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神秘船队

第六百七十三章 神秘船队

  “……如果蒙过去了,骗开了贼军营门,今天晚上我们就立下盖世奇功了。”

  听了帮凶金太文的这句怂恿话,张明进的脑袋不由一热,下意识的就抬腿向前,走向吴军营地,然而才刚走得一步,旁边就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拉住了张明进,紧张的说道:“堂哥,不能去,贼军认出了你,你就玩了。”

  拉住张明进的是他的亲兵队长兼堂兄弟,也是不愿看到张明进白白送命的张姓亲人,所以张明进又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吴军营门那边突然又传来了呼喝声,“郑祥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开枪了!”

  “开枪!”

  还是在发出了这道命令后,张明进才发现自己有些过于冲动,过于着急的暴露了身份。可是后悔已经晚了,听到张明进的命令,早就紧张得手心出汗的清军众人已经纷纷端枪开火,抢先把子弹射向吴军营门,吴军营门那边,也马上喷射出道道火苗,无数的子弹迎面射来,好几个躲闪不及的清军士兵被子弹打中,不是发出惨叫就是直接摔倒在血泊中。

  原本已经无限接近于成功的清军奇袭行动就此改变,迫不得已,清军敢死队只能是改奇袭为强攻,一边拼命开枪射击吴军营门,一边冲锋向前,向吴军营门投掷宝贵的苦味酸手雷和黑火药制成的火弹,妄图炸开营门冲进营内。然而很可惜,经验丰富的吴军将士立即采取轮射战术用火力封锁道路,同时事前安放在营门两侧的吴军火炮也匆匆开炮,有力的压制住了清军冲锋,成功度过了突然受袭的慌乱期,舍命冲锋的清军敢死队成员死伤惨重,不得不伏地躲避。

  “丢掉火把!金太文,你负责左边,我负责右边,向两翼散开,我们的援军来了,有机会就往贼军营地里冲!”

  诅咒着张明进的胆小如鼠,清军大将金太文依令行事,带着一队清军冲向吴军营门的左侧,熄灭火把避免暴露位置,张明进也亲自带军冲往右侧,藏身进黑暗处等待战机重新出现。吴军方面也是反应迅速,各营各队全部提枪上阵,守住营墙壕沟不给清军靠近机会,同时准备迎击即将到来的清军大队。

  不一刻,由六个营组成的清军大队赶到现场,马上按照战前约定向吴军营地正面发起强攻,吴军将士奋起迎战,依托营防工事迎头痛击清军大队,营地四周枪声如麻,间杂大炮轰鸣,又不时有清军的火弹投向吴军营地,烈火熊熊,厮杀得不可开交。

  清军方面毕竟准备得更充足一些,为了确保纵火成功,不但清军的敢死队携带了宝贵苦味酸武器,清军大队也带来了数量惊人的黑火药火弹,这种原始的投掷型武器虽然爆炸威力不及苦味酸手雷那么巨大,可是落地爆炸之后,却照样能喷射出可以伤人杀人的火焰,吴军的木制营墙和鹿角拒马因此不断起火,清军士兵乘机不断以什队为单位向吴军营地发起冲锋,多次成功冲过壕沟,逼近到营墙旁边与吴军将士近战。准备不足的吴军将士则十分被动,仓促间只能是依托工事而战,根本无力有效压制清军攻势。

  对吴军营地威胁最大的依然还是清军的敢死队,张明进和金太文率领的清军敢死队只要看到机会,马上就向吴军阵地发起偷袭,或是直接冲击吴军营墙,或是靠着夜色和烟雾掩护悄悄上前,偷偷摸到吴军阵地旁边突起暴击,还毫不吝啬的突然使出高价买来的苦味酸武器,杀得对面的吴军将士手忙脚乱,多次直接冲到吴军营墙下方,并一度成功冲上吴军的营墙顶端,吴军将士大呼小叫,被迫以肉搏白刃迎战清军士兵,还因为清军敢死队都做吴军打扮的缘故,在白刃战中出现误伤。

  还好,吴军的粮草距离营墙较远,清军敢死队那怕是使出吃奶的劲,也没办法把苦味酸手雷或火弹直接丢到吴军露天堆放的粮袋上,不然的话,吴军这一场仗肯定只会难打十倍。然而即便如此没,守营吴军仍然还是被清军将士前仆后继的舍命冲锋打得手忙脚乱,好几处防线接连告急,被迫投入预备队救火,清军上下则是吼叫不断,红着眼睛只是轮番上前,拼命冲击吴军营防工事,一些特别亡命的,还干脆背着火药包直接冲击吴军营门。

  …………

  同一时间的吴军主力营地这边打得还更激烈,因为距离关城较近的缘故,清军方面搬来了几门俄制榴弹炮助阵,配合以劈山炮直接轰击吴军营地,而吴军主力则是明显没有做好决战准备,即便武器装备、战场经验和兵员素质都占优势,也仍然还是被准备充足的清军压着打,只能是坚守营地,无法实施反击。

  姓着野猪皮的清军主帅载龄也确实有些军事天赋,在关墙上看到清军占据上风,吴军只敢守不敢出击,载龄又果断抽调城内预备队出战,带着更多的重型火炮增援主力战场,文职方面的副手齐承彦提出质疑,担心此举过于冒险时,载龄还神情坚定的说道:“不会有危险!黑灯瞎火情况不明,吴贼那边还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去奔袭秦皇岛的动作,借吴贼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兵反攻山海关!我们就算把城里的军队都派出去,这个时候山海关也不会有危险!”

  被载龄料中,清军预备队带着更多的重型武器赶到前线增援后,在压力大增的情况下,吴军果然更加不敢出营反击,只能是被动的见招拆招,用火枪手雷抵御清军的步兵进攻,用远程火炮与清军火炮对轰,吴军主将朱洪章也只是一边指挥军队守卫营地,一边揪心三十里外的秦皇岛战场,全然没有想过冒险反击,到营外去和清军殊死一搏。——当然,这也不能怪朱洪章胆怯保守,主要还是深夜之中敌情不明,不知道清军到底出动了多少兵力,还有多少预备队可用,跟着曾国藩养成了结硬寨打呆仗习惯的朱洪章自然不敢轻易弄险。

  清军因此完全占据了战场的主动,在实战经验丰富的清军大将王占魁指挥下,清军兵分三路,依次轮流冲击吴军主力营地,激战中甚至还直接喊出了活捉朱洪章的口号。而吴军方面则陷入完全被动,被清军的猛烈攻势打得完全抬不起头来,朱洪章还一再传令各营,不许任何营队擅自出营反击,导致吴军虽阵脚未乱,场面上却彻底处于被动下风,光挨打难还手,只能是咬牙苦撑。

  …………

  与此同时的秦皇岛战场这边也是一样,靠着先发制人的优势,综合实力实际上处于劣势的清军大打顺风仗,同样把倪桂率领的秦皇岛吴军打得难以招架,多次奇迹般的冲上吴军营墙顶端,给吴军制造大量死伤的同时,还用伪造成吴军将士的清军敢死队给吴军阵地制造了许多混乱,导致吴军每次和清军近身交战后都必须甄别敌我,既浪费调整时间,又伤及士气。然而即便如此,依然还是出现几个清军敢死队成员乘机混入吴军营内纵火的情况,军心士气更受影响,战局更落被动。

  又激战了一段时间后,清军方面还创造了一个新的奇迹,一个背着火药包冲击吴军营门的清军士兵中枪后未死,藏身在死人堆中匍匐上前,一点一点的逼近吴军营门,成功在吴军营门近处点燃了脊背上的火药包,用自己粉身碎骨的代价重创了吴军营地大门,导致吴军营门燃起大火。吴军上下因此惊呼动摇,清军将士却是欢声如雷,立即向着吴军营门发起集群冲锋,倪桂别无选择,只能是亲自率领直属营队上前,排成横队守卫营门,一边艰难压制清军进攻,一边让士卒灭火堵门。

  …………

  再来看一看山海关这边的情况,身在三十多里外的山海关南门城墙上,载龄当然不知道自军已经在秦皇岛战场上取得了重大突破,然而即便如此,载龄却依然还是满脸笑容,神情轻松,因为在他的望远镜中,清军主力的表现得比他所预期的更满意更出色,一直都是把吴军主力压着打按着打,还一度用俄式火炮轰塌了吴军大营的北面正门,逼得吴军只能是投入大量兵力守卫营门,更加给清军火炮肆虐的机会,载龄也因此断定,自军今夜就算不能彻底摧毁吴军的主力营地,也一定能重创吴军士气,鼓舞自军军心,甚至逼得吴军从锦州前线抽调兵力回援山海关,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可能。

  形势是很喜人,可载龄却又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传令兵突然连滚带爬的冲到他的面前,还没行礼就大叫道:“载制台,大事不好了,石河口那边,突然来了一支贼军船队,有好几条的火轮船,还有大炮船!”

  “什么?!”载龄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惊叫道:“怎么可能?吴贼的船队,不是去了锦州么?怎么这么快回来?”

  没有人能回答载龄的问题,反倒是石河口那边抢先传来了几声炮响,载龄赶紧举起望远镜细看时,又一眼看到自军已经主动放弃的老龙头炮台已经升起了火头,很明显是吴军船队直接用上了苦味酸炮弹,既火力侦察清军的炮台情况,也释放火光方便侦察情况。而看到这一点后,心思颇为慎密的载龄也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吼道:“不是原来的吴贼水师!原来的那支吴贼水师,知道我们已经主动放弃老龙头,不可能再对着老龙头炮台开炮!是新来的吴贼水师,不知道老龙头的情况,所以才对着老龙头开炮!”

  醒悟大吼过后,载龄难免又更加满头雾水,说道:“可这支吴贼水师,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新从上海来的?可胶东宝中堂那边,怎么也不给我送一封信?”

  …………

  同一时间的秦皇岛战场这边也是如此,当四条悬挂着吴军旗帜的蒸汽炮船长拉着汽笛出现在秦皇岛码头附近时,不要说正在围攻秦皇岛码头的清军蒙圈,吴军上下也是个个莫名其妙,都说道:“怎么会事?我们的水师怎么又回来了?收到消息赶回来救援?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啊?”

  突然出现的吴军蒸汽炮船是从那里来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吴军蒸汽炮船开抵岸边后,马上就毫不犹豫对着清军人群开火,还极其奢侈的直接用上了苦味酸开花炮弹,正在围攻吴军营地的清军一片大乱,秦皇岛吴军的压力顿时大为减轻,眼看就有机会冲进营内烧粮的清军士气狂降,无不大喊吴军援军已到。

  …………

  还是主力战场这边比较重要,通过炮击确认了清军没有在老龙炮台驻军后,几条吴军武装海船马上掉转船头,直接冲进了流量颇大的石头河,气势汹汹的直接杀向石河桥梁。另有一些吴军海船放下小船,运载士兵冲向石河南岸的白鹭岛登陆。在望远镜中看到这一情况,已经跑到山海关城墙东南角观察敌情的载龄顿时魂飞魄散,赶紧大吼道:“快!去给王占魁传令,让他把军队撤回来!绝对不能让吴贼把他堵在石河南岸,绝对不能让他把堵在石河南岸!”

  这时候,打得热火朝天的吴军主力和清军主力当然也发现了神秘船队的到来,受此影响,吴军主力当然是士气大振,军心欢腾,清军方面却是个个心惊胆裂,不用载龄派人传令,清军的前线指挥官王占魁就已经自行放缓了进攻,指挥军队逐次撤离战场。而当探到吴军战船竟然冒险突袭石河桥梁时,王占魁更是魂飞魄散,赶紧命令预备队冲回去增援桥梁,保护自军回城道路。

  神秘船队的突然出现确实一举扭转了整个战局,然而很可惜,这支悬挂着吴军旗帜的神秘船队也有失策之处——就是明明已经看到清军主力位于石河南岸,竟然还把登陆地点选择了石河南岸的白鹭岛!清军斥候迅速把这一情况报告到了王占魁面前后,手中兵力充足的王占魁顿时大喜,马上冲着部将李洪寿吼道:“带你的本部人马去白鹭岛,给我杀光那帮敢上岸的咸狗!”

  大声应诺了王占魁的命令,李洪寿赶紧带着自己刚从前线撤回来的两个营兵马大步东进了,张牙舞爪的直接扑向吴军登陆地点。而更加让李洪寿欢喜的还在后面,当他带着军队匆匆赶到距离不远的白鹭岛时,海岸上已经登陆吴军士兵了不起才只有两百来人,在兵力方面处于绝对下风!李洪寿心中狂喜,马上就吼道:“弟兄们,上!杀!把这帮吴贼全杀光!”

  “杀光吴贼!”

  见有便宜可占,即便不满编,仍然还有九百多人的清军士兵立即发足冲锋,高喊着口号冲向吴军登陆地点,趾高气昂一定要把这支冒险登陆吴军水兵全部消灭!而再接着,除了连绵枪声外,新的喊叫声也随之响起……

  “快射小炮!是吴贼的快射小炮!”

  “快枪!是吴贼的快射洋枪!”

  “我操!掌心雷!短枪!老子们是遇上什么吴贼了?怎么装备这么好?简直比去了锦州的吴贼主力装备还好!”

  “轰隆!!!”

  远处的石河桥梁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坚固的石河大桥随之在近岸处断裂,虽然没有直接倒塌,却也桥面崩裂砖石簇簇而落,吓得守在桥面上的清军士兵大呼小叫,连滚带爬的纷纷逃下桥梁,岸上的清军士兵则看着冒险冲进石河的吴军船只傻眼,纷纷惊讶说道:“怎么回事?没看到吴贼的大炮打中我们的桥啊?我们的桥怎么就自己断了?!”

  当然了,这些清军士兵如果能够视力再好些,心也再细些,别只是顾着和吴军战船开枪对射,仔细观察石河的河面情况,那他们或许就能够发现,正有两个全身漆黑的神秘魔影,正在河水中随波起伏,悄悄潜回吴军船只所在的方向……

  “集中炮火!打刚才爆炸的位置!”

  http://www.zwydw.com/book/0/7/101283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