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一路平推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一路平推

        义州清军的主帅爱仁因为自己是蒙古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受吴军招降,广宁清军的主帅存诚却因为自己是满人还是姓着野猪皮,不但断然拒绝了吴军的招降,还毫不犹豫的处死了吴军招降使者自断退路,公然喊出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的口号。

        愤怒的吴军将士立即向广宁城起了攻打,存诚率军死守,还靠得坚固的城防和充分的战前准备打得相当不错,一度挫败了吴军大将江忠济亲自指挥起的大规模进攻,成功迫使吴军先锋改用见效缓慢的地道攻城战术,粉碎了江忠济要在曹炎忠率军抵达前饮马辽河的狂言,也为伪满朝廷争取到了宝贵的调整应对时间。

        与此同时,伪满朝廷也在谈判桌上和沙俄军队展开了较量,为了尽量保住现有的土地城池,也为了借机试探沙俄军队的战斗力和联盟诚意,鬼子六几乎是天天召见沙俄公使热梅尼,并一度亲临沈阳城外的沙俄军队营地,拜访卡扎凯维奇和巴拉诺夫等沙俄将领,一再要求和恳求沙俄军队立即出动,西进增援广宁战场,为广宁清军分担压力。

        很可惜,鬼子六虽然精明,沙俄方面也不是傻子,不管是热梅尼还是俄军主帅卡扎凯维奇,全都知道广宁城下且位置偏僻,无法长期久守,这个时候出兵只会导致沙俄军队独自面对吴军北伐主力,被迫打一场没有把握的野外决战,也全都借口出兵大事需要征得俄国的东西伯利亚总督科尔萨科夫的同意,断然拒绝立即出兵。同时还早早就要求伪满朝廷尽快在沈阳城中腾出民房街道,方便沙俄军队随时进城驻扎。

        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鬼子六还十分无耻的用上了金钱贿赂和美人计,可惜热梅尼和卡扎凯维奇都是银子照收,女人照睡,军队却始终按兵不动,咬死了要先取得科尔萨科夫的同意,反过来要求鬼子六派人直接去找科尔萨科夫商量。人财两空的鬼子六恨得直咬牙,可是又毫无办法,甚至连重话都不敢对热梅尼等人说上一句。

        伪满朝廷也因此错过了增援广宁战场的最佳时机,江忠济得以从容抽调北征义州的麾下兵马东进增援,先是拿下了大小黑山堡,切断广宁清军与沈阳的直接联络,然后集中兵力猛攻广宁城,也终于是在曹炎忠率军抵达锦州的第二天,成功以地道爆破战术炸塌广宁城墙,率军攻入广宁城内,多少保住了一些颜面。——别看是战友关系,实际上江忠济并不是很服气功勋卓著的曹炎忠,靠曹炎忠帮忙才能拿下广宁小城,这么丢脸的事江忠济可绝不愿生。

        城墙倒塌后,自知难逃一死的存诚还想在临死前疯狂一把,不但要逼着广宁城里的清军和吴军巷战到底,还亲自带着亲兵来烧广宁粮仓。但是很可惜,存诚想疯狂,大部分的清军将士却不肯陪着他疯,不但城里的守军士兵纷纷放下武器投降,还有一些清军士兵悄悄的对着存诚打黑枪,最后干脆就连存诚的戈什哈都造了反,突然从背后一刀捅死了正在点火烧粮的存诚,割下了他的脑袋向吴军投降,刚升起的火头也被清军士兵自行扑灭,帮助吴军将士夺取了大批的广宁城墙。

        再接着,象征性的向曹炎忠报告了一声后,着急立功的江忠济又借口不想给清军增援机会,没有取得曹炎忠的同意就马上率军东进,挥师攻打辽河旁边的新民城,说什么都要率先越过辽河,抢到先兵临沈阳城下的风头。曹炎忠对江忠济的心思一清二楚,可是为了军队的团结也没做阻止,仅仅只是回函提醒江忠济避免冒险,不要犯轻敌错误,十分大度的统兵缓缓而行,没有刻意去抢风头。

        还好,江忠济虽然立功心切,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大哥江忠源孤军轻进被太平军干掉的教训,带着军队一路迅推进到新民厅城下后,江忠济并没有顾头不顾尾的立即起攻城,选择了先向新民旁边的开城渡口起进攻,十分谨慎的先断清军增援道路,然后再掉过头来收拾新民守军。

        鬼子六也因此降尊纡贵的亲临沙俄公使馆,几乎是下跪一样的请求俄军立即出兵增援新民,而考虑到形势确实危急,同时也需要了解和掌握北伐吴军的实力,热梅尼也终于大了一次慈悲松口答应,一边毫不客气的收下鬼子六双手奉上的厚礼,一边与卡扎凯维奇商量出兵增援,决定派遣俄军少将巴拉诺夫率领三千多沙俄军队西进,增援距离沈阳只有一百余里的新民战场。

        千恩万谢的鬼子六很快就现自己上了俄国人的恶当,带着军队西进到了辽河岸边后,巴拉诺夫并没有派遣一兵一卒西渡辽河直接增援新民清军,而是选择了驻兵平安堡在外围牵制吴军,心急如焚的鬼子六找到热梅尼抗议,热梅尼却翻着白眼说道:恭王爷,你懂不懂打仗,没有水上优势,又没有军队接应,我们的军队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强渡辽河,不是白白送死是什么?

        可是热梅尼先生,你们不过辽河,怎么帮我们守新民城?鬼子六委屈的问道。

        放心,我们的军队驻扎在辽河岸边就是增援,起码可以让吴越的军队不敢动用所有军队攻城。热梅尼微笑着说道:而且只要时机成熟,我们的军队就会马上渡过辽河,从背后捅吴越的军队一刀。

        怕是新民城都被吴贼打破了,你们的军队也不敢越过辽河一步吧?鬼子六心里恨恨的嘀咕,可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流露,相反还得再一次对热梅尼千恩万谢,感谢沙俄军队对新民清军提供的‘大力帮助’。

        事实证明鬼子六还真错怪了热梅尼,因为沙俄军队屯兵辽河东岸威胁到自军背后,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吴军江忠济部还真没敢向新民城起一次进攻。然而就在鬼子六和新民清军都松了口气的时候,新的意外却突然生——在没有任何征兆和原因的情况下,巴拉诺夫率领的沙俄军队突然连夜放弃了平安堡营地,急匆匆的撤回到距离新民城足足有六十里距离的净烟堡!鬼子六闻报大惊,只能是赶紧又找到热梅尼,当面质问巴拉诺夫突然退兵的原因。

        巴拉诺夫少将为什么突然退兵,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敢保证,一定是前线突然生了特殊情况,所以巴拉诺夫少将才不得不退兵。

        热梅尼冷冷的回答,结果就在鬼子六进一步追问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快马急报,说是巴拉诺夫的军队才刚撤到净烟堡,就有一支吴军骑兵突然从上游的辽滨塔附近渡过了辽河,还试图直接奔袭沈阳与新安联络的必经之路净烟堡,只不过因为巴拉诺夫的军队先到了一步,所以吴军骑兵才没能取得成功,只能是又撤回了新安方向。

        听到这个消息,鬼子六当然是大吃一惊,颇通军事的巴拉诺夫却是得意洋洋,说道:恭王爷,我没有说错吧?如果巴拉诺夫将军没有及时撤回净烟堡,不但你们和新民联络将被敌人切断,我们的军队也要被敌人包围,到时候,我们的军队就十分被动了。

        鬼子六无言以对,心里则嘀咕道:归根到底,还不是为了你们自己?只顾着你们自己军队的安全,什么时候能替我们的新安军队考虑一下?

        热梅尼在鬼子六面前得意洋洋的时候,奇袭失败的丁汝昌也灰头土脸的跑回了江忠济面前请罪,江忠济询问失败原因,丁汝昌垂头丧气的答道:可能是我们抢搭浮桥的时候被罗刹兵现,及时报了警,所以就让罗刹鬼子抢先跑了。

        还真小看了这帮罗刹鬼子。提出这一奇袭计划的李鸿章皱眉说道:按理来说,现我们抢搭浮桥过河,应该是怀疑我们准备偷袭平安堡才对。没想到罗刹鬼子居然这么狡猾,竟然能马上猜到我们是准备偷袭净烟堡,连夜就撤回去保护退路,

        没办法,不是我们立功的命啊。摇着头惋惜了一句,江忠济很快又振作了起来,说道:也不算白白辛苦,起码可以安心攻城了。传令给工兵那边,马上开始挖地道,争取在我们的主力抵达之前拿下新民城,打开进兵沈阳的道路。

        仍然很可惜,虽然暂时逼走了威胁自军背后的沙俄军队,然而江忠济军的攻城却依然还是不够顺利,开挖的地道很快就被新民清军的地听现并灌水破坏,始终没能抢先拿下新民城。稍微耽搁间,曹炎忠所率领的吴军主力便顺利抵达了新宁城下,江忠济也只好低声下气的跑到吴军主力军中,拜见比自己年小八岁的曹炎忠。

        已经统帅过无数比自己年长十岁二十岁的文武将官,曹炎忠当然没在江忠济面前的摆什么少年新贵的架子,除了狠狠夸奖了一通江忠济此前拿下广宁和义州两城的功劳外,曹炎忠又对江忠济军合围沙俄军队失败和攻打新民不顺大加安慰,明确表示说胜败不过兵家常事,失败是成功之母。江忠济的心里稍微好受些,也这才向已经被封为两广总督的曹炎忠问道:曹制台,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当然是攻城,先拿下新安,然后再进兵沈阳。曹炎忠微笑回答道。

        那怎么攻?用什么战术?江忠济追问道。

        正面强攻。曹炎忠回答得十分干脆直接,说道:我为你提供炮火掩护,你负责指挥军队攻城。

        用炮火掩护正面强攻?一同来拜见曹炎忠的江忠济和李鸿章有些面面相觑,一度都有些怀疑曹炎忠是不是没有到实地勘察到,不知道新民清军的城防情况,所以才说了大话。不过到了一天之后,当吴军主力正式与江忠济军联手向新民城起正面强攻时,江忠济和李鸿章才知道曹炎忠不是在说大话,也终于明白了自己这支偏师,和曹炎忠率领的吴军主力,在实力方面悬殊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因为,曹炎忠麾下的吴军主力,在新民城下,足足摆出了两百门后装膛线炮!另外还有三百多门口径不一的前装滑膛炮,其中近半还是可以使用黑火药开花炮弹的新式火炮!

        所以,江忠济和李鸿章等吴军偏师文武也很快就叹息了起来,都说道:到底是亲儿子军队啊,我们这些后妈养的,根本没办法比啊。

        两百门后装膛线炮一起开火,还全都用上了苦味酸炮弹,炮火的恐怖程度自然不是常人所能想象,才只是一轮齐射,新民小城里就是如同天崩地裂,民房院墙纷纷倒塌,大街小巷火起不断,新民清军和百姓绝望惨叫,城中秩序迅开始混乱。然而吴军的大小火炮却是毫不客气,接连开火轰鸣不断,直把新民城上轰得土崩砖裂,砂尘弥漫,又把新民城内轰得火头四起,浓烟冲天,房屋起火无数,清军士卒和城内居民在街道上狼奔兔逐,哭喊震天,混乱和绝望到了极点,有如身处末日地狱。

        足足炮火准备了一个小时,曹炎忠又安排了军队上前,在新安城下建起临时的避弹工事,布置了数量众多的掷弹筒和米尼枪掩护,然后才让江忠济军起进攻。得到自军主力的炮火鼓舞,并不是十分擅长蚁附战的江忠济所部将士再无畏惧,扛着飞梯冲得个个脚步飞快,仅一个冲锋就把飞梯成功搭上了新民城头。

        而与打蚁附战的吴军将士相反,已经被吴军恐怖炮火打破了胆的新民清军则是畏畏缩缩,上城参战间脚步颤抖,神情心不在焉,无数人还没接战就打起了情况不对马上放下武器的主意,受命守城的满清宗室灵桂更是早早就准备好了毒药,只等城池一破,马上就吞砒霜自尽

        是日,吴军一举攻破新民城。第二天,新民的大概战况被清军细作送到沈阳城中,知道了吴军主力的炮火恐怖程度后,鬼子六顿时脸色苍白如纸,瘫坐在椅子上许久都不出一点声音。而因为军队里同样装备着苦味酸武器和新式开花炮的缘故,沙俄公使热梅尼不但不象鬼子六一样的恐惧绝望,还抓住时机马上找到了鬼子六,向鬼子六提出了两个新的要求。

        热梅尼的两个要求是,第一,必须让沙俄军队立即进驻沈阳城内!第二,必须要让慈安和慈禧马上带着康德大帝去黑龙江!同时热梅尼还明白告诉鬼子六,如果他的这两个要求得不到满足,沙俄军队就将马上撤退北上,不再帮着伪满朝廷抵挡吴军进攻!

  http://www.zwydw.com/book/0/7/102647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