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差之毫厘

第六百七十九章 差之毫厘

        ..,

        还是当天深夜的时候,鬼子六才知道慈禧派弟弟桂祥去行诈降计的事,虽然觉得慈禧这么做有些多此一举,也颇为怀疑慈禧的真正目的,可是桂祥已经骑着快马出了城去了新民的方向,同时慈安也做证说自己把慈禧盯得很紧,保证慈禧没玩任何的其他花样,所以鬼子六也就没在这件事上过于深究,专心只是办帮助沙俄军队入驻沈阳城内和安排可靠人选护送慈安等人北上这两件大事。

        帮助沙俄军队入驻沈阳城内这件事倒是好办,在吴军大兵压境的情况下,伪满州朝廷实际上早就做好了允许沙俄军队入城驻扎的心理准备,沈阳又是大城,城内空间远比普通府城巨大,稍微腾出几条街道就能安置沙俄军队,鬼子六用不着在这方面怎么操心。

        让鬼子六操心的是慈安、慈禧和康德大帝等人的安全,这个时候显然已经不能再安排大批军队护送慈安等人北上,刚重新开两年多的辽东又是地广人稀,道路崎岖难行,沿途山林中还时常有虎豹出没,安排的护卫太少肯定十分危险。所以鬼子六和负责护驾北上的亲王奕商量了许久,才提心吊胆的决定安排八十名身手最好的御前侍卫,骑乘快马化装成商队伙计,保护慈安等人乘车北上。

        护送计划呈报到慈安和慈禧面前后,没有多少民间经验的慈安倒是马上点头同意,曾经跟着娘家人在民间吃了不少苦的慈禧却一眼看出了其中弊端,马上就说道:“老六,你这么安排不行,兵荒马乱的,那家商号能拿出这么多好马给伙计骑乘?在路上如果遇到了吴贼的探马斥候,他们一眼就能看出这样的商队有毛病!”

        “皇嫂说得对,臣弟也知道这么安排很容易被别人看出毛病。”鬼子六苦恼的说道:“可臣弟是真的没其他办法了,去铁岭一百多里路不可能步行,直接化装成普通骑兵,带着一辆载人的马车,同样会让人怀疑。”

        “马上给我们安排一个假身份。”慈禧想都不想就说道:“给我们准备一份公文,证明我们是蒙古扎萨克土谢图亲王巴宝多尔济的正福晋和侧福晋,交给老五带着,再给老五准备一个假的蒙古佐领身份。这样一来,即便在路上不小心碰到了吴贼斥候,我们也可以打着蒙古福晋的旗号蒙混过关。”

        “皇嫂高明!”鬼子六猛然醒悟,鼓掌叫好道:“蒙古福晋走铁岭这条路回蒙古是名正言顺,吴贼那边又正在拼命拉拢蒙古王公,看到你们是蒙古的福晋,就很可能不会为难你们。”

        “妹妹,还是你聪明,这么快就能想到好办法,这下子我们在路上就可以放心多了。”

        慈安也是开口称赞,而经过这个波折以后,慈安和鬼子六对慈禧顿时放心了许多,然后鬼子六又匆匆给慈安和慈禧伪造了两个蒙古福晋的身份,到了第二天的天色微明时,慈安和慈禧就带着康德大帝登上马车,在亲王率领的侍卫保护下悄悄从沈阳东门出城,带着双重伪造的身份北上赶往铁岭。

        最后,还是在慈安和慈禧等人已经走远之后,鬼子六才向伪满州国的其他文武官员公布了这个消息,伪满百官大哗,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是乖乖的跪接慈安和慈禧留下的所谓圣旨,暂时服从鬼子六的领导指挥,准备分批北上赶往黑龙江和慈安、慈禧等人会合,在黑龙江城建立所谓的伪满州国陪都。

        与此同时,沙俄军队也在沈阳百姓恐惧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开进沈阳城内驻扎,还很快就分出军队强行接管沈阳粮仓,原先看守粮仓的清军将领和俄军交涉,还挨了带队沙俄军官的耳光和叱骂。统领沈阳清军的崇厚闻报大怒,找到鬼子六质问此事时,事前毫不知情的鬼子六则是一边暗骂着俄国人的得寸进尺,一边费尽口舌的劝说崇厚以大局为重,尽量保持克制。

        最后,几经交涉后,鬼子六好不容易才在热梅尼面前争取到了共管粮仓的决定可是沙俄军队怎么调用粮草,伪满官员和军队却无权干涉。同时在热梅尼和卡扎凯维奇的逼迫下,鬼子六还哭丧着脸答应让近半的沈阳清军继续驻扎城外,守卫城外的营垒工事,为沈阳城和沙俄军队充当外围屏障,也换来了清军大将崇厚的咆哮怒吼……

        “这他妈的是我们的地方?还是他娘的是罗刹洋鬼子的地方?!”

        …………

        怎么都得该来看一看吴军这边的情况了,深知兵贵神的道理,为了不给沈阳清军太多的准备时间,拿下新民城的第二天,同时也就是慈安和慈禧等人决议北逃这一天,实际上吴军前锋江忠济军的主力就已经越过了辽河东进,率先向着沈阳开拔。而驻扎在净烟堡的俄军巴拉诺夫却没有兴趣孤军抗敌,刚现吴军渡河就马上放弃挂名为堡其实只有一道土围子的净烟堡,大步向着沈阳撤退,江忠济军顺利占领净烟堡,却也没敢继续东进,老老实实的在净烟堡暂时建立营地,等待主力到来。

        同日,吴军主力也顺利渡过了辽河,却因为携带有大量的攻城重炮和粮草辎重,没有急着东进,直到第二天的清晨,曹炎忠才亲自率领主力向沈阳开拔,江忠济军也离开净烟堡东进,与主力保持着一定距离,稳扎稳打的依次进兵沈阳。

        缺少良好保养的关外道路崎岖难行,吴军主力的行军度始终快不起来,结果这一点也让吴军主帅曹炎忠更加担心走6路本来就粮草补给困难,这次北伐的主要敌人沙俄军队又十分狡猾的一味避战,甚至不肯和只算是吴军二线军队的江忠济兵团正面硬碰硬,宁可主动放弃净烟堡也不给江忠济把他们咬住的机会,所以曹炎忠难免有些怀疑沙俄军队是在打这样的主意全面退守沈阳城内,凭借城防工事和吴军周旋,拖到吴军粮草补给出现问题。

        “得想办法引诱罗刹洋鬼子和老子决战啊,不然的话,想拿下沈阳就不知道要多花多少时间和代价了。”

        正在为这件事烦恼的时候,新的变故又突然生,前方的江忠济军突然派快马送来了一个刚抓到的重要俘虏,还报告说这个俘虏的名字叫做桂祥,是伪满州国西太后慈禧的亲弟弟,带得有慈禧的亲笔乞降信。曾经在上海见过桂祥的曹炎忠听了一楞,忙喝道:“快,快把桂祥带来见我!”

        刚满十五岁的桂祥送到面前后,不用做什么身份鉴定,光凭桂祥那张和惠征长得十分相象的脸庞,曹炎忠就知道这小子就是曾经被自己抱过慈禧弟弟,也马上笑道:“小家伙,还记不记得你曹叔叔了?在上海的时候,你小子非要缠着我教你打枪,手把手教你开枪,你又给我吓得尿裤子。快快快,给这小家伙松绑。”

        “小侄桂祥,见过曹叔父。哇,大赛叔叔,你也来了?你说过等我长大了,要带我逛花船喝花酒,现在我已经长大了,欠我的花酒你可一定得请。咦,你好象是钱叔吧?”

        桂祥的记性不错,不但记得曹炎忠和吴大赛,还隐约记得当时在吴越身边并不起眼的钱威,而欢天喜地向几位叔辈行礼之后,桂祥又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忙又向曹炎忠双膝跪倒,说道:“曹叔父,快去铁岭救我姐姐和我外甥!慈安那个臭婊子,还有恭王爷他们,要把我姐姐和我外甥劫持到黑龙江去!”

        “你说什么?你姐姐要去黑龙江?”

        曹炎忠听得一惊,忙去接江忠济军士兵转递来的慈禧亲笔信,打开了想看内容,那边桂祥则赶紧说道:“曹叔父,不用看,那道信是假的,是我姐给我找的送信借口,里面的字没一个是真的。”

        “假的?送信的借口?”曹炎忠彻底晕菜了,最后还是在桂祥的仔细解释下,曹炎忠才知道了事情的真正经过。

        原来,自从那次勉强让慈安打消了北上黑龙江的念头后,慈禧就料定慈安和鬼子六一定会再次逼着自己北上黑龙江,到时候自己如果坚持反对,很可能就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慈禧也早早就布好了局,借着考察两个弟弟学业的机会,悄悄在桂祥的耳边交代了密令,让桂祥做好准备,只要自己派人让桂祥出面和吴军联系,那自己不管是用什么借口都是假的,真正的目的是让桂祥向吴军求援,请求吴军出兵救回自己和康德大帝!同时慈禧还早早料定,慈安一定会带着自己和儿子走铁岭这条路北上黑龙江,所以要桂祥请吴军出兵去铁岭营救自己!

        慈禧只有一点失算,那就是知道了真相经过后,同样算是她叔父的曹炎忠虽然十分钦佩她的胆大心细,料事如神,可也难免有些怀疑这是敌人的诱兵之计,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派遣骑兵奔袭铁岭,而是选择了仔细向桂祥询问其他的具体情况。结果也是慈禧倒霉,她的这个弟弟桂祥虽然和吴军众将熟识,却偏偏是个才干平庸的人,只会一个劲的哀求曹炎忠赶紧出兵去救他姐姐,花了许多时间都没能让曹炎忠完全相信他的话都是事实。

        最后,还是沈阳北部的开阔地形让曹炎忠下定了决心,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曹炎忠安排了丁汝昌率领吴军骑兵去铁岭碰碰运气,同时还一再叮嘱丁汝昌现不对就马上撤退,丁汝昌领命,赶紧带上自己麾下的两千多骑兵脱离主力大队,取道老边站直奔沈阳通往铁岭的必经之路懿路站,搜寻慈禧和慈安等人的踪迹。

        情况不断生变化,越过老边站继续向东后,丁汝昌率领的吴军骑兵先是面临了道路不够平坦的客观问题,队伍度始终快不起来,到得水量颇大的懿路河后,吴军骑兵又因为没有渡船和桥梁,不得不寻找水流平缓的地方淌水过河,同时还得小心防备清军伏兵,所以直到下午的四点将至时,丁汝昌军才总算是赶到了懿路站。

        也是否极泰来,才刚到懿路站,吴军骑兵就从当地的村民口中打听到了重要情况确实有一队骑士保护着两辆马车,在不久之前急匆匆冲过懿路站北上!丁汝昌闻报大喜,赶紧带着吴军骑兵一路紧追,气势汹汹杀向北面的铁岭方向,而当越过了范河城后,吴军上下就惊喜的看到,通往铁岭的道路上,确实有一队骑士在疾驰!

        但又很可惜,前方的骑士也几乎在同时现了吴军骑兵的到来,马上就快马加鞭的冲向铁岭城,吴军虽然奋力紧追,却又因为一路跋涉而来,战马体力下降,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迅拉近与那队骑士的距离,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队骑士疯狂踢打战马,逐渐逼近铁岭的城外街道,而此刻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铁岭的城门也依然还没有关闭!

        枪声已然在吴军追兵队伍中响起,可惜距离稍微有些远,吴军骑兵的左轮枪很难准确击中目标,虽然成功打落了一些骑士,却始终没能阻止那队骑士疯狂冲进已经乱成一团的铁岭城下町的街道,撞飞街边的各种杂物,撞飞踩死躲避不及的街上百姓,踏着路人百姓的血肉,冲向正在逐渐关闭的城门……

        一个个骑士接连冲进了铁岭城的南门,城门暂时停止关闭,两辆马车也先后冲过了护城河,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向城门,以丁汝昌为的吴军骑兵将士急得个个放声大吼,却还是没办法抢到前面,拦住那两辆马车进城。终于,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还是成功冲进了城门,铁岭城门也随之马上关闭,冲在最前面的吴军骑兵才刚碰到城门,城门就已经被人从内顶住……

        “我操你娘!只差几秒时间啊!”

        丁汝昌和无数的吴军将士懊悔得几乎疯,对着城门和城上接连开枪,可是却毫无作用,还是没办法打开城门,冲进去揪出那两辆马车的内部成员!相反的,城上还很快冒出了一些铁岭守军的枪口,对着吴军骑兵将士接连开枪,同时还砸下了石头灰瓶保护城门,把懊悔大叫的吴军将士逼回了护城河的对岸。

        当然,吴军骑兵也不是白白辛苦,至少有好几个敌人的骑士中枪落马或掉队后被吴军骑兵俘虏,一通拳打脚踢的逼供下来后,几个俘虏也先后开口,承认了马车里坐着的,确实是伪满州国的东西太后和康德大帝!听到这报告,丁汝昌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吼道:“找一些百姓来,让他们挖断护城河的桥梁,封锁四门!给我们的主力报信!请曹制台派援军来帮我们攻城!”

        :。:,精彩!(  =  )

  http://www.zwydw.com/book/0/7/104717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