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第10章 荷尔蒙(上)

第10章 荷尔蒙(上)

  所以说,顾三心真的很烦,事无巨细地烦,我是这么说的,但悲哀的是,我不是这么想的,某天我忽然惊慌发现,自己竟然好像乐在其中,受虐倾向也是弗洛伊德的一下心理研究。

  只要有理论支持,便是科学,找到了科学理论支持,我也就释然了,旁人或许难以理解,但对我来说,科学即真理,只要是科学的,那就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第二天,消息就传开了,昨夜非但有个女生被吓死,不明影客在逃窜中更造成了一定程度踩踏,竟有三人重伤,十一人轻伤。广电总局反应迅速,立即下映《午夜凶铃》,三个月后红色一号文件火热出炉,针对惊悚恐怖电影特别加强了控制管理。

  此事造成了全国性质的轰动效应,在各种交流平台上热闹讨论了好长一段时间,那些原本对恐怖片不感兴趣的人也大呼可惜,就算再有资源,也看不到3D版本的了,更不消说那个尤为惊悚真实的恐怖特效。

  我鼻子的问题看得血腥恐怖,但问题也不算大,没几天便好得差不多,那几日顾三心显得格外温柔,不过也只是那几日,待我完全康复后,她便故态复萌,恢复了暴力本性。

  秋老虎余威尚在,江城仍然炎热。

  顾三心还是一如既往,一如既往的意思是,她既偏好以暴力手段结束我们之间的争论,亦偏好牛仔浅蓝短裤,偏好雪白白的腿肉裸在外边。

  虎跳峡之旅,那个身穿碎花蓝裙的姑娘,就好像是我的一个梦,再不曾出现过。

  “根本调查表明,裙子才能将女性的典雅完全展现,这才是一个淑女的正确选择。真可惜,某人永远也不明白。”我曾无数以此为武器施展大嘲讽术。

  “你喜欢啊。”而每当这时,顾三心总是矫揉造作地双手撑着小巧的下巴,温婉地笑着。

  “我是正常的男人,当然喜欢。”这当然不是我真实的想法,就算开始是,以后也不再是,因为自虎跳峡那个下午我打量过顾三心后,已经发现不论她穿什么,都是一样得美。

  颜控者皆肤浅,我从来都是这么认为,但却不得不承认,尽管肤浅,顾三心真的很美,那些选她校花的男生并没有瞎。

  “哎哟,小可爱!居然也学会欣赏女人了——可老娘偏不喜欢,你越喜欢,老娘就越讨厌,你能怎样?!哈!哈!哈!”而这时,顾三心往往是发嗲为先,然后突然翻脸,双手叉腰,放肆得意吼我。

  她证明,翻脸比翻书还快并不只是一句俗语,而是真理。

  前一阵子,地处西北部的甘陇市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强.奸案。若单单只论犯罪,虽然罪恶,也不算什么,毕竟一没弄出人命,二来被侮辱者也已非未成年少女,并不足以构成成为热点事件的种种因素。

  但偏偏奇就奇在,此案发生后,在社会上喧嚣了好一阵,争议不断,热闹非凡。

  盖因嫌疑人对庭审员的所有指控全都供认不讳,但当法官追问起因时,嫌疑人竟说,她穿得那么暴露,就算没勾引的意思,我又怎么忍得住?我承认自己有错,但她同样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他是老西北人,在国企单位做底层员工,性格极老实,案发之初,但凡跟他认识的人,竟无一人肯相信,而庭上他行为举止也证明,此前他的确是一个奉公执法的老实人,也难怪案发没人相信会是他。

  众多因素整理在一起,果然极有爆点,竟在网络上、报纸上掀起了一阵疯狂讨论的热潮,绝大多数人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但也有不少人同意他说话,怪责到女子暴露的穿着上。

  双方各执一词,在各种交流平台吵得不可开交,谁也未能说服谁。

  我自然是前者,明明是管不住自己的荷尔蒙,却把责任往女人身上推,这不是推卸责任还是什么?如此没担当,又如何能算男人?但在不久后我发现或许自己错了,令我观点动摇的人,当然是顾三心。

  那个炎热的初秋,令我动摇的顾三心,是腿肉雪白裸在外边的顾三心。

  诚如陈之昂所说,这场战争虽然还在继续,但在经历过种种事件后,我和顾三心已经是那种开始是敌人,是陌生人,现在却已经反常到无话不谈的朋友。

  以前我从不曾注意到顾三心的美,但现在却是想不注意也不成了。

  顾三心诚然是美的,她拥有瀑布般的黑发,黑漆漆水汪汪灿若繁星的漂亮眸子,更不必说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一种温婉娟秀的气质便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有着一股春风难挡的风情。

  正如我的贱只针对于顾三心,顾三心的暴力好像也只针对我,好像去掉,是顾三心只针对我。

  旁人眼中,顾三心恬静、温婉,且美,就像是从江南水乡泼墨画里走出来的的女子,也难怪追者如云,若她不是这么暴力,她倒也的确值得被爱。

  “贼美啦!那奏是女神!”

  除了统一的认可,陆羽那小子往往还会满脸沉醉,微闭着眼感慨,而这时他往往还会惋惜而又嫌弃地扫我一眼,一边摇头,嘴里一边发出“啧、啧、啧……”的怪声。

  羡慕就羡慕,搞这么阴阳怪气干什么,不过我也并不是很懂他的意思。

  直到岚帝八年,我去南粤参加这小子结婚典礼,宿舍兄弟四人再聚,才明白这小子的意思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世事离奇,莫过于此,全校都闻名的博爱情圣居然是我们兄弟四人最早结婚的,而那时,距离我们毕业仅仅只过了一年。

  这小子向来不正经,是四月一日愚人节通知我们的,那时我们全当他在开玩笑,没人相信,可等到十一国庆才赫然发现居然是真的,连飞机票也来不及买,高铁动车更不用想,三个一合计,各自有家属的带家属,全提前请了三天的假,汇合以后,一路开车飚行一千二百公里,这才没有耽误。

  很可惜,顾三心对我向来暴力,即便偶有收敛,没过几日便又故态复萌,我苦不堪言的同时,渐渐的,竟又有些乐在其中。

  http://www.zwydw.com/book/0/4/1397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