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第4章 店小二都这么猛?

第4章 店小二都这么猛?

  嗤!!

  就在叶锋百无聊赖降临原有的主世界后,虚空黑暗中,一股气势磅礴的力道,突然出现,将他拉扯回去,重新归于黑暗。

  “好吧。”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算是彻底绝了作的心思,本以为尝试进入其他世界能摆脱眼前的困境,可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没去的时候无聊,去了之后,反而更无聊。

  冥冥之中,一丝天机出现。

  将叶锋从飞仙岛牵扯回来的,便是这一丝天机。

  黑暗中,突然显出一抹光亮。

  “终于,结束了。”叶锋嘴角一勾,浮现一抹笑意,跟着眼前一切开始变得模糊,本尊连带着意识,以超越光速的速度,飞速向前,奔向那一抹光点。

  砰!

  “这是在哪儿?”当叶锋再度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身处一条繁华街道,行人往来不绝,贩夫走卒,书生青烟,一派欣欣向荣。应该是这个世界的集市。

  街道极为繁华,宽达五十米,两侧是高楼大厦,的确是高达上千米的高楼,但整体结构却不是钢筋混凝土,而是木头。

  “见鬼。”他轻声嘟哝了一句,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高达千米的高楼大厦,如何能用木头材料堆积出来。

  这高达千米的木楼,已经算是奇怪,更奇怪的还在后边,整个城市的结构不是平面的,而是环状,或者说是立体的生活方式,高楼上架着楼,青石铺就的道路,一层架在一层的上方。

  抬头望去,错落有致,就像是他曾生活的现代立交桥,但这里的结构明显要复杂地多。

  站在青石大道,抬头往过去。

  没出现幻觉,上边的确有人在跑马,还有蹴鞠比赛,喝彩震天,热闹非凡。

  人倒还是那些人,或是青衫长衣,或是羽扇纶巾,或是麻衣布料,总而言之,都是古人打扮,这跟现在的环境倒是没有违和感。

  “还是先弄清楚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吧,总比在那儿强。”叶锋摇摇头,轻声说。至于那儿是哪儿,连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收集情报,打探民俗,最适合的地方当然是茶馆,其次就是酒楼,再次则是青楼。

  叶锋选择的地方是茶馆。

  悦然茶楼。

  他走进去,立即有店小二赶了过来,热情招待,叶锋随便点了一壶茶,边喝边竖起耳朵,探听周围人聊天,很快就有了眉目,此处名为昆仑。

  名字倒是挺熟悉,但绝不是这种地儿。而后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八卦,比较重要的信息倒也有不少,什么老周家的孩子拜师儒家,天降圣光,一举成为半圣,实在是数十年一见。

  事实上,从茶楼里的谈论来看,这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最轰动的大事。

  “天将圣光?半圣?”叶锋眉头轻轻一皱,不禁陷入了思索,“这个世界,貌似真不一样啊。”

  自进入这个世界开始,他就察觉到了不一般。

  从低武位面,到高武位面,再至超武位面,越是高等的位面,天地元气便越充足,元气,也可以说是灵气,名字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本质。

  这里的本质,便是一个世界能承受的武力值上限,这个上限决定了这个世界可以提供多大修炼的空间,在风云世界与天地万物的契合度,绝对要比在碧血剑世界跟自然粒子契合度要高。

  通俗来讲,便是元气是否充裕,风云世界属于稀少,而碧血剑世界直接没有,这里的问题是,叶锋同样感觉不到任何元气的波动,就好像是武侠位面,可事实上,他却轻而易举地进入了这个世界。

  这是不合常理的,不过这个世界的存在都不怎么合理,这个小小的不合常理,他也暂时接受了,慢慢探索吧。

  半个钟头,一顿茶水喝得差不多,叶锋起身准备离开。

  “一共是三两银子。”店小二来到叶锋身旁,热情的道。

  叶锋摸了摸身上,尴尬了,一个子也没有。

  他能感受到店小二那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表情。整张脸,几乎第一时间冷了下去,冷嘲讥讽,阴阳怪气地道:“这位爷,不会是没带银子吧?”

  叶锋打了一个响指,丝毫不乱,淡定从容地拍了拍店小二的肩膀,露出一个极为和善的笑脸,“今天出门比较赶,忘记带钱了。你看这样行不行,把掌柜的交出来,我亲自跟他说,绝对不让你为难。”

  “不行!”店小二很强势。

  叶锋为之侧目,这个店小二,有点儿拽啊,正好给了自己机会发飙,但不等他发飙,店小二倒先发飙了,冷笑道:“要是连这点小事都需要掌柜出马,要我何用?”

  “熊大!”

  只听那店小二阴沉着脸,猛地叫了一声。

  叶锋一愣,还以为他要叫人,可坐等右等,也不见后边杀出一条或几条熊一般的壮汉,而周围的食客都一副看好戏的姿态,谁也没准备上来帮忙。

  下一刻。

  那店小二额头突然浮现一个熊的图腾,站立着,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栩栩如生,好似下一刻便要冲出,而事实是——

  “吼!!!”

  只听一声咆哮,印在店小二额头正中的熊图腾,突然翻转,一头浑身雪白的北极熊,嗖的一下,奔了出来,朝叶锋头上直扑而来,带来阵阵腥味。

  “不是吧,随随便便来个店小二都这么猛?”叶锋再度为之侧目,眼镜碎了一地。

  世界观这东西,他经历那么多乱七八糟、光怪陆离的世界,也不怎么在乎,毕竟崩坏的、天马行空的也有不少,可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光怪陆离的一切,让他有生以来培养出的世界观彻底崩碎。

  等等!貌似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吧?

  他神情一紧,立即想要运转真元,可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最重要的一点:他的体内,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元存在,就连内力都成了传说中的玩意儿。

  这还怎么玩?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什么也顾不得了,叶锋骈指一挥,天外忽然降下一道明耀金芒,灌注到他的身体。

  只听一声嗥叫,一匹公狼自他指尖横空杀出。

  青色的獠牙!

  叶锋微微一怔,他认出来了,那是……青獠!

  他三千生死劫中,渡过的一劫。

  青獠方才扑出,先前威武不可一世的熊大,立即求饶,直接消失。店小二面色惨白,叶锋见状,心念一动,青獠仰天嗥叫一声,旋即化作淡淡金光,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擦。

  叶锋伸出手,擦了擦额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不仅店小二这么猛,我自己都变得不正常了。”

  轻描淡写便将青獠召唤出来,这感觉,有点玄妙,但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一时半会儿,却是不明白。

  茶楼内,一片死寂。

  不知何时,那些原本只在一旁看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食客们,通通站了起来,而先前态度极度恶劣,被吊打一顿的店小二,立即换了一副面容,讨好地冲叶锋笑。

  叶锋还是很讲道理的人,这事起因在他,干咳两声,冲店小二道:“我的确是出来匆忙,你让掌柜的出来,放心,一定不会为难你。”

  那店小二不住作揖,略显惊恐道:“这位先生,先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您要是不嫌弃,这茶就算我请了,您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叶锋张了张嘴,看店小二诚惶诚恐的模样,算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正在这时,一道明耀金光,突然从天而降。

  “天降圣光!”茶楼里的食客立即沸腾起来,有人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兴奋大叫道,“果然是天将圣光!又一位圣人诞生了!!”

  叶锋眉头微微一皱,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那一道圣光已自天而降,朝他冲了过来,完全灌注进他的身体。

  淡淡金光朝四下弥漫而去,茶楼里所有人,情不自禁跪倒在地。

  这里的一切,很快就传了出去。

  集市上,往来不绝的行人,全都停了下来,汇聚成一条又一条移动的长龙,朝茶楼方向,汇聚而来。

  整个昆仑,全都轰动了!

  沐浴在明耀玄芒中的叶锋,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倘若说武学一途,有洗精伐髓之说,那么现如今的他,便等同于再世为人。

  举手投足,步步生莲。

  圣人之道,不外如是。

  “这回,好像是真的找到组织了。”叶锋嘴角微微一勾,勾勒出一个淡淡的笑意。

  ……

  ……

  昆仑城,上界。

  天空一片蔚蓝,朵朵白云飘过,便在这万里之高,有无数空中楼阁悬浮,分布在浩瀚无垠的苍穹。身处其中,周遭云烟环绕,真正的神仙居所,也不过如此了。

  但奇怪的是,这里并不只是传说中的仙人,这里同样有着贩夫走卒的存在。

  昆仑,分上、下两界。

  下界便是叶锋现下所在的昆仑城,整体呈环状结构,青石铺就的宽阔马路,横亘在苍穹之上,彼此交叉环绕,形成了立交桥,又像是一个巨大的网。

  看似凌乱,但冥冥之中,却有一股神力的存在,一切生活井然有序,构成了整个社会的结构。

  昆仑,上、下两界,也只是一个在底下,一个在上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并非是说两者之间有着天差地别的沟壑,居住在上界的,也未必全是神,是仙,是圣。

  居住在下界的人,同样可以扶摇直上,来这上界。

  就在这上界中,烟雾缭绕,白云环绕间,有一方小小的院落,进了院门,便可以看到呈凹字形分布的三间青瓦红砖的民巨,院中有棵巨大的蟠桃树。

  蟠桃树下,站着两个红唇白肤的童子,几只仙鹤随意在院中找食吃。

  两个童子站在一个老者身后,他双耳奇大无比,耳垂落在了肩膀上,却不是老聃,还是何人?

  而他对面坐着的,则是个灰衣和尚,手里拿着一个破扇子,衣衫破破烂烂,非但破破烂烂,而且还脏兮兮的,时不时能看到几只虱子跳出来,但他却一点不在意,也不去管。

  两个老者身前摆着一副围棋,但那围棋,却不寻常。

  只见那棋盘,好似鸿蒙宇宙,漆黑浓郁,黑子、白子溢散出点点光辉,虽是下棋,但却好似漫天繁星,六道轮回,全都按照已有的秩序,缓缓不停地运转着。

  两人谁也没说话,目光全都聚焦在棋盘之上,凝神厮杀。

  正在这时,徒然间,老聃所持黑子,溢散出明耀金光,金光之中,又蕴含了无上紫芒。跟老聃对弈的破烂和尚面上微微一惊,讶然道:“老聃,棋子要跳出来了。”

  话音方落,那一枚黑子便从棋盘直冲而出,跳到了案几上,咔嚓一声清响,顿时一分为二。

  老聃伸手抚须,微微笑了起来。

  破烂和尚调笑道:“你这棋子破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老聃道:“他本就是你我同道中人,不过是转世重修。你以为我是要做什么?当真是要让他做这棋子?以前未破,是机缘未到,现下破了,说明他已顿悟。这本就是可喜可贺之事,我为何不能笑?”

  稍稍一顿,老聃微笑着继续道,“缘分本就存在,我不过是顺其自然,在他修行中,陪他走上一段,何来棋子之说?”

  破烂和尚哈哈一笑,指着老聃,“正说是你,反说也是你,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为什么总能赢了。”

  老聃微笑道:“赢又如何?输又如何?赢即是输,输即是赢,你我所求,不过是顺应本心,自然无为。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输赢?何必赌?”

  “打住。”破烂和尚脏手一伸,“你这话我听了没有十万遍,也有九万遍,还是莫要再说。我很想知道,如果你当真败一次,道士你还能不能这么轻描淡写。他既已破,你便去接引,和尚就不奉陪了。”

  说罢,破烂和尚打了声呵欠,身形化作点点金芒,慢慢消散。

  老聃微微一笑,“时机,的确到了。”

  http://www.zwydw.com/book/0/4/1399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