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第515章 杀伐果断,肆无忌惮(一)

第515章 杀伐果断,肆无忌惮(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什么?大宗师级别?!

  闻得寇仲这般说,现场诸人心下震撼、惊诧,尽皆呆住,谁都不曾料到,叶锋修为竟高至这般程度。

  叶孤城、西门吹雪因各自大战,盛名传于天下,也算证明了自己,但他俩毕竟都是四十来岁,有如此成就,倒也能理解,只能说明他俩天纵奇才嘛。

  但那叶锋,根据传言,他连三十岁都不到,如此年纪,竟然已经踏入大宗师的境界,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若说叶孤城、西门吹雪是天纵奇才,那叶锋又算什么?

  这……如何能不教众人惊诧?!又如何能不令众人震撼?!

  香家乃是魔门外围附属势力,两派六道,皆有染指天下之意,但现如今,天下突然出了叶锋这个变数,他们自然是竭尽所有力量调查他的底细。

  香玉山微微一笑,道:“多谢徐兄关心,只是不论他性格如何跋扈、乖戾,小弟又不认识他,更无任何交集,纵然有幸遇到,他也没有理由对我怎样?”

  寇仲嘻嘻一笑,道:“那可不一定。既然说了他是跋扈、乖戾,自然不能按常理推断。也许是瞧你小子长得太丑,也或许是看不过你香家做青楼、赌场的买卖,顺手便宰了。”

  一语成谶。

  这……

  香玉山、香富、萧大姐登时错愕,这又是一个万万没想到。

  香玉山苦涩一笑,颇有些表演性质道:“小弟胆子不大,寇兄莫要说这种玩笑话来吓人。”

  哪料,徐子陵却是双眉轻轻一皱。神色严肃道:“小仲没有开玩笑,若是遇到叶锋,还真有这种可能。不,应该说有极大的可能!”

  寇仲原本真是开玩笑的,可经徐子陵这么一说。思及叶锋嫉恶如仇的性格,这才突地意识到,也许还真有这个可能,不由轻轻一拍额头,道:“我的娘,还真有这个可能!香小子。你以后最好小心些,不仅不能再查叶锋,而且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你还要躲着走。”

  刹那之间,船舱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重。显得极其压抑。

  素素心中不忍,瞧着寇仲、徐子陵两人,道:“你们两个不要说的这么吓人,不论那人性格如何,或多或少,总也会讲一些道理,决不致无缘无故便杀人哩。”

  寇仲嘿嘿一笑,连连称是。

  徐子陵也淡淡笑了笑。不再多说。

  萧大姐咯咯娇笑道:“两位小弟弟,那叶锋是否真如你们两个所说,这般年纪便已达致大宗师境界。这尚是未知之数。他跟玉山又无冤无仇的,怎会上来便杀人?你们两个就不要再吓人了。”

  她口中这般说,自然是不信叶锋有大宗师的实力,也自然认定了这不过是寇仲、徐子陵是在恫吓香玉山。

  事实上,非但是萧大姐,即便是香玉山本人。也倾向于这种观点,先前种种。表演的成分很大。

  寇仲、徐子陵俱是洒然一笑,随即便要告辞离开。正在此时,两人心下蓦地一怔,暗道一声“不妙”。

  两人修炼《长生诀》以来,六识俱开,感应潜在危险的能力比之常人,不知高出几几。

  纵然对方实力比他们强横,但这一点却未必便强出多少。

  譬如眼下,两人感受的强大气压,已经证明,对方实力的确高出自己,并且还要高出不少。更严重的是,对方还一出便是三人!

  两人心中叫苦,相视一望,心有灵犀,立即掠身而起,将素素围在中间。

  香玉山疑惑地瞧着两人,问道:“寇兄、徐兄,出了什么……”

  他话语尚未说完,“蓬”,船舱外突地传来一声巨响,整个湖面也如掀起滔天巨浪般,上下起伏起来。

  香玉山脸色大变,冲着外面大叫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船舱之外,一声阴测测冷笑传来:“既然你们想扳倒我宇文阀,你觉得外边会发生什么事?!”

  宇文化及!

  寇仲双目一眯,厉声道:“护住素素姐!”

  徐子陵尚未答话,又是“蓬”的一声巨响,船舱一侧突地被轰出一个大洞,一个黄色身影猛地轰了进来!

  但见他长发披肩,满脸峥嵘,桀桀狞笑道:“我宇文无敌在此,你这小子还不束手就擒?!”

  寇仲、徐子陵心中俱是一惊,心中大呼:“我命休矣!”

  浑没料到宇文阀四大高手,已经确定的便有宇文化及、宇文无敌,还有一人,虽然尚且不知身份,但单凭他俩感知到的,也可知晓那人武力值不低。

  宇文阀主名叫宇文伤,乃是宇文化及叔叔。大唐之中虽然着墨极少,但其人武功盖世,“冰玄劲”臻于炉火纯青之化境。

  据江湖传言,其人实力之强,足以与“天刀”宋缺比拟,但宇文伤却潜心武道,不涉官场,乐以江湖人自居。

  自宇文伤以下,这宇文化及便是宇文阀的第二号人物。

  偌大宇文阀,阀主以外,他便是唯一练成“冰玄劲”的异数,实力之强,也许仅次于天下三大宗师那等级数,拍死双龙绰绰有余。

  当然,前提是双龙主角光环以及外挂暂且不开。

  寇仲、徐子陵那丝熟悉的预感,一如既往的精准!

  因为余下的一人,便是先前因这秘密账薄,还跟两人有过交手的宇文成都!同样也是宇文阀四大高手,排名仅次于宇文化及,尚高于宇文无敌!!

  宇文化及、宇文成都、宇文无敌这宇文阀三大高手齐上,除非奇迹发生,寇仲、徐子陵的确在劫难逃。

  ……

  ……

  宇文无敌桀桀狞笑一声,伸手一摆,昏暗的光线下。闪过一道寒光。

  他手腕又随之一抖。

  嗡!!!

  船舱中登时响起一阵无比尖锐、刺耳的破空之音,劲气四射,直震得香富晕头转向,哀嚎连连。香玉山那病秧子也没好到哪儿去,全凭萧大姐护着。

  因为先前曾算计双龙。一直隐藏的云玉真,再也隐藏不得,闪身跃出,共同抗敌。寇仲、徐子陵乍见云玉真,自然吃了一惊,只是大敌当前。根本来不及跟她纠缠。

  眨眼之间,宇文无敌手中长矛已如闪电般攻至,长矛破空而出,空气似被撕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随后竟剧烈灼烧起来,一道红影登时划破夜空!

  这宇文阀的四大高手,果真名不虚传。

  但寇仲、徐子陵却是夷然不惧,同时晋入水中月的精神境界,手腕一抖,寒芒破空,两人手中已各自多出一柄长刀。

  宇文无敌的攻击,只是瞬息之间。一股无比凌厉的杀气已然攻至,寇仲、徐子陵亦同时催发刀气,同时抢身而出。竟是要舍弃素素,联手对付宇文无敌。

  事实证明,这个策略也许不尽人情,但却绝对是最符合现实,也是最完美的。

  现下,寇仲、徐子陵。不论是谁,只要单独一人。都决不是宇文无敌的对手,唯有联手进攻。方才有得胜之机,才能赢下这宇文阀四大高手之一的宇文无敌。

  宇文成都,亦是这般;到了宇文化及这里,凭两人现下的实力,纵然联手,也是白搭。

  原本这个策略十分完美,若宇文阀只宇文无敌,亦或是宇文成都单人来攻,只是很可惜……对方不是。

  寇仲、徐子陵联手反击,只是一招,便随即击退宇文无敌。

  宇文无敌脸上闪过惊讶之色,这跟自己得到的信息不一致啊,寇仲、徐子陵这两个小子什么时候武功高到这种程度了?!

  但他却又怎么知道,宇文成都登船偷账薄,但在双龙那里吃了大亏,回去之后,为了保全颜面,他自然不敢说出真相,只道账薄抢先一步被双龙抢走,宇文无敌这才心存轻视。

  电光火石之间,寇仲、徐子陵皆将自身潜力发挥到极致,两道至阴、至阳真气,在两人配合互生互济,宛如大江大河,浩浩荡荡,肆无忌惮地挥泄而出。

  被两人夹在中间的宇文无敌就苦不堪言,哦不,应该说他彻底享受到男人的顶级待遇——冰火九重天!

  原本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想来猎杀的,谁曾想搞到最后,竟成了猎物,到最后居然只能凭借长矛挥舞,织成一张圆形矛影,以此作为防御,连张嘴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但见刀气扑杀,但听铛铛清响,但见人影闪烁。

  倏忽之间,三人已经交手七七四十九招。

  大唐原著,两人初次碰上宇文无敌,还只堪堪搞定对方,但今日一战,实在是十死而无生,寇仲、徐子陵两人体内的潜力,全被激发出来,人刀合一,竟爆发出惊人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张力!

  修为高至宇文无敌这般,面对两人凌厉无匹的进攻,竟是堪堪抵挡,就连逃跑都不能。

  若是再这样下去,不出十招,宇文无敌便将命丧寇仲、徐子陵之手。

  寇仲、徐子陵越战越勇,眼见便要将宇文无敌击毙,正在此时,极其突兀的,一股阴寒入骨的劲气,突然迎面而来。

  冰玄劲!

  这……赫然便是宇文阀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

  偌大宇文阀,人才济济,天纵奇才之辈,亦是泛泛,但却只有宇文伤、宇文化及两人修炼成功,这门武功的深刻不测,可想而知。

  这冰玄劲一出,便如霜降大陆,笼罩方圆十丈,温度似骤降至零度,乃至于零下多少度,但听咔嚓声起,船舱里涌进来的流水,竟全都冻成了冰块,船舱里泛起白霜点点。

  虽然只是瞬息,但香富已噗的大吐一口鲜血,奄奄一息。

  寇仲、徐子陵大吃一惊,随即做出反应,双刀同时放弃扑杀宇文无敌,刀面一扬,攻击角度稍稍一变。一者攻向宇文化及咽喉要害,一者直砍他心脏位置。

  与此同时,双刀之间,立即织成一副阴、阳真气交汇的画面。

  宇文化及冷哼一声,淡淡道:“如此短的时间。能有这般进步,还算不错……只是很可惜,你俩再无任何多余的时间,今夜便是你们毙命之日。”

  说话间,宇文化及原本已经足够迅捷的右手,速度再度加快。便宛如来自幽灵深处,突然自黑暗中伸出!

  寇仲、徐子陵蓦地瞪大眼睛,失声道:“怎么可能?”

  两人均被宇文化及展现出的超强实力,震撼地呆了一下,电光火石之间。宇文化及右手已经轻若无物地在寇仲、徐子陵双刀刀面上轻轻点了一下。

  寇徐两人只觉一股凶猛的森寒真气,排山倒海一般骤然袭来,同时喷血,又同时倒飞而出。

  轰的一下,船舱被两人一撞,再度受到猛烈撞击。

  素素赶紧抱住寇徐两人,眼泪宛如珍珠一般,簌簌落下。左右双手齐出,同时将寇仲、徐子陵揽在怀中,也不说话。只如母鸡护崽般,视死如归地挡在两人身前,一副“你是若要杀他们,就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的模样。

  除此之外,许是太过伤心,只是不能抑制地哽咽不休。

  宇文化及一击得手。随即负手而立,双目冷电一般。极其孤傲地扫了寇仲、徐子陵一眼。

  香玉山咳嗽几声,上前几步。硬着头皮道:“晚辈香玉山,家父香贵,见过宇文大人。只是在下受圣上亲命,为皇上押运各地献上的绫罗绸缎,不知宇文大人到此意欲何为?”

  宇文化及双目一眯,两道寒光爆射而出,冷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以为到了现在,还能蒙混过去?!”

  香玉山尴尬笑了笑,道:“晚辈实在……”

  “无知小儿,还敢胡言?!”

  不待香玉山说罢,宇文化及已冷声打断,随手便是一挥,一道阴寒真气呼啸而出,空中登时出现一个半弧形白色真气,宛如神兵利刃,直往香玉山脖颈削去!

  萧大姐、云玉真同时失声惊呼道:“小心!”

  蓬!

  两人厉喝过后随即出手,但又如何来得及?

  香玉山直接倒飞而出,撞在船舱木板上,噗噗几下,再吐几口鲜血。只是萧铣这股势力不容小觑,眼下乱局,能不结仇,最好自然是不结仇。当然,些许教训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是以,宇文化及也未下死手,只用了三成功力。

  宇文化及双目一眯,冷冷看着香玉山,道:“瞧在萧铣的面子上,这一次我放过你,但也仅此一次!若是再被我宇文阀碰到第二次,你必死无疑!”

  香玉山笑容冻结,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张了张嘴却不知究竟该说些什么,最好只能再度将嘴闭上。

  说罢,宇文化及冷电般的目光,淡淡瞥着寇仲、徐子陵,面无表情道:“账薄在何处,立即交给我,我给你俩一个痛快。若是不然,我立即命人在你们面前将那女子奸淫。”

  原本悍不畏死的素素,唰的一下,脸色登时变得极其惨白。

  宇文无敌长矛一挑,桀桀淫笑一声:“这骚娘们相貌不赖,又何必命令别人,兄弟我直接出马上阵便可,也好解解恨,哈哈哈……”

  啪啪啪几个巴掌声响起,宇文成都跟着哈哈大笑,啧啧点头道:“不错,不错,这个妞儿也是我喜欢的类型,但现下唯一的问题是……究竟是谁先上?”

  寇仲、徐子陵目眦欲裂,咬牙嘶吼道:“宇文化骨,你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冲我们来!”

  宇文化及双目一眯,冷冷道:“英雄好汉?我宇文化及什么时候自称过‘英雄好汉’了,君子你们来做,小人便由我来做好了。废话少说,我从一数到十,若是你再不将账薄交出来,我立即命人奸污了这女子!”

  寇仲、徐子陵不假思索,齐声道:“账薄给你!!”

  虽然明知即便账薄交给宇文化及,他也未必会放过素素,但现下他们的小命全都捏在宇文化及手中,只能按照他的规矩来。

  香玉山张了张嘴,萧大姐、云玉真等人俱是蠢蠢欲动,那账薄对他们,对打击宇文阀有着难以想象的重要性。但这也就只是一瞬间的冲动。

  思及宇文化及、宇文成都、宇文无敌这三人的强悍,立即打消了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宇文化及虚空抓住,冷冷扫了一眼,确定无误之后,立即用上暗劲,唰的一下,账薄已经变成无数小碎片,所有证据登时化为乌有。

  寇仲咬牙道:“宇文化及,账薄你已经得到。你一定要杀了我跟小陵,这也没什么。但只要你还是个男人,那就放了素素姐!”

  宇文化及眉头挑了挑,摊开双手,疑惑道:“账薄?你哪里给我账薄了?有人瞧见么?”

  “没有。”

  宇文成都、宇文无敌轻笑着,同时应了一声。

  宇文化及耸了耸肩,轻叹一口气,淡淡道:“不是我不愿放过她,实在是你俩太不配合,怨不得旁人。”

  寇仲、徐子陵脸色登时变得极其惨白,强忍着内伤,霍然起身,挡在素素身前,两人目眦欲裂,厉声嘶吼道:“宇文化及,你他娘敢!!”

  宇文化及已经开始数数:“一,二……七……十!既然你们这么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无敌,那女人就交给你了。”

  宇文无敌桀桀淫笑一声,长矛直挑,缓缓向三人走去。

  宇文化及嘴角弯起,同样密切注视着三人,只要寇徐两人胆敢反抗,亦或是有提前斩杀素素的企图,他立即便会出手,不让两人得逞。(未完待续)

  ...

  http://www.zwydw.com/book/0/4/139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