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七十四章实验材料送上门

第七十四章实验材料送上门

        那义渠王自是不知陈昂悟空两人失踪过一阵,他甚至不知这席间应付他的已经变成了悟空的一个毫毛分身,而本尊奉师命自去折磨那狒狒妖,要在它身上解剖实验,只把那周伯符搞的精神失常,已经将要疯癫了也。

        义渠王看到陈昂列席,连忙换上最热情的笑容,叫手下侍卫带上来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牵着他的手,来到陈昂跟前。

        义渠王放低了姿态,主动恭维了几句,便请托道:“小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仙长考量一番。我这儿子自幼顽劣,但极得我喜爱,他心慕仙道,今日看见仙长神通法力,具为不凡,便想拜在仙长门下,学些本事。小王冒昧相请,还请仙长勿要怪罪!”

        “岂敢岂敢!”陈昂笑眯眯的打量着那少年,不知为何,义渠王看见陈昂的眼神,竟然背上蓦地有些寒,总感觉坑了谁一样。

        那少年一身锦衣,极是气盛,偏偏陈昂还真就喜欢这样鼻孔朝天,趾高气昂的货色。

        到不是他有什么起点远古奇幻异界小说中‘前辈高人’的抖m爱好,喜欢低三下四的求着收个徒弟回来供奉,那少年也不是什么三流玄幻小说的主角,名字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犬戎胡名,也不叫龙傲天、叶星峰或是剑殇、冷夜什么的。

        实在是正当陈昂制定完一份试验计划,研究欲望高涨之时,就能看见这等良才美质,着实有天成之美……刚刚陈昂还在感慨圆通虽然看上去也颇有小白鼠的潜质,但毕竟有一份香火情分在,陈昂虽然拿徒弟做过许多次试验,手底下疯魔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可那些都是一些副作用比较小的实验,像这般喂徒儿嗑)药的精神实验,陈昂还是更愿意抓一些野生的小白鼠来用的。

        念头一动,这便有人主动送来材料,甚至为了避免陈昂内疚(不存在的),还安排了一个鼻孔朝天,趾高气昂的人设,真乃天作之合,虽然陈昂从未在意过同情心和善良这种东西,但也欣然笑纳了这种周全的安排!

        那少年唤作赤勒,是义渠王的第六子,如今那郁郅部主,正是他亲舅舅,义渠六部之中,有四部支持居延篡位的反贼,唯一支持义渠王的两部,就有那郁郅部,故而他最得义渠王喜爱,但这其中有几分是为了他舅舅,有几分是天生的亲情,那就难说了!

        陈昂想了想,还是推诿道:“我师徒四人一路西行而去,采风游学,实不能在这义渠国久待,早晚要西去的,国主和令子天伦之情,血浓于水!到时候起程西行,岂不是叫两位骨肉分离?而且看六王子头角峥嵘,有人主之像,跟我这个贫士游学,西去不知要多少时日,日后岂不是绝了继承大统的指望?”

        听得‘继承大统’这四字,那少年脸色就是一变,他可不觉得跟着‘神仙’西去鬼方戎部这等凶地,比得上继承这义渠国正统更重要,原本还碍于一点对陈昂神通法术的敬畏之心,压抑着脸色,如今却忍不得了。

        那少年一昂脸,把鼻孔对着陈昂道:“你是谁?有什么本事当我师父?”

        不等义渠王阻止,这厮便冷笑道:“区区一点操纵草木的幻术,可比得上巫师们的法术厉害?我族中的巫师,能拘来鬼神,修炼巫法,能砍头不死,飞头杀人。驱遣瘟疫,动辄屠杀一个数千人的大部落,叫那些厉害的勇士,脓血溃烂而死,惨叫七天七夜。”

        “他们尚且不敢放言收我为徒,你有什么本事,敢说这样的大话?就凭你这几个幻术么?”

        六王子赤勒一指那开满鹿台的曼陀罗花,一脸不屑,嚷嚷道:“你先演示几手法术,若是真就那么厉害,许我三个条件,我便拜你为师!”

        陈昂心里颇有感慨,虽然已经极力蔑视那些蠢货的智商,但往往事到临头才现,他还是低估了那些人的愚蠢,但面上只是微微一笑,在义渠王惶恐之前道:“我也未有什么本事,敢收六王子为徒。悟空……你过来!”

        悟空早在一旁看笑话,听到陈昂使唤,即刻跳了出来,道:“师父有什么吩咐,尽管使唤我!”

        “六王子想考验一番咱们师徒的法术,你拿几手给他瞧瞧,若是六王子还看得起,咱们师徒也算有了一个贵人扶持了!”陈昂淡淡道。

        悟空抓了抓右腮,叫道:“师父,你这是收徒儿,还是请大爷呢!徒儿拜师的时候,可没敢这样说过!”

        陈昂微微笑道:“岂敢收六王子为徒,只是传授些有趣的法术,给六王子解闷罢!”

        悟空闻歌知意,也笑道:“师父,你老坑蒙拐骗可被揭穿了吧!俺们师徒哪有什么法术,都是些骗人的小幻术,诸如纸人纸马、迷魂下药之流,俺给贵人演示一个!”

        说罢便摸出一张黄纸,用手裁剪了一个人形,吹了一口气,那黄纸人便长高了一尺,悟空假作满头大汗的样子,在那里鼓起气连吹了七口,弄得狼狈不堪,才把那纸人吹的跟常人一般大小,暗中却问陈昂道:“师父,给他卖弄个什么法术?”

        陈昂平静道:“这孩子是个亲舅舅的,如今正月里,我看他头该剪了!”

        “好说!好说!”悟空笑道,便问那六王子道:“王子可有什么想见的人么?俺这就把他魂魄拘来!叫他和六王子说话。”

        那六王子冷笑道:“你的道行也能拘拿魂魄么?巫师们都办不到的事,怕是拿幻术来骗我罢!你若有本事,就把我舅舅请来,我跟他说两句话!”

        悟空一脸为难之色,支支吾吾道:“这……王子的舅舅长的什么摸样?可有贴身信物么?最好,能让俺见一见……”

        那六王子本来六分的怀疑,即刻变成了十分,冷笑道:“他老人家是什么身份,岂是你想见就见的。不过我这里到真有他的信物,免得你有找借口推诿。”便把他舅舅的相貌描述了一番,半真半假,却也存了一分心思。

        悟空暗笑他,一点元神脱壳而去,且看悟空呆滞了片刻,忽而抖了个颤儿,却是从地府把那六王子家舅舅的天魂,地魂拘来了。往那黄纸人一指,就附在纸人身上,但那黄纸人脸上却只有一个拙劣的涂鸦,是那六王子描述的舅舅摸样。

        六王子看见那黄纸人忽然动了起来,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看的六王子的时候,似乎吓了一跳,指着他就要喊叫,但那黄纸无口无舌,只见纸人动,不闻有人声。

        那六王子冷眼看了片刻,忽然拔剑,把那纸人一斩两段,头砍了去,骂道:“我故意说个错处,就是要抓你现行,且让你知道,我舅舅是络腮胡子,不是唇上一抹。”

        他话音未落,就听到义渠王一声惊骇至极的叫声,六王子回头一看,就看见那纸人落下的脑袋,骇然变成了一个满是血污的头颅,看那一脸络腮胡子和惊骇神色,六王子就觉得熟悉,仔细一看,不就是自家的亲舅舅么!

        六王子瞬时面无人色,手里把剑拿不住,低头一看,剑锋上一抹鲜血沥沥而下。

        “啊!”六王子惊恐一声尖叫,手中购得宝剑落下而不自知,那义渠王更是恐惧,看向陈昂和悟空师徒俩,极是惊恐。

        悟空在那里摇头叹息道:“俺阻止不及,你怎么就把他杀了呢?”

  http://www.zwydw.com/book/0/5/24671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