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八十章 就势而为

第六百八十章 就势而为

        再回过头来看看吴军主力这边的情况,分派骑兵到铁岭战场去碰运气后,吴军主力按照原订计继续东进,顺利在当天下午时赶到了净烟堡立营休息。同时吴军前锋江忠济部也在当天越过蒲河,并与驻守在大石桥的沈阳清军生了一次战斗。

        经验和士气都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另外吴军江忠济部还有兵力优势,战斗结果当然是吴军将士获胜,顺利拿下大石桥打开了直抵沈阳城下的道路。可是获胜之后,江忠济军送到曹炎忠面前的却并不全是好消息,还有沙俄军队已经全面退守沈阳城内的重要情况,证明了曹炎忠此前最大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而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还有让曹炎忠气愤的事,沙俄军队全部躲进了最为安全的沈阳城里不说,将近一半的沈阳清军竟然还是驻守在沈阳城外的各处营垒工事中,这也就代表着说,吴军要想向沈阳城墙起进攻,就必须先拿出一部分将士的生命,拼掉城外同样是黑黑眼的沈阳清军,然后才能在地形十分不利的情况下与满身卷毛恶臭的沙俄士兵交战。

        所以收到了这一报告后,曹炎忠马上就气愤骂道:“狗奴才!什么是狗奴才?乱党朝廷就是狗奴才!自己给罗刹洋鬼子当狗不算,还逼着其他人也给罗刹洋鬼子当狗!天生的狗杂种!”

        “曹制台无需气恼,乱党朝廷这么安排布置虽然可恨,对我们来说却也未必不是什么好事。”随军幕僚吴观礼劝道:“乱党兵士也不是傻子,看到乱党朝廷这么安排,肯定也明白乱党朝廷是故意让他们送死,除去少部分冥顽不灵之辈外,其他的大部分人心里不会没有想法,因此心生异志者,也肯定不在少数,这样我们再想招降劝降,也可以容易许多。”

        “子携先生所言极是。”曹炎忠点头,又说道:“不过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怎么引诱罗刹兵出来和我们决战,看这架势,罗刹人是铁了心想拿乱党军队当替死鬼挡箭牌,再用沈阳城墙抵挡我们的进攻,和我们对拼粮草军需,所以我们就算可以迅干掉城外的乱党军队,恐怕也只会收到反效果,更加坚定罗刹人凭城死守的决心。”

        左宗棠推荐给曹炎忠的吴观礼在钱粮文笔方面十分拿手,军争谋略却并不擅长,所以吴观礼也没办法在这方面为曹炎忠排忧解难,只能是安慰道:“制台大人不必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怎么引罗刹人出城决战,只能是等把军队开到沈阳城下再说,这个时候就犯愁,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

        “只能是这样了。”曹炎忠叹了口气,心里却对这件事始终牵挂,甚是闷闷不乐。

        是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清晨时,按照曹炎忠的命令,吴军前锋江忠济所部继续向沈阳城下推进,寻找合适的立营地点及火力侦察沈阳清军在城外的布防情况,曹炎忠也率领吴军主力携带着大批粮草弹药和攻城重炮的向南开拔,不紧不慢的逼向沈阳城。

        上午十点将至时,吴军主力抵达蒲河,很小心的检查桥梁无误后才开始渡河,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丁汝昌派来和曹炎忠联系的信使也赶回了吴军主力面前,向曹炎忠报告了吴军骑兵在铁岭遇到的情况。曹炎忠听了大喜,忙喝问道:“确认了没有?被你们困在铁岭城里的那两辆马车,里面坐的到底是不是乱党太后和祺祥皇帝?”

        “回制台大人,再三确认过了。”丁汝昌信使欢天喜地的答道:“我们抓到的俘虏全都是这么交代,还说不但乱党的两个太后和祺祥皇帝被我们困在了铁岭城里,乱党的为亲王奕也被我们困在了铁岭城里。丁总兵他已经让百姓挖断了铁岭四门的护城桥,就等曹大帅你派人去抓他们了!”

        “好!干得漂亮!虽然没能直接抓住乱党的两个太后,但是能把她们困在铁岭城里,也是大功一件!”

        曹炎忠益大喜,旁边的吴军大将钱威也是迫不及待,马上就说道:“曹二哥,让我带本部人马去铁岭攻城吧,小弟我敢保证,七天之内,一定把两个乱党太后和伪亲王抓回来给你落!”

        下意识的就想张口答应钱威的主动请缨,然而话到嘴边时,曹炎忠却又把这个决定咽回了肚子里,拽动着马鞭盘算了一段时间后,曹炎忠突然命令道:“传令全军,加紧渡河,以最快度赶到大石桥侯命!另外给江忠济去令,叫他把军队撤回大石桥,和我们的主力会合!”

        “曹二哥,你这是干什么?”钱威听得一楞,疑惑说道:“怎么不马上分兵?还有,把江忠济的队伍叫回大石桥干什么?”

        “不急,我自有安排。”曹炎忠摇头,又向钱威说道:“不过钱兄弟,这次要对不住你了,擒拿乱党太后和迎回祺祥皇帝的大功劳,我不能让你立。你的本部人马都是精锐,我必须留下来预防万一,以后才能想办法给你补偿。”

        知道曹炎忠从来就不是疾贤妒能的人,所以虽然心中万分奇怪,钱威还是大度的说道:“曹二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象我们这样当年一起跟着镇南王起兵,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兄弟,现在还剩几个?互相之间还有什么需要说对不住的?放心,只要你觉得应该,这个大功劳就让别人去立,我留下来陪你!”

        “好兄弟。”曹炎忠拍了拍钱威的肩膀,然后催促道:“快,快,快去传令,赶紧渡河,赶紧把江忠济给我叫回来!”

        按照曹炎忠的要求,吴军主力很快就渡过了蒲河,急匆匆赶到了大石桥侯命,同时随军重武器不多的江忠济军也按照要求,满头雾水的急匆匆撤回了大石桥与主力回合。然后在大石桥小村的村口空地上,曹炎忠召集了江忠济、钱威、邓嗣源和吴大赛等吴军重要将领召开会议,先是公布了丁汝昌军成功将慈安、慈禧和康德大帝包围在铁岭城里的惊人了喜讯,然后宣布调整下一步的战术计划。

        “鉴于现在的情况变化,我决定先不打沈阳了!”

        曹炎忠的第一句话就震惊全场,然后曹炎忠又飞快说道:“钱威和吴大赛,你们率领本部人马留下来陪我,就在这个大石桥建立一座临时营地,负责保护粮草军需和弹药武器。邓嗣源,江忠济,你们两个各自率领本部人马北上铁岭,和丁汝昌联手攻打铁岭城,擒拿乱党东西太后和伪亲王奕,解救我们承认的祺祥皇帝!”

        除了陪同江忠济参加会议的李鸿章外,与会众人没有一个不是大吃一惊,同为吴军老将的邓嗣源抢先说道:“曹二哥,是不是分兵太过了?攻打铁岭小城,用不着让我和江军门一起去吧?我们走了以后,你这里就只剩下一万三千多点兵力,沈阳乱贼和罗刹洋兵如果乘机来攻,你会很吃力啊?”

        “曹制台,下官也觉得有些分兵太过。”江忠济也说道:“铁岭只是一座小城,驻军不多,城防也不如沈阳这边坚固,又已经有丁将军的骑兵在那里盯着,我和邓将军的兵马随便去一支就有把握拿得下,要不……。”

        说到这,性格一向自私的江忠济犹豫了一下,破天荒的说道:“要不让邓将军带兵去打铁岭吧,我留下来陪你守卫营地。”

        “不必了。”曹炎忠摇头,说道:“我意已决,你们两个一起率兵去打铁岭,我和钱威留下来守营地,抗击沈阳乱党军队和罗刹洋鬼子。”

        不明白曹炎忠为什么这么固执,邓嗣源和江忠济难免都有些糊涂,只有李鸿章看出了曹炎忠的真正用意,说道:“曹制台,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大石桥这里没有城垣可守,只能靠临时修筑的垒墙和栅栏抵挡沈阳敌人,必须要在营防上投入大量兵力,你真正能够用来和沈阳敌人决战的军队,恐怕只有一半的兵力。”

        “少荃不愧是我们镇南王的师兄,果然高明,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真正目的。”曹炎忠微笑着赞许了李鸿章一句,然后才说道:“放心,我这么安排,第一是我得防着敌人大举北上增援铁岭,铁岭战场那边我们的兵力不足难以应对,第二是我不是在打无把握之仗。”

        “沈阳的敌人情况我很清楚,乱党军队不足为惧,在野战中起不了什么作用,罗刹洋兵挂名有一万多军队,实际上大部分是来东方打家劫舍的流氓无赖,没有大规模阵仗的经验,罗刹真正的正规军只有不到四千人,里面最厉害的,也就是一千五百人左右的哥萨克骑兵,这样的军队如果我都没把握对付,那我和钱兄弟麾下的军队,也就不配担任主力了。”

        李鸿章点头,向曹炎忠拱手说道:“既然大帅有这个把握,那下官就提前祝大帅旗开得胜,大破罗刹洋兵。”

        “愿不愿意留下来陪我?”曹炎忠微笑着问,又说道:“听说少荃你机智过人,最擅长攻心出奇,我身边正好缺这样的人,如果你能留下来,肯定能给我帮上大忙。”

        李鸿章很懂规矩的先去看与自己搭档多年的江忠济,见江忠济点头后,李鸿章才向曹炎忠拱手说道:“既然大帅错爱,李某当然愿意留下来亲眼看到我军大展神威,大破罗刹洋兵。”

        曹炎忠大笑,先是谢过了江忠济的割爱相让,然后又对邓嗣源说道:“邓兄弟,虽然在我们的军队里,你的资格比江军门老,可你这些年来主要是打防守战,没有太多的攻坚经验,所以得向你抱歉,这次你和江军门联手北上,你得听江军门的号令指挥,给江军门打下手。别怪我,我也是为了全军将士和镇南王的北伐大事着想。”

        邓嗣源最大的优点就是性格稳重服从命令,听了曹炎忠的安排后马上笑道:“曹二哥就是喜欢说客气话,我如果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镇南王当初能把我留在上海替他保护吴老大人?放心吧,江军门确实比我更有打攻坚战的经验,这次我听他的。”

        被迫又让老兄弟受委屈的曹炎忠微笑点头,正要向邓嗣源道谢时,曹炎忠却忽然心中一动,猛的想起自己率军北伐前,吴越在私下里对自己的一个秘密嘱托和慈禧有关的嘱托。所以再细一盘算后,曹炎忠就把邓嗣源拉到了一边,搂着他的脖子,单独在他的耳边低声交代了一番,然后说道:“你把桂祥带过去,如果有机会就行事,替我们镇南王消弭隐患。但记住,绝对不能让我们的人手上沾血!宁可错过这个机会,也不能让我们没办法向天下人交代!”

        …………

        带着曹炎忠的秘密嘱托,邓嗣源和江忠济很快就一起率领本部人马联手北上杀向铁岭了,一度总兵力多达三万余人的吴军队伍在一再分兵之后,也只剩下了曹炎忠、钱威率领的一万三千左右的军队和几千民夫,留在了距离沈阳城只有四十余里的大石桥建立营地,抢修各种营防工事以便长期驻扎,声势一下子就弱小了一半都不止。

        对此,早就已经是风声鹤唳的沈阳清军和伪满朝廷当然是张口结舌,打破脑袋也不明白吴军为什么会在沈阳城下转了一圈就撤退,还突然分出这么多兵力北上?不过没关系,在曹炎忠的要求下,吴军将士很快就把吴军骑兵已经成功包围了慈安、慈禧和康德大帝的好消息散布了出去,帮助以鬼子六为的伪满朝廷和沙俄军队解答了这一疑问,同时铁岭那边派出的信使,也终于在当天的傍晚时连滚带爬的冲到了沈阳城下,证实了吴军主动散播的消息不假,慈安和慈禧等人,确实被吴军骑兵困死在了铁岭城中!

        这个消息也彻底惊呆了伪满朝廷,确认了这一情况后,鬼子六焦急得几乎是四肢着地,马上就跑到俄军驻地求援,请求沙俄公使热梅尼和卡扎凯维奇赶紧出兵去增援铁岭,解救已经身陷重围的慈安和慈禧等人。然而热梅尼和卡扎凯维奇却断然拒绝了鬼子六的请求,卡扎凯维奇还用象教训儿子一样的口气说道:“恭,你不懂军事就给我闭嘴!你知不知道?这个时候我们出兵铁岭,不但沈阳保不住,铁岭保不住,我们的军队也会有危险,整个东北战场,都有可能彻底崩溃!”

        “恭王爷,刚才我们的参谋已经仔细推演过出兵增援铁岭的后果。”热梅尼也大模大样的说道:“吴越的军队已经抢先一个白天北上,肯定能够抢在我们前面赶到铁岭战场,抢占有利地形迎击我们的援军。我们的援军派得少了,是白白送死,派遣主力去的话,曹炎忠那个狡猾的黄皮猴子肯定会派兵尾追,和他布置在铁岭军队联手前后夹击我们的主力,到时候我们照样很难获胜。”

        “可铁岭怎么办?”鬼子六赶紧问道:“我们的两位太后和皇上怎么办?”

        “放心,我们已经有应对的计划了。”热梅尼冷笑说道:“我们的参谋分析现,曹炎忠那个黄皮猴子的布置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就是对他的粮食军需和弹药武器保护不够,只要我们能够出兵拿下他在大石桥的营地,缴获或者烧毁他的粮食弹药,就能彻底扭转整个东北战场的形势,帮助你们获得最终的胜利!”

        “直接出兵去打大石桥?”鬼子六听了先是一楞,然后也很快醒悟过来,惊喜说道:“好主意啊,出兵直接强攻吴贼的大石桥主营地,不但有机会烧毁吴贼的粮草弹药,还能逼着吴贼退兵来救他们的大石桥营地,收到围魏救赵的效果,缓解铁岭那边的压力。”

        明白了沙俄军队确实不错的主意后,鬼子六又慌忙催促热梅尼和卡扎凯维奇赶紧出兵去打大石桥,卡扎凯维奇却十分粗暴的拒绝道:“不能急!必须等我们摸清楚了大石桥敌人的情况,然后才能决定什么时候出兵作战!”

        “可是铁岭那边怎么办?”鬼子六急得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说道:“铁岭只是小县城,城里的军队连同练勇在一起也只有三千多人,装备还很差,不可能长时间挡住吴贼的军队啊?”

        “放心吧,这点我们也早有考虑。”热梅尼开口安慰,微笑说道:“如果铁岭城真的被吴越的军队攻破,只要他们不杀你们的太后和皇帝,我们攻破了他们大石桥营地,也可以很轻松把你们的太后和皇帝重新救回来。如果吴越的军队直接杀了你们的太后和皇帝,或者是把她们抓去华北,我们也有应对的计划……。”

        说到这,热梅尼伸出了手,在鬼子六的肩膀上拍了几拍,笑嘻嘻的说道:“恭王爷,我们的应变计划对你很有利,我们准备拥戴你成为满州国的皇帝,让你继承你侄子的皇位,怎么样?这主意对你来说不错吧?”

        鬼子六张大了嘴巴,然而看着热梅尼长满黄色卷毛的狞笑脸庞,心里乱成一团麻的鬼子六却忘了推脱拒绝,还忍不住在心里说道:“我当皇帝?这……,能行吗?天下人,会不会答应?”

  http://www.zwydw.com/book/0/7/10565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