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十八章天狼兵劫,无道黑空

第十八章天狼兵劫,无道黑空

        “无道……!”

        神兵之间莫测的感应能力,终于发挥了作用,在天狼刀苏醒的威势之下,西北方向一道黑红相间的邪恶气息,横空而起,散发着绝不逊于天狼刀的力量。

        但这也将手和会的所在暴露了出来。

        这时候,丹尼手中的天狼刀在无道的刺激之下,更加的活跃起来,不断颤动的残刀吞吐着丹尼的纯阳真气,渐渐改变了丹尼的真气性质,中正平和的纯粹阳性真气,渐渐变得干燥和炙热……

        神兵之力,玄妙莫测。

        每一柄神兵魔刃,就是一种绝世武学。

        而天狼刀蕴藏的绝世武学,便是四方蛮夷入侵中土的天狼真意——兵劫,兵劫有七灾,旱、蝗、饥、瘟、血屠、焚城、雷击。象征着兵劫将起之时,神州天子天人感应的七种灾异警兆,丹尼纯阳真气渐变为燥热,便是神兵异能使得他的真气,正在蜕变为‘旱’属。

        棍叟离丹尼最近,受到了丹尼外放的真气波及,他双目失明,但也因此触觉更为敏锐,立刻就感受到周围的空气随着丹尼真气的蒸腾,正在迅速失去水分。只因为站的稍微近了一些,棍叟就能感觉到自己皮肤的水分迅速被蒸发,仿佛有一股力量正在吞噬一样。

        陈昂不经意的一撇,就看到丹尼经过的地方,地上原本因为夜间降温而湿润的尘土迅速干燥,变成灰白的粉末,仿佛失去了泥土的生命力。

        在夜晚低温多雾之时,靠近海边港口的地方,众人居然隐隐感觉到沙漠的躁动热风。

        丹尼真气一鼓,穿着的紧身武士服内,干燥膨胀的热气就鼓胀流动起来,他整个人像一只大鸟一样的腾身而起,在远处的集装箱上一点,朝远方滑翔而去,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轻功有了惊人的进步。

        旱魃真气蒸干他周围的水分,制造的热空气让他像热气球一样迅速变轻,使他能滞空更久,一跃掠出数十丈,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卢克的眼中。

        陈昂跨上了停在旁边的摩托车,一拧油门就疾驰而去,棍叟瘦小的身影奔驰起来,就像一道黑线,他敏捷的向一只兔子一样,以忍者特有的行动方式,消失而去。只有卢克什么都没有准备,只好笨拙的朝他们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这个黑人大个子虽然笨拙,好在速度还快。

        港口区一处仓库里,手和会五根手指之一的搏徒惊疑不定的紧握着手中剧烈颤动的无道,如今的无道,就像一把被人从中间折断的大太刀,似刀似剑,它已经初步恢复了武器的锋芒,不像天狼刀一样还是一个铁棍一样的残骸。

        但显然,无道依然没有重铸成功,它身上依然残留着伤痕累累的半融化痕迹,只是浓重的血色让它有了一丝生命力,猩红的血丝缠绕在剑身上,如有生命一般缓缓流淌,彰显着魔刃的妖异。

        “黑空感觉到了敌人在接近,它非常的躁动,它在愤怒!也在渴望鲜血……”高夫人闭上眼睛,感受到了无道的‘情绪’。

        搏徒挠挠脑袋,茫然道:“我们是在这里等……还是?”

        高夫人向后融入了黑暗中,她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来道:“我带着祭品先隐藏起来,如果能对付,你就杀了追来的敌人。如果不能,你就把他们引开。”高夫人并不担心搏徒会失败,因为无道的魔刃之力,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高夫人带着几名忍者,将头上套着黑色布袋,浑身颤抖的祭品压了下去。

        她敏锐的听见了仓库外,摩托车轰鸣的发动机声,“村上那个蠢货,如果不是他突然失踪,在黑空的力量影响下,他和搏徒两个人能应对任何突然而来的敌人。”高夫人一边通知五根手指的首领,那个神秘女人,一边恼怒的想到。

        凌晨的星空下,从月食中恢复过来的明月高悬,银白的月光洒在飞掠而来的丹尼的身影上,在他身旁映射出一圈血红的光晕,黑夜之中,陈昂从腰后抽出两把手枪,平静的拉开保险,两根食指扣在扳机上。

        月光照在枪身的金属上,反射出光在流淌一般的辉芒。

        丹尼信手一拍,旱魃真气席卷而出,浑身的血色月晕犹如河水一般向他的手掌流淌而去,犹如一轮血月落在掌中,手和会所隐藏的仓库,那厚达数十毫米的钢制大门,顿时爆裂开来,连带着门后埋伏的数名忍者,倒飞而回,仓库的大门彻底洞开了!

        那几名被旱魃真气波及的忍者浑身的水分迅速消失,原本饱满,鲜嫩的肌肉组织和胶原蛋白迅速干瘪,枯萎,他们活生生的萎缩成一团,脸上还保持着狰狞的表情,化为干尸。

        搏徒看着那些惨死的忍者,忍不住脸上一抽,他握住无道过长的剑柄,凝重道:“你们是谁?为何要破坏我们手和会的大事?”

        陈昂不禁摇头道:“干坏事,你不能说出来啊!”

        搏徒一愣道:“什么?”

        陈昂只得和他解释:“一般这种情况下,你不能把自己的组织招供出来啊!手和会又不是秘密组织,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地下犯罪组织而已……在美国政府的眼皮子地下,活的一点隐私都没有。”

        “人家九头蛇干了坏事,可以说:‘砍掉一个头,又会生出两个头!’或者喊一声:‘九头蛇万岁!’但人家是极为隐秘的邪恶组织啊!跟你这种政府眼皮子地下苟着的不是一个等级啊!”

        “这种时候,你可以说,不要坏了我们的好事。但你不能自报家门把自己的身份都暴露了!现在……大家都知道是手和会干的了。”陈昂看了看赶来的神盾局探员,忍不住用手抵着额头,叹息道:“我看这手和会啊!是要完……”

        搏徒被他说的有些手足无措,本能的想要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但这时丹尼出手了,兵劫旱魃真气轰然滚荡,一股干燥的热风顿时笼罩了整个仓库,就连手和会惯于忍耐极端环境的忍者们,也对这忽然改变的环境,感到不适,他们的肺部火辣辣的,似乎每呼吸一口,都有粗糙的刷子在肺里刮磨。

        每一次呼吸,都在损失水分。

        丹尼身边的东西,更是开始风化起来,搏徒脸色更加凝重,他沉声道:“兵劫真气?这是……天狼刀!”若是其他神兵,搏徒未必会色变,但对于一个数百岁的老家伙来说,年轻时期的记忆,明显影响更深。

        特别是,曾经直面过天狼刀最辉煌的时候,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木真以天狼刀征服万国,一出手便是刀劫七灾,所到之处,天灾人祸兵劫将生命和文明摧残一空,这是手和会五个首领共同的噩梦。

        搏徒紧握住无道,似乎只有这件还未重铸完成的魔刃,能给他一些心理支撑。

        他挥剑朝空,这时候丹尼忽然浑身紧绷起来,他的皮肤上一粒一粒的疙瘩瞬间布满,武者带来的敏锐的感官和直觉,让他瞬间就感觉到,自己被一种可怕的东西盯上了。、

        但面前只是一片虚空,可丹尼清晰的感觉到,搏徒剑指的虚空之中,一道残暴、凶狠,仿佛无数厮杀之中积累的毫无理智的兽性,最赤裸裸的呈现在自己面前……那是一只凶狠的兽猎杀时的眼神。

        在这种刺激下,丹尼的真气越发活泼起来。

        他仿佛闻到的面前那兽口的腥臭,搏徒脸色隐隐有些发白,他尽管握着无道,似乎也在恐惧他释放出来的东西。

        一阵腥风扑来,丹尼右手带着天狼刀的残骸,一棍挥出,涌动的旱魃真气瞬间就抽空了他棍前的水分,那只无形的兽也扑了上来,丹尼感觉自己的真气笼罩的地方空空荡荡,这种毫无目标的感觉,让他一阵无力可使的难受。

        天狼刀的残骸挡住了一股沛然的巨大力量,半空中挥棍向搏徒的丹尼浑身剧颤,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抛起,只能将神兵挡在身前。

        尽管兽的爪牙咬中了无法摧毁的神兵,可兽身上携带的力量,还是沾染到了丹尼身上。

        他的上半身,紧袖武士服上一些斑斑点点的地方开始腐化,织物的颜色发黑,刚开始是一点,然后迅速扩大成一个黑斑,发灰腐化,然后脱落,丹尼身上的衣服被腐化出一个又一个的破洞。

        破洞下的皮肤迅速的发白,失去生命力,甚至有些地方开始腐烂。

        丹尼痛呼一声,脸上一冷,全身鼓荡的旱魃真气立即开始消磨这股腐化的力量,发白腐烂的皮肤迅速开始发皱,失水枯萎,形成角质层一般的干枯皮肤,让这股腐化的力量仅仅侵蚀了一点表皮,就被消磨散去。

        天狼刀抵在虚空上,丹尼手持铁棍的两端,死死的抵着虚空,仿佛那根不起眼的废铁棍中间,有一只巨大的野兽在咬着中端,而两者正在角力。

        丹尼的真气在这种对抗中,达到了一个高峰,他艰难的挥舞着神兵残骸,抵御着兽的猎杀,旱魃真气将周围的水分抽离一空,就连陈昂也不得不远远绕开,并阻止神盾局的人进入仓库,靠近丹尼五百米内。

        仓库内的剩下护卫在搏徒身边的手和会忍者,都开始虚弱起来。

        他们每一次呼吸,都在失去身体中很大一部分的水分,有的人皮肤已经干枯的木质化。

        几个忍者无力的跪倒在地上,手捂着喉咙,发出嘶嘶的出气声响,紧接着,他们的眼球开始凸出,五官也深陷起来,就像迅速在消瘦一样,最后皮包着骨头,所有的水分消失之后,化为一具干尸。

        搏徒的状态也不好,他拿着无道,控制兽的那只手开始腐烂,黑色的腐化力量,沿着手臂向身上蔓延,但身体其他地方,却干枯的不成样子,他的头发已经变成枯黄色,一缕一缕的往下掉。健壮的身体也在迅速的干瘦下去,两方的对抗已经接近白热化。

        目前陈昂看来,经过血祭的魔刃无道的力量,远在未重铸的天狼刀之上,手和会曾为兵主,利用无道创造的黑空邪兽,更是十分强大,它的力量几乎不受兵劫真气的负面影响,但丹尼手持天狼刀却必须不断利用神兵的力量消磨黑空带来的伤害。

        这种神兵力量上的优势,几乎是压倒性的。

        但两把神兵的操纵者之间,情况则完全相反,无道并没有选择兵主,与其说是搏徒在运用神兵之力,不如说是黑空在利用无道的力量降临,作为无道创造的邪物,黑空对魔刃的影响都比搏徒要强得多。

        所以搏徒才会受到黑空的侵蚀。

        而丹尼则已经开始浸淫神兵之道,神兵在改变他,也在适应他,它们正在融为一体。

        在陈昂看来,重铸后的无道完全能够控制黑空,但魔刃还未血祭完毕,未能和兵主感应之前,使用无道控制黑空是相当危险的事情,无道此时只像一座供两者沟通的桥梁,搏徒能够影响黑空,黑空也能借此反过来侵蚀搏徒。

        在失去魔刃的数百年里,那只被称为黑空的邪兽不能被完全控制,只能借阴阳术利用它的力量的手和会,已经被邪兽渐渐的侵蚀,在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不再是手和会控制黑空,而是黑空控制手和会……兽蜕变为神。

        手和会或许就是因为感受到了这种危险,才拼命追求魔刃:无道的力量。

        陈昂计算了一下,黑空想要杀死天狼刀兵主丹尼,需要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将优势扩大到绝对,但搏徒坚持不了半个小时,就会被黑空的力量完全侵蚀。

        “半个小时,僵局最多维持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如果丹尼能杀了搏徒,就阻止黑空的降临,将它重新放逐。若丹尼不能杀死搏徒这个载体,而搏徒又不肯放弃,就会被兽的力量完全侵蚀,成为兽在现实世界的载体——黑空。到时候,黑空将反过来控制无道,这只被供养了数百年的邪兽一旦弱点消失,就完全不是丹尼能够对抗的!”

        “那时候丹尼最好的可能也只有逃……而黑空借助搏徒的身体,就能够和无道初步沟通,毕竟是魔刃创造出来的邪物,接下来,只要吞噬手和会剩下的三个控制者,它就能化兽为神,成为邪神。继续血祭魔刃,成为无道的这一代兵主。”

        “从此完成命运的扭转翻身。从魔刃的力量借助人类信仰和负面情感创造出来的邪物,一跃而成魔刃的掌控者。”

        “无道将迎来第一个被自己创造的兵主。”

  http://www.zwydw.com/book/0/5/112619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