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第三章

第三章

  惨白的月光,迷蒙蒙映照下来;四下妖气阴森,一团团黑气形成了四面墙,围住了两人一妖。

  罗刹鬼“嘿嘿”阴笑起来:“纵有千金宝,难得有情郎。想不到还是个有情有义的小子,也好,本尊就大发善心,让你们死了也作伴。”

  苏萱茹喝道:“闭嘴,你胡说什么?”

  叶锋又恢复原样,冲罗刹鬼认真道:“这位鬼先生,我刚才已经解释过,是迷路了。”

  罗刹鬼面色一沉,咬牙看向小倩:“贱人,你莫要以为姥姥宠爱,你便可无所顾忌,便是姥姥在此,你也难逃一死!”

  叶锋忽然举起手,认真道:“请问这位鬼先生,她已经死了,还能再死?若是再死,那是怎么死?”

  苏萱茹满脸黑线,叱道:“你给我闭嘴!”

  罗刹鬼火了,一道红芒疾射过来。叶锋吓了一跳,施展咫尺天涯,凭空消失,再出现,已在苏萱茹身后。苏萱茹拂袖一挥,流光破空,铛的一声脆响,击散了红芒。

  小倩面色凄然,缓缓道:“我刚才已经说了,当年被人所害,我只是想再活一回罢了,姥姥为何就不能同意呢?”

  罗刹鬼大笑道:“哈哈哈,好好的妖不做,你偏要去做人?做人有什么好?做妖多自在啊,无拘无束……”

  四下黑气浮动,发出尖锐的嘲讽声、狰狞的怪笑声。

  不待他继续说,小倩已蔑视瞧了他一眼,又扫了扫周遭,道:“你们当真宁愿做妖,也不愿做人?你们当真活得很逍遥自在?姥姥但在一日,你们就休想逍遥自在!”

  昏暗的光线中,黑气停滞,突然安静下来。

  罗刹鬼喝道:“她不想活,难道你们也全都想死?!”黑气瑟瑟发抖,无数求饶声响起,无数喝骂小倩声响起,罗刹鬼满意地点了点头,再看向三人,喝道,“死到临头,还敢妖言惑众!纳命来!”

  “咳咳咳……”干瘪无力的咳嗽声传遍兰若寺,前一刻还威风凛凛的罗刹鬼,这刻已被吓得面色惨白,浑身打颤,禁不住转身跪了下去。

  “姥姥!”小倩脸色亦是一白。

  “把他们全都带过来。”久经沧桑的嘶哑声从兰若寺后院传了出来,罗刹鬼不敢说别的话,挟着叶锋、苏萱茹、小倩朝兰若后院走去。黑气森然而至,笼罩四下。

  来到后院,便见一棵八人环抱的粗大槐树,参天而起,高达数十米,大槐树下有一块青色岩石,岩石上正坐着一个驼背老太婆,咳嗽声就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这老妖婆,便是禁锢群妖的千年木妖。

  “姥姥。”小倩神色复杂地唤了一声。

  眼前这个老太婆,想来她是该恨的,可若没有她,当年的她不过是孤魂野鬼,受风吹日晒,终日折磨,便是得了她的庇护,她才能活到今日,但她禁锢自己,使自己离开不得,却又不全是感激。

  老太婆抬了抬头,浑浊的双眼瞧着她,慈祥的道:“回来了。”

  这声音淡淡如常,却让小倩差点儿落下泪来,百年以来,这声音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也太亲切,以至于常常让她忘记,便是因为此人,自己才不能离去。

  “不要哭,你不是要做人么,机缘已经到了。你从我这里偷走的三颗浮屠舍利,能助你幻化人形,再修行数年,便与常人无异了。”

  小倩蓦然呆住,怔怔瞧着姥姥,震惊地说不出话。

  群妖全都愣住,浮屠舍利?那可是千余年前,这兰若寺得道高僧留下的不世奇宝,总共也才十来颗,只消一颗,他们便能自由离去,修为更可增加百年,好处不知几几,谁不愿得?聂小倩这贱人竟还偷了三颗?

  群妖怒然,黑气翻滚,咆哮嘶鸣,沸腾盈天。

  “住嘴!”佝偻着身子,坐在大槐树下青石之上的老太婆,忽地厉声一叱,宛如咒语一般,兰若寺内电闪雷鸣,愤怒的群妖,凄厉惨叫起来,接连告饶,老太婆才收起了禁制,转向小倩,微微轻叹一声,“傻孩子,那浮屠舍利,乃是姥姥活命之本,那三颗原本就是为你准备的,若非如此,你又怎可能从姥姥这里盗了去?”

  “咳咳咳。”她咳嗽三声,脸色愈发苍白,续道,“你这孩子跟他们全不一样,纵然为妖,心地却仍良善,我活了一千多年,也只碰到你一个,你很好。”

  “姥、姥姥。”小倩怔怔站在原地,泫然若泣。

  苏萱茹也是一愣,无论如何也没料到这千年木妖竟会这般对小倩,心下却愈发警惕,事出反常必有妖,她越是如此,那便说明危险越大。

  那木妖却没再看她,反望向叶锋、苏萱茹,扫过叶锋,面上明显一愣,正要开口,叶锋已抢在前头,挺身而出:“那个,在下叶锋,见过姥姥。看姥姥为人不错,不如放了我们,我们就当没见过你,你也当没见过我们。”

  “闭嘴,你敢不敢再天真烂漫点儿?”苏萱茹一把将叶锋拉到身后。

  那木妖不置可否地一笑,“楚公子说笑了。临死之前,二位可愿听老身讲一段故事。”

  苏萱茹心中冷哼一声,喝道:“你要杀便杀,讲什么故事?”她向来以降妖除魔,维护世间和平为己任,性子又急,因此听木妖要置他们于死地,便懒得再跟她废话。

  叶锋却拉了拉苏萱茹衣袖,忙道:“不急,你讲吧。”苏萱茹着恼瞪叶锋一眼,叶锋赶忙道:“反正都要死了,听她讲个故事又有什么打紧?”

  群妖安静下来,姥姥又重重咳嗽几声,过了许久,咳嗽声才停了下来,姥姥沧桑的声音缓缓响起。

  “千余年前,也不知是什么朝代,这里荒芜一片,本没有这兰若寺的,后来来了一群官兵,砍光这里的树,老身因太瘦小,不堪做梁,侥幸逃过此劫。兰若寺便建了起来,有一群和尚住了进来,终日念经诵佛,老身听得久了,觉得那些和尚所念佛经有些道理,也不知什么时候,竟有了自己的主意,开始有了想法。”

  “又过了几十年,一群官兵冲进兰若寺,杀光了这里的和尚,兰若寺便荒芜下来。那些官兵将寺里和尚埋在老身下方,老身凭借这些精血,竟强大起来,后来老身又从这些得道高僧中得了十二颗浮屠舍利。那些官兵杀光了兰若寺里的和尚,又开始杀其他人,通通埋在兰若寺附近,这兰若寺就变成了一座乱葬岗。有很多死了的人,不愿意离开,又或者不能离开的,就守在这里。于是这里便流传起鬼怪之说,哎,也怨不得他们,他们若想减轻风吹日晒之苦,便不得不害人,那些被他们害死的人,又转过来害旁人。老身已经记不起,究竟从何时开始,又是何人开始的了。”

  “渐渐的,住在兰若寺附近的百姓便畏惧起来,陆陆续续请了许多道士和高僧,想来此处伐了老身,驱散群妖,但那时老身已经有了一些能力,能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们。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便称我一声‘姥姥’。那时兰若寺已经毁了,没有了和尚,他们便无所畏惧,便占据了这里,也将我请了过来。我心想,反正那些和尚是不会再回来,便听了他们的话,住进了兰若寺。”

  “因果循环。他们当初最讨厌的,就是和尚那一套,人类那一套,嗯,就是规矩吧。但我觉得和尚们讲的,虽然是人的道理,但对我们也并非无用。于是,这里也有了规矩。他们最初害人,肆无忌惮,可若不害人,自己也必不能活,老身也知不能阻止,便定下规矩,每年所害之人,逐年递减,不愿让他们随意祸害世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要减轻他们嗜血本性。不过老身终究还是没办到。他们越是吸**血,便越是浑浊,老身便尽力帮助他们,吸食掉那些精血,同时禁锢了他们。”

  “数百年前,小倩为奸人所害,来到了兰若寺,我像往常那般庇护了她,起初也并没将她放在心上,但后来,她待了很久很久,却还是那么清澈,可真难得。老身那时才知道,人类有些话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或许那些死掉的人,内心本来就不纯净,死了以后,也只会越来越糟。”

  “又过了许多年,已经到了清朝,当时有位姓蒲的书生赶路,恰逢月中,六道之门开启,那书生无意之中竟闯进了兰若寺。他们都想杀了他,老身便派小倩前去试探,若他内心不纯,死了也便死了。哎,老身那时吸食了太多精血,体内越来越浑浊,有时连呼吸都觉困难万般,已经渐渐困不住他们了,若非有那十二颗浮屠舍利,他们早吃了老身。没想到那蒲姓书生正气凛然,厉声斥责了小倩,难得啊。老身还从蒲姓书生口中得知,他与巡狩司祖师云爵有交情。老身便想,无论如何,也要救下他。那时小倩也动了恻隐之心,要助他逃走。于是,老身便暗中压制住他们,让蒲姓书生安然离开。后来听说,那书生还将这段经历写成了故事,他写的小倩很好啊。”

  “姥姥。”豆大的泪珠从小倩脸颊滑落,滴了下去。

  她如遭电击,怔怔呆滞,只觉脑中空白一片。姥姥吸食群妖精血,没有谁不恨不怕,却没想到竟是这缘故。她更不晓得,姥姥对她竟偏爱到这般程度。当年,她救下那位书生,本以为将要困难重重,后来却是一帆风顺,轻轻松松,过后也从无谁再提及此事,想来全是因为姥姥了。

  “咳咳。”木妖又重重咳嗽起来,没理会小倩,继续说了下去,“万妖阁、巡狩司,老身都听说过,但这兰若寺,累积了千余年的怨恨、戾气,非宗主掌门一级,降服不得。那时知道兰若寺的,也没几人。老身助那书生离开,或许是这一生最好的决定。第三个月的中旬,云爵果然找来,一举封印整座兰若寺,我等自也不能幸免。那时云爵霸气无双,根本不等老身开口,便完成了封印。今日总算了了老身一桩心愿。小姑娘,这是九颗浮屠舍利,你拿去救人吧。”

  咻咻劲啸响起,百余条根须自大槐树下探出,卷着九颗弹珠般大小,散发着莹莹金光的小石子,正是剩下的九颗浮屠舍利。

  群妖愤然,早顾不得木妖威严,全朝浮屠舍利扑了过去,大槐树根须化作道道闪电,劈打在群妖真身,兰若寺内,顿时一片鬼哭狼嚎,凄厉惨然。

  苏萱茹略显错愕地盯着木妖,忽然发现自己或许错了,她降妖除魔的信仰坚定不移,但眼前这木妖可还算妖?

  随着浮屠舍利被取出,姥姥的咳嗽声愈发厉害,甚至有些惨烈,她身后那棵大槐树真身,忽然发出一阵噼啪响声,老邹的树皮皲裂开来,污臭精血汩汩流出。

  眼前这姥姥面上皱纹也噼啪裂开,浑浊的鲜血流出,令那一张老脸显得极为狰狞,可姥姥神情却是异乎寻常的平静、安详。

  “楚公子,你可已经准备好了?”

  叶锋瞧着姥姥,微微出神,忽然轻轻说了一声:“抱歉。”右手掌心正对木妖。不知何时,他掌心已多出件圆形事物,只有半个手掌大,外圈是碧绿玉环,青翠欲滴;玉环之上,六个殷红半圆小耳,均分三百六十度;玉环正中,镶着一片小小的似镜非镜,赤红颜色的薄片,中间更雕刻着一个形状古拙的炼丹炉鼎。

  那炼丹炉鼎透出一抹小小的火焰,栩栩如生,微风吹过,炉鼎里的火焰竟也随风浮动起来。

  苏萱茹惊奇地瞪大眼睛,沉声道:“太君鼎,你从哪里得到的?”

  嘭!

  那炼丹炉鼎冲出薄片,六只小耳透射出六道红芒,聚在炉鼎正中,将其定在空中。炉鼎横悬于空,对向姥姥,森然真火,浮腾而出。群妖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再不妄向去夺浮屠舍利,全都想逃,却被大槐树根须死死缠住。

  姥姥非但没有惊惧,反倒是一派释然解脱,畅然大笑:“烧吧,还老身一个干净!”

  “不要啊!”小倩惊呼一声,死死抓住了叶锋右手,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清丽干净的面容,哀婉悲戚,怕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答应她的请求。

  叶锋深深看了她一眼,说:“你不懂。”甩开她的手,扬起太君鼎,金色火焰自炉鼎疾射而出,沿着树干蔓延,再至整座兰若寺,竟是要将此方异世全都焚烧干净。

  六道之门突然开启,叶锋、苏萱茹、小倩纵身离开,再回过头,群妖狰狞朝六扇门涌去,但正焚烧着的大槐树却探出无数根须、树枝,将他们全都抓住。

  群妖惊呼咒骂起来,站在火焰正中心的姥姥,却是释然微笑:“你们日日大笑,却日日不快乐,这世间对你们而言,与地狱何异?不如随老身一并去了!”

  兰若寺被焚烧殆尽那一刻,叶锋怀中的玉简亦是寸寸断开,抖了抖衣袖,撒了一地。

  世间再无兰若寺。

  ※※※

  第四节课铃声响起,叶锋收拾书本,准备回家,这时半学期难得一见的班导却走了进来。

  “同学们都静一静,又有一位新同学转到咱们班,大家鼓掌欢迎。”

  叶锋瞪大了眼睛,不能相信。

  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袭浅白色长裙,瀑布般的长发湿淋淋的,随意散落在胸前,一股好闻的淡淡洗发水味儿弥漫开来。进了门,微微点头,抬起头时弄乱了发,她又将披肩长发朝耳后拢去,冲大家微微一笑,红润的脸颊上便显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大家好,我叫苏萱茹,希望以后大家能多多帮助。”

  教师里顿时沸腾爆炸。

  陆之昂一拉叶锋,满脸兴奋:“兄弟,这绝对是老天有眼啊,咱们机械班什么时候能有这种等级的美女了啊,告诉你们,谁都别跟哥抢,谁抢哥跟谁急,靠,她朝哥走过来了,淡定,我一定要淡定……”

  “叶锋,一起回家吧。”

  正要好好表现一番的陆之昂,呆若木鸡,见鬼般看着叶锋。教室瞬间一片死寂。叶锋嘴角抽搐了下,呵呵一笑:“好。”

  “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眼睛瞎了,青龙那家伙下的死命令,让我配合你啊。”

  “那也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吧?”

  “哼,除非你告诉我,你那太君鼎是怎么来的?”

  “我如果告诉你,前几年有个游方的道士,路过浮生阁,他说跟我有缘,不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也不要九千九百九十八,只要九九八,就将这古物转卖给我,你信不信?”

  “切,你当老娘是三岁小孩?”

  走过武侯巷,再过平安桥,便来到了文庙街,74号有家新开的花店,花很漂亮,名叫“小倩”的老板娘却更漂亮,有人将老板娘的照片发到网上,便得了个“花店西施”的美誉,往日清静的街道,热闹起来。

  叶锋摊开双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花店里,正插花的小倩瞧见叶锋、苏萱茹,开心地挥了挥手,叶锋微笑回应,苏萱茹却盯着远处一个头戴鸭舌帽,相貌猥琐的中年男子,他一双小眼正心惊胆颤地打量四下。

  “哼,一身骚气,好歹都化形了,竟然还胆小如鼠!”

  “喂,人家本来就是老鼠好吧?”

  苏萱茹却没回答,早已不动声色跟了上去。

  叶锋摇了摇头,往浮生阁走去。

  妖兽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件衣裳。

  【ps:我打算写的生死劫其实还有一些,但效果……惨不忍睹,以后再也不写这种百味人生了。明天请假一天,下一卷,仙剑一,我想将仙侠写完,多谢剩下朋友的不离不弃。】

  http://www.zwydw.com/book/0/4/1399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