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四十一章上帝和魔鬼

第四十一章上帝和魔鬼

        陈昂注视着伏都巫师慌张的眼神,屋子里非常阴森,到处都能看到伏都教巫术的痕迹,鹰、蛇和蜥蜴干枯腐朽的残骸,动物的尸体,人的骨头,墙上挂着用来施咒的猴子头、羚羊头骨、大象尾巴制成的手镯,桌子上放着各种瓶瓶罐罐。

        陈昂从桌子前走过去,看到了晒干的变色龙,指甲很长的女人手指,秃鹫的头,一捆一捆被捆扎起来的羚羊角和象牙,色彩鲜艳的当地纺织品,还有捆扎起来的死人头发。

        陈昂走到了一座放置血祭用具的架子前,上面有猛兽牙齿穿成的项链,用来涂满身体的骨灰和其他彩色的粉末,华丽的祭司服饰和装饰巫器,还有大小不一,用来敲碎颅骨的小锤,砸碎骨头的大锤,剖开胸膛的匕首,斩首的大刀,还有刺杀祭品的长矛。

        陈昂取下长矛,在手上拎了两下,那边的巫师在啜泣,低声哀求道:“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陈昂忽然转过身来,手中的长矛电射而出,洞穿了他的胸膛。

        看押着巫师的斯特兰奇被吓了一跳,惊恐道:“你杀了他?为什么要杀了他!我们还没有问出东西来呢!你疯了吗?”

        陈昂走上前去,一脚踩在长矛上,将穿过他胸膛的长矛又往前推了推,大半个矛身穿过他的胸膛,抵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支架把他撑起来,挂在矛上的巫师七孔流血,死的惨不忍睹,斯特兰奇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陈昂在干什么。

        “无论我们如何拷问他,他都不会说的!”陈昂平静道:“毕竟,我们伤害不了他。”

        穿在长矛上的巫师还是一动不动,他四肢扭曲死的凄惨无比。

        陈昂伸手从桌子上的罐子里抓了一把蝴蝶鳞粉,洒在他的尸体上,接着他打开了五六个巫术材料盒,抓了很多各种颜色的粉末,有石灰,有粘土,有红土,有血液参杂着香料制成的暗红色粉末,甚至还有一小金粉。

        陈昂看着手里的金银粉末,饶有趣味道:“看来在埃及呆了这么久,你不是白白浪费时间,金银和宝石象征着古埃及的神,也是欧洲炼金术的起源,金是太阳,男人,生命的力量,银是月亮,女人,精神的力量,这是古埃及的法术体系。”

        “正好方便了我!”陈昂用这些粉末沾着巫师的血液,在周围画下了种种神秘的符号和几何花纹。

        斯特兰奇凝重的看着他做这些,道:“你是想召唤他的灵魂回来拷问吗?”

        “不!”陈昂很快画完了这些符文符号,站起身,看着那具尸体道:“你知道伏都这个词的含义吗?”

        “这个词来自贝宁,贝宁是非洲最落后的国家之一,也是伏都教的起源,真正意义上的伏都教是伏都女皇拉维尤于十八世纪创造的,但贝宁才是伏都教诞生的摇篮,它起源于当地土著的古老信仰。在当地的语言中,伏都是“神”、“精灵”和“灵魂”的意思。”

        “很少有人知道,伏都教的古老起源,甚至在人类走出非洲之前,它就在一个古老的部落世代传承,早在埃及人建立起金字塔,发展出自己的祭祀文化之前,伏都教的前身,就在非洲大地上流传。”

        “传说,它的源头是非洲大陆上,掌握人类起源秘密的五个部落之一。”

        “那个古来的部落的名字已经不可考证了!但他们崇拜或者说,畏惧的‘神’却流传了起来,伏都便是描绘那个‘神’的本质,以及其力量的传承。伏都教的世界观中,万物皆有灵,而灵性源于一个无法形容的‘神’的流出。”

        “灵从神的源头流出,随着死亡,回到神体内。”

        “他们崇拜灵魂,研究灵魂,妄图利用法术的力量,拒绝回归的过程,拒绝死亡!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控制一个巫毒巫师的灵魂?他们一生都在挣扎的逃离那个诅咒,那个存在的目光,他们杀死有灵的动物,利用那些充满灵性的材料制造替身,妄图迷惑那个存在,代替自己的死亡。”

        陈昂看着脚下的长矛,笑道:“长矛是杀不死他们的!”

        挂在长矛上的尸体,忽然抬头,血淋淋的脸上出现了极度扭曲的表情,他用残破的肺部发出漏风的古怪声音道:“你既然知道刀剑杀不死我们,为什么还敢找上门来?”

        陈昂重重的踹在他的身体上,把他踹得飞起,然后提起长矛将他钉在墙上挂着,冷笑道:“就算杀不死你又怎样?还不是一个战五渣?杀不死的人多了……听说过亚人吗?他们恨不得自己能死,你想裹在一百吨的水泥块里,沉入马拉多纳海沟吗?渣渣!”

        墙上的巫师,在陈昂狂放的霸气面前,还是露出了自己的本质,看他之前没有收到致命伤害却依然选择装死,而不是反击就知道,这货是把不死当成了自己的底牌,吓一吓就原形毕露了!

        他连忙讨饶道:“有话好说,壮士,你想问什么都可以。我们伏都教的巫师不是没有被人用这种方法收拾过,他们砍下我们的头,或者用火将我们的身体烧成灰烬……但这些方法早就被我们的巫师破解了!你杀不死我的……但那个人能杀死我。”

        “他能毁灭我的灵魂……我不敢得罪他。”

        巫师哀求道:“要不,我跟你说一些线索。不会太得罪他,你们可以自己去追查。”

        陈昂瞥了他一眼,实在忍受不了这屋子里的腐臭味,让斯特兰奇打开门,斯特兰奇干脆就站在门口,陈昂背对着他,面对着钉在墙上的巫毒巫师,悠悠道:“玩弄灵魂?它是魔鬼还是恶魔?撒旦……或者路西法?墨非托斯?巴尔?贝利亚尔?阿蒙?”

        “应该不是撒旦……”陈昂小道:“看来撒旦给你们背了一个黑锅呢!希望祂不会被人革联的调查小队搞得太惨……”

        “究竟是哪一位魔鬼或者恶魔大君成为了灭霸的盟友?”陈昂把玩着手上的打火机。

        挂在墙上的巫师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道:“我召唤来的那个怪物,应该是往瓦坎达那里去了!他们之所以找上我也是因为我曾经偷偷潜入过瓦坎达。”

        斯特兰奇凝重道:“你为什么能潜入瓦坎达,又是为什么潜入那里?”

        巫师露出一个贪婪的笑容:“去那里当然是为了振金,若非如此,谁会去那个穷乡僻壤……”

        陈昂嘲讽的冷笑一声。

        巫毒巫师就是一颤,小心翼翼道:“瓦坎达好像和伏都教有着神秘的联系,伏都教的人有时候会去那里交换一些东西。为他们提供情报……有一次瓦坎达的人找上伏都本教,希望我们提供一些掳掠奴隶的捕奴队线索,我就借机潜入了进去,可惜还没找到振金,就被抓住了!”

        陈昂一脸平静的补充道:“瓦坎达是另外四个掌握着人类起源秘密的古老部落之一,他们和伏都教有联系很正常!”

        “我觉得他知道是谁和灭霸合作!”斯特兰奇歪着脑袋看着巫师,道:“我们怎么才能从他那里,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

        “我现在看出来了!他的灵魂不在他的身体里……他的肉体只是一个傀儡!”

        “你没有发现他身上少了什么吗?”陈昂示意道:“他的巫毒玩偶不在身上,事实上他的灵魂被他藏在了玩偶中,然后把自己的身体炼成了还魂尸,即使受到致命伤害,哪怕我们把他脑袋砍了下来!他也不会受到伤害。”

        陈昂抓着长矛的尾部,用力向下一抖,长矛在巫师的胸口颤抖着,跟肋骨摩擦起来,发出咔咔的声音。

        “那为什么他这么怕你毁掉他的身体?”斯特兰奇好奇道。

        “他把巫毒玩偶藏得太好了!害怕有人发现不了呗!”陈昂不屑道:“灵魂附在巫毒玩偶上后,他就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全靠控制还魂尸行动。如果我们毁掉了还魂尸,他就要被囚禁在玩偶中,等待有人发现。”

        “只有有人重新发现了他,他才能操纵别人来进行各种邪恶的法术仪式,夺取新的身体,或者炼制新的还魂尸,所以在贝宁和海地,当地人常常恐惧那些藏在偏僻处的旧巫毒娃娃,认为那是巫师施加了诅咒的东西。”

        “当地的巫师难以抹去这种恐惧和长久以来流传下来的经验,于是就恐吓他们说,当发现巫毒玩偶的时候,他们就被诅咒了。只有引诱其他人拿走它,才能驱除这种诅咒。常常有好奇的游客为此遭难……我就调查过一个因为好奇买了这种依附着巫师灵魂的巫毒娃娃作为旅游纪念品的游客全家遇害的案件。”

        “所以……”陈昂下定论道:“每一个巫师都在苦恼,如何藏起自己的巫毒玩偶,藏得太明显,会被敌人毁掉。藏得太隐蔽,要是千百年都没人发现,那就完蛋了!”陈昂似笑非笑的看着挂在墙上的巫师:“这个就属于藏得太隐蔽的!”

        “所以他畏惧我们毁掉他的身体,却又保留了底线。因为如果他出卖那个人,就连灵魂都难以幸存,对吗?”斯特兰奇叹息道:“看来我们得不到更多东西了!让他再交代一点,换回他的身体算了!”

        巫师闻言,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神色。

        陈昂却冷笑着打消了他的兴高采烈:“比手段残忍,冷酷无情,抱歉……我还没输过。他害怕那个逼迫他的人,但他更应该害怕我!”陈昂的声音从黑暗中冷冷传来,他的面目藏在隐隐中,无比的阴森。

        陈昂凑到伏都巫师面前,低声道:“看来,你还感受不到真正的恐惧,才会将对那个人的恐惧,置于我之上……”

        巫师简直要吓尿了。

        明明已经够可怕了,没几个人类比你更可怕了,作为人类你跟魔鬼比这些干什么?比赢了很骄傲吗?

        他疯狂的大叫起来:“你要干什么?如果你毁掉我的身体,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陈昂将鳄鱼、鹰、野狗、山羊和猩猩的头颅扔在他脚下,取来尸油,混着在高度酒精中,从他头上缓缓倒下,并在他身后的墙上用鲜血画了一个复杂的魔法阵。巫师的灵魂疯狂的发出警兆,他害怕的泪流满面,哀求道:“求求你,我真的不能说出他的名字。说出来,我的灵魂就会被他取走……”

        “我签订了契约!”他最后哀嚎道:“求求你,我签订了契约……不要毁掉我的灵魂。你是要用地狱火吗?”

        陈昂的脸色轻松了下来:“是魔鬼!很好,我们又知道了一些东西。”

        “而且我们知道为什么那个存在会放过他了!出于魔鬼的本性,他希望我们的行为一无所获,反而让它收割一个上等的灵魂。”斯特兰奇补充道。

        “你太怂了!”陈昂在巫师的耳边如此说道:“看到你选择了附魂巫毒娃娃,我就知道你是个胆小鬼,真正无惧生死的伏都巫师,只会炼制替身娃娃,然后将自己受到的伤害转移到替身上,那种巫师随手都敢拿起刀和人硬干!”

        “你这种只想着假死的胆小鬼,难怪那个存在认为它能收走你的灵魂!”

        陈昂停顿了以下,然后继续往他头上倒酒精……巫师疯狂的挣扎起来,他想要拔出胸口的长矛,但陈昂很快用两把祭匕钉住他的掌心,然后用短剑钉住他的脚,巫师瘫在墙上,如同耶稣受难。

        斯特兰奇皱眉道:“你为什么把他摆成这副摸样,想引来教会的追杀吗?这可是圣子耶稣受难的形象……他还不配这个!”

        “我可没有那个私生子!”陈昂冷漠道:“没有什么配不配的,我亲自钉上去的人,他值得这个荣耀!”

        墙上的巫师并没有感到无上的荣耀,他只是感受到了死亡的深深恐惧。

        陈昂点燃了打火机,往他身上一扔,熊熊大火就从‘受难圣子’身上燃烧起来,幽蓝色的火焰中,陈昂念诵着咒语:“鹰的翅膀,鳄鱼的鳍,野狗的嗅觉,猩猩的手和智慧,以山羊为不可名状者的祭品,指引它们找到我寻找的东西……”

        斯特兰奇不忍卒睹,转头避免直视巫师惊天动地的惨叫和挣扎,但火光亮了三秒后,就熄灭了!

        过了一会,巫师也停止了惨叫,激动道:“我没事……哈哈!我没事!”

        斯特兰奇转过头,注意到他脚下魔法阵中心消失的那些头骨,以及这之后,又重新出现的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头发织就,鲜血涂膜,用身体中取出的骨头雕刻骨架,刻满了巫咒的一个简陋的娃娃。

        斯特兰奇用同情的眼神看了在那里庆幸不已的巫毒巫师一眼,心中罕见的为他默哀了三秒钟。

        几分钟后,面如死灰的巫毒巫师,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什么都说了。

        他的契约被陈昂用一个新鲜的死人的灵魂代替了,斯特兰奇看到身后的虚空中那个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带走的灵魂,终于凝重的思考起来,陈昂是什么实力,是哪个流派的巫师,魔法要学到什么地步,才能篡改魔鬼的契约?

        斯特兰奇想不出来……他有种由衷的恐惧。

        总感觉那个在幕后搞鬼的墨非托斯,好像未必有此人恐怖。

  http://www.zwydw.com/book/0/5/123763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