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四十二章 不会错,就是他!

第九百四十二章 不会错,就是他!

  南河省,龙川县,位于南河省西部浅山丘陵地区。

  在南河省这是一个大县,辖10镇4乡,400多个行政村和10个城市社区,1个省级产业集聚区,总面积1234平方多公里,总人口近百万,是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首批对外开放重点县和扩权县之一。

  在冯锦辉看来这个县面积是挺大的,人口实在算不上多,经济也远算不上发达。“关外三区”的任何一个街道,都比这个半小时能转完的小县城繁荣,与深正的“关内三区”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出来半个多月,这是此行的第四个县城。

  不过他却顾不上在城区停留,拜访完县公安局领导,便同“积案办”主任高学平一起乘出租车马不停蹄赶到川下镇。

  什么“天下公安是一家”,客客气气拜访,请求协助办案,都不派车送一下,高学平嘴上虽然没说,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想法。

  冯锦辉倒没想那么多,毕竟县局大院里就停着两辆警车,办公楼陈旧得不像样,能想象人家的经费有多么紧张。何况人家有人家的工作,办公室墙上贴着绩效考核的表格,动不动就扣分,甚至明确写着“末位免职”的条款,都忙着呢,就算有车也抽不出人送你们去。

  事实上也正因为同行们的工作压力非常繁重,靠一份协查函是远远不行的,必须亲自跑过来查。

  县城不大,镇区更小。

  出租车司机轻车熟路地把二人送到派出所门口,收下钱翻了半天才找出一张皱巴巴的发票。跑了这些天,高学平已习以为常,管司机要了一张名片,提上行李跟着冯锦辉走进派出所,一个只有两排平房的小院。

  值班室很好认,外面挂了一块牌子。

  探头看看,里面只有一个协警,冯锦辉敲敲大开着门:“同志,你好,我们是深正市公安局的,你们所领导在不在?”

  协警四十多岁,穿着一身皱巴巴的制服,楞了一下,放下报纸问:“深正市公安局来这儿干什么,找我们所长有什么事?”

  跟县局打招呼一是对县局的尊重,二来是办案需要。

  如果没本地同行协助,就这么跑到要调查的人员家,要是那个人不在,事实上极可能不在,无异于打草惊蛇。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一级警长又怎么样,三级警监又怎么样,你是过来求人的!

  被一个辅警盘问,冯锦辉没流露出哪怕一丝不快,反而先出示了下证件,旋即掏出烟递上一根,很客气很礼貌地笑道:“我们是先去你们县局再来你们这儿的,见过你们杨局,中午还一起吃过饭,杨局好像打过电话,我们找你们所长有点事。”

  “所长出警了,你们先坐会吧。”

  难怪上级要求各级政府部门改进工作作风,异地同行过来请求协助都不给个好脸色,老百姓来办点事肯定是“门难进、脸难看”。

  高学平腹诽了一句,忍不住问:“你们教导员呢?”

  “教导员昨晚值班今天休息,明天8点才来接班。别看了,我们这就6个民警,两个休息,一个去局里找领导审批材料,一个送人去看守所,丁所和小肖刚出警,除了我没别人,就我在所里唱空城计。”

  协警点上烟,走出值班室指指聚集在西边办公室门口的几个中年人:“看见没有,一个是来办身份证的,一个是开死亡证明的,还有两个是接受处理的,民警不在家,只能在门口等。”

  总共就6个民警,警力是够紧张的。

  冯锦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高学平放下行李,低声道:“冯大,您先歇会儿,我去那边给韩局打个电话,向韩局汇报一下。”

  “积案办”情况特殊,办案民警全是“老油条”。

  虽然理论上隶属于市局刑侦局重案大队命案中队,但中队和大队领导谁也不好意思拉着脸管,连王东局长、邱庆国副局长、钱大海副局长都不好意思给这帮曾经的战友甚至上司下命令。

  一个办案单位,总不能没人管吧?

  于是,这个由老刑警构成的办案单位,渐渐成为直接对韩博负责、接受韩博直接指挥的特殊单位。这次出来办案的五个小组,不管到了什么位置也都要及时向韩博汇报。

  积案难查,韩博早有心理准备,听完汇报关切地问:“学平,冯大身体怎么样,天天在外面奔波他吃得消吗?”

  “韩局放心,冯大身体好着呢,我感冒他都没感冒。”

  “难怪听声音不对劲,原来感冒,发不发烧,有没有吃药?”

  “谢谢韩局关心,我出来时带了感冒药,吃过药,今天好多了。”

  “辛苦了,一定要注意身体,实在扛不住去医院看看,去输点液。”

  “是!”

  难受归难受,累归累,但高学平却充满干劲儿。

  全市局那么多基层所队长,又有几个能向局领导直接汇报,或许能让局领导记得名字的都没几个。

  刚挂断手机,一辆面包车开进院子,带起一片灰尘。

  车顶上没装警灯,车身上却是蓝白相间的公安涂装,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三级警督跳下车,拉开侧门呵斥着三个鼻青眼肿的家伙下来。说得是本地方言,高学平一句没能听懂。

  刚才看过公示栏上的照片,一眼认出他就是这个派出所的所长。

  他显然接到了县局领导的电话,知道深正市局来人了,让一起出警的民警和协警把嫌疑人关进左侧的小房子,快步迎上来一脸歉意地说:“高队是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丁所好,深正市局刑警支队高学平。”

  “欢迎欢迎,里面请。”

  “丁所,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市局刑警支队一级警长冯锦辉同志。”

  深正市公安局搞警长制套改,一级警长相当于调研员,丁所长大吃一惊,急忙举手敬礼,可是客套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这次出来没少遇到这样的情况,冯锦辉忍不住笑道:“丁所,别纠结了,称呼我老冯就行。”

  “您是领导,怎么能称呼您老冯!”

  “称呼冯大吧,我也是这么称呼的。”

  “冯大好,冯大里面请。”

  这个所长还不错,不像前天遇到的那个所长,摆出一副很忙很不耐烦的样子,直到请他吃了顿饭,给他塞了两条烟才提供协助。

  二人跟他来到所长办公室,里面的摆设也很简陋,一张估计比他年龄还大的办公桌,两把椅子,一张单人床,床下面有两个箱子,墙角里一个洗脸架,工作生活全在这个不足20平米的小空间里。

  “冯大,高队,我们条件有限,不能跟特区比,让您二位见笑了。”年轻的所长一脸不好意思,热情无比地招呼二人坐下,又跑门边让刚才那个协警去对面小店买几瓶水。

  “丁所,别这么客气。”他如此热情,反而把冯锦辉搞得很不好意思,递上支烟,开门见山地道出来意。

  “王学东,凤凰村的,这个人我有点印象。”

  丁所长放下高学平提供的要核查人员的身份证信息,沉吟道:“他家是特困户,他父亲以前在矿上干,遇上工伤事故,少了一条腿,捡回一条命。那次事故死了三个人,那个矿是私人的,一出事煤老板就跑了,以前的镇长就是因为这起事故被免职的。”

  “你见过王学东?”

  “见过,当时维稳,那会儿我还是副所长,在他家守了三天,同镇干部村干部一起做过他家人三天工作。”

  “什么时候的事?”

  “前年冬天。”

  冯锦辉掐灭烟头,追问道:“丁所,对王学东后来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冯大,全镇3万多人,对他后来的情况我还真不太了解,毕竟他没前科,不是重点人员。”

  高学平禁不住问:“丁所,你见过他,有点印象,能不能想起他的体貌特征,脸型这些不算,这儿有照片呢,我是指有没有纹身之类的。”

  年轻的所长对要核查的对象果然印象深刻,不假思索地说:“纹身还真有,手臂这个位置纹了一个‘忍’字,左臂还是右臂我忘了。为什么记得这些呢,因为当年考虑到他家情况特殊,镇领导决定尽可能满足他父亲的愿望,征兵时想把他送部队去,如果在部队表现好,说不定能转士官,将来复员县里也能安排个工作,结果因为手臂上的纹身被刷下来了。

  那孩子脾气有点犟,自尊心特别强,想去当兵没当成,而且是他自己上学时不懂事造成的。听镇里的许干事说,从县人武部体检回来的路上,他懊悔不已,用烟头在自己手腕上烫,烫了好几个疤。”

  一个手臂上有纹身,一个手腕处有烟头的烫疤,脾气犟,自尊心强。

  冯锦辉欣喜若狂,啪一声拍了下桌子:“丁所,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王学东,能不能帮我们再侧面了解一下,他在不在家,如果不在,他现在什么地方,另外去年他有没有去过深正?”

  提供协助是份内事,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多麻烦的事。

  丁所长点点头,想想又好奇地问:“冯大,你们为什么找他,他在你们那儿犯过什么事?”

  如果派出所长都不能信任,那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能信任谁?

  冯锦辉脸色一正,很认真很严肃地说:“我们怀疑他与一起命案有关,我们在案发现场提取到嫌疑人的指纹、足迹和DNA,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就算他不在家我们也能通过亲子鉴定确定。”

  命案!

  丁所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敢让协警去打听,立马站起身:“冯大,高队,我们这儿是农村,不是大城市,镇上都没什么外来人员,更不用说村里。您二位一开口村民就知道不是本地人,如果再问王学东的事很可能打草惊蛇,交给我吧,您二位在这儿等,最多一个小时。”

  这个所长很称职,如果在深正,绝对要找韩局帮他说几句好话。

  冯锦辉很高兴很感激,紧握着他手笑道:“丁阳同志,那就拜托了,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应该的,应该的,谈不上拜托。”

  丁所长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拿起帽子便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这绝对是突破性进展,派出所长一出门,冯锦辉和高学平就不约而同打起电话,冯锦辉通知这次出来的另外几个小组可以收兵,给同样派民警出来核查的隆华分局刑警大队通报这个激动人心的重要情况,高学平则依然向韩博汇报。

  “好,太好了!”

  7.11案当时一样费老大劲,该查的全查过,除了这一可能不会有其它可能,韩博同样激动兴奋,起身道:“学平同志,如果嫌疑人不在家,你们别急着去找。我立即向省厅汇报,请省厅帮我们与南河省厅协调,采集嫌疑人父亲的生物检材,就近进行生物遗传标性特征检验分析,与我们上传进公安部DNA数据库的进行比对。”

  “明白,先确认嫌疑人是不是凶手。”

  “异地办案,一定要与当地同行搞好关系。只要有利于破案,经费不是问题,回来之后我给你们实报实销。”

  “韩局放心,我们不会小家子气的。”

  “还有,如果嫌疑人在家,也不要急于传唤。异地办案不是本地办案,要考虑得全面一些,先采集其指纹和DNA,比对上确认其就是凶手之后再实施抓捕,抓捕时一定要注意安全。”

  韩博想了想,接着道:“你们只有两个人,我等你们消息,只要确认其是凶手,立即给你们增派援兵。有当地同行协助,抓捕应该不是问题,但押解还得靠我们自己,光你和冯大显然不够。”

  “谢谢韩局,我们一定尽快搞清其是不是凶手。”

  如果指纹和DNA能比对上,那么“积案办”以后的工作就能更顺利地开展,韩博越想越激动,考虑到前线的同志急需支援,连忙拨打起省厅刑侦局领导的电话。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