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姐妹离心

第六百七十六章 姐妹离心

        吴军的北伐檄文是出自赵烈文姐夫周腾虎的手笔,文采虽不敢说比肩能够治愈曹老大头风的陈琳版讨曹檄文,可也照样把慈安鬼子六和曹毓英等满清分裂派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七荤八素,同时按照吴越的要求,周腾虎又把慈安拿着咸丰遗诏逼着慈禧同意建立伪州国的罪行公诸于众,不但把分裂中国的罪名全部推到了慈安和鬼子六等人头上,也正式公开了咸丰大帝留有遗诏对付慈禧的事!

        除此之外,吴军檄文自然少不得顺带着恶狠狠的威胁了一通胆敢给慈安和鬼子六等人为虎作伥的帮凶走狗,要求伪满州国文武官员和军民百姓看清潮流,认清时务,赶紧打开城门家门迎接镇南王的大军,或者直接干掉鬼子六曹毓英和奕誴奕譞等乱党头目,献上他们的级请赏!

        如果不然,镇南王大军一到,后果自己负责!

        这道檄文正式布后,伪满州国潜伏在京城的细作马上偷抄了一份在第一时间送往东北,送到沈阳呈报给伪满州国朝廷,结果这么一来,即便都很清楚吴越是在挑拨离间,慈安和慈禧还是马上生出隔阂,慈禧暗中勾搭小叔叔吴越的不轨之举,也变成了掉进裤裆里的黄泥巴,不是翔也是翔了。

        姐姐,妹妹我知道,现在我就说一千句一万句,也解释不了我的委屈了。

        迫于无奈,慈禧只能是跪在慈安的面前,眼泪汪汪的说道:但妹妹我可以对着先皇的灵位誓,对着大清的列祖列宗誓,为了大清的江山,我是在暗中和吴越那个逆贼有过几次联络,可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大清江山社稷的事啊!我如果有半句虚言,叫天雷现在就击了我,死后化为厉鬼冤魂,永坠十八层地狱,永远不得生!

        同样是无可奈何,慈安只能是双手搀起慈禧,同样流着眼泪说道:妹妹,你用不着解释,也用不着什么毒誓,我信得过你。我知道这是吴越逆贼的无耻离间,想要让我们姐妹离心,手足相残,我不会上他的恶当。我们姐妹,永远都是最亲最好的姐妹。

        慈禧感动得放声大哭,也激动得忘了乘机试探慈安将要如何对待咸丰大帝留下的那道遗诏,慈安也一直在抹眼角,可同样还是忘了提起咸丰大帝留下的那道要命遗诏,姐妹二人抱头痛哭,看似亲密无间,坦诚相待,实际上却是各怀鬼胎。同时无法避免的,慈安心里的疙瘩也始终无法解开,悄悄心道:西太后到底有没有和吴越逆贼暗中勾结?关键时刻,她会不会向吴贼出卖我们?

        这点隔阂很快就直接影响到了伪满州国的备战,鉴于吴军势大,同时吴军已经把战线推进到大凌河一线,距离沈阳已然不远,为了赢得战略缓冲空间,不给吴军把伪满州国朝廷直接一锅端了的机会。沙俄公使热梅尼向鬼子六献策,建议让慈安和慈禧带着已经改名为康德大帝的野猪皮十世先行北上,迁居到齐齐哈尔或者爱辉建立陪都,留下部分文武官员统军守卫沈阳,抵御吴军进攻,让吴军就算成功打下了沈阳,也没办法一举消灭伪满州国。

        热梅尼的这个建议当然可以恶心到吴越和吴军将士,鬼子六听了也十分动心,然而鬼子六把这个建议进呈到了慈安和慈禧的面前后,慈安和慈禧却马上各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对是否采纳这个建议生出分歧,继而也更进一步扩大了隔阂。

        不能再往北走了,到了黑龙江,哀家的生死荣辱都要任人摆布,再也没办法自己把握。只有带着皇上留在盛京,哀家才能自己决定命运,留下拿皇上和吴越逆贼讨价还价的希望。

        慈禧心里是这么算计,也因此极力反对迁居陪都,借口移驾必然动摇军心民心没,让伪满州国更没希望抵挡吴军进攻,同时又公然质疑热梅尼提出这个建议的真正目的是想劫持康德大帝,乘机吞并东北和蒙古,说什么都不肯同意离开沈阳。——也别说,热梅尼提出这个建议,真正目的也就是为了随时劫持和控制伪满州国朝廷。

        慈安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因为吴越已经在北伐檄文中把分裂中国的罪行强制安装到了慈安的身上,留在沈阳一旦被吴军包围,那么慈安肯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为了自身的安全和利益,慈安便极力主张接受热梅尼提出的这个建议,与慈禧互不相让,争执得不可开交。最后在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慈安也只好勉强接受了慈禧的意见,决定把这件事拿到朝会上讨论,先征询百官的意见,然后再做决定。

        慈禧主张把这件事拿到了朝会上讨论当然不是无的放矢,就象慈禧所预料的一样,这个议题放到了金銮殿上后,伪满州国的许多文武官员果然极力反对让康德大帝北上黑龙江,理由也和慈禧的反对借口大同小异,一是担心这么做会动摇军心民心,导致伪满州国更没希望守住沈阳城,第二则是担心沙俄会乘机把伪满州国小朝廷一锅端,挟天子以令诸侯,彻底吞并东北和蒙古。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良知尚存的伪满官员摆出铁证,列举沙俄军队打着增援旗号进入东北后的种种罪行,什么滥杀无辜奸女劫掠民财等等不一而足,明确指出伪满朝廷一旦北上黑龙江,必然会沦为沙俄军队的砧上鱼肉,随时可能被沙俄任意宰杀,力劝慈安和鬼子六为了康德大帝的人生安全着想,不要冒险逃往早已暴露在沙俄军队刀下的边疆城市。

        甚至就连慈安和鬼子六目前最倚重的统兵大将盛京将军崇厚都坚决反对,大声说道:二位太后,绝对不能离开盛京,现在我们满州国的精锐主力都已经云集盛京,如果这个时候再请圣驾北上,不但再没有任何可靠的军队保护皇上銮驾,盛京将士的军心士气也必然会遭到重创,再无可能做到万众一心,同保盛京!倘若如此,不但盛京危矣,朝廷也将再没有任何指望!

        反对声音实在太大,慈安也不敢一意孤行,只能是向崇厚问道:崇爱卿,你的话虽然言之有理,可如果皇上圣驾留驻盛京,战事情况却不理想,盛京面临被吴逆贼军包围的危险,又将如之奈何?

        那奴才可就要出言无状了。崇厚先请了罪,然后才说道:如果真的形势危急,我们再弃城北上也完全来得及,到时候有可靠的军队拱卫皇上和两宫太后的安全,也怎么都比圣驾离开军队先行北上的强。就象当年的元顺帝一样,身边一直有可靠的军队护卫,即便是明太祖朱元璋也始终拿他无可奈何,只能是不断怀柔,给予礼遇。

        崇厚的主张确实很有见地,只要有军队在手就什么都好说,没了军队就是无根的浮萍,任人宰割的鱼肉,所以不但更多的文武官员站出来支持崇厚的主张,原本铁了心要提前开溜的慈安也开始有些动摇,没有直接反驳崇厚的谏言。慈禧察言观色,乘机开口说道:姐姐,崇爱卿的话确实很有道理,有可靠的军队在旁,我们不管对谁都可以大声说话,但如果离开了军队,皇上和我们姐妹的安全就谁也不敢保证了。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再看看情况,等战事明了之后,再决定是否护驾北上不迟。

        又犹豫了许久,慈安终于还是十分勉强的点了点头,违心的采纳了崇厚的谏言,崇厚磕头道谢时,慈安又忍不住悄悄看了慈禧一眼,心道:看来是靠不住了,得加强对她的监视才行,只要拿到她暗通吴贼的罪证,就不能再迟疑,必须先下手为强,永除后患。

        慈安悄悄看完慈禧后,慈禧也偷偷的看了慈安一眼,心道:这事还没完,这个婊子肯定会对我生出戒心,必须得赶快找到那道诏书毁掉才行,不然的话,哀家就是睡觉都不敢闭上眼睛。

        就这样,在完全有希望提前北上争取更大战略空间的情况下,因为伪满朝廷内部的互相猜疑和利益冲突,慈安和鬼子六等人不得不暂时放弃了继续北逃的打算,不安好心的沙俄公使热梅尼捶胸顿足,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是破口大骂着满清朝廷的愚蠢傻愣,眼睁睁的错过直接控制伪满朝廷的最好机会。

        时间仅过去五天,随着东北天气的逐渐转暖,辽西走廊那边,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传来了噩耗——在吴军名将曹炎忠的亲自率领下,两万吴军兵出山海关,取道辽西直向沈阳杀来!而与此同时,早已把军队集中在锦州一线的吴军大将江忠济所部也分出两路兵马,一路东取广宁,一路直捣义州,率先打响了吴军全面北伐的第一枪!

        吴军开门红!满清开门黑!江忠济率先出兵的两天后,随着吴军的兵临城下,义州清军在没开一枪没放一炮的情况下,直接就打开了城门向吴军投降!而义州清军爽快投降的原因则有三个,第一是吴军在此前就已经做足了招降工作,第二是义州清军上下害怕战死后不但不能保全土地财产,相反还会连累到家眷老小,屈服于吴军的北伐政策!

        而第三个原因,则是满清朝廷用人失误,义州守将爱仁是蒙古正红旗人,既不甘心给伪满朝廷陪葬,又早就知道吴越一向善待蒙古降官,还和已经投降吴军的僧格林泌僧王爷有着不错的交情,所以吴军的使者才刚向爱仁呈上了僧王爷的亲笔劝降书信,爱仁便做出了聪明而又正确的选择!

  http://www.zwydw.com/book/0/7/102299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