莹拿着一叠发票跑进办公室,一边放下来重新整理,一边嘟囔道:“崔大搞什么呀,收据都往上贴,金额也不对,害我被晏大姐喷了一脸口水!”

  人家退居二线前是领导,发票报销这种事用得着自己动手吗?

  被财务打回来很正常,没打回来才不正常呢。

  高学平暗叹口气,转身道:“回头跟他们说一声,以后不要他们自己贴了,让他们把发票全交给你,你辛苦一下。”

  刚听说要被调到新成立的“积案办”时,张莹是真激动真兴奋。

  专门侦破别人破了的命案,想想就有挑战性。

  结果调过来才知道这是一个连编制都没有的单位,人是不少,一共十几个,但不是退居二线的刑警大队长,就是退居二线的副大队长或中队长,警衔一个比一个高,脾气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难伺候。

  他们全是“甩手掌柜”,早出晚归,有的甚至从“积案办”成立到现在只露过几次面,遇到什么事直接给办公室打电话。

  同时侦办四起命案,包括后勤在内的支援工作多么繁重可想而知,可是负责这些工作的就两个人,并且自己还不是一个正式民警。

  要什么没什么,又不能什么事都找领导,整天忙得焦头烂额,有时候大半夜还接到电话,张莹越想越郁闷,嘀咕道:“高队,我一个辅警干这些没什么。你是副中队长,整天搞得跟内勤似的,这么下去也不是事。”

  “是不是听到什么闲言闲语了?”

  “说了你别生气,楼上楼下全在看你笑话,当面叫你高主任、高队,背后叫你高管家。”

  要是没这个“积案办”,自己能当上副中队长,能当上名不符其实的“命案办”主任?

  累虽然累点,但高学平对现在这个职务很满意,不禁笑道:“管家就管家吧,我们干的本来就是后勤工作。你应该反过来想,全支队乃至全市公安系统那么多刑警中队,拉出来的阵容谁有我们强,四个探组,警衔最低的都是一级警督,三级警监都有两个。”

  “比警衔有什么用,人家要什么有什么,我们要什么没什么!连打印份材料都要管人家借打印机。”

  “现在没有不等于将来没有。”

  “我算明白了,这就是一个老干部俱乐部,有两间办公室不错了,上级才不会再往我们这儿投入呢。”

  “怎么说话的,有点集体荣誉感好不好,要对老前辈有信心,只要我们能破一起积案,以后我们要什么有什么!”

  有信心,开什么玩笑?

  就他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作态度,就“积案办”能动用的这点资源,想破案无异于痴人说梦。张莹宁可回“命案办”打杂也不想在这儿“独当一面”,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高学平的手机又响了。

  “冯大,我学平,有什么指示?”

  问“部下”有什么指示,这哪是什么“主任”,张莹再也听不下去了,干脆把一堆发票塞进档案袋,去隔壁办公室整理张贴。

  高学平回头看了一眼,只听见冯锦辉在手机里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小高,我们了解到一个新情况,去年7月10日,也就是陈红遇害前一天中午,有人看到她与一个徽省或南河省口音的小年轻在巷子里发生争执。”

  这不仅是一个新情况,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

  四起积案的案卷高学平全认真研究过,不禁脱口而出道:“这么重要的情况,专案组当时怎么没掌握?”

  “原因很简单,目击者也是外地人,在深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班,租住在光明社区。7月10号公司安排他去江州出差,也就是在回租住屋收拾行李时看见被害人与那个小年轻发生争执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光明社区转悠了七八天终于查出点线索。

  冯锦辉与发现这条线索的老伙计徐爱国对视了一眼,接着道:“7月10号下午他就走了,在江州呆了三个月才回来。而且他是外地人,平时早出晚归,跟村里人没什么交往,跟房东都很少交流,甚至不知道他以前租住的这个地方曾发生一起命案。”

  “积案办”是一个集体,只要能破获哪怕一起命案,高学平作为“积案办”主任一样有功劳,他越想越激动,不禁追问道:“冯大,这么说目击者现在不住光明社区?”

  “但他们公司在就这儿,而且相对其它地方,他对光明社区还是比较熟悉的,中午和几个同事来光明东路的小饭店吃饭,我们也正好在川味饭店,见我们边吃边询问店里的客人,他猛然想起来了。”

  破案有时候真靠运气!

  目击者当时不在深正,而且没有作案时间,专案组自然想不到去找他了解情况。

  专案组当时做了大量工作,排除掉那么多嫌疑人,排除掉那么多可能性,那就剩下刚了解到的这一种可能。

  高学平激动不已,紧握着手机起身问:“冯大,他有没有看清那个小年轻的长相,记不记得那个小年轻的体貌特征?”

  “有点印象,他是南河人,觉得那个小年轻的口音很亲切,在巷口停了一下,看了一会儿热闹。那个小年轻身高一米七左右,平头,长脸,浓眉大眼,当时好像穿花格子T恤衫,右臂有纹身,纹了一个‘忍’,左手腕处有好几个疤痕,很明显,一看就知道是用烟头烫的。”

  “专案组排除的被害人社会关系中没这个人!”

  “所以说这是一个新情况新发现。”

  “目击者知不知道被害人为什么与那个小年轻发生争执?”

  “知道,也正因为知道来龙去脉才没上前解围,被害人当时开宝马车回家,那个小年轻可能对光明社区不是很熟悉,找不到厕所,于是在被害人家西墙与邻居家东墙之间的通道里大便,正好被陈红看见了。

  在自己家墙根儿大小便,多恶心?陈红虽然没洁癖,但也不会允许别人这么干,下车就骂,堵住通道口不让那个小年轻走,让他把大便清理掉,用水冲干净才能走。据目击者回忆,看到这一幕的人不少,专案组当时之所以没掌握,可能那些人大多是过路的行人……”

  当那么多人面被羞辱,怀恨在心实施报复,顺便再劫个财,完全有这种可能。

  从警这么多年,高学平从未像现在这般激动过,欣喜若狂地问:“冯大,接下来怎么办?”

  “有目标接下来就好办了,”冯锦辉从老家伙手中接过烟,点上深吸了一口,慢悠悠地说:“专案组当时提取了光明社区及周边所有的监控,你去分局把监控视频拿过来,找几个人看监控,体貌特征这么明显,应该不能甄别。一步一步来,看能不能先搞清嫌疑人的庐山真面目,截到图就能拿着图片去落实他的身份。”

  找几个人看监控,说得倒轻巧。

  且不说马上开“两会”,警力全扑在安保和维稳上,就算不在这个节骨眼上,名不符其实的“积案办”又有权抽调谁?

  如果把线索移交给分局,不管人手多紧张分局也会想办法抽调人员看监控,但这么干岂不是把立功的机会拱手相让?

  “积案办”急需破获一起积案证明这个临时单位是有战斗力的,高学平可不想给别人做嫁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一口答应道:“没问题,我这就去分局拿视频。”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