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二十六章解阳山旁大鹏骨,婴灵不灭姑获鸟

第一百二十六章解阳山旁大鹏骨,婴灵不灭姑获鸟

  “为什么这里有两座山头?”屠夫壮汉吃惊道:

  “那座秀丽的的山峰应该就是解阳山。”清尘老道士沉声道:“旁边那座荒山给我的感觉很不好,那里似乎是风水中的死地……”

  “死地?”中年妖道抬头望气,却被那山上的死气惊骇的连退几步,恐惧的大叫道:“煞气连绵不绝,死气如华盖倒卷,那山上莫说草木生灵,就是山石泉水都是死的,满山上下,就算一缕风吹进去,都要被闷杀!这哪里是死地,简直就是绝地,禁地,鬼地……”

  “道士我给风水地理望气八十年,就没见过比这里更凶的地方了!”

  中年妖道说完,还有些遗憾道:“可惜,我那具战国铜甲尸没有带来,不然往那山上一葬,十有八九要蜕变为飞天夜叉啊!”

  清尘老道士闻言冷笑道:“飞天夜叉?这地方左边青龙断首,右边白虎衔尸,前方朱雀泣血,后方玄武拘尸,千里灵山,一地风水都被它杀了!区区一具飞天夜叉还想夺它的煞气?就是旱魃来了,都要被此地葬死。”

  “这样的绝地,连僵尸都养不出来!”

  “这地方连邪门歪道都练不出东西,邪物凶物都无法孕育,当然一旦孕育凶物,那就是一尊绝世大凶啊!”

  陈昂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副罗盘,摆弄一番,低声道:“前方的解阳山可以不去了!这里的风水都被这凶山给坏了。落胎泉能有如此灵效,必然是解阳山一山灵秀所化,如今灵山已坏,灵秀转煞,那泉水指不定变成了什么东西呢!”

  “根据我的经验,这般吉地转凶,必然伴生凶物。”

  “那山海经中,诸如胜遇、虫遗、颙等见之天下大凶,天下大旱的凶兽,有许多就是灵山毁坏之后,一山灵秀孕育的灵物异化而成,那落胎泉水,指不定就化为哪种凶兽。”

  “这般天生凶兽,夺一山灵秀而化,秉承灵山怨气而生,一出世就有仙人级数的法力,这解阳山徬生女儿河,乃是昆仑山下,万里地气钟灵之处,秉承昆仑祖脉。钟灵毓秀,天下少有,一旦孕育凶兽,只怕非比寻常。”

  “这里为何会突然多了一尊凶山?”有人疑惑道:“这座山这般显眼,女儿国人如何不知,我们一路走来,早应该听说过才对。”

  “除非女儿国人自己也不知道。”

  老道士补充道:“自从那些诡异的事情发生后,落胎泉因为杀生太重,煞气最足,女儿国人也渐渐不敢到这里来了。此山又多生云雾,不靠近看,还真的发现不了。若是此山是在那些事情发生后,突然出现的,女儿国的人当然就不知道了!”

  “前方好像有个人!”有人眼尖的发现不远处解阳山上,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在望着那座凶山。

  这时候,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拨开了两座山头之间的云雾,让那个人影清晰的暴露在众人眼中。

  “是牛魔王!”老道士倒吸一口冷气,千算万算,百般逃避,没想到还是迎头撞上了那些上古年代的最强者,妖魔中称大圣的人物,而且还是隐隐已经是妖魔之中第二人的牛魔王,这时候,老道士都忍不住怀疑,自己等人的穿越,是不是也是一个跨越了无数年时光的大阴谋!

  牛魔王却没空理会那些他眼中的蝼蚁们,他凝视着解阳山旁的那座凶山,如果将视线拉远万里,就能清晰的看到这绵延千里的巨大山脉,正像一只坠入尘埃的大鹏,‘大鹏’昂首亢鸣,凝滞的山脉形态仿佛是它临死前不甘的挣扎。

  它愤怒,它悲痛,它想要振翅重新飞向九天!

  牛魔王怔怔道:“三弟!”

  这竟然是鹏魔王死去的尸骸!

  “姑获!姑获!”身后的解阳山上,传来犹如婴儿啼哭的哀鸣声,慧善和尚,清尘老道士,中年妖道,以及那个犹如屠夫般的壮汉纷纷脸色惨变,老学究更是早就先一步朝西王母国逃去……

  眨眼间,一只身圆如箕,十脰环簇,九颈八首,其一独无的怪鸟从解阳山破儿洞的方向飞出,引颈亢鸣,那只断首脖颈上鲜血点滴而落,落在大地上,十里之内,草木举枯灰,它每脰各生两翅,十八翼霍霍竟进。

  那怪鸟的叫声异常刺耳,听在一众穿越者耳中,居然叫人昏昏欲睡,头脑昏沉,浑身乏力。

  只凭叫声,就能让九成九的穿越者几无还手之力。

  “竟然是姑获鸟!”清尘子惊恐道:“破儿洞落胎泉化去多少小儿,他们怨气平日里被灵山镇压了起来,如今灵山转凶,不但不能在镇压怨气,反而还要借怨气蜕化,一山灵秀之凶,化为戾气,天生凶兽,降灾大地!”

  “此鸟乃是这片灵山天地,给予那些去女儿河求子之后,却不肯生养,堕胎化去的女儿国人的惩罚。以后女儿国人生子,百天之内,姑获鸟必夺其子!这是上古圣王时代,如相柳、巫支祁、九婴一般的天生凶兽。只有上古三皇五帝,乃至尧舜禹汤才能除去的大凶之物。”

  相比之下,还是陈昂的话更为简练:“无法匹敌,快逃!”

  正在说着,前面遁逃最快的老学究忽然抱着肚子痛呼一声,坠落在地上,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肚子肉眼可见的大了起来!

  老学究捂着肚子哼哼苦笑道:“逃了一辈子,没想到临到老了,还是没能逃过!跑的再快,也快不过命运啊!”

  清尘子已经遁到他身边,浮起老学究,从怀里掏出一服丹药,就要喂他服下去。

  没想到老学究却推开了他的手,叹息道:“没用的,不要管我了,快走吧!我这腹中孕育的是一个鬼胎。这解阳山数千年来,落下的西王母国胎儿无以计数,这些孩儿未出世,就被其亲生母亲所杀,怨气之深,感天动地。”

  “所以才有这姑获鸟出世!”

  “解阳山一山灵秀转为戾气所化的姑获鸟,与其他鬼鸟不同,乃是亿万鬼胎怨气所集,故而能送子,人感其声色气蕴,便会被它将鬼胎送入腹中,几无法可抵御。鬼胎入腹,便要宣泄怨气,等一会,它就会从我肋下裂腹而出。夺我一身精血魂魄,化为另一只姑获鸟!”

  “这解阳山姑获鸟,也可称为姑获鬼母!”

  “原本它们满足怨气根源,重新出世之后,应该愿力圆满,重新投胎,但这片地域不知出了什么异变,变得竟然与无间鬼蜮一般,叫它们无法转世投胎。我如今怀着它,能感受到它心中那股蒙昧的意识和根植的怨气。”

  老学究说着说着,坐了下来,叹息道:“我愿以慈爱之心,感化它,叫它明白父母之爱,无私而纯粹,弥补它的遗憾和悲痛,化解它的不平和怨气。清尘子道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能否答应我一件事情。”

  清尘子闻言,却为老学究临终之时,那一点纯粹善念所震撼,便搀扶他道:“道友请说!”

  “请以善念和爱感化这些鬼胎,莫要不问缘由,下手杀害!”老学究喘息一阵,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的肚子已经大如斗,薄薄的肚皮几乎透明,能看见鬼胎在他腹中迷茫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

  老学究抚摸肚子,脸色慈爱祥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道:“请道兄……找到让这些鬼胎转世的办***回转世,乃是最大的慈悲。我如今命悬一线,才明了后土娘娘昔日的大爱无疆,我已经感觉到,魂魄所往之处,幽冥地府,已经消失。众生魂无所依,可怜可悲!”

  “请道兄替我去后土庙中钦祝祷告,请娘娘发发慈悲,重立轮回,让这众生魂魄有一个归宿!”

  老学究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交代完这句话后,就惨叫一声,清尘子老道一摸他腰侧,衣裳已经被血水沁透,清尘子为他拉开上衣,就看见老学究的左肋裂开一个巴掌宽的口子,里面的鬼婴在那里探头探脑,小心翼翼。

  那鬼婴虽然几乎害死老学究,但婴儿终究魂魄微弱,全凭姑获鬼母,方有此能,如今不过一个弱小鬼物,清尘老道士举手便可掌毙。

  看着老学究魂魄血肉渐渐衰微枯朽,清尘老道士怒从心起,掌运五雷,就要发出一道掌心雷,将那孽胎除去,但老学究死死的抓着他的右手,再看到鬼婴没有半点杂质,纯洁无暇的眼神,终究放下了手。

  清尘子悲啼道:“道友,道友!今日我又痛失一道友矣!”

  老学究在他眼前被那鬼婴吸净,只留下一张人皮,鬼婴咿咿呀呀的叫了两声,看见清尘老道士枯坐在一旁,没什么反应,就披上人皮,化为一只彩羽双首的怪鸟,叫着:“夏获,夏获!”飞向远方。

  清尘老道士这才抬头起来,明白自己的道友所愿,终究还是实现了!

  原来幽冥鬼物,亦可以被人感化!

  http://www.zwydw.com/book/0/5/78311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