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文明的复仇

第六百八十三章 文明的复仇

        在沙俄军官弗拉基米尔的率领下,一个由九百余名士兵组成的俄军步兵营,很快就迂回到了吴军方阵的左翼对面,在吴军左翼的正面排起了四排密集横队,又逼着已经死伤惨重的清军继续担任先锋向吴军左翼起进攻,正式打响了俄军与吴军交战的第一枪。&1t;/p>

        采纳了李鸿章的建议,曹炎忠沉住了气没对左翼做任何的调整,任由此前布置的两个吴军普通营自行迎敌。而因为对面来敌不多的缘故,肩负诱敌重任的左翼吴军也很沉得住气,先是尽量后装炮轰击敌人对列,然后耐心等到对面清军列队进入自军六十米范围之内后,左翼吴军才轮流开枪,采用三段射迎头痛击来敌。&1t;/p>

        和之前完全一般无二,士气低落的清军根本没有任何与吴军将士血拼到底的勇气和决心,吴军才先后打出两波轮射,被沙俄军队逼着顶在前面的清军就已经扔下满地的尸体狼狈溃散,清军的督战队也没什么兴趣逼着同伴上前送死,几乎在同时和作战部队撒腿逃向两侧,把和吴军硬拼的光荣任务丢给了后面的沙俄军队。&1t;/p>

        大声咒骂着清军的无能胆小,弗拉基米尔带着四排俄军步兵继续前进,十分有勇气冲到距离吴军阵地五十米左右才停下脚步,轮流开枪射击,两个吴军普通营的二十四门掷弹筒拼命投弹轰击,却还是没能迅炸乱俄军队列,俄军枪弹也如冰雹雨点一般,接连不断射向吴军阵地,给吴军造成了不少的死伤。&1t;/p>

        成天与枪为伴的沙俄士兵在射击技术方面明显比清军高出一筹,体形也比清军士兵强壮得多,只要不是被吴军枪弹打中要害就还能咬牙挺住继续作战,吴军因此打得相当吃力,与俄军对拼了三波轮射都没能击溃俄军。不过还好,吴军的掷弹筒在关键时刻挥了巨大作用,接连射间多次准确命中俄军横队,给俄军造成了众多死伤的同时,也为吴军步兵分担了巨大压力,到了对拼第四波轮射时,俄军的阵脚便出现了明显的松动,许多的俄军士兵因为抗拒不住面对死亡的沉重心理压力,纷纷开始撒腿后逃。&1t;/p>

        第五波轮射时,俄军阵脚松动更是严重,同时沙俄军官弗拉基米尔的战马也被吴军的子弹打死,弗拉基米尔摔下战马,俄军暂时失去指挥,他手下的俄国流氓无赖乘机溃散,喊叫着逃向来路。在大方阵的内部看到这一情况,曹炎忠也没犹豫,马上就喝令吴军骑兵出击,冲击沙俄溃兵的背后。&1t;/p>

        轮到吴军骑兵立功了,高喊着干掉罗刹鬼的口号,吴军骑兵从吴军横队的间隙中汹涌冲出,右手提刀左手拿枪,冲到近前先是枪打后是刀砍,砍瓜切菜一般的疯狂砍杀俄军败兵,俄军士兵则大都自顾自己逃命,只有少部分人回头开枪还击,对吴军骑兵根本形不成多少威胁,集群冲锋的吴军骑兵连砍带劈,不断收割俄军士兵的性命,俄军彻底崩溃,逃得漫山遍野都是。&1t;/p>

        弗拉基米尔的惨败丝毫没有让俄军司令卡扎凯维奇意外,相反的,仔细观察着左翼吴军在真正恶战中的表现,卡扎凯维奇还十分开心的露出了笑容,笑道:“可怜的黄皮猴子,连对付弗拉基米尔手下那帮私生子都这么吃力。看来没有普鲁士的灌肠枪,你们也最多只是西方二流军队的实力。”&1t;/p>

        “尊敬的卡扎凯维奇将军,最可笑的应该是黄皮猴子的骑兵。”统领哥萨克骑兵的俄军上校尼基塔笑得更加嘲讽,说道:“弗拉基米尔的军队都已经崩溃了,黄皮猴子的骑兵居然还不敢全冲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支黄皮猴子的骑兵,组建和训练绝对没有过一年时间,还绝对没有上过几次战场。”&1t;/p>

        尼基塔还真没猜错,因为控制地里不产战马的缘故,吴军的骑兵力量一直十分薄弱,后来拿下四川和云贵后逐渐获得了一些川马和滇马,吴越也只能是把战马优先供应给聂士成率领的中原吴军用于剿捻,在四川境内练出来的吴军骑兵也是只能用于西北战场,一直在东南作战的曹炎忠兵团则完全只能是靠缴获的战马自建骑兵,所以直接隶属于曹炎忠的吴军骑兵营无论是在训练上,还是装备上,都要逊色聂士成、丁汝【31小说网  】昌和西北吴军的骑兵一筹,自然也就更没办法和在全世界都臭名昭著的哥萨克骑兵相比了。&1t;/p>

        言归正传,虽说打头阵的沙俄军队吃了败仗,可是已经逐渐成竹在胸的俄军司令卡扎凯维奇却毫不介意,除了逼着清军主帅崇厚继续攻击牵制吴军的正面和侧翼外,又果断派出了两个营的步兵迂回到吴军的左翼,再次向吴军左翼起进攻。同时在卡扎凯维奇的亲自率领下,俄军主力也逐渐的向东面转移阵地,准备集中兵力猛攻吴军实力最弱的左翼。&1t;/p>

        现敌人已经逐渐中计,曹炎忠除了果断召回之前出击的骑兵营外,又采纳李鸿章的建议,给左翼的两个普通营增派了二十四架掷弹筒补强火力,同时让吴大赛率领吴越的亲兵营列队在两个普通营之后,摆出准备死守左翼的架势。&1t;/p>

        十几分钟后,俄军针对吴军左翼的攻势再起,两个俄军步兵一前一后,列队进攻吴军左翼,左翼的两个吴军普通营将士咬紧牙关,继续以三段射抗衡敌人攻击,同时吴军的后装炮和掷弹筒也拼命开炮投弹,以实打实的玩命架势和敌人对拼。&1t;/p>

        这一次的战斗远比之前的激烈,残酷程度更是令人指,密集枪声中,双方士兵不断中弹中枪倒地,垂死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从未停歇,俄军的进攻队列如同波浪一般的汹涌起伏,不断拍向吴军将士用血肉筑成的阵地堤坝,每一次相撞,都要喷出无数的血色浪花,还不止一次的出现近身白刃战,杀红了眼的双方士兵大骂着各种脏话,互相用刺刀捅进对方胸膛同归于尽的画面层出不穷。&1t;/p>

        激战中,为了更进一步诱敌,曹炎忠再次派遣骑兵营出击,迂回去冲击清军主力的侧翼,沙俄军队对此根本不做理会,大步只是向吴军方阵的左翼的正面转移。而因为沙俄军队也确实拿出了命和吴军将士血拼的缘故,士气受到鼓舞的清军主力不但努力压稳阵脚不动,还派出骑兵向吴军骑兵起反冲锋,与吴军在自军阵地西面的开阔处展开激战,人仰马翻,枪声连绵,同样是厮杀得热火朝天。&1t;/p>

        激战了约半个小时后,俄军主力顺利完成阵地转移任务,将随军带来的野战炮在阵前一字排开,对准了吴军的左翼,同时果断召回此前出击的两个步兵营,腾出空间准备起更加猛烈的进攻。&1t;/p>

        相应的,曹炎忠做出的调整是派人飞奔回营传令,让钱威派出两个营到大营东南角列阵,摆出随时准备南下增援或者接应主力回营的架势。而此时此刻,吴军左翼的两个普通营已然伤亡接近半数!&1t;/p>

        曹炎忠惟妙惟肖的战术欺诈动作终于还是骗过了卡扎凯维奇的眼睛,看到留守营内的吴军出兵列队,准备南下救援主力或者掩护主力撤退,卡扎凯维奇几乎没做任何的考虑,马上就命令炮队开火,猛烈轰击吴军的左翼阵地,同时派人给崇厚传令,叫崇厚加强对吴军主力正面的进攻,掩护自军冲击吴军左翼阵地。&1t;/p>

        “狗娘养的罗刹洋鬼子,终于舍得出真本事了!”&1t;/p>

        大骂了一句,梦想获得战斗胜利的崇厚也拿出了狠劲,一口气派出了五千军队向吴军方阵的正面起进攻,忠实执行卡扎凯维奇的命令,拿清军士兵的生命掩护俄军强攻。&1t;/p>

        与此同时,吴军左翼这边早就已经是炮声震天,双方大炮拼命对射轰击,玩命压制对方炮火和打击对方阵地,结果让吴军士兵心中慌张的是,沙俄方面竟然突然使出了大量的黑火药开花炮弹,大为增强了炮击效果,也给之前就已经伤亡惨重的吴军左翼军队造成更多的伤亡。&1t;/p>

        现敌人有大规模进攻的苗头,曹炎忠也终于有了点动作,派人给吴大赛带了一个口信,吴大赛营队里那支百人规模的车兵哨队很快就动了起来,拿出麻袋装土盛沙,在两个吴军普通营后面抢筑起了十座齐腰高的沙包工事,近在咫尺的友军将士好奇打听原因,这些车兵也一律回答道:“抱歉,军法规定,现在还不能说。”&1t;/p>

        炮击了一段时间后,先是派出了一个步兵营北上,去拦截和监视刚到营外集结列阵的吴军援军,卡扎凯维奇活动了一下脖子,微笑说道:“小伙子们,舞会正式开始,直线进攻。”&1t;/p>

        命令出,整整两个营的俄军正规军在卡扎凯维奇亲自率领下,排起了厚达十层的密集横队,大步向着吴军左翼前进。尼基塔率领的一千五百余名哥萨克骑兵则兵分两路,尾随在步兵横队的后方左右,狞笑小跑着向早已是尸横满地吴军左翼阵地前进。&1t;/p>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藏身在两个普通营之后的吴大赛军才有了大的动作,战斗兵和骑兵不紧不慢的解开包裹枪支的帆布,露出一支支擦得锃亮的亨利连珠枪,微笑着装填金属子弹,已经抢筑好沙包工事的吴军车兵则揭开车上帆布,露出十架装着六根枪管的古怪大枪,装上独轮车推到阵前一字排开,布置到了之前抢筑的沙包工事后将枪口对准前方。而二十辆马车上剩下的空间,则整整齐齐的堆放着一只只坚固的木箱,箱中盛装的,全都是黄澄澄的、用帆布连接的金属子弹!&1t;/p>

        隔得太远,又有吴军将士的队列阻隔,卡扎凯维奇和其他的俄军军官士兵当然看不清楚吴军的这些小动作,卡扎凯维奇和俄军上下接下来所看到的,只是一幕让他们惊喜的景象——此前一直顽强抗衡俄军进攻的两个吴军普通营,在他们逼近吴军阵地两百米左右时,突然列队向吴军北面阵地的后方转移,露出了巨大的阵地空间,还有只有区区一个营的吴军守兵!&1t;/p>

        “加快度!”&1t;/p>

        卡扎凯维奇大吼着出这道命令时,对面那个吴军营也有了动作,一些士兵小跑向前,一口气摆出了整整三十二门掷弹筒,立即装弹投掷,猛烈轰击俄军队列。不过很可惜,这个吴军营的掷弹筒装备虽多,却也吓不倒从枪林弹雨里历练出来的俄军正规军,俄军步兵依然还在小跑前进,俄军的哥萨克骑兵也逐渐加。&1t;/p>

        付出了一定的死伤代价后,俄军前队终于逼近了吴军的一百五十米之内,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对面此前一直保持蹲姿的吴军士兵才全部卧倒,准备采取让俄军深恶痛绝的卧姿射击作战!卡扎凯维奇见了大怒,果断给后面的尼基塔传令道:“冲上去,踩死那群黄皮猴子!”&1t;/p>

        命令传达,早就心痒难熬的尼基塔大吼一声,举起马刀出命令,一夹战马,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带头冲向吴军阵地,一千五百余名哥萨克骑兵紧紧跟随,兴奋吼叫着夹马冲锋,如同两记铁拳一般,一左一右双砸向吴军阵地。同时卡扎凯维奇命令步兵端着已经装上刺刀的里治步枪继续前进,决心步骑配合一举砸碎吴军左翼阵地,继而彻底捣毁吴军从死敌英国人那里学来的刺猬乌龟阵。&1t;/p>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1t;/p>

        战场经验丰富如卡扎凯维奇都没有听到过的连续枪声响起,吴军阵地前的十座沙包堆之后,就好象突然喷出了十道桔红色的火蛇一样,欢呼奔腾着横扫向左右冲来的俄军哥萨克骑兵,无数骁勇善战的俄军哥萨克骑兵甚至连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已经子弹打中身体或者战马,人仰马翻,骑手中弹者身上血箭喷涌,战马中弹者失蹄摔倒,人血马血如同泼墨一样的泼洒沙场,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有数以百计的哥萨克骑兵惨叫着摔倒在了血泊之中。&1t;/p>

        不明白生了什么事的哥萨克骑兵还在继续冲锋,踏着莫名其妙倒下的同伴人尸马尸前进,而已经冒出硝烟的吴军十座沙包堆之后,巨大的火蛇也依然还在肆虐,用快得无数想象的度把锥形的金属子弹喷洒向哥萨克骑兵,就象一只只无形大手,把一个接一个的哥萨克骑兵撩翻在地,扎出道道血箭。&1t;/p>

        快得难以想象的枪声还在连绵,哥萨克骑兵和正在冲锋前进的俄军步兵也在象割麦子一样的成片成排躺倒,人马尸体迅铺满了吴军阵地前的空间,鲜血也迅染红了褐色的土地,而很多中弹而死的俄军士兵甚至直到断气闭眼,都不知道是什么干掉了自己,是什么玩意能有这么惊人的射,打出这么多的子弹。&1t;/p>

        自从有文字记载以来,野蛮落后的游牧骑兵就一直都是东西方文明的噩梦,不管是中国文明,还是中东文明和西方文明,都无数次的因为游牧骑兵的侵略而蒙受巨大苦难,财产被掠夺,老弱孩童被杀害,妇女被凌辱,生命被剥夺,甚至社会文化被彻底毁灭。毫不夸张的说,每一次游牧骑兵的崛起,背后都有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文明世界人民被牺牲,无数文化瑰宝被毁灭,无数繁华城邦化为尸山血海,烈火飞毁,可谓是血债累累,罄竹难书。&1t;/p>

        沙俄境内的哥萨克骑兵,就是游牧骑兵的典型代表,蛮横好斗是他们的本性,滥杀无辜是他们的本能,奸淫掳掠则是他们的爱好,无论东方西方的文明世界,都曾经饱受他们的荼毒残害,无论敌人战友,都深恨他们入骨!&1t;/p>

        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文明世界彻底把游牧骑兵赶出历史舞台的第一枪,就是打在这些残暴成姓的哥萨克骑兵身上。所以吴军将士机枪中打出的子弹,也不仅仅只是代表着中国人对沙俄侵略者的复仇,还代表着东西方文明世界对游牧骑兵的复仇!&1t;/p>

  http://www.zwydw.com/book/0/7/107033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