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十七章呼名喝形摄魂魄

第六十七章呼名喝形摄魂魄

        那居延大巫师生性狡诈多疑,他自是不肯相信那黄口小儿能乃自家如何,故而看见自己邀战,对方却只是派出一个乳臭孺子,心中就多转了几个念头。

        “那几个中土不肯应战,却派出一个凡俗小辈来做什么?”

        居延大巫师暗道:“莫非他们自诩胜不过这一场,便派人来送死么?不过看那黑皮葫芦,却似有几分本事的样子,就不知是不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货色。那中土人狡诈,我需防备着一阵。”

        居延开口对身后的一位黑瘦高个的巫师道:“且冻,你上去拿下这一阵!”

        那名黑瘦巫师,穿着裘袍带着粘帽,目间透露着一丝阴狠,看着已经站到庭上的圆通,用胡语咕哝了一句:“大巫师,如果我杀了这个小子,请把他的头颅赐给我。”居延大巫师大笑着,假作大度道:“且冻,如果你赢了,敌人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战利品。”

        那名叫且冻的巫师,向居延拜谢,自己提着一根骨杖,一跃而上。

        看到两方都上了庭上,义渠王眉头微不可查的微微一皱,他可是认识那圆通——也就是朱姓少年的,上次朱大豪商带这个小儿子赴义渠王宴的时候,不过一年前的事,义渠王记得清清楚楚,那少年不过是个混小子,一股中土人的傲气,除了不大看得起义渠国的犬戎贵族之外,就没什么其他本事了。

        “莫非这中土来的巫师没什么本事?不然为何叫这小子上场?”义渠王有些担心,若是陈昂等人只有嘴皮子上的本事,那他一番谋划,就成了笑话了!

        那义渠王咳嗽一声,旁边一个贵族顿时闻弦声知雅意,出来劝阻道:“四位中土来的贵客,这王前比试,不比你们中土,点到为止,有后辈请教之意。我们义渠部落,向来崇尚勇士,无惧生死,便是在大王面前比试,也难免有殊死相搏之时。你们派出这人还是个娃娃,是不是要换一个大人来……”

        这边义渠王在找台阶下,那边居延大巫师自然不肯,他给了且冻一个眼色,那黑瘦的巫师且冻当即提着骨杖大声道:“既然上了擂台,便是你死我活的搏杀,哪有临阵换人的道理!”

        说罢,大喝一声,左手在后臀的羊皮袋子里抓了一把巫药,挥洒出去,信口一喷,便喷出一股绿火,点燃了粉末状的巫药,一条火舌燃烧起来,如同毒蛇一样,射向圆通的面门,同时且冻挥起沉重的骨杖,狠狠砸向圆通,看那牛角杖的去势,怕是能把人的颈椎砸断。

        圆通毕竟没有斗法的经验,初始被唬了一跳,来不及反应,登时露了怯,卖出一个好大的破绽来。这才有且冻挥杖而上,趁机补上一击。

        那幽幽的毒火刚刚触及圆通三尺之内,就引起了他头上的黑皮葫芦的反应,那葫芦口中喷出一股黑雾,只是一转就收了毒火,且冻的骨杖朝圆通的要害砸下去,也是被那黑雾抵住,手下一股绵密而且坚韧的气墙,叫那骨杖之上劲力,如击虚空,卸不得力。

        且冻感觉胸口一闷,一口气提不上来,脸色霎时间就白了。

        亏得圆通还记得陈昂的吩咐,身子往后一缩,同时大喊道:“宝贝请转身!”

        那葫芦口向下一倾,且冻恍惚听见葫芦中,有股回声道:“宝贝请转身!请转身!转身!身……”顿时感觉一股气机被那葫芦摄去,神智顿时迷迷糊糊,不辨左右,只记得那一句,请转身。浑浑噩噩之下,魂魄为人所摄,那且冻身子一扭,转向居延大巫师。

        圆通大惊道:“原来是这般运用的么?这仙家法宝,果真玄奇。我还以为那葫芦一转,会喷出一道剑光,将那厮头摘下呢!”

        又对着葫芦唤了一声:“宝贝请杀人!”

        “请杀人!杀人!人!”回回荡荡的声音从葫芦口中传出,仔细看还能隐约看见,那黑皮葫芦的肚子上,居然显现了一个小小的月牙,这声音传到哪个方向,不仅是且冻,那个方向好几个巫师武士,都感觉脑袋一沉,就浑浑噩噩,不知所以。

        且冻嘶吼一声,眼睛血红,身体膨胀了数倍,几乎拼着损伤寿元燃烧潜力,一杖向前劈出去,将居延大巫师前面的一个震惊的不知如何是好的巫师,脑袋砸进了胸口里,居延大巫师刚想将且冻拍死,忽而感觉脑后一凉,有劲风声传到耳中,急忙改向趴在地上,一柄弯刀呼啸着擦着居延大巫师的后脑劈过。

        却是一名犬戎勇士,赤红着双目,手持双刀劈砍杀人。

        那勇士显然是个厉害角色,陈昂看见好几个义渠王那一方的贵族,都压抑不住的惊呼一个名字,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名勇士就已经砍了排头的七八个脑袋,正在带着其他疯的侍卫,癫狂一般的向四周劈砍,还有的杀完了身边的人,向义渠王那边杀去,也有向陈昂这边杀过来的。

        居延大巫师带的侍卫不少,还有八九个巫师和四五个贵族,就那一刹,那些侍卫尽数癫狂了!就连巫师之中,也疯了几个修为较低的,倒是那些贵族,有一丝人望气数在,没有一个被摄魂而去,但他们也不算幸运,死得最快的就是他们几个贵族。

        义渠王看着血溅鹿台,心中倒也有一丝快意,但他看着圆通面露茫然之色,条件反射的扭头看向自家那不良师尊——不知道哪里摸了个桃,蹲在那啃着看热闹的悟空,而圆通头上的葫芦,顿时也跟着转了过来。

        那葫芦冲着的方向,奴隶、贵族吓得四散逃去。

        上面的义渠王赶紧叫道:“小仙长,赶紧收了神通吧!”

        悟空凑到陈昂那儿,低声问道:“师父,你给圆通弄得是什么神通,他每次喊那‘宝贝’,俺都瘆的慌。”陈昂笑道:“那是一门呼名摄魄的旁门法术,我给他加了一个禁劾魂魄的禁法。那黑皮葫芦,乃是虎妖所化一口风煞所炼,天生能驾驭伥鬼,我施加法术,故而能借风呼名,摄取一魂三魄离体,投入那葫芦之中,化为伥鬼,而那葫芦之外的肉身,便也因此而被人操纵。”

        “这般旁门左道之术,不过能对付一些未过三灾,没入仙籍的下三流,比不得另一门能呼名落马,金仙难防的丧门星。”

        悟空不解道:“师父,那呼名喝形之术,不是得呼唤人家的真名么?就是那摄魂取魄的手段,也得人应一声,摄取那一声的气机,才能暗算么?这圆通一不呼喝性命,二不需人回应,宝贝,宝贝的叫着,为何就能拘束来人家的魂魄?”

        陈昂笑道:“这才是你师父的神通在,那黑皮葫芦不需借名借声摄取那一丝气机,管教他有口鼻呼吸在,就能被那黑皮葫芦摄住真机,招来魂魄禁劾。”

        他师徒两这边讨论神通术法,那边除了大势至所化的胡僧在一旁安坐,那些被葫芦摄取魂魄的伥鬼只当他不存在之外,其他人都被杀完了!就是那居延大巫师,打死了两个侍卫之后,也被这些人悍不畏死的疯狂所惊,飞纵退去,逃到门外。

        上面的义渠王连连惊呼,圆通抱着葫芦手忙脚乱,一通乱叫:“宝贝!宝贝!”却无伥鬼肯应,管不住它们杀人。

        还是陈昂看不过去,不想每次赴宴,都叫满门宾客,连带主人一并死光。

        才提醒道:“这法术神通,系于一念,圆通你念头不清净,那葫芦如何能回应你?而且呼名唤形之术,最忌喝令不清,你想要操纵那些伥鬼,口中便要有些真情真义,须得恳切一些。这般胡乱呼喝,连鬼都骗不过也!”

        圆通得了自家祖师的指点,这才明白过来,平心静气,朝着那些活伥鬼叫道:“宝贝请止步!”

        一声令下,那些巫师侍卫,即刻停手,呆滞如同僵尸,圆通这才擦了擦冷汗,顾看左右,死伤狼藉,尸体堆积一片,实在是那些活伥,悍不畏死,又力大无穷,不砍下脑袋,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都能催动身体的潜力,将之忽略,实在比什么死士都可怕。

  http://www.zwydw.com/book/0/5/2420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