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第2章 奇怪的我

第2章 奇怪的我

  说起来,我跟顾三心的孽缘,是在一年半以前,也即是我背井离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认识一些陌生的人,开始一段陌生的大学生活。

  我从小不喜欢跟别人说话,这种性格从我记事时就是如此,而据我父母大人的说,其实在刚走路时就是如此,那时家里只要来了陌生人,我要么大哭,要么自己将自己藏起来。

  起初他们也没有放在心上,再过两年却才发现这是一个大问题,别的小孩子见面基本上不用三分钟都能混熟,但我从来不跟他们一起。

  一次两次也罢,或许是性格内向,或许是因为陌生,但每次都是这样,这问题可就大了。

  父母大人这才吓了一大跳,赶忙将我送到本省最出名的一家儿童医院,即便是放在全国,这家医院也大大的有名。检查结果出来,一切正常。

  父母大人还是不放心,烦得医生都懒得再继续安慰,我实在是看不下去,足足用了十五分钟又三十九秒,以无比冷静地将检查结果一项项罗列出来,用来证明我没有任何问题,然后瞧着他们。

  那年我五岁。

  剩下的话我没有说,但我的意思是,你们尽管放心,但我冷静、冷淡甚至有些冷漠的反应,很明显吓了他们三个人一大跳,尤其是那个穿着白衣大褂的医生,见鬼般看着我。父母大人的眼神也满是担忧。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大人的世界真复杂。

  回去以后,父母大人又带我去了好几家医院,结果别无二致,虽然担忧,但也不得不死心,只能听之任之。我仍然搞不懂,他们到底在担心什么?

  我现在都还记得,虽然不再求医,但他们也试图改变我的性格,经常将一个大我两岁的小女孩带到家里来,那是我爸一个老战友的女儿。

  战场情谊,向来都是过命的交情,两人关系极重,两家大人经常开玩笑,问我长大了要不要娶她。

  可笑,我为什么要跟一个蠢货生活在一起?

  在我眼里,每次蠢货来我家都是我的灾难日,不过看在老爸的关系上,我姑且容忍了这个蠢货,直到八岁那天,两家大人开玩笑,两个男人都喝了酒,还喝高了。

  人一喝高,就容易冲动,不过只要不惹我,我是不管他们喝多少的。

  很不幸的是,这次我无辜躺枪。

  喝高了两个男人竟又老事重谈,并且是越谈越离谱,谈到最后,居然还堂而皇之地完全无视当事人的感受,直接给我和那蠢货定下了娃娃亲。

  我书架上摆了一系列的俾麦斯号巡洋舰、斯佩尔伯爵号战列舰模型,也在这时,那蠢货脆生生说:“好漂亮,弟弟好厉害,让姐姐玩玩儿好不好?”

  玩?

  你这蠢货连巡洋舰、战列舰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并且,我向来认为按照年龄来区分大小,是一件其蠢无比的蠢事,排资论辈更是蠢不可及。

  咔嚓。

  足足花了我一天一夜又半个小时才组装完成的俾麦斯号巡洋舰摔得四分五裂。

  我已不能再忍,以前是顾忌老爸与威叔的战友情谊,不过他们刚才完全无视我这个当事人的存在,已经完全激怒了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蠢货大急。

  “滚。”

  我只说了这一个字,然后以一种不含任何感情,却又好像包含了所有负面感情的表情,冷漠而又冷静地看着她。

  对,我什么也没说,就定定站着,定定瞧着。

  这一刻,迄今我活了八年人生积攒下的阴暗面完全释放。

  惊悚、惊怖。

  我站在窗帘前,阴影罩住了我,北风刮来,我的影子就倏忽变长,又倏忽变短,房间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再配合我浑身散发出的惊悚、惊怖味道。

  我——

  就像是一只鬼。

  噗。

  窗外梧桐被吹下一根枯枝,撞在窗户玻璃上。

  蠢货吓得“啊”的一声大叫,五官扭曲而又狰狞,脸上出现的,是前所未有的惊恐。吓得连连后退,直接瘫在地上,淡淡的骚味弥漫开来,紧接着一行黄色的液体从蠢货的下体流了出来。

  竟然在别人家里撒尿,好没有道德!

  难道我家里没有厕所?

  我厌恶地皱起眉头,虽然我还没死,但是我已经可以确信,这个蠢货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唯一在别人家地板上撒尿的人。

  老实说,小时候我也有特别生气的时候,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渐渐长大,我自认历经了岁月的沧桑,慢慢学会了理智处理各种麻烦,再也没有这样。

  我认为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但是我错了,令我错了的那个人,是又让我错了很多次,颠覆了我很多次世界观的顾三心。

  可恶。

  我讨厌潘登!

  蠢货的嚎叫顿时吸引了两家的大人,蠢货疯了般朝老妈的怀里钻,骇得瑟瑟发抖。你的确应该害怕,不过我向来大度,念在你又是初犯,就不追究你随意在别人家撒尿的错误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如果说他们不知道事情真相倒也罢了,可他们明明全都知道了,明明错得是蠢货,为什么受到惩罚的会是我?

  难道随便在别人家撒尿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兔崽子,你找死!”

  喝高了的老爸脸颊原本涨红,这时更是气得发青,随手拿了一把椅子,一下将我砸倒,这一下委实是太过凶狠,我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硬生生撞在墙上,脑袋开了瓢,鲜血溅得到处都是,又噗的一下撞在地上,鲜血流满了三分之二个房间。

  我的房间很小,不足九平。

  我已经说过,老爸和威叔是战友,我以前是不知道他怎么当兵的,但是现在可以肯定,老爸当年一定是个兵痞。

  听老妈说,他当年都已经快升到团长,却在一次军事演习中摔断了腿,晋升的事便落了下来,云帝三年就被安排回家乡,在阳蔡政府部门任职。

  被老爸一椅子拍倒在地,我突然很庆幸,庆幸老爸当年摔断了腿。

  他若没有摔断腿,现在就是团长,说不定再进一步,做了师长、军长,乃至于再执掌了我李氏华夏军队大权,有这样一个不问青红皂白、甚至在明明知道内情的情况下还仍然颠倒黑白,不顾真相的大将,那我李氏华夏说不得就要大乱了。

  http://www.zwydw.com/book/0/4/139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