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二十七章大鹏骨化九头鸟,凶山裂而鬼车出

第一百二十七章大鹏骨化九头鸟,凶山裂而鬼车出

  “姑获,姑获!”天空中的八首怪鸟还在亢颈长鸣,附近的穿越者却纷纷色变,他们有的人已经看见过老学究被吸干精血,诞下的鬼婴披着他的人皮飞走的场面,少数几个逃得太慌忙,未曾注意的,也都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惹的异兽。

  穿越者们恨不得多长两条腿,拼了老命的想要逃离这里。

  但随着那几声怪叫,又有两三个穿越者在半空中捂着肚子,惨叫坠落,其他的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们至今还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中招的,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是那些人,仿佛就是姑获鬼母随随便便从他们中间挑出几个人来,这种未知的恐怖,尤其可怕!

  天空中那只姑获鸟每一声长鸣,都像是穿越者们催命的音符。

  牛魔王静静的看着天空中那只八首怪鸟,那只断了的脖颈向下洒落着鲜血,牛魔王招引来一滴,用手指接住,接触到姑获鸟鲜血的那部分皮肤瞬间焦枯。

  “好强的旱煞之气!”牛魔王凝重道:“听闻幽冥地府闹出了大事,十殿阎罗死了一片,我还以为只是传言,如今三弟死在这里,坏了这解阳山的灵气,竟然催生出如此凶煞之兽。莫非又要出现上古三皇年间,我妖魔大盛之世么?”

  嘴上说着妖魔盛世,但牛魔王脸上并没有半点欣喜之色,反而有些凝重。

  因为他知道,在山海经描述的上古洪荒时期那个年代,那些横行天下的妖魔,可不会把他当做同族,事实上,每元会天地初开辟之时,天罡地煞未散,山河形势未定,加上开天劫煞影响,灵山大川,往往孕育异兽。

  其中灵山秀水孕化灵兽,穷山恶水孕化凶兽!

  因为天地开辟之初,乾坤三界荒芜,故而大多是凶兽。

  这些异兽秉承异气杂气而生,大多都蒙昧无知,未开灵智,偏偏每一个都有惊人的神通。

  后世将他们附会为妖魔,但那等本性凶残的异兽,彼此之间都相互残杀,跟何况后天滋长的众生?牛魔王十分清楚,那些‘妖魔’才不会跟他论述同道之情,在它们眼中,自己也只是食物罢了!

  好在天地开辟后,那些凶兽自相残杀就死掉一大批,又有天庭灵山的仙神出来降妖除魔,少数一些灵兽或是被收为坐骑,或是自行修炼,成为散仙,剩下少数几个特别强悍的凶兽,能逞凶到人族启蒙时期,就被那三皇五帝猎杀了!

  天庭诸多上古之神,亦曾脱胎人族,在各个部落中诛除凶兽,彰显武功,做出一番功绩来。

  天空中的姑获鸟注意到下方的牛魔王,它得意的长鸣一声,牛魔王隐约感到它在摄取自己的一丝气息,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白,连忙将之屏息蔽除,断绝那丝摄取自己气息的诡异力量。

  姑获鸟有些意外,它还是第一次发现,有人能破除它的手段。

  那只八首怪鸟连忙拍打那十八支羽翼,它的翅膀长在脖颈之上,靠近背脊的地方,身体布局很不科学,因此一旦忙乱起来,十八支羽翼相互争拗,甚至会折断,但那是在姑获鸟八首各为其是的状态下,如今姑获鬼母八首一心,反而显得十分灵活。

  它从牛魔王头顶上飞过,那只断首滴落的鲜血愈发鲜红,穿越者有人不幸被鲜血沾染,刹时间,就凄惨哭嚎死去,转瞬又化为一只焦炎鬼爬了起来。

  清尘子忙道:“小心,那妖血中旱毒甚重,中者无救!”

  “救我!”旁边的一位穿越者捂着肚子,伸手朝清尘子喊道,但清尘子也没有办法,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腹中的鬼婴吃净血肉,披上人皮,化为怪鸟,“姑获!姑获!”叫着飞走了!

  清尘子几次想用雷法毙杀那些鬼婴所化的姑获鸟,但脸色几经纠结,还是无奈放下了!

  他长叹一声,仿佛老了十岁!

  陈昂站在不远处,鹏魔王尸体所化的凶山之上,静静的看着他们,他的肩膀上赫然站着一只双首怪鸟,正是披着老学究的人皮,化为夏获鸟的那只鬼婴。

  陈昂轻轻抚摸它的羽毛,看见夏获鸟乖巧的侧着眼睛来看他,才笑道:“也是你的一番造化,去吧!不要辜负他留给你的一丝善念!”

  说着将肩膀上的夏获鸟往前一送,看着它展翅朝那群变成姑获鸟的鬼婴飞去。

  夏获鸟飞回解阳山上,朝清尘子优雅一叫,清尘子才如梦初醒一般转头看过去,姑获鸟是鬼鸟,凶兽,但因为老学究临终善念所寄,而生的夏获鸟,却是十足的灵兽。

  它灵巧的朝那些姑获鸟飞过去,用爪子轻巧的在姑获鸟的背上一抓,就迅速的抓破人皮,将里面的鬼婴掏了出来,含在嘴里,那些鬼婴就像遇到兄长的顽童一样,只会像一个真正的婴儿一样啼哭,而不能反击。

  夏获鸟抓出了几只鬼婴,就朝西王母国飞过去,不过拍几下翅膀,就飞到了西梁城中。

  那位送一众穿越者上山的老妇心惊胆战的看着解阳山的方向,她显然也听到了姑获鸟的声音,西王母国无论是谁,只要去落胎泉化过婴胎的女子,听到那姑获、姑获的声音,心里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老妇人小心翼翼的从门缝往外看,却听见一声清越的长鸣,她往声音发出的方向去看,却见到一只羽毛华丽的两首鸟儿落在自家的房顶上,只是被那只怪鸟一看,她就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

  那种熟悉的感觉,她记得分外清楚。

  连忙叫道:“哎呦!老妇我六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有怀孕的感觉?”在一摸小腹,虽然平平无奇,但她清楚的感觉到,真有一个小生命在里面扎下了根。

  老妇恍惚间听见有一个老男人的声音从那只双首怪鸟一个白首中传来:“这是你自己欠下的债,如今到了要还的时候了!你怀的那个孩子,姑获鸟不会来侵扰他,还会帮助你们守护这里。若是你善待这个孩子,它们就会赶走靠近你们的鬼物,若是你虐待他,或者害死了他,那么姑获鸟就会找到你!”

  老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那只双首怪鸟重新腾空而起,朝其他地方送子去了!

  解阳山上牛魔王狼狈不堪,他本欲降服那只凶鸟,岂料靠近那姑获鬼母的时候,却被它双眼射出的神光擦着,当即就感觉后门一紧,腹中有东西的滚动,连忙叫道:“走错路了!走错路了!”

  “那地方不是产门,莫要往那里钻!”

  紧接着一摸下体,好家伙,痔疮都破了!

  好一个大力牛魔王,当即紧腹提肛,将那东西憋回体内,接着往那里运力一挤,就听见腹中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生生憋死在离里面,化为一滩牛粪。

  牛魔王恼羞成怒,姑获鬼母听到鬼婴临死哭啼,也发了疯。

  姑获鸟鬼母空着一双利爪,去抓破牛魔王面门,四周那些鬼婴所化的姑获鸟纷纷涌上来帮忙,那牛魔王一根混铁棍挥舞的水泼不进,指哪打哪,若非姑获鸟们拼死相救,姑获鬼母早就被牛魔王打死了!

  牛魔王随手撕了两三只姑获鸟,大吼一声,将其余的全部震死,眼见自家的孩子全部死去,姑获鬼母的眼珠子都红了!它亢鸣一声,声音裂石穿云,犹如杜鹃泣血。

  朝着鹏魔王陨落那山飞去,断首滴落的鲜血染红了山体,渗入山体。

  清尘子刚刚还看着夏获鸟飞走的方向,脸上怅然若失,似悲似喜,听闻那一声鸣叫,即刻被惊醒,转头去问那中年妖道:“杨道长,你可还记得这西王母国内,无论山神土地,还是鸟兽男女,一旦死去,因为魂魄无依和笼罩此地犹如无间地狱一般的奇特法则,都会化为厉鬼!”

  妖道懵懂点头道:“确实如此!”

  清尘子仿佛追问,又仿佛自言自语道:“那么鹏魔王也死在了这里……”

  妖道听了愣住了片刻,看着姑获鬼飞往凶山的方向,忽然打了一个冷战,尖叫道:“大家快跑!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家伙!”

  就在他惊恐尖叫的时候,那鹏魔王尸骸所化的凶山之上,一声穿云裂石的长鸣,撕裂长空,八千里大鹏凶山脉赫然裂开,从中飞出一只托云蔽日的凤凰,那只凤凰有九首,振翅便扇起一阵笼罩南瞻部洲的巨大季风。

  其凶也!张口食尽一洲之人,所临之处,劫煞之气汹涌,仙人跌云,以为不详,名为鬼车!

  其吉也!五采而文,名曰凤凰。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名为九凤,煽动楚风!

  清尘子瞠目结舌,颤声道:“大荒之中,有山名北极天桓,海水北住焉。有神九首,人而鸟身,名曰九凤。”

  “浮云蔽天众星没,举手向空如抹漆。天昏地黑有一物,不见其形,但闻其声。其初切切凄凄,或高或低。乍似玉女调玉笙,众管参差而不齐。既而咿咿呦呦,若轧若抽。又如百两江州车,回轮转轴声哑呕。鸣机夜织锦江上,群雁惊起芦花洲。其名为鬼车,夜载百鬼凌空游。”

  “此乃神,凶则为鬼车凶鸟,吉则为九凤神鸟!”

  “那如今是凶是吉?”中年妖道连忙问道。

  清尘子看见九凤身上被姑获鸟妖血染红的翅膀,还有那蒙昧而无识的九对眼睛,肯定道:“是鬼车!有大凶!”

  http://www.zwydw.com/book/0/5/79059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