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作孽啊”

第九百四十七章 “作孽啊”

  春雨绵绵,润物无声。

  昨晚休息时天好好的,这里没有污染,甚至能看见满天星星,直到早上起来走出小旅馆,冯锦辉和从市里连夜赶回镇上的高学平才发现下半夜下过一阵小雨。

  他们起得早,川下派出所长丁阳来得更早。

  顺着泞泥的街道,带二人去菜市场对面的小摊吃完早点,便一起驱车沿坑坑洼洼满是泥浆的山路,赶到位于川下镇西南角的凤凰村。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山村,放眼望去,一栋栋低矮的民房参差不齐的建在山脚下。在被雨水冲刷干净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远处一大片绿油油的麦地,幸福的吸收着大地给予的礼物——雨水。

  顺着山间公路的方向,有一条穿过村口的小河,蜿蜒曲折,可能夜里下过雨的缘故,河水看上去很浑浊。

  拖拉机既是农机也是交通工具,一辆挂着车厢的手扶拖拉机冒出黑烟,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与面包车擦肩而过。

  高学平注意到车厢里挤满老人和小孩,一路过来见到的青壮年也很少,能想象到能出去打工的都出去了,平时生活在这个宁静山村的大多是老人和留守儿童。

  面包车驶过水泥桥,缓缓开进村里。

  在一个个村民好奇地目光注视下,左拐右拐,最终停在一个极具特色且历史悠久戏台前,丁阳拔出钥匙,拉上手刹,指指左前方:“冯大,高队,这就是村办公室,我去找老支书谈谈,您二位就别下车了,有进展我会及时打电话。”

  自己一开口村民就知道是外人,到了这儿只能靠人家帮忙。

  冯锦辉点点头:“好吧,我们在车上等。”

  “丁所,把这两包烟带上。”高学平一把拉住丁阳衣服,把包里剩下的两盒香烟硬塞过去。

  这里不是客气的地方,现在更不是客气的时候。丁阳也不矫情,收下烟笑了笑,带上门捡干的地方跑向斜对过的村委会。

  种种迹象表明,嫌犯并非没有警觉性,只是警觉性不是特别高。

  他是今年正月初九同村里的另外六个小伙子和两个小姑娘一起去东海的,到了东海之后却没在一起打工,人家进电子厂,他去工地。

  从春节到现在与老乡只聚过一次,还是去拿他母亲托后来去东海的人捎带的东西的,平时极少接触,只是偶尔打几个电话,同在东海的老乡不仅不知道他在哪个工地,甚至不知道在哪个区。

  想顺利套出其具体位置并不容易,但现在只能信任年轻的派出所长。

  冯锦辉遥看着斜对面的村办公室,掏出手机,拨通连夜赶到东海的抓捕组负责人电话。

  “明东,你们在什么位置?”

  隆华分局辖区发生的命案,隆华分局怎么可能不重视。

  考虑到东海是行政级别比深正更高的直辖市,局党委成员朱明东亲自带队,要不是确实走不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绝对会亲自出马。

  朱明东回头看看随行的四名年轻刑警,举着手机用东广话低声道:“冯大,我们在人民广场地铁站,1号线、2号线和8号线这儿交汇,去哪儿都比较方便。”

  “我们刚到嫌犯家所在的村,当地派出所同志正在想办法,你们可能要两三个小时。”

  “没关系,只要能把他抓回去,等多长时间都没问题。”

  “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你们要做好请求东海同行协助的准备。”

  “放心,一接到韩局命令,我们就做好了两手准备。”

  协助肯定是要请东海同行协助的,现在的问题是东海太大,不知道嫌犯躲在哪个区,总不能就这么跑单位级别比深正市局更高的东海市局请人家协助吧?何况到省厅这一级已经不怎么负责具体案件,东海市局行政级别比东广省厅更高,同样不会管一般的命案。

  如果“积案办”的老前辈套不出嫌犯的具体位置,朱明东只能拿着介绍信一个分局一个分局跑。

  虽说“天下公安是一家”,但人家有人家的工作,求人帮忙终究是一件麻烦事。

  朱明东真不想到处求人,收起手机一屁股坐到行李箱上,看着地铁站出口处熙熙攘攘的人们暗暗祈祷“积案办”能一鼓作气搞清嫌犯躲在什么地方。

  其实“积案办”现在所能做的一样是等待。

  丁阳知道曾经的教官、现在的深正市局领导已派刑警赶到东海待命,为抓捕王学东深正市局可以说不惜一切代价,能不能顺利抓获嫌犯人家全指望他这个小小的派出所长,想想真有那么点压力。

  跟老支书用不着绕圈子,一样无需隐瞒。

  他再次递上根烟,低声道:“陈支书,深正市公安局的同志来我辖区抓人,我不可能不问个清楚,真是证据确凿!王学东既有作案时间又有作案动机,案发当日他确实与被害人发生过争执,连DNA都比对上了,人命关天,这不是一件小事!”

  可能与家庭环境有一定关系,那小子性格确实有点问题。

  在村里,平时极少说话。

  别说看见村干部,看见王家的长辈都不打个招呼。

  但这不意味着他性格软弱,事实上不仅倔强而且很冲动,去年夏收因为爱占小便宜的杨宝家媳妇去他家地里捡了点没收割干净的麦穗,与他母亲发生了点口角,他拿起锄头就冲过去了,要不是几个村民反应快及时拉住,杨宝家媳妇估计会头破血流。

  但不管怎么说,他既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独苗。

  杀人是要偿命的,要是吃了枪子,一个家庭不就完了。

  老支书现在不是震惊而是担心,抽了一会儿闷烟,抬头道:“杀人不是犯其它事,保肯定保不下来,能不能跟深正公安局的同志求求情,帮他争取个宽大?”

  “这怎么争取?”

  “说起来我跟他家也沾点亲带点故,也算他的亲属,你们不是有政策吗,亲属主动配合一样算自首。现在不是提倡少杀慎杀么,说不定能争取到个死缓,只要不枪毙,只要能保住命,这个家庭就有盼头。”

  王学东家本来就是特困户。

  王学东要是被判死刑,他家就等于彻底没了经济来源,现在他母亲能种地能勉强糊口,再过十几二十年种不动了呢,到时候一个体弱多病的老太太和一个整天躺在床上的老头谁养?

  更不用说王学东落网会对这个家庭带来多大打击,搞不好王学东的案子还没到法院,家里倒先闹出人命。

  两个老人没盼头,没希望,活着没意思,活着就是受罪,活一天就要被人笑话一天,想想完全有自寻短见可能。

  丁阳认为老书记的话非常有道理,关键这不是能不能通融的事,他猛吸了一口烟,轻叹道:“陈支书,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现在大城市对外来人口管理多严,东海可以说是全国最严的,没暂住证被逮着就要罚款,罚完款还要补办,一补办就有他的记录,上网一查就查出来了!

  就算他没去办理暂住证,并且侥幸没被逮着,他又能逃到哪儿去?现在干什么都是实名制,他去火车站买张车票,铁路公安立马就能知道。上网追逃,全国追逃,天网恢恢他根本无路可逃。”

  为了让老支书彻底打消跟深正同行讨价还价的念头,丁阳趁热打铁地说:“而且,深正公安局的同志掌握他的手机号,现在科学技术多发达,人家只是不想杀鸡动牛刀。如果我们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犹豫,人家肯定会采用技术手段。”

  老村支书可以说是村里最有见识的人,不认为派出所长是在夸大其词,又长叹了口气,紧皱着眉头问:“没得谈?”

  “没得谈,你我真要是开这个口,人家不仅会自己想办法抓,搞不好还要跟我们省厅通报这件事。配合公安机关办案,给异地公安机关提供协作,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到时候我们都得被批评。”

  “小王-八-蛋,去哪儿打工不行,偏偏要去深正。去深正好好找个活儿干多好,竟然胆大包天去杀人!”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杀了人就要受到法律惩处。”

  “作孽啊,哎!”

  老支书摇摇头,连拍了三下桌子站起身,叼着烟,背着双手走出办公室,经过戏台前时放缓脚步朝车里看了几眼,旋即头也不回地往一条小巷子走去。

  “丁所,刚才那位是?”丁阳一爬上车,高学平便急切地问。

  “村支书,”丁阳看看后视镜,回头解释道:“我昨天去过,今天再去不合适,陈支书是老党员老同志,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完全值得信赖,嫌犯的父母也很信任他。他要么不点头,点了个肯定没问题。”

  村干部到底能不能靠不靠谱,高学平心里真没底。

  但事已至此,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冯锦辉倒不是很担心打草惊蛇,并非有多信任刚才擦肩而过的村支书,而是非常信任身边这位年轻的派出所长,似乎知道坐在后排的“上司”此刻很紧张,干脆掏出手机拨通局领导电话。

  “韩局,我冯锦辉,我和小高正在凤凰村,名师出高徒,有您的得意门生在,执行这个任务简直跟旅游一样,什么都不用我们操心,好的好的,丁阳同志,韩局请你接电话。”

  什么“名师出高徒”?

  我认识人家,人家不一定认识我,不是不一定是肯定不认识。

  丁阳被搞得啼笑皆非,又不能辜负冯锦辉的好意,并且深正市局领导正在电话那头等,只能接过手机硬着头皮道:“韩局好,我是龙川县公安局川下派出所长丁阳,请问韩局您有什么指示。”

  小伙子有点意思,直接报现在的职务,而不是说我是公大哪一届哪个学员队的学员。

  共事这么长时间,韩博非常清楚能入得了冯锦辉法眼的民警不多,但对电话那头的这个派出所长不仅赞不绝口,甚至苦心积虑的帮着拉关系,可见年轻的派出所有多么优秀。

  “丁阳同志,感谢你为我们提供的大力协助。南河太远,我又抽不开身,只能在电话里感谢。等会让冯大把我的手机号给你,如果有机会来深正办案,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给我一个当面感谢的机会。”

  在公大时几乎没接触过,韩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丁阳真不太清楚,没想到领导一点架子没有,说起话来如此客气。

  “报告韩局,您太客气了,给兄弟公安机关同行提供协作是我的工作是份内事。”

  全国公安系统能有多少英模?

  自己的二级英模称号是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打出来的,人家是同程疯子一样用命搏出来的,韩博很欣赏丁阳这个扎根基层的派出所长,意味深长地说:“丁阳同志,我是今天才知道你的英模事迹的,好样的,没给公大丢脸,相信我们一定有机会见面的。”

  丁阳很想说我只是做了一个公安民警该做的事,可话到嘴边又觉得很不好意思,紧握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这样的英雄应该多宣传,应该给公大的学员多作几场报告,应该通过他的英模事迹激励即将进入公安队伍的学员。

  韩博打定注意给曾经的系领导、现在的学校领导好好推荐下这个从公大走出去的英模学子,不再说客气话,也顾不上叙旧,直言不讳地说:“丁阳同志,我还有点事,今天就到这儿,有机会再联系。”

  “是!”

  人的际遇真的很重要,如果他在深正公安系统,绝对会被韩局重用。

  高学平正感慨万千,刚过去不大会儿的老支书背着双手走了过来,敲敲驾驶室窗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往丁阳面前一举:“工地没门牌号,这是工地对过小卖铺的通信地址,家里给工地上的人寄什么东西,工地上的人全去小卖铺拿。”

  老支书出马一个顶俩!

  就知道有他在绝对没问题,没想到事办得如此顺利,办得如此之快。丁阳正准备掏烟感谢,老支书已经背着双手往村办公室走去,边走边用本地方言嘟囔着“作孽啊”。

  ……………

  PS:今天家里有点事,直到晚上才码,赶了一章,只有一章,请各位书友见谅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