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谈判”

第九百三十三章 “谈判”

  学习完“两会”精神,背上处分,做完检讨,韩博终于稍稍闲了下来,可以补休两天陪陪妻子。

  李晓蕾现在也很忙,家里好久没认真打扫过。

  上午搞卫生,中午去酒店附近陪她吃饭,下午原打算去看看关星伟夫妇,结果计划不如变化,刚从打黑专案组回到原单位的老乡田成打来电话,说是谈了一个女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他父母在老家,想请韩博夫妇一起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

  民警工资在深正这个高消费的地方实在算不上不高,小伙子不仅工资不高甚至连房子都没有,找对象很不容易。

  其他忙可以不帮,这个忙不能不帮。

  在深正只有这么个老乡,一向对这种事很感兴趣的李晓蕾也想帮忙,甚至做好了以男方家长身份就房子、彩礼及婚礼如果操办等事宜与对方进行谈判的心理准备,跟上司请假,提前两小时下班,同韩博一起兴冲冲地驱车赶到富田区的一家饭店。

  “韩局,您和嫂子已经到了,我还要一会儿,小慧非让我去接!”

  来早了,小伙子没到,在电话里的声音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韩博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既有那么点怕见未来的丈母娘,又担心怠慢自己这个局领导,不禁笑道:“田成,天大地大,今天女方家长最大。别管我们,去接吧,穿精神点,嘴要甜,跟人家多说点好话。”

  “行,那我先过去了。”想到领导不能站马路上等,田成又急忙道:“韩局,包厢订好了,二楼桂花厅,要不您和嫂子先上楼坐会儿。”

  “好,我们先上去,你们快到时给我打个电话,我和你嫂子下楼接,这是礼貌问题。”

  市公安局副局长出面帮着相亲,谁还能瞧不起自己,田成乐得心花怒放,满是感激地说:“谢谢韩局,谢谢嫂子。”

  “自己人,别谢了,办正事要紧。”

  “是!”

  李晓蕾听得清清楚楚,忍俊不禁笑道:“瞧把他紧张的,长得挺帅气,又是公务员,找个对象有那么难么,这个不成再找就是呗。”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韩博一边陪着妻子往饭店走去,一边叹道:“现在人多现实,你以为是我们那会儿。结婚没有房,就是耍流氓,深正房价这么高,他家条件又很一般,父母全农民,根本买不起,想找个中意的对象太难了。”

  “凑凑,跟亲朋好友借借,首付应该没问题吧。”

  “首付也要几十乃至上百万,怎么凑怎么借,就算凑到借到将来怎么还?”

  “也是。”

  正感叹现在的房价,一个正在打扫卫生的饭店服务员抬起头,说还没开始营业。

  订了包厢等人就不一样了,报上田成的名字和包厢名,服务员急忙接待,一路把二人送到二楼。

  刚坐下,正打量周围环境,老朋友“罗参赞”打来电话,问行政警告处分的事。

  他消息倒是挺灵通的,韩博只能承认。

  丈夫参加工作以来不是“优秀”就是“先进”,从来没背过处分,李晓蕾大吃一惊,真以为他犯了多大错误,韩博一挂断手机便急切地问:“怎么回事,什么处分?”

  “没什么事,一个行政警告处分。”

  “好好的怎么会被处分?”

  “好好的当然不可能,我这个副局长没干好,没尽职,分管单位出了点事,我要负领导责任。”

  韩博轻描淡写,李晓蕾觉得没这么简单,紧攥着他胳膊问:“别瞒我行不行!”

  “没瞒啊,就是领导责任。”看着妻子紧张的样子,韩博不禁笑道:“人无完人,谁不犯点错误,一个警告处分而已,还不是党内的。而且被处分也是一种经历,背上一个处分,我们的职业经历就完整了。”

  李晓蕾倒不是担心他丢官,只是觉得被处分不光彩。

  等服务员倒完茶,又问道:“处分不只是一张纸吧,有没有什么后果,有没有影响?”

  “肯定有。”

  她不在体制内工作,不知道这些,韩博耐心地解释道:“行政警告是行政处分中最轻的一种处分,是轻于记过的一种处分。影响主要体现在晋升方面,在处分期内不得被提升职务或去其它单位担任高于现在的职务。”

  他刚提的市公安局副局长,以他的资历别说担任局长,就是担任常务副局长也要熬几年,而且是因负领导责任被处分的,不是真犯了什么大不了的错误。

  李晓蕾乐了,忍不住笑道:“这么说没实质性的影响。”

  “也不能这么说,处分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看着他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李晓蕾更觉得好笑,追问道:“行政处分和党内处分有什么区别?”

  “顾名思义,行政处分是针对工作上的错误,党内处分是针对违**纪。还有一些公务员不是党员,但犯了错误,自然不适用于党内处分,只能由给予行政处分。”

  韩博不是故作轻松,而是真轻松。

  不管局党委还是市委,对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心知肚明,但既然摆到台面上就要有一个处理结果,处分确实违规的邱庆国会打击队伍士气,会让干事的民警寒心。处分他这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最好,既能对相关人员和部门起到一个警示作用,又不会影响队伍士气,同样不会影响他这个副局长的政治前途。

  两口子说说笑笑,等了一个多小时,田成的电话到了,说女方家长马上到楼下。

  今天扮演的是男方家长的角色,韩博和李晓蕾当成一件大事,立马下楼迎接,结果下楼一看,心里替小伙子凉了半截。

  人家是开着豪车来的,一辆大奔,一辆法拉利跑车!

  姑娘有点胖,不过五官倒是挺端正的,姑娘的爸爸更胖,是挪着下车的,脖子里一条大拇指粗的金链子,手腕上有手链,手上戴着两个大金戒指。

  “于叔叔,阿姨,这位就是我们单位韩副局长,这位是韩局的爱人李经理。”

  “韩局长,幸会幸会!”

  “于先生,于太太,欢迎欢迎,”韩博紧握着姑娘爸爸的手,转身笑道:“这就是小慧吧,别不好意思。”

  要是没眼前这位,自己跟田成的事真不一定能成。

  于慧下意识看了看有点瞧不起男友的爸爸妈妈,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韩局长好,嫂子好。”

  嫂子都叫上了,这事有门儿。

  李晓蕾乐了,很热情地挽起姑娘胳膊调侃道:“小慧,你们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年前跟田成还一起吃过饭,他居然说没谈,没女朋友。”

  生怕臭小子吹牛,专门翻过报纸上过网。

  事实证明臭小子没吹牛,眼前这位果然是市公安局副局长!

  于家有的是钱,就是没当大官的亲戚朋友,听口气韩局长跟臭小子的关系挺近,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确实是老乡,于长生觉得这门亲能做,嘿嘿笑道:“韩局长,现在的年轻人主意大着呢,什么事都自己做主,根本不和你商量,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

  一看就是大老板,韩博婉拒了他递上的烟,一边陪他往饭店里走去,一边哈哈笑道:“于总,不管以前的婚姻法还是现在的婚姻法,都提倡婚姻自由,自由恋爱挺好,自己谈的,这样的婚姻才能经得住考验。”

  “对对对,自谈有感情基础。”

  女方来了五个人,于老板、于太太、于慧和于慧的舅舅舅妈。

  男方就韩博夫妇和今天的主角田成三个人,虽然对方很有钱,但这边很有“势”,坐下来之后的气场倒也旗鼓相当。

  田成不小了,姑娘今年二十七也不能再拖。

  俩人应该有点感情,当着领导和长辈的面还偷偷眉来眼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见于家人对小老乡总体还是比较满意的,李晓蕾趁热打铁地提出结婚的问题。

  “韩局长,李经理,就像你们刚才说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两个孩子都老大不小了,婚事是不能再拖。我于长生以前也穷过,差点跟人家一起跑香港,阿成有没有钱,有没有车,在市里有没有房,这些都不是问题。”

  于太太忍不住用带着浓浓口音的普通话强调道:“韩局长,李经理,我们就小慧这一个孩子,我们那点家当将来不给她还能给别人?”

  “是是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个父母不为孩子。”这小子居然找到这么一个富二代女朋友,韩博打心眼里替他高兴。

  于老板回头看看孩子舅舅,接过话茬:“韩局长,有您作保,虽然对阿成不是很了解,但我放心。结婚没问题,可以定在五一。没房子没关系,他没有我有,婚礼也由我女方操办,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您知道的,以前计划生育抓得紧,我就小慧这么一个孩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家不能到我这儿绝后。”

  要田成入赘?

  其它主能做作,这个主不能瞎做,新庵人跟思岗人的思想差不多,对这个问题很看重,人父母不一定能同样,这是“原则性”问题!

  虽说婚姻自由,但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也是两个家庭的事。

  田成欲言又止,韩博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请自己来撑场面。直接不答应肯定不行,韩博想了想回头问:“田成,你好像也是独生子女?”

  “是的韩局。”

  “于总,这个问题不难解决,”韩博笑道:“你家小慧是独生子女,阿成也是独生子女,按现在的计划生育政策,这俩孩子结婚之后可以申请生二胎。有您这坚强的后盾,别说生两个,生三个四个,将来怎么抚养、怎么教育都没压力。

  当然,只能生两个,不能生三个,不然阿成这身警服都保不住,少生优育,两个孩子最好,将来一个姓于,一个姓田,两家的香火都不会断,您看怎么样?”

  倒插门多好,这跟希望有点差距。

  不过眼前这位是市公安局长,位高权重,真正的大领导,不是要给他面子,而是要跟他交朋友的。

  于老板再三权衡,决定作出让步,欣然同意韩博这一提议。

  但在婚礼如何操办上,双方的意见又不太一致。

  于老板要大操大办,初步估算大概需要摆八十桌,热情邀请韩博夫妇当主宾。且不说韩博不可能出席那么夸张的场合,就田成这个准新郎官也不能让他这么搞。

  小伙子跟大多被抽调进打黑专案组的骨干一样,刚荣立个人三等功,刚被提拔为东光派出所案件侦查队指导员,上级明文规定不许铺张浪费,他虽然算不上领导干部,但真要是这么搞,分局纪委肯定会找他谈谈。

  有人说珠三角经济发展了,人情薄如纸。

  其实不然。

  人情不仅没薄如纸,而是猛于虎!

  上任市局副局长前,市局刚调整过自己现在分管的机场分局一个副局长的职务,不是因为其它事,就是因为女儿出嫁大操大办,在社会上造成很恶劣的不良影响。

  那个副局长也知道这么搞的后果会有多严重,但他是本地人,女婿也是本地人,亲朋好友多,人家个个操办,你不办说不过去。他有他的苦衷,于是“顶风”设宴。

  通过这件事让人感受到一丝寒意:人情冷暖,可以让人铤而走险。

  也告诉了人们一个严峻的事实:人情,原来是足以让人对抗舆论的,是足以让一名官员置乌纱帽的风险于不顾的。

  不能因为这事让一桩婚事黄了,更不能因为这事让小伙子犯错误。

  于老板不是要面子,给足他面子不就行了!

  韩博看看满是期待的田成和于慧,突然笑道:“于总,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我和阿成在政府部门工作一样身不由己。上级有明文规定,大操大办肯定不行。要不这样,把婚期延后到5月4号,五四青年节。”

  “五四青年节就可以操办?”

  “前天去市委开会,听市委的朋友说,五四青年节那天,市委宣传部、市团委、市妇联、市民政局等单位要联合为全市各单位的新人举办一个盛大的集体婚礼,我们公安局好几个准备结婚的民警报了名。”

  看着于老板满脸失望的样子,韩博接着道:“据我所知,活动当天,市委陈副书记、宣传部王部长都要去祝福新人。如果阿成和小慧也报名,我和晓蕾肯定要去。到时候看情况,如果有机会我们一起请陈书记和王部长吃顿饭,您看怎么样?”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