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三十四章 人多事多

第九百三十四章 人多事多

  能跟市领导一起吃饭,那与市领导为女儿女婿主婚有什么区别?再三确认可以带亲朋好友和村里的左邻右舍去现场观礼,于老板不再坚持大操大办。

  不过他所谓的不大操大办是要求女儿女婿去五星级大酒店跟迎宾似的站门口收红包,也不搞十几乃至几十辆豪车接亲送亲,酒席一样要摆,客必须要请,只是尽可能搞低调点。

  没办法,必须承认他有他的苦衷。

  人家孩子结婚或出嫁摆几十乃至上百桌,如果不摆酒席不宴请亲朋好友,别人会在背后说闲话,他会被人家笑话。

  公务员一样是人,一样生活在现实社会中。

  只要不搞那么夸张,只要不借机大肆收礼,只要田成这边的领导同事战友不要着警服开警车过去,问题不是特别大。再说这是终身大事,就算因此被批评也“值得”。

  人情真是猛于虎,在这个问题上韩博只能代表男方作出妥协。

  大事敲定,于老板很高兴,眉飞色舞聊起他的奋斗史。

  之前没问田成,他一开口才知道“鱼老板”名副其实,原来是做海鲜水产生意的,他家祖祖辈辈打渔为生,到他这儿不光打渔还养鱼贩鱼卖鱼。

  在深正最大的海鲜水产批发市场有门面,有一个大冷库,主要搞海鲜水产批发。后来越做越大,注册成立深正于记海鲜进出口公司,进口经营龙虾、鲍鱼、三文鱼、东星班等高档海鲜。

  不仅往市内的大酒店送,还销往国内十几个发达省份。

  零售也做,与市内的十几家大超市合作,交进店费,招人在超市的生鲜区卖,让超市扣点;在东山湾老家甚至有一个鱼排,搞特色旅游,让市里人去他家鱼排上钓鱼、烧烤,在码头上船,提前打电话,他安排人开船去接。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搞海鲜进出口还是进大超市、还是搞“渔家乐”,都是似乎很害羞的于慧拿主意的,没想到这渔家姑娘还是一个女强人!

  李晓蕾越想越好笑,禁不住打趣道:“于总,小慧,这么说我今后可以找你们买海鲜。”

  “李经理,韩局长,提起海鲜,饭店这些真不能吃!”

  领导一点架子没有,于老板决定给领导夫妇一点善意的提醒,用筷子指着桌上他们压根没动过的海鲜,很诚恳很认真地说:“这里面全是药,就是氯霉素那些东西,还有麻-醉药,吃了对人不好。以后我给你送,别在外面吃,别在外面买。”

  不早说,我已经吃了那么多!

  李晓蕾被搞的哭笑不得,苦着脸问:“于总,真有药,真不能吃?”

  “我骗你干什么,我就是养鱼的,现在还有鱼排,”于老板放下筷子,滔滔不绝地说:“搞养殖风险大,能不能赚钱就看成活率。不管养鱼还是养虾都要用药,不用药养不活,成活率不高。”

  上级对食品药品安全越来越重视,市局甚至专门设立“打击食品犯罪专项办”。

  韩博倒没针对他的意识,只是想通过他了解点这个行业的内幕,回头看了田成一眼,不动声色问:“不用药真养不活?”

  “这是肯定的,现在的鱼病虾病千奇百怪,找兽医看没用,他们还没我们这些养鱼的懂,只有喂药,就算喂了也不一定管用,有时候还是赔钱。”

  提起这个于老板是“专家”,越说越来劲儿:“从鱼苗虾苗一回来就开始喂,大蒜素用得最多,还有人用孔雀石绿,能杀菌,能让受伤的鱼鳞愈合;如果养蟹,还要用激素,只有用激素才能长出满满的红膏……”

  于家现在主要是卖鱼,鱼排里虽然养了点,但那是为了搞“渔家乐”。并且不是真正的养,而是从外面进,倒入鱼排让客人钓。

  这事跟自己家关系不大,老头子说不出个所以然,于慧忍不住解释道:“韩局长,搞水产养殖要用抗生素主要是水体不行,一方面,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往海里排,海水都被污染了;一方面,养殖密度太大、水域有限。”

  “对对对,就是污染,就是养殖密度大!”

  老于再次接过话茬,比划着说:“养殖就是圈一块水域来养,鱼啊、虾啊、蟹啊,吃喝拉撒全在里面,鱼粪虾粪都沉到海底,没法清理,烂在里面,水本来就被污染,加上这些水质就更恶化了。”

  又没说到点子上,于慧又忍不住补充道:“国外搞养殖的少,就算人工养殖一方水也就养10来条鱼。国内不行,承包费那么高,一方水养10条要亏死,养殖密度普遍都在100条以上。养殖密度过高,卫生条件差,病害也就并发多发,养殖户想不赔钱只有大量投放抗生素。

  大剂量和多种类使用就会有耐药性,现在耐药性越来越严重,鱼经常得怪病,查都查不出来。碰到这种情况怎么办,那就各种抗生素都往里面加,看管用不,不管用再加量。野医站又没正规的鱼医生,养殖户自己就开药方,自己买药。”

  虽然这么干造成食品安全问题,但反过来养殖户也不容易,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养的鱼虾病死吧?

  现在条件好了,人们讲究了,不管买蔬菜瓜果还是鸡鸭鱼肉甚至最基本的粮油,都要看看问问有没有农药之类的残留,有没有防腐剂,是不是转基因的。

  条件不好的时候谁会管这个,有得吃已经很不错了。

  李晓蕾在良庄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是把小麦当韭菜的城市人,非常清楚如果不用农药化肥就不会有好收成,农民就要像解放前一样靠天吃饭。

  海鲜不是粮食,至少不是必需品。

  既然存在抗生素残留,以后少吃不吃就是了。

  见多了,在南非生活四年又经历过许多,李晓蕾只是有些吃惊,并没有“义愤填膺”,想了想又好奇地问:“于总,您刚才说还用麻-醉挤,海鲜水产用麻醉干什么?”

  “运输啊,运输也要考虑存活率,比如龙胆、青斑,个头大,运输时好动,活蹦乱跳,跳多了就会受伤会死掉,死了就卖不上价,所以要用到麻-醉。”

  于慧的舅舅显然也是干这一行的,也很专业,禁不住笑道:“用麻-醉也不一定管用,该死的照样死,有些贩子就对死鱼做手脚。”

  “怎么做?”韩博追问道。

  “一般来说,冰鲜的鱼只能保存两天。但在有些水产市场,死鱼能摆好几天不坏。他们在泡死鱼的冰水里加甲-醛福尔马林,泡了后鱼的黏液还在,看起来卖相好,有光泽。”

  公安局是抓罪犯的,没听说过公安局管这些。

  老于头头是道,没任何顾忌,他小舅子同样如此。

  于慧念过大学,多少懂一点法,男友又是警察,岂能不知道这不仅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还是一件违反食品药品安全的违法行为,急忙道:“韩局长,嫂子,我家做得主要是高档海鲜,往大酒店送的,好多海鲜还是进口的,在超市卖的超市也要合格证,我家不干那样的事。”

  老于依然没反应过来,竟拍着胸脯笑道:“韩局长,李经理,以后想吃海鲜直接打电话,全给你们送进口的,保证纯绿色无污染!”

  韩博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田成非常清楚,不无尴尬地说:“于叔叔,韩局和李经理那么忙,哪有时间在家做饭吃饭。”

  什么意思,难道看不上自己家的海鲜,于老板一下子愣住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绝不能冷场。

  韩博干咳了一声,立即岔开话题:“对了,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是啊,讲讲你们的爱情故事。”

  李晓蕾噗嗤一笑,把刚放开一点的于慧羞得满脸通红。

  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也满是期待,田成只能一脸不好意思地说:“于叔叔不是我们所辖区买了套房么,那个小区什么都好,就是结构没设计好。楼中间有一个通风井,通风井南边是中间户的次卧,北边是防火门通往边户家的空中走廊,走廊只有一米多高的护栏,没有用铝合金窗户封上。

  现在人买房子都讲究个南北通透,中间户希望原来什么样就什么样,打开后窗能南边通风;边户一是考虑到安全,毕竟是高层,现在的孩子又那么顽皮,如果爬护栏从那么高摔下来怎么办?”

  李晓蕾脑海里有了一个大概的平面图,喃喃地说:“边户可能还有一个考虑,如果把空中走廊用铝合金或塑钢窗封上,那就等于把空中走廊变成自己家的面积,可以把鞋柜之类的放在外面。”

  “对,这是边户想封的一个重要原因。”

  田成回头看看一脸尴尬的未婚妻,接着道:“边户要封,中间户不让封,邻里矛盾就这么来了,从交钥匙开始就不断闹事。开始去开发商那儿闹,然后去物业闹,渐渐发展到业主之间闹。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开始是吵,情绪一激动就砸东西,进而拳脚相向。闹一次就一次110,就要出一次警,警报多了市局指挥中心都知道因为什么事。不再安排巡警出警,直接让我们所里去,治安队社区队有时候忙不过来,就让我们办案队去,跟小慧就是这么认识的。”

  “原来是处警认识的,”李晓蕾又嬉笑着问:“小慧,你家是边户还是中间户?”

  “我是中间户,本来想买边套的,结果下手晚了,我去的时候只剩下中间套。”生怕未婚夫的领导夫妇以为自己是个胡搅蛮缠的女人,于慧急忙强调道:“嫂子,空中走廊属于公摊面积,我们中间户不同意,边户凭什么封?”

  “确实,闹上法院你都输不了。”

  “其实我挺好说话的,我能理解他们的难处。如果不封上,刮风下雨他们回家时就要挨淋,如果家里有小孩也确实不安全,但至少要跟我打个招呼,至少要征得我同意吧。他家到好,招呼不打一个就不声不响封上了。”

  “对,不能让他封!”李晓蕾点点头,摆出一副帮理也帮亲的架势。

  韩博考虑得更多更全面,低声问:“田成,因为这事你们派出所前后出过多少次警?”

  “小区很大,二十多栋楼,两千多户,每栋楼的结构都一样,每栋楼都存在这个问题。不是他家闹就是你家闹,从去年3月份交钥匙到现在,先后出过不下300次警,平均一天一次。说出来您不敢相信,如果哪天没闹没警情,我们都会觉得奇怪!

  开发商责任最大,如果当时设计好,考虑在前面,能有这么多事?他们没考虑到,结果搞得我们焦头烂额,宝贵的警力全浪费在这上面,每天要安排两个民警和十几个辅警专门处理这事,快成小区保安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提起这事田成就郁闷,放下筷子一脸无奈。

  共建和谐社会,任重道远!

  韩博暗叹口气,不无感慨地说:“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因为封空中走廊这点事,邻里之间关系居然闹得如此紧张。开发商是有责任,开始应该考虑到,但业主就没有责任吗?让一步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如果每个业主都能替别人想想,显然不会有这么多事。”

  不能让领导烦心,更不能让未婚夫为难,该大度的时候就要大度。

  于慧轻声道:“我不会再跟边户闹了,他封上就封吧。他不尊重我,我也不会把他当邻居,以后就当不认识。”

  “对,就应该这样么。”

  韩博满意的点点头,又轻叹道:“你们说说这事,应该发生吗?这只是一个小区,全市有多少小区,因为业主之间和业主与物业之间的矛盾,一天要发生多少起警情?再往大处看,这两年干群关系越来越紧张,一些人提到党委政府,尤其提到党员干部就深恶痛绝。

  共产党怎么怎么不好,当官的多么多么坏,现行的政治制度有多少多少问题。我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就事论事,就现在这样如果换个党派来执政,不会比现在更好,只会比现在更糟糕。”

  老于深以为然,拍着桌子说:“韩局长,这话我相信,一个小区就这么多事,两千多户就搞成现在这样,更不用说一个市一个省一个国家。说到底人太多,人一多主意就多,一个人一个主意,怎么也搞不好。”

  …………………

  PS:上上章被屏蔽了,正想办法修改,今天就一章,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