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三十章 案件之外的事

第九百三十章 案件之外的事

  抓捕成功,立即组织审讯。

  多人作案不同于单人作案,你不交代不等于他不说,并且杀人不同于其它违法犯罪,老老实实交代或许能争取到从宽处理,或许能求得一线生机,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不出所料,三个嫌犯的心理防线很快被击溃了,对杀害池宝生一家三口的事实供认不讳。

  “……三个嫌犯虽然为活命相互推卸责任,但经过反复讯问口供基本对上了,江小昂和沙梦羽是主犯,三人全吸毒,又全没正当职业,就算有正当职业赚点钱也不够吸的。2月25日下午,江小昂毒瘾上来没钱没毒品憋得难受,提议出去搞点钱。”

  押解嫌犯去找作案时所使用的面包车的路上,邱庆国坐在副驾驶不无激动地汇报情况。

  韩博的手机开着免提,在家的局党委成员听得清清楚楚。

  邱庆国不知道指挥中心决策室里正“现场直播”,接着道:“当时三人都在沙梦羽家,沙梦羽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然不会跟他们搞在一起,觉得是应该出去搞点钱。他突然想起住在对面小区的池宝生一家,知道池宝生很有钱,于是提出干一票。”

  “他怎么认识池宝生的,怎么知道池宝生有钱的?”韩博猛然抬起头,问出本案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韩局,对不起,我汇报得不全面,说得太快了。”

  邱庆国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据沙梦羽交代,他姐姐与池宝生一家的关系不只是普通的教师与学生家长之间的关系。池宝生夫妇虽然没什么文化,但非常希望孩子将来能有出息,而孩子的学习成绩又不是很好,没少因此拜托过沙梦婕。

  请沙梦婕吃过饭,给沙梦婕塞过红包。沙梦婕出嫁之前,甚至给池宝生的孩子当过家教。白天在学校授课,放学之后顺便把池宝生的孩子从学习带到自己家,也就是新海国际那套房子,辅导孩子做完作业再送到池宝生家,有时候是池宝生夫妇去接。”

  孩子成绩不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请学校老师给孩子当家教的事,估计池宝生夫妇没跟店里的人提过,他们在深正又没什么亲戚,小区里的邻居更是老死不相往来,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收学生家长的钱,在业余时间给学生辅导,对沙梦婕而言同样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她显然不会也不想让外人知道。直接导致这么重要的情况在之前的侦查中没掌握,不然案子也不至于如此难破。

  可怜天下父母心,韩博暗叹口气,听邱庆国继续汇报。

  “有一次沙梦婕要与丈夫,当时是未婚夫出去吃饭,到点了池宝生夫妇又没去她家接,便让沙梦羽帮着照看孩子。沙梦羽与池宝生夫妇就是这么认识的,后来帮沙梦婕往斜对过海兴花园送过几次孩子,只是相互之间没深交。”

  周副局长刚参加工作时也干过刑警,冷不丁问:“庆国同志,既然沙梦羽认识被害人一家,被害人一家同样认识他,想骗开门很容易,为什么脱裤子放屁从后面的落水管爬上去作案?”

  “周局也在,报告周局,这恰恰是三个嫌犯的狡猾之处。”邱庆国下意识回头看看后面押解嫌犯的车,汇报道:“据三名嫌犯交代,他们不是从落水管爬上去的,而是沙梦羽把门骗开的,为误导我们的侦查方向,故意伪造生人作案,由落水管爬上去入室抢劫杀人的假现场。”

  “伪造得很像啊,勘查时竟然没发现。”

  “报告周局,他们确实爬了,不过是作完案之后爬的,并且是从下面往上爬的。”

  吸毒人员脑子应该很迟钝,他们显然属于另类,或者说脑子没吸坏,竟如此狡猾!

  周局暗骂了一句,没再追问。

  汇报要有始有终,邱庆国继续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这个比方用在他们身上不是很恰当,但却很贴切。目标有了,在如何实施上三人绞尽脑汁、煞费苦心。怎么避开摄像头,进去之后怎么控制被害人一家,怎么才不会留下证据,逼问出银行卡密码之后怎么去取款,三人整整研究了一天,如假包换的精心策划……”

  池宝生人高马大,据说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不太好对付。

  为此,江小昂在26日深夜专门从网上订购了一把仿-真-枪。

  深正离香港只隔一条河,晚上下单,专门干这一行的“水客”27日上午就把枪夹带到深正,卖家接到货之后发快递,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当天下午4点左右送到新海国际,送货上门。

  除此之外,他们还准备了三把弹-簧-刀、尼龙绳、手套、头套、脚套等作案工具,如果唬不住池宝生一家,他们就动刀。

  这不是盗窃,这是抢劫!

  池宝生一家认识沙梦羽,就算不认识也会向公安机关描述他们的相貌特征,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留活口。

  案件就像魔术,揭穿了就没那么神奇。

  案情就这么简单,三个穷凶极恶的瘾君子,为筹集毒资铤而走险,极其残忍地杀害了池宝生一家三口。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接下来要受到应有的惩处。

  手段残忍,影响恶劣,从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等待他们的只有从严从重!

  嫌犯落网,真相大白。

  远在北-京开会的关局很高兴,听完汇报亲自给邱庆国打电话,决定回来之后亲自给2.27专案组庆功。

  周副局长等局党委成员也很高兴,毕竟这是今年发生的第一起大案,如果迟迟破不了,别说省厅会认为深正市局没战斗力,市委市政府这一关都过不去。

  韩博却没他们这么高兴,昨夜发生过一件事,当时考虑到三个嫌犯逍遥法外,专案组必须一心一意地缉捕,一直忍着。

  现在三个嫌犯全落网了,这件事不能不说。

  关局正在兴头上,并且他远在北-京,而且这么晚了,再打电话不合适。

  韩博借口送周局回办公室,避开其他党委成员单独汇报。

  听完汇报,周局的态度果然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或许在他心目中甚至算不上一件大不了的事,拍拍韩博胳膊,语重心长:“韩局,你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来的,比谁都清楚侦破疑难案件有多难,遇到这样影响恶劣的大案要案办案人员压力有多大。

  而且这是‘两会’期间,稳定压倒一切,破案是第一位的,就当特事特办。我敢保证如果关局在这儿,关局一样会这么说。另外作为领导,我们要考虑到队伍士气,考虑到同志们的积极性。”

  看着韩博欲言又止的样子,周局急了:“你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案发发生之后你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专案组做过多少工作,过去八天过得是什么日子,你比我清楚。换位思考,真要是上纲上线,同志们会怎么想,以后还敢干事吗?”

  “周局,您说得这些非常有道理。这些天没少往专案组跑,同志们压力有多大,工作有多么辛苦,我也看在眼里,但这真不是一件小事!”

  “多大点事,邱庆国也是为了破案,真是破案心切,把手续补上不就行了。”

  这不只是原则性问题,也是一个很严肃的法律问题。

  西南那个直辖市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公安权力无限扩张,要不是如此能搞成现在这样,正在召开的“两会”能举国关注?

  韩博不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凝重地说:“周局,成立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把全市几十家银行、三大通讯运营商和全国最大的网络公司请进来,建立反电诈的应急处置机制,我们已经很超前了。直到现在,在法律程序上还有许多争议。

  您是常务副局长,为建立这套应急处置机制没少费心,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参加过多少会议,比谁都清楚能将其变为现实有多么不容易。

  2.27案是大案,发生的时间也很敏感,破案压力确实大,但不能因此知法犯法,把好不容易组建的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变成越权查询个人银行账户或通话记录的渠道。至于补不补上手续,这是另一码事。”

  你不是很擅于变通么,怎么具体到这件事就不会变通。

  邱庆国等人好不容易破获这起影响恶劣的命案,不给人家评功评奖,反而要处理,说不过去!

  真要是上纲上线,真要是严肃处理,那不成多干多错了,以后谁还敢干事?

  内部消化多好,你不说我不说,手续补上银行方面也不会有异议,只要不让检察院知道能有什么事。

  何况这本就是一件好事,俗话还说“一秀遮百丑”呢。

  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周副局长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韩局,既然你向我汇报,那这件事就让我来处理。”

  “您打算怎么处理?”

  “手续不用我们说他们一样会补上,因为银行方面肯定会向反电诈中心要,所以手续方面不存在问题。至于邱庆国和昨晚值班的反电诈中心人员,我会让政治部私下找他们谈话,不,我亲自找他们谈话,严厉批评。”

  生怕眼前这位揪住不放,周局又补充道:“说到底我们这些局领导一样有责任,有法规就要遵守,有制度就要落实,发生这样的事说明宣传、教育、培训和监管都没到位,要加强,等‘两会’胜利闭幕就要把这些工作提上日程。”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