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四十三章 也是英模!

第九百四十三章 也是英模!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一个派出所对给兄弟省市同行提供协作是否积极,所长的态度起决定性作用。

  川下派出所长丁阳面对冯锦辉二人的请求,不仅没推三阻四而且非常帮忙,所里的其他干警也很热情。

  听说深正来了同行,本应该明早8点接班的教导员姜道平骑着摩托车匆匆赶回所里。考虑到协助同行办案可能会占用警力,又让跟他一起值了24小时班的管段民警小刘回来加班。

  楼下关了几个因琐事大打出手的人,他先去了解情况,然后让小刘和户籍民警小顾一起处理,忙完本职工作,一脸歉意地再次来到所长办公室。

  “冯大、高队,不好意思,别看我们是农村所,事还不少,楼下有点小忙,让二位久等了,来,抽烟,尝尝我们南河的烟。”

  “道平同志,别这么客气,抽这个,一样!”出来跑了好几个派出所,只有到这儿才感受到什么叫“天下公安是一家”,高学平急忙起身相迎。

  特区同行就是有钱,抽的是软中华!

  姜道平也不矫情,接过烟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吞云吐雾地说:“您二位的事丁所跟我说了,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丁所真是我们龙川县公安局最年轻也是最有能力的派出所长,公大毕业的,明明可以调到机关,结果他一直坚持在基层,他下村帮你们落实情况绝对没问题。”

  公大和刑院是部属的两大院校,看似每年招不少学员,但平摊到全国各省市县公安局就没多少了。早些年公大学员甚至极少会被分到县一级公安局,大多会被留在省厅和市局机关。刑事技术专业的,会被分到省厅刑技中心或市局刑警支队。

  这个不起眼的派出所,所长竟然是公大毕业的。

  冯锦辉倍感意外,不无好奇地问:“丁阳同志今年多大?”

  “干我们这一行尤其在基层干,您二位知道的,风里来雨里去,整天没日没夜,比在其他部门老得快。他今年才34,看上去都快40了。”提起自己的搭档,姜道平眉飞色舞,甚至从床底下拉出丁阳的箱子,取出一本厚厚的相册。

  不看不知道,一看不是大吃一惊而是肃然起敬。

  原来年轻的派出所长跟韩局一样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四年前爆发山洪,他奋不顾身跳进滚滚洪水,救出六名被困在房顶的群众,当夹着最后一个群众游到较安全的坡上时,他被一棵从上游冲下来的树撞到了,当时又精疲力竭,就这么被卷进洪水。

  参与抗洪救灾的干部群众全傻了,天上下着暴雨,脚下的洪水流速那么快,由于雨水连日冲刷,洪水流经之处不断发生塌方差点引发泥石流,他被卷进浑浊的洪水就看不见人影了,想救都不知道该怎么救。

  幸好苍天有眼,他在失去知觉前的一刹那紧搂着树干不放,随着那颗树顺流而下,最后卡在下游两公里处的一片已快被淹没的树林里,一个眼尖的村干部发现之后赶紧叫人救上来的。

  如果没那片树林,如果再晚一两个小时那片树林被彻底淹没,他就会被一直冲到下游的水库。蓄满水的水库水面面积那么大,而且他当时已经失去知觉,死死搂住树干全靠本能,要是被冲进水库真是“十死无生”。

  难怪年纪轻轻就能担任所长,原来是英雄!

  高学平算算他参加工作的时间,禁不住说:“冯大,韩局不一定认识丁所,但丁所很可能认识我们韩局。”

  “丁阳同志在校时韩局正好在公大任教?”

  “嗯,不过他是治安专业,韩局教得是经侦。”

  说说居然能说出师生关系,姜道平乐了:“高队,你是说你们局领导可能是我们丁所的老师?”

  “不是可能,是肯定的,但有没有给丁所上过课就很难说了,毕竟不是一个系。”

  ……

  正聊着,外面传来汽车引擎声。

  三人刚站起来,只见丁阳推开车门跳下车,连钥匙都顾不上拔就跑进办公室。

  “冯大,高队,让您二位久等了。”丁阳跟搭档点点头,急切地说:“王学东不在家,他父亲说他春节没过完就跟村里几个小伙子一起去东海打工了。他去年七月份确实去过深正,但没呆几天,说是工作不好找,不到一个月就回来了。”

  “就知道错不了!”高学平紧攥着拳头,激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辖区出了杀人犯,杀人犯的家庭又那么困难,如果王学东进去了,这个家庭也就完了。

  丁阳暗叹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方便袋,“冯大,这里有嫌疑人父亲的几根头发和指甲,我没戴手套提取,也没找什么见证人,你们可以拿去先检验比对,等确认了等嫌犯落网再按办案程序重新提取重新比对,那个结果才能作为证据。”

  法制意识很强,不愧为公大毕业生。

  冯锦辉接过方便袋打开看了看,抬头问:“你帮他父亲剪的指甲?”

  “嗯。”

  “他父亲没起疑心吧?”

  “没有,他是特困户,他家是镇里的重点扶贫对象,我们龙川财政紧张,所谓的扶贫也就是提供点低保,年底送点粮油,时不时去嘘寒问暖,电灯泡坏了帮着换一个,头发长了指甲长了帮着剪一下。”

  尽管做得很少,人家却很感激。

  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学雷锋做好事”,事实上却是要抓他儿子,丁阳越想越不是滋味儿,接过烟点上猛吸了几口,没再说什么。

  “丁阳同学,感谢你的大力协助。”冯锦辉什么人,岂能不理解他的感受,拍拍他肩膀,“我们局领导已通过我们省厅与你们省厅协调好了,物证送你们省厅刑技中心检验太远,直接去你们市局。我们人生地不熟,能不能安排个熟悉路况的同志,再把你们的车借给我们用一下?”

  给兄弟公安机关提供协作是所里的义务,其它地方可以省省,这点油钱不能省,丁阳不假思索地说:“没问题,让小刘送您二位去。”

  很痛快,很爽快,这样的基层所队长不多见。

  “谢谢,”冯锦辉点点头,紧盯着他双眼再次拍了拍他胳膊。

  人家帮这么大忙,不能没点表示。

  高学平打开包,取出刚才准备好一个鼓鼓的信封,很诚恳很真挚地说:“丁所,协助我们办案哪能花你们的经费,一点心意,这也是我们局领导的意思。”

  “这怎么可以,高队,我要是收下,那不是管您要‘办案费’要‘协作费’了吗?”

  公安部有明确规定,协作时不得向兄弟公安机关索要“办案费”或“协作费”,高学平干脆硬塞给教导员姜道平,回头道:“丁所,你们警力这么紧张,工作压力那么大,条件又这么艰苦,本职工作都忙不过来,还要协助我们办案,我们怎么能再让你们掏油钱?

  而且接下来还要请你们帮我们稳住嫌疑人的亲属,帮我们搞清嫌疑人的具体下落。说句丧气话,要是抓捕不成功,还要请你们留意嫌疑人什么时候回来,毕竟我们一样有其它工作,不可能呆在这儿蹲守。”

  “丁阳,收下吧,学平跟车去你们市局刑警支队送检,我不去,我就在这儿等,你们等会还要管我饭。”

  估计有两万,深正同行出手就是大方。

  想到收下这笔钱对所里有大用,丁阳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冯大,高队,你们这么客气搞得我真不好意思,好吧,人穷志短,谁让我们经费那么紧张呢,谢谢二位,谢谢深正市局的领导。”

  “别谢了,帮我们安排车吧。”

  “哦,马上。”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