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七十章 僧王落马

第六百七十章 僧王落马

  前文说过,吴军这次出兵东北十分仓促,吴超越甚至是在最后一刻才下定北伐决心,结果这一点反应到了战场上后,吴军的调遣、集结和出兵顺序就显得有些凌乱无章,再加上华北吴军为了不给清军太多备战时间增加攻坚难度,前锋队伍在进兵永平府时采取了轻装急进的策略,让吴军的进兵次序更是前后脱节严重,以至于吴军前锋都已经冲进永平府腹地了,吴超越从中原抽调北上参战的后续军队,都才刚刚只是越过直隶南部的顺德府城。

  这一点固然给吴军的行军作战和后勤供应制造了许多麻烦,可也照样坑了满清朝廷和僧王爷这一边,害得僧王爷都已经匆匆赶回热河准备率军南下增援永平和山海关了,竟然都不知道吴军这次的出兵规模究竟是多少,有多少后续军队,有多少步兵和骑兵,更别说是知道吴军的武器装备情况,有多少连俄式装备都可以轻松压制的吴军精锐营。

  僧王爷能知道的,还是他麾下留守热河的察哈尔骑兵自行收集到的永平军情,上面显示说吴军已经有大概八到九千人的军队在江忠济的率领下打进了永平府,另有至少五千以上的吴军在从天津押粮东进永平府的途中。此外传闻说京城吴军曾国荃部和驻扎张家口的吴军丁汝昌部也要东进增援永平和山海关战场,但什么时候出兵,出兵规模是多少,吴军究竟还有多少后援兵马,来往于天津和上海之间的吴军水师徐来所部是否也会参战,僧王爷却是完全一无所知。

  “派人去和载龄联系,叫他赶紧把所有收集到的吴贼军情送来!从山海关到热河才多少路,居然到现在还没派个人来和本王联络知会军情,想叫本王骑着瞎马打仗?!”

  僧王爷的脾气还是那么火暴,两句话不对就砸了桌子,对挂名直隶总督的山海关守将载龄至今没有与热河取得联系万分不满。可是姓着爱新觉罗的热河都统绵森却偏偏给僧王爷添堵,说道:“僧王爷,不能再耽搁了,我们必须尽快出兵,否则的话,如果让吴逆贼军抢先拿了喜峰口,你再想带着察哈尔骑兵增援永平和山海关,路就没那么好走了。”

  “森贝勒放心,吴逆贼军来得匆忙,兵力也不是十分充裕,不太可能立即分出大队兵马北上争夺永平府的长城关口。”僧王爷颇为自信的回答,又说道:“我们还有时间,还可以等摸清楚了永平府的具体敌情再出兵。”

  “可是僧王爷,如果吴逆贼军真的这么做了怎么办?”绵森很有些不自量力的和僧王爷争论军事,说道:“不能从喜峰口、龙井关和青山口这些地方进兵,你的援军就得绕到山海关那一带的关口才能进兵关内了,万一吴贼乘机大举进兵永平,你的援军可能就来不及了。”

  绵森的担心虽有些杞人忧天,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所以僧王爷也多少有些动摇,绵森则又催促道:“僧王爷,要不这样,你先去喜峰口预防万一,我这边收到载制台的消息,马上用快马给你送信,这总行了吧?”

  职责所在,犹豫了片刻后,僧王爷还是勉强点了点头,同意了绵森这个建议,当下僧王爷马上调兵遣将,安排了一支三千余人的察哈尔骑兵随同自己南下赶往喜峰口,准备先抢占住出兵华北平原的有利地形,然后再决定如何增援永平。余下的察哈尔骑兵则继续留驻热河,并按照慈安、慈禧的要求和满清朝廷的规矩,暂时划归绵森节制指挥。

  就这样,为了自己所效忠的满清朝廷,在敌情极度不明的情况下,僧王爷回到热河的第二天就带着察哈尔骑兵南下出发了,结果也还好,正如僧王爷所料,急于拿下永平府建立前进基地的吴军果然没来得及分兵争夺长城关口,僧王爷所部只用了一天时间就赶到了喜峰口,把军队驻扎在有利于骑兵作战的喜峰口南部,然后也算是沙场老将的僧王爷马上派人探察周边动静,了解吴军最新动向。

  探察到的初步结果让僧王爷十分为难,吴军的战术重心和运粮道路是在远离长城的永平府南部,遵化一带的吴军驻兵虽然不多,可紧紧守住了几处紧要隘口,严重限制了僧王爷的骑兵机动,僧王爷手里的军队要想对吴军形成威胁为正面战场分担压力,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把军队拉到远离长城的永平府游击作战,在并不十分开阔地形上打吴军粮道的主意;二则是把军队拉到迁安去,以迁安为自足点,威胁正在围攻永平府城卢龙城的吴军主力背后,冒着被吴军后续军队包围的危险作战。两个选择都没有足够把握,也两个选择都有不小风险。

  “迂回空间太小了,我的骑兵还是适合在辽东战场作战,那里才是本王的天地。”

  感叹了一声之后,在打太平军时就以耐心著称的僧王爷拿定主意,决定暂时按兵不动,准备等更进一步摸清楚永平战场的情况再决定如何选择。然而时间才仅过去两天多点,驻守山海关的满清直隶总督载龄却通过长城道路给僧王爷送来急件,恳请僧王爷立即赶到迁安参战,从侧翼为卢龙分担压力。同时载龄还在公文中声称说迁安城内粮草和马料都十分丰足,足以支撑僧王爷长期作战。

  曾经把胜保的公文擦鼻涕的僧王爷可以无视载龄的要求,然而那时候僧王爷抗令的关键原因是看不起奴才胜保,不愿与胜保会师听从奴才的指挥。但这次不同,一是形势要比太平军北伐时危急得多,二是到了迁安后仍然还是僧王爷自己当家做主,第三则是载龄在公文中规规矩矩的用了恳求二字。所以思虑再三后,僧王爷还是咬牙决定出兵,带着三千察哈尔骑兵一路向南,直接向着迁安赶来。

  还好,正在围攻卢龙城的吴军主力并没有分兵驻扎在迁安城外,僧王爷的军队很顺利的就进了城,然而进城之后,僧王爷却又无比恼怒的发现自己上了载龄的恶当——迁安城里,竟然连今年的过冬之粮都不够,根本就无法支撑僧王爷长期作战!暴跳如雷的僧王爷找到迁安县令桐泽算帐时,桐泽则哭丧着脸说道:“僧王爷,这事与下官无关啊,是知府延福延大人说卢龙城更重要,把城里的粮食抢先运往卢龙去了,下官必须得听他的安排啊!”

  “那载龄为什么还告诉我,说你这里的粮食很多?”僧王爷咆哮问道。

  “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桐泽也是满头雾水,又说道:“但是这里离山海关不远,就算下官没有权力直接上报这件事,载制台那里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啊?”

  “狗娘养的,故意耍本王?”骂了一句脏话后,僧王爷马上亲自提笔写了一道书信向载龄质问原因,同时还是没忘了多派斥候探察卢龙战场的情况,建立紧急联络的渠道,以便在形势危急时出兵增援。

  依然还好,卢龙战场上的具体情况并没有让僧王爷过于担心,本来就是满清朝廷苦心经营的山海关外围屏障,工事坚固城高壕深,又逐渐熟悉了吴军的攻城三板斧,卢龙府的清军早早就把城门堵死,又用火攻克制了吴军的直接凿墙爆破战术,卢龙这边已经成功打退过一次吴军的大规模进攻,暂时没有太大的危险,所以僧王爷倒也用不着匆匆出兵和吴军主力正面交战。

  可是松了口气之后,僧王爷却逐渐的发现情况不对了——迁安战场,实际上居然比卢龙战场更危险!城中粮草不多,无法长期久守,只是县级规模的城池残破陈旧,根本无法和满清朝廷苦心经营的永安府城卢龙城相比,而更要命的是,迁安这里距离卢龙战场只有不到四十里!吴军主力如果愿意,随时可以在一天之内奔袭到迁安城下,包围僧王爷和远比卢龙城好打的迁安小城!

  “这个地方,对本王来说很危险啊!”

  察觉到情况不妙后,一向性格自私的僧王爷也没迟疑,马上就借口在城内驻军过于扰民,不顾桐泽等迁安文武官员的苦苦哀求,当天就把军队拉到城外驻扎,还把营地建立在地势最为开阔的迁安城东郊,摆出情况不对就马上开溜的架势。结果也是在同一天晚上,载龄也派人来到了僧王爷,使者磕头作揖说绝对没有任何故意欺骗僧王爷的意思,只是因为迁安小城才不敢留下太多粮草,又替载龄保证说只要僧王爷需要,随时可以把军队拉到山海关去就粮,好说歹说,总算是暂时平息了僧王爷的滔天怒火。

  僧王爷冒险兵进迁安当然也不是毫无作用,察哈尔骑兵出城后的第二天,吴军那边果然做了一些应对性的调整,分出三个营的兵力北上到迁安十里处立营,监视和牵制住了僧王爷的军队。僧王爷很清楚吴军是打算等到骑兵到来再找自己算帐,但仗着自己都是骑兵,距离山海关也不是太远,所以僧王爷也没有过于担心,耐心的只是等候吴军做出下一步调整,同时也间接为卢龙主战场分担压力。

  一天后,战场情况又出现新的变化,先是从天津押粮而来的吴军第一支后援部队途经主动投降的滦州,顺利抵达了卢龙战场,兵力得到补强之后,蓄势已久的吴军主力第二天便再次向卢龙城发起进攻。消息被哨探轻骑报告到了僧王爷的面前后,僧王爷也马上加强了对卢龙战场的探察力度,同时让军队准备干粮马料,随时准备出兵增援卢龙城。

  是夜,卢龙战场再次传来急报,说是吴军发起了连夜攻城,知道吴军喜欢在夜间发力的僧王爷也没敢迟疑,赶紧带着察哈尔骑兵绕过吴军阵地南下,到卢龙外围替守军分担压力。结果也不出僧王爷所料,到了下半夜时,卢龙城那边果然传来了一声惊天巨响,宣告吴军已经成功引爆了炸药,虽然不知道吴军是否已经炸开城墙,但僧王爷还是毫不犹豫带着军队冲向卢龙战场,和吴军在卢龙外围的交上了手。

  这一战打得十分激烈,兵力占优的吴军两线作战,一边猛攻用地道攻城战术炸塌的卢龙城墙缺口,一边与僧王爷在外围拉锯作战,僧王爷利用机动优势,带着察哈尔骑兵不断游走于吴军阵地周边,有机会就冲击吴军阵地,没机会就立即远遁而走,打得虽然不是十分漂亮,却也有章有法,成功替卢龙守军分担了不少压力,给卢龙城里的守军重新堵上缺口创造了机会。

  但是很可惜,僧王爷的努力并没能收到他所需要的效果,激战到了天色全明时,吴军的旗帜依然还是插上了卢龙城头,四门被堵的卢龙清军无路可走,虽然殊死抵抗,却依然还是无法挡住吴军的步兵大队汹涌入城。见卢龙失守已成定局,不敢和吴军步兵方阵硬碰硬的僧王爷也没了其他办法,只能是大骂着卢龙守军的无能,赶紧带着骑兵撒腿而逃,然而就在察哈尔骑兵成功拉开了与吴军步兵之间的距离后,还没等僧王爷让军队放缓速度休息,后方却突然马蹄如雷,一支规模不在僧王军之下的骑兵队伍快马追来,这支队伍还人人头戴白色斗笠,标志着他们的特殊身份——吴军骑兵!

  “吴贼骑兵!”

  僧王爷率先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喊叫,然后僧王爷又愤怒咆哮道:“吴贼骑兵什么时候到的?为什么事前没有任何消息?”

  咆哮无用,武器装备和实战经验本来就不如吴军骑兵,又激战了几个小时人困马乏,僧王爷麾下的察哈尔骑兵除了逃命之外没有任何的选择,吴军骑兵则紧追不舍。迫于无奈,僧王爷只好是带着察哈尔骑兵一路狂冲向邻近的抚宁城,准备逃进城里暂时休息,养足马力再想办法逃往山海关。

  枪声不断响起,一家一户只能一个儿子结婚生育的察哈尔骑兵不断中枪落马,僧王爷心在滴血,可是又毫无办法,只能是不断的拍马向前,以最快速度冲向抚宁小城。然而胯下战马疲惫,察哈尔骑兵想快也快不起来,体力相对占优的吴军骑兵则一边追击,拼命射杀掉队的察哈尔骑兵,一边分兵向前迂回包抄,拦截僧王爷的败兵,还成功的渐渐追上了僧王军的前队。

  抚宁小城已经遥遥在望,可惜城外街道里的百姓早就已经逃得干干净净,城门也在大白天里紧紧关闭,即便已经有跑得快的僧王军骑兵冲到城下求援,城里的守军也不敢打开城门迎接僧王爷的败兵入城,更别说是派出军队稍做接应,稍微替僧王爷分担一下压力。僧王爷破口大骂,可是又毫无办法,只能是带着败兵绕城而走,冀图奇迹出现,能够从其他城门进城。

  很可惜,在强渡抚宁河时,僧王爷胯下的战马也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不慎失了蹄,竟然在河中直接摔倒,不会水性的僧王爷惨叫着摔落战马,还没等身边亲兵把他救起,就已经被河水直接灌晕了过去……

  “呕,哇!”

  呕吐着腹中黄水悠悠醒来后,趴在大石头上的僧王爷足足吐了十来分钟才慢慢回过神来,可是让僧王爷绝望的是,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全都是戴着白色斗笠的吴军士兵,还个个不怀好意的看着僧王爷狞笑,就好象一群包围着赤裸少美女的色狼。

  “僧格林泌,僧王爷,终于见面了。”一个吴军将领开口,微笑着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丁汝昌,镇南王麾下的总兵,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吧?”

  “狗长毛!”僧王爷的确听说过丁汝昌的名字,先是艰难骂了一句丁汝昌过往的身份,又呻吟着说道:“杀了我,本王宁死也不当俘虏。”

  “抱歉,象你这么重要的俘虏,我还真舍不得杀。”丁汝昌微笑说道:“尤其是我还听说,僧王爷你和我们镇南王爷过去有不少的仇怨,今天把你抓到了,我如果不把你献给镇南王发落,岂不是太对不起镇南王对我的再造之恩了?”

  “狗贼,杀了我!”僧王爷再次主动请死,骂道:“老子宁死都不当吴超越的俘虏,给我一个痛快!”

  丁汝昌还是奸笑着摇头,喝令部下将僧王爷捆好后,丁汝昌又十分好奇的问道:“僧王爷,你到底有多少仇人?怎么连你们乱党军队里,都有人那么恨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僧王爷疑惑反问道。

  “我听江抚台说,前几天你们那边有人悄悄用箭书告密,向我们江抚台介绍了你的身份和你军队的情况,建议江抚台先打抚宁干掉你,给我们镇南王报仇出气。”丁汝昌如实说道:“当时江抚台还怀疑这是个圈套,没敢上当,错过了把你困死在迁安城里的机会。等发现箭书说的情况都是真的,我们江抚台还后悔得骂了娘。”

  “真的?你是不是在骗我?”僧王爷大惊问道。

  “我有必要骗你吗?”丁汝昌笑笑,说道:“仔细想一想吧,你们那一边,到底是谁这么恨你?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顺手替你报仇。毕竟托你的福,这次我的封赏是肯定少不了啦,而且我也不喜欢那种出卖战友的卑鄙小人,可以帮你出口恶气。”

  艰难抬着头,呆呆看着笑得无比淫贱的丁汝昌,僧王爷突然一阵接一阵天旋地转,心道:“是本王在永平府和山海关有仇人?还是说,她们……?这怎么可能?”

  顺便说一句,得知僧王爷居然被吴军将士生擒活捉后,虽然有些意外,可满清朝廷还是在第一时间派出使者与吴军联络,表示用千金高价赎回身份高贵的僧王爷,同时也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向蒙古草原公布,让蒙古各部王公知道这次战败被擒虽然是僧王爷冒险轻进咎由自取,但两宫皇太后和满清朝廷还是没有任何怪罪僧王爷的意思,仍然还在努力营救不幸被俘的僧王爷!也以此号召各部王公继续团结在满清朝廷的光辉大旗之下,上报国恩,下安黎庶,中为僧王爷报仇雪耻,继续与满蒙八旗的死敌吴超越逆贼血战到底!

  至于能不能把僧王爷救回来,那是谁也不敢保证的事。还有僧王爷是否因为被俘变节,在吴军逼迫下胡说八道恩将仇报倒打一耙,那就是一个谁也扯不清楚的问题了——反正嘴巴长在各人身上,各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满清朝廷对此没有任何的担忧和顾虑。

  http://www.zwydw.com/book/0/7/10017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