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慈禧的决断

第六百七十八章 慈禧的决断

        自从吴越讨伐伪满州国的檄文传到了沈阳之后,慈禧就细心的现,自己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些眼睛,秘密的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就连一些跟随自己多年的太监宫女,也似乎变得不再那么可靠,每当自己与外人接触时,这些太监和宫女都会自然不自然的竖起耳朵,用心倾听自己与外人接触的言语。

        这一点在慈禧与自己的亲人接触时表现得最明显,与已经当上御前侍卫的大弟弟照祥见面时就不用说了,身边的宫女太监几乎就没转移过注意力,一直都在死死盯着自己和照祥姐弟。与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桂祥和福祥见面时也是如此,当时自己不过是想检查一下两个弟弟近来的学业,叫两个弟弟背了一下书,让他们在宫里多呆了一点时间,慈安当天晚上就专门跑过来提起了这件事,有一句没一句的要自己注意身份,少和娘家人往来,不要落下外戚干政的话柄,吓得慈禧从那天以后就再没敢和三个弟弟再见一面。

        当然了,有来也有往,精明过人的慈禧也没少在暗中盯着慈安,受过慈禧大恩的太监总管安德海就是专门替慈禧干这事,慈安在宫里说了什么重要的话,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慈禧也大概能够知道。不过慈安在这方面要比慈禧坦荡得多,既很少与娘家人见面,也从不瞒着慈禧私下里和外臣往来,所以即便在是否北上黑龙江这件事上和慈安生出了隔阂,慈禧也一直能够和慈安保持相安无事,再没有什么新的矛盾。

        这一情况或许要注定出现改变,这一天的下午,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安德海突然悄悄跑来打小报告,说是鬼子六进了宫和慈安见面。慈禧听了大惊,忙低声问道:恭王爷大概什么时候进的宫?

        具体不清楚,但肯定有一段时间了。安德海低声答道:是小菩子给奴才递的消息,他是看到恭王爷进了宫后,想办法在东宫太监总管陈福那里告的假,然后才把消息送了出来。

        慈禧颇为端正清秀的脸庞上露出冷笑,暗道:进了宫直接去找东太后,又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知会哀家,看来恭王爷和东太后,是在背着我谋划什么大事了。等着吧,十有会有大事生了。

        还是被慈禧料中,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东太后慈安果然派人来请慈禧过去见面,还说是有军国大事要和慈禧商量。慈禧闻报也不惊慌,很坦然的就马上来见慈安,结果在见到慈安和鬼子六时,慈禧又细心的现,慈安面前的案几之上,还放着一个贴有封条的黄绸缎面盒子——大小长短,刚好放得下一道圣旨。

        老六?你怎么也在?什么时候进的宫?

        规规矩矩的向慈安行了礼后,慈禧又很诧异的向鬼子六问了上面的话,鬼子六则恭敬答道:回皇嫂,臣弟刚进宫不久,因为事情紧急,没有立即向皇嫂禀报,失礼之处,万望皇嫂恕罪。

        哦,什么事情这么紧急?慈禧不动声色的又问道。

        回皇嫂,是个坏消息,新民城被吴贼攻破了。

        鬼子六的回答让慈禧真正吃了一惊,慈禧赶紧追问详细时,鬼子六这才把新民失守的前后经过大概说了,也顺便介绍了一下吴军主力的火力强大,无可抵挡。结果听话听音,鬼子六还没把话全部说完,慈禧的心里就有了准备,心中暗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慈安这个婊子要逼着我带着皇上和她一起去黑龙江了。

        没有任何的意外,鬼子六说完之后,慈安果然抹着眼角开了口,说道:妹妹,情况你已经知道了,事情到了这步,我们也必须要做一个决断了。刚才老六已经去见了罗刹公使热梅尼,那个热梅尼向我们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让他们的军队进驻盛京城,第二是要我们姐妹马上带着皇上去黑龙江,还说如果我们不答应这两个条件,他们就会退兵,不再帮我们打吴贼。

        图穷匕见。慈禧十分冷静答道:罗刹人逼着我们姐妹带着皇上去黑龙江,目的就只是一个,想乘机劫持我们姐妹和皇上,挟天子以令诸侯,乘机吞并我们满州国。

        罗刹人的目的,我当然也明白。慈安又抹了眼角,说道: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姐妹和皇上也只剩下赶紧去黑龙江一条路可走了,刚才我和老六商量了一下,觉得我们没有任何多余的选择,只能是带着皇上赶紧走,留下老六和崇厚带着军队守盛京。这样一来,能保住盛京当然最好,我们姐妹和皇上将来还可以回来,如果实在保不住盛京,我们也还可以在黑龙江重建满州朝廷,继续和吴贼周旋。

        是啊,皇嫂,我们就只剩下这一个选择了。鬼子六也说道:虽然罗刹人要你们北上不是安什么好心,可你们和皇上继续留在盛京,如果盛京城池有什么闪失,我们满州国就马上是被吴贼军队打尽的下场,再没有任何东山再起的希望。只有请你们赶紧带着皇上北上黑龙江,我们满州国才能留下最后的希望。

        最后摊牌的关键时刻终于到来,精明过人的慈禧当然表现得比平时更加冷静,先是看了一眼慈安面前那个黄绸缎面的盒子,慈禧稍微踌躇了一下,很快就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姐姐和老六都觉得应该走,那我们就带着皇上去黑龙江吧。

        答应了?!

        慈安和鬼子六都有些傻眼,都没想到慈禧会答应得这么爽快,慈禧却是神情冷静,又说道:可是姐姐,还有老六,我们怎么走?新民已经失守,吴贼的军队沿辽河溯源而上,可以直接把军队开到铁岭城下,切断我们的北上道路,我们带着大批军队的话,很难瞒得过吴贼细作的耳目,引来吴贼出兵拦截,所以我们该怎么走?是轻车简从,化装成百姓北上?还是走萨尔浒这条小路去吉林?

        萨尔浒这条路太长,又崎岖难行,很容易被吴贼的骑兵追上。而且大敌当前,盛京这边也不能过多的抽调兵力,动摇军心。慈安说道:我和老六商量过了,准备带着皇上化装成百姓模样,轻车简从走铁岭这条路北上,妹妹你觉得怎么样?

        姐姐,那我们可就要拿自己的命和皇上的命一起赌了。慈禧沉声说道:这事一旦走漏了风声,让吴贼提前有了准备,或者我们运气不好,遇上了吴贼的斥候哨队,我们和皇上可就都危险了。

        这点请皇嫂放心。鬼子六说道:臣弟可以保证,一定会尽量保密,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们和皇上已经离京。另外铁岭距离新民有一百五十里,你们又是走蒲河城这条路北上铁岭,被吴贼碰上的可能很小很小。

        慈禧点了点头,又盘算着说道:老六,为了安全起见,能不能想什么办法,把吴贼的注意力吸引到盛京来,让我们姐妹和皇上可以更安全的北上铁岭?不然的话,如果吴贼分兵行动,一路南下来打盛京,一路东进去打铁岭,我们和皇上就危险了。

        这个。鬼子六满脸的为难,说道:这个臣弟就真没办法了,皇嫂,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哀家如果有办法,还问你干什么?慈禧埋怨的反问,又稍一盘算就说道:没办法了,只能是请列祖列宗保佑吧,姐姐,什么时候走?怎么走?你和恭王爷决定了没有?

        今天晚上准备,明天一早我们就走。慈安说道:老五带着一些侍卫保护我们走。

        那好,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妹妹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了。

        慈禧很能决断,下定了决心就再不迟疑,马上就提出告辞,要立即回去准备北上黑龙江,慈安听了大喜,赶紧点头答应。然而慈禧离开之后,没有其他外人在场后,鬼子六却又十分狐疑的对慈安说道:皇嫂,西太后这次怎么答应得这么爽快?臣弟还以为,又得花不少的口舌,搞不好还得和她翻脸。

        放心,她玩不了什么花样,她也最好别玩什么花样,不然的话。慈安拍了拍面前的黄绸盒子,冷声说道:哀家有的是办法对付她!

        还是来看一看慈禧这边的情况,从慈安面前告辞回到自己的寝宫后,慈禧先是马上命令侍侯自己的宫女太监准备出逃事宜,又派人去传安德海来见自己,然后才坐了下来仔细考虑将来的事,还顺手拿起了一支装饰用的牡丹花捻动,心中仔细盘算,暗道:是时候下决断了,是吴越逆贼?还是罗刹洋鬼子?

        吴越逆贼,口蜜腹剑,虚伪奸诈,带着皇上去投奔他,他未必不会动杀心,永除后患,但也有可能兑现诺言,让哀家富贵终老,给哀家一个善终。

        罗刹洋鬼子,残暴贪婪,心狠手辣,被他们利用完了,哀家只怕很难逃脱一死,即便可以苟且偷生,可也难免受尽羞辱,挨冻受饿。但也不排除那样的可能,靠罗刹洋鬼子保住一片土地,让哀家可以继续当满州太后。

        唉,前狼后虎,进退两难,还是请苍天保佑,给哀家指一条明路吧。

        叹息着把自己的命运交托给了上天,早有准备的慈禧扯起了手中牡丹的花瓣,心中默默念叨,吴越逆贼,罗刹洋鬼子,吴越逆贼,罗刹洋鬼子,吴越逆贼。

        也是凑巧,正当慈禧扯到只剩下最后一片花瓣时,安德海又奉命来到了慈禧的面前拜见,看着手中只剩下一片花瓣的牡丹,慈禧下定决心,先是提笔飞快写下了一道书信,签上自己的名字并亲手盖上印章,又把书信装进信封里,交给安德海吩咐道:你马上去见哀家的弟弟桂祥,把这道书信交给他,叫他马上出城,去新民和吴贼军队联络,把书信交给吴贼的大将。

        安德海被慈禧派出去了,目送他离去之后,慈禧又叹了口气,然后

        安德海没能把书信送出宫外,还没出宫门,一直在暗中盯着他和慈禧的其他太监就已经把消息送到了慈安面前,慈安顿时大怒,马上一边立即派人去追捕安德海,一边派人去宣慈禧来见。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抢先传来了慈禧请求拜见的消息,慈安听了先是一楞,然后顿时狞笑说道:来得好!叫她进来!陈福,叫人准备毒酒!

        接下来生的事又让慈安意外到了极点,在宫女的引见下来到慈安面前,慈禧只是向慈安匆匆行了个礼,然后马上就说道:姐姐,我想到办法了,我有办法让吴贼不分兵去打铁岭,让我们可以带着皇上顺利北上黑龙江了!

        哦,什么办法?慈安疑惑的问,一时间都忘了关于安德海的事。

        让妹妹我出面向吴贼诈降,引诱吴贼全力来打盛京。慈禧飞快说道:妹妹我刚才回到了储秀宫后,突然想到,如果我出面向吴贼诈降,说皇上和我们准备与盛京城共存亡,还准备着打开城门迎接吴贼军队进城,那么吴贼军队就肯定不会分兵去打铁岭,只会集中军队来打盛京。这样一来,我们姐妹就可以放心带着皇上去黑龙江,不必担心吴贼会抢先分出军队去打铁岭断我们归路,我们在路上也可以安全许多。

        慈安彻底呆住,半晌才问道:那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姐姐恕罪,妹妹擅自做主,已经派安德海去这么做了。慈禧向慈安福了一福,说道:妹妹我刚才亲笔写了一道诈降信,派安德海带出宫去,交给我的弟弟桂祥,让桂祥马上带着书信去新安找吴贼,骗吴贼集中兵力来打盛京。小妹冒失,未经姐姐允许就擅自行事,请姐姐惩罚。

        慈安更加目瞪口呆,结果也就在这个时候,安德海也被东宫太监强拉到了慈安和慈禧的面前,慈禧见了大怒,马上向安德海责问道:小安子,叫你去给哀家的弟弟送信,你怎么还没去?误了哀家的大事,你该当何罪?

        西太后恕罪,是东太后。

        安德海满脸的苦笑,根本不敢把话说完,慈禧也这才醒过味来,赶紧把嘴巴闭上,那边慈安则是渐渐回过神来,忙说道:看来是个误会,小安子,西太后的信在那里?快拿过来,让哀家看一看。

        慈禧不久前才写好的书信很快就呈到了慈安的面前,打开一看后,真相大白——满州王朝的好太后,咸丰大帝的好爱妃,康德大帝的好母亲,确实是写信向卑鄙邪恶的吴贼军队招降,欺骗吴军说满州国的东西太后和康德大帝已经决心与盛京城共存亡,要求吴贼军队赶紧来打盛京,西太后将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想办法打开盛京城门,迎接吴贼军队进城!

        没办法再形容慈安太后此时此刻的激动心情,还有对自己好妹妹慈禧的深深愧疚,慈禧太后则继续公而忘私,不但没有追问慈安为什么要抓回安德海的原因,还催促着说道:姐姐,看完了吧?如果能行的话,就赶快让安德海把信送去交给桂祥,不然的话,城门一关,桂祥就出不了城了。到时候我们如果再派人特意给桂祥打开城门,桂祥又年轻不懂事在吴贼面前说漏了嘴,让吴贼知道是有人故意给他开门,说不定就会被吴贼看出破绽了。

        本来就一向没什么主见,这会又对慈禧愧疚万分,慈安几乎没做任何多想,马上就把书信交还给了安德海,慈禧催促安德海赶紧去送信,又向慈安的贴身太监陈福吩咐道:小福子,你安排两个太监陪小安子一起去,看着小安子把书信交给桂祥,回来把前后经过仔细禀报。小安子,你也给哀家把嘴巴看紧点,绝对不能让桂祥知道他是去诈降!

        陈福下意识的看慈安,慈安下意识的点头,可是在陈福派人监视着安德海去给桂祥送信后,慈安却又回过了神来,忙问道:妹妹,那你的弟弟桂祥怎么办?吴贼现上当,能饶得了他?

        吴越逆贼和我父亲有旧交,桂祥也和他认识,他看在往日的情份上,或许不会对桂祥下毒手。慈禧流下了眼泪,哽咽着说道:如果吴贼真的对他下了毒手,那也是他的命,我们叶赫那拉家世受国恩,应该报效,朝廷。

        哽咽着说到这里,慈禧已然是泣不成声,慈安动情,与慈禧抱头痛哭,而这一次,慈安是真的在哭,流的眼泪是真的。同时在这一瞬间,慈安甚至还有把咸丰大帝那道遗诏付之一炬的冲动。

  http://www.zwydw.com/book/0/7/103676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