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第393章 猜猜我是谁(下)

第393章 猜猜我是谁(下)

  明教,光明顶。

  自昆仑山一路北上,直达光明顶,路途死伤无数,既有明教弟子,亦有六大派门人,双方均是损伤惨重。

  成昆暗算杨逍、韦一笑等人,明教群龙无首,座下弟子虽个个悍不畏死,但终究难挡六大派围剿,人数虽众,却终究没能抵挡住六大派的进攻。

  进入光明顶,再从正厅穿出,眼前是一片面积极大的广场。

  广场上有两方实力,西首人数较少,身上鲜血淋漓,或坐或卧,全都坐在杨逍、韦一笑、五散人等明教高层身后,那是明教弟子。

  与之相对的,则是东首六大派,此刻他们已分成六大堆,对明教众人曾包围之势。

  广场正中心,两个汉子正在比武,其中一人身材矮小,面相却极其精悍,此人便是张三丰亲传弟子、名动天下的武当七侠之一,第四侠张松溪。

  他对手是个身材魁梧的秃顶老者,长眉如雪,眼角低垂,鼻子弯起,宛若鹰嘴,这人便是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中的白眉鹰王殷天正。

  两人俱已成名数十载,都是当世绝顶高手,虽都是空手,但掌风呼呼,威力远及数丈之外,武林正派喝彩连连,明教众人同样大声喝彩。

  六大派这边,华山派的人大声叫道:“白眉老儿,武当张四侠是瞧你一大把年纪,没跟你动真招,我劝你速速投降,不要再教这趟浑水,赶紧领着自己徒子徒孙下山。否则……华师兄。你来说。”

  华山派中。立即有人嘿嘿冷笑两声,接着道:“否则,只要张四侠全力而为,你那两条白眉,还有那一对爪子,可都要废了,你那白眉鹰王,也要变成无眉猫王啦……”

  “対极。対极,哈哈哈……”

  明教那边针锋相对,立即有人大声反骂道:“放你奶奶的臭屁,鹰王是瞧在他年纪轻轻,就有此等修为,着实难得,不忍下手,只用了三成功力罢了!”

  “娘希匹,鹰王前辈高人,岂是尔等宵小有资格评论的?!”

  杨逍、韦一笑等人被成昆暗算。一时片刻,功力恢复不得。六大派想要诛杀。天鹰教横里杀出,双方定下对打约定,明教这边,唯有白眉鹰王出手。

  于是乎便有了眼前这一幕。

  虽然暂时有白眉鹰王正面扛着,但无论是杨逍、韦一笑等明教众人,亦或是六大派,全都心知肚明,白眉鹰王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最后……明教还是一败涂地,难逃总舵被歼的结局。

  眼下六大派高手尽出,门中精英就不说了,除了武当早已不与任何人动武的张三丰张道人,以及少林方丈,余下四派掌门全都到场,这等赫赫威势,又岂是单单一个白眉鹰王可以抵挡?

  不说白眉鹰王,当世无论是谁,恐怕都难以阻挡!

  明教自杨逍、韦一笑往下,直到火夫、马奴,皆已绝望,只是明教数百年基业,今日毁于自己之手,实在太过沮丧,纵然要死,也要垂死挣扎一番。

  杨逍、韦一笑等人望着白眉鹰王,皆不住叹息,不住摇头。

  明教这边是垂头丧气,而六大派那边则截然相反,诸人脸上皆是得意、欣喜。

  今日过后,明教不复存在,日后他人说起。

  嘿嘿,那就是……六大派替天行道,诛杀妖邪,一举荡平光明顶,好不威风!个人荣誉且不去说,六大门派声誉也将更上一层楼,岂不快哉?!

  至于一个小小的白眉鹰王,又算什么?

  不说六大派这边高手如云,任他如何了得,单单只他一人,终究力有未逮,内力终有用尽时,就算是用上车轮战,拖也将他拖死了!

  当然,这莫大欣喜之中,却也飘来了一朵阴云。

  灭绝师太乃武当派掌门,其武功之高,足以名列六大派前三,但就在此前不久,先被一个毛头小子所阻,放走锐金旗等人,而后六大派兵分六路,进攻光明顶。

  待攻上山来,灭绝师太竟然身受重伤,仔细询问,对方却是闭嘴不谈,始终问不出什么。

  众人莫不啧啧称奇,心中瘙痒难耐。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重伤灭绝师太之人,究竟是谁。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武当大侠宋远桥之子宋青书,紧随峨眉派而行,同样被那人所伤,直到不久之前,方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在此之前,众人检验其伤口,全都大吃一惊。

  一指!

  只是虚空一指,便点飞宋青书,直接将他打成重伤。

  真气外泄,化作利剑,这等绝技已是非同小可,更教众人吃惊的是,那人似乎还手下留情,并未下狠手,否则……单单只是这一指,就能要了宋青书性命!

  宋远桥随后询问,将其打伤之人,究竟是谁。宋青书羞愧难当,顾忌自身颜面,语焉不详,将叶锋击伤自己的过程,说得跌宕起伏了些,弱化了叶锋的恐怖。

  然后,六大派便知道了一个名字……叶锋。

  至于那叶锋身份来历,武功路数,宋青书、峨眉派女弟子都说了一些,没说之前,众人都在猜测,说了之后,却更是一头雾水,谁也不知。

  非但不知道,连幻想都幻想不出,嗯,也并非不能幻想,只是他们描述实在太过不可思议,众人都当神话传说来听,谁肯相信?!

  再度询问,却是无果。

  这一次,就算宋青书想仔细述说,也说不出来了,而隐隐已经猜到叶锋来历的灭绝师太,却怎么肯说?!

  只是一个名字,却不由让众人浮想联翩,此刻正有闲时间。各派代表就轻笑一声。讨论起来。

  华山派正中。一个面相白净,手拿折扇,作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望向东首一对中年男女,微微一笑道:“叶锋?这人究竟是何来历,竟能伤了师太?何掌门,你见多识广,可曾听闻江湖上有这号人物?”

  这白面书生。名叫鲜于通,颇有机智,绰号“神机子”,但却是始乱终弃、心狠手辣之辈,人品极为低劣。

  他口中“何掌门”,名叫何太冲,乃昆仑派掌门,绰号“铁琴先生”。

  何太冲左侧坐着的中年女子,是他妻子,名叫班淑娴。她两仪剑法上的造诣,不下于何太冲。加上身份又尊,脾气极其暴躁,就连何太冲也要退让三分。

  何太冲虽是昆仑派掌门,但天下武林中人全都知道,他是实打实的妻管严,事关门派大事,都需班淑娴拍板不可,也正因此,班淑娴得了一个“太上掌门”的绰号。

  这何太冲、班淑娴两人,人品之低劣,跟鲜于通相比,那是不相伯仲,难分高下。

  听到鲜于通询问,何太冲一缕胡须,微微一笑道:“叶锋?老夫也从未听过,可能伤得了灭绝师太,又岂是泛泛之辈?适才宋少侠不也描述过,此人武功之高,足以称得上是震古烁今,空前绝后了,呵呵……”

  话虽如此,但语气中的揶揄意味,任谁都听得出来。

  事实也正是如此,无论是宋青书,亦或是峨眉派众人所说,各派高手都是嗤之一笑,全没当真,当他们为了保全颜面,故意将敌人实力夸大罢了。

  随便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且不提那神乎其神的描述,只问一句……若那人真有如此实力,岂会籍籍无名,谁也不知?

  怎么可能嘛……

  鲜于通轻笑一声,道:“何掌门不要说笑,别人说是别人说,你还真当真了。”

  正如昆仑、崆峒两派不感冒,华山派跟峨眉派素来不合,此言自然是嘲讽、揶揄峨眉派诸人。

  静玄眼睛一瞪,厉声道:“你!”

  灭绝师太冷喝一声:“闭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前辈说话,岂有你这晚辈插嘴的份儿!”

  静玄低头认错道:“是。”

  鲜于通折扇一摇,冲灭绝师太拱了拱手,微笑道:“师太严重了,这次咱们六大派齐心协力,造福天下,诛灭魔教妖人,原本就当齐心才是,过往那点儿纠葛又算什么?但既然是同盟,总该无所保留,没有隐瞒,真诚相待才是。否则遭遇敌人,不明对手实力,大伙儿吃了大亏,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灭绝师太重重哼了一声,冷冷道:“鲜于掌门,你也不必冷嘲热讽,待你见到真人,就知本门所说,究竟是否属实,只盼到时,鲜于掌门还能笑得出来,哼!”

  鲜于通哈哈一笑,道:“师太言重了,在下资历浅薄,在座哪个不是前辈高人,怎轮得到晚辈出手?那叶锋伤了宋大侠长子,若他胆敢上山,武当诸位大侠早已将其处理了……”

  灭绝师太被叶锋所伤,但武当七侠却能将其料理,这显然是说峨眉不如武当了。

  灭绝师太双目一瞪,勃然大怒。

  她性子刚烈,纵然身受重伤,又如何受得了鲜于通这般揶揄嘲讽,正要出手,周芷若却轻轻拉住她的衣袖,柔声道:“师父,是非真假,时间一到,终会分晓,嘴长在别人身上,不明真相之人怎么说,又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你又何必生气?气坏了身子,那可大大划不来的……”

  灭绝师太哼了一声,总算消了怒气。

  鲜于通却听出了周芷若的话外之音,眼睛一亮,立即道:“小姑娘,你的意思是,那叶锋竟有胆前来光明顶?”

  周芷若甜甜一笑,道:“见过鲜于掌门,他是否有胆上来,晚辈也不确定。但他修为已臻化境,突然出现,总不能只单单为了救下一支洪水旗,所以晚辈在想,他极有可能是想救下整个明教,既然如此,那他多半也是要到这里来的。”

  鲜于通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好像周芷若讲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他腰都快笑弯了。眼泪也快笑出来了。口中道:“他竟要凭一己之力。击退六大派,救下魔教妖人?好笑,小姑娘真会讲笑话……”

  不仅仅是鲜于通,昆仑派何太冲、班淑娴,崆峒五老,少林空智、空性、圆音等人,或多或少,都轻笑出声。全都觉得周芷若是异想天开,信口胡说。

  怎么可能嘛……

  周芷若倒是淡然自若,也不觉得难堪。

  灭绝师太冲着鲜于通冷哼一声,道:“芷若,不过是妄人,你又何必自讨没趣?提醒什么?”

  周芷若点头道:“弟子知错,多谢师父教诲。”

  笑声总算停止,鲜于通却还不肯善罢甘休,朗声道:“何掌门,依你看来。若是真如这位小姑娘所说,那叶什么锋的。真敢前来,咱们该怎么办?”

  何太冲又捋了捋胡须,道:“若真是这般,这架是不必打的,大伙儿直接投降,率人下山便是。”

  两人一唱一和,显然是私交不错。

  班淑娴瞪何太冲一眼,冷声道:“胡说八道什么!只要那叶锋胆敢上山,定叫他有来无回!!”显然是不满何太冲配合鲜于通唱双簧,平白得罪了峨眉派。

  当众被班淑娴直面斥责,何太冲面子上极为尴尬,却也不敢多说,只得咳嗽两声,闭嘴不说。

  鲜于通折扇一挥,给他解围道:“班女侠多虑了,在下只不过随意开下玩笑,咱们六大派既然在此,纵然给那叶锋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前来的。”

  班淑娴哼了一声,总算消了小小的争执。

  六大派这边消停了,但适才他们声音过大,却最终传到了明教那边,杨逍、韦一笑,乃至于五散人,眉头全都轻轻皱起,彼此望了一眼,这才发现彼此所想,都是相同一件事。

  叶……叶锋,如果没有听错,是这两个字吧?

  洪水旗众人被叶锋所救,此刻,他们正在掌旗使唐洋率领下,坐在五散人之后。

  唐洋本想第一时间将此事禀告给杨逍,但六大派随即攻克光明顶,眼见明教就要被屠,情势危急,他哪还有心思报告?纵然他想禀告,杨逍又哪有心思听?

  杨逍望着韦一笑,有些犹豫道:“蝠王,我没有听错吧,他们……”

  韦一笑咳嗽两声,摇了摇头:“没……没错,他们提到了,正是叶锋。”

  杨逍轻叹一声,道:“现下真相已经大白,当年他暗中修炼了本门镇教神功,此事他早已坦然承认。但阳教主夫妇失踪之事,却与他无关,倒是咱们冤枉他了。”

  韦一笑同样长叹一口气,良久无言。

  若非阳教主失踪,他们又怎会为了教主的位置,打的不可开交?成昆又岂有可趁之机?明教又岂会面临灭教的危险?!

  铁冠道人道:“但他毕竟还是偷练了本门镇教神功。”

  周颠呜啊大叫一声,道:“他奶奶的,就算他偷练了乾坤大挪移,那又如何?杨左使,我周颠是大老粗,不会说话,若是说得你不开心了,你也不要见怪。”

  杨逍苦笑道:“大伙儿马上就要手牵着手去见阳教主了,那还有什么见怪不见怪?”

  周颠道:“好,那我问你,你修炼乾坤大挪移,已经五年有余,现今练到了几层?”

  杨逍摇了摇头,道:“那乾坤大挪移繁杂艰深,杨某现在也不过才修炼到第二层罢了。”

  周颠一拍大腿,激动道:“照啊,阳教主究其一身,才修炼到第五层,但那小子却只用了一晚上,就练成了乾坤大挪移,这也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上天要他练成这门神功!”

  说不得道:“周颠,你到底想说什么?”

  杨逍、韦一笑、彭莹玉、铁冠道人、冷谦等人皆望着周颠,心脏咚咚咚的,加快了跳动。

  周颠瞪着眼睛,道:“我想说什么……我想说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就是因为咱们争夺教主之位,谁也不服谁,本教才会落到这般田地,九泉之下,咱们又有何颜面去见阳教主?”

  众人叹息,默然点了点头。

  周颠又道:“若是叶锋能免本教灭门之祸,他又早已学会本门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我周颠第一个同意他来做咱们的教主!”

  杨逍、韦一笑等人毫不吃惊,说不得更是直接道:“别说你周颠,就连我说不得也同意,并且我保证,杨左使、韦蝠王肯定也同意。但问题是此刻他在那儿?”

  周颠眼睛瞪大,道:“他就在山上,你没听到么?”

  说不到追问道:“那他为什么还不出现?”

  周颠一愣,刚要张嘴,说不得已抢先道:“这个问题姑且不提,更关键的是……就算他出现,我们也知道他修为不凡,但至多也不过是鹰王的两倍,他又怎么可能只凭一人之力,击败六大派高手?!”

  正是如此。

  信息不对等,杨逍、韦一笑、彭莹玉、铁冠道人、冷谦等人,也如六大派一般,很难相信,决不相信。

  他们再度叹息一声,周颠更是心情烦躁,双手怒锤胸口,哇哇大叫起来。

  彻底绝望!

  身处绝望的黑暗之中,前方星光一闪,原本以为出现了一道希望的曙光,但片刻之后,那星光却一闪而逝,本已绝望的心,又被捅了一刀,再浇一盆冷水,彻底凉了下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4/1391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