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沈阳大捷

第六百八十四章 沈阳大捷

        同时开火的其实还有以卧姿射击的吴越亲兵,专门负责打击加特林机枪枪口下的漏网之鱼,尽量不给俄军哥萨克骑兵靠近吴军阵地的机会,凭借着亨利连珠枪的优越性能,吴越亲兵营里的其他将士其实也取得了不错的战果。

        但是很可惜,亨利连珠枪这一次的风头被初上战场的加特林机枪抢得干干净净,密集得让人头皮麻的枪支射击声中,吴军的十挺加特林机枪如同十条巨大的火蛇,组成一张红色火网,彻底把阵地前方的道路交叉封锁,但凡是胆敢触碰这张火网的敌人,不管是人是马,也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下场都只有两个非死即伤!

        狂风暴雨般的金属子弹肆虐,轻而易举的钻入哥萨克骑兵的人马身体,溅起道道血箭,可怜的哥萨克骑兵基本上是连吴军的武器都没有看清楚,就连和胯下战马一起栽倒在血泊中,后面的哥萨克骑兵却一是来不及反应,二是惯性使然,仍然还在挥舞着雪亮的哥萨克骑兵刀前进,飞蛾扑火一般的继续冲向吴军用子弹组成的火力网。

        哥萨克骑兵刀有个外号叫做鹰之利爪,是用中亚矿山冶炼出来的优质精钢打造而成,厚背宽刃,刀身弧度优美,刀刃锋利异常,鹰头般的包铜手柄是整件铸造,或者灌入重铅,在与敌人交战时可以轻易的敲昏对手甚至打裂对手的头骨,是在全世界都屈指可数的优秀战刀。

        仍然很可惜,这样的利刃在这一刻彻底变成了一根破铜烂铁,拿着这种利刃的哥萨克骑兵别说是拿刀柄砸碎吴军将士的头骨了,就是想用刀子砍到吴军将士都是难如登天,基本上都是还没冲到吴军阵地五十米范围之内,就已经被加特林机枪的密集火力摞倒放满,无奈的吼叫着紧握着哥萨克骑兵刀摔倒载翻,偶有几个漏网之鱼,也很快就被拿着亨利连珠枪的吴军士兵打倒,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冲进吴军阵地的二十米内。

        这时,后面的哥萨克骑兵也终于现了前方情况不妙,但他们的指挥官尼基塔却早已经躺倒在冲锋路上,没有人出指挥号令,所以这些哥萨克骑兵只能是各自为战,或是傻愣愣的顺着惯性继续冲锋,或是勒马停步,也有一些骑兵在冲锋中调整方向,逃向吴军阵地的两翼远离吴军火网,队列迅大乱,互相碰撞摔倒或者被地上战马尸体绊倒者随处可见,对吴军的机枪阵地更无威胁,吴军的加特林机枪乘机疯狂,更加残酷的屠杀对吴军将士来说威胁最大的哥萨克骑兵,地面上哥萨克骑兵尸体和伤兵已经密密麻麻,很多的地方还是一层叠着一层,无主的战马惨嘶着跑得到处都是,场面宛如修罗地狱。

        地面上的密集尸体并非只有哥萨克骑兵,还有沙俄军队的步兵,虽然没有被吴军的加特林机枪重点关照,然而弹雨扫荡间,无数的子弹还是洒向了沙俄步兵的密集横队,再加上吴军步兵的亨利连珠枪也有对着俄军的步兵射击,俄军的步兵横队中还是躺倒了无数的士兵,损失虽然不象被吴军机枪重点问候的骑兵一样惨重,却也照样是触目惊心,尸横遍野。

        更糟糕的还是俄军司令卡扎凯维奇的应变决定,面对着次在实战中亮相的加特林机枪,根本不知道应对的卡扎凯维奇,出于长年以来养成的作战习惯,果断选择了让俄军的步兵横队继续前进,俄军士兵也好象一战时期索姆河会战中的英法士兵一样,继续排列着密集横队向吴军阵地前进,前仆后继的冲向吴军将士用加特林机枪、亨利连珠枪和掷弹筒组成的严密火网,成片成排的倒下,也成片成排的摔倒在血泊中。

        期间,也有许多沙俄士兵对着吴军阵地开枪射击,无奈吴军战兵都是以卧姿迎敌,基本上很难被敌人的子弹命中,机枪手也有沙包工事保护,还有后备射手、转轮手和装弹手在旁边守着,随时准备接管机枪,继续向着来敌倾泻弹幕,所以俄军的微弱反击自然也就收不到任何的作用,吴军的各种枪支一直都在怒吼,子弹一直都在向着俄军的密集横队飞行,俄军士兵也一直都在不断惨叫着摔倒阵亡,密集的十排横队,几乎是在转眼间就崩溃了一半以上。

        屠杀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最后,还是在俄军的最后两排横队也开始出现中弹躺倒的情况,绝望的卡扎凯维奇这才想起下令撤退,结果命令一下,早就已经心惊胆裂的沙俄正规军士兵顿时逃得比新兵还快还狼狈,队列在瞬间就彻底崩溃!

        这时,自然轮到吴越亲兵营中的两百骑兵出手了,紧握着亨利连珠枪或马刀冲向敌人,吴军骑兵就象一道奔驰的洪流,没用几分钟时间就追上了俄军的溃兵大队,拿枪的连连开枪射击,象点名一样的肆意屠杀俄军败兵,拿刀的尽情挥舞砍杀,如同砍瓜切菜一样的疯狂砍杀俄军败兵,俄军兵败如山倒,再无回身作战的勇气,怪叫着逃得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一双腿。

        骑着战马又穿着将军制服的卡扎凯维奇成了吴军骑兵的重点关照对象,虽说卡扎凯维奇逃得比较早轻易难以追上,然而十几二十支亨利连珠枪对着他接连扣动扳机间,卡扎凯维奇的后脑勺上还是很快就喷涌出了一道血花,摔下战马当场毙命,没能逃回自己的军队继续指挥作战。

        俄军都崩溃了,士气斗志都不是很高的清军自然也毫不客气的加入了崩溃的队列,与吴军交战的清军率先向后溃逃。吴军乘势起反击,此前基本没有受敌的右翼吴军和后队的吴军率先列队杀向清军阵地。而这批投入战斗的吴军将士虽然只有四个营两千来人,却全都是拿着击针枪并且每个营装备三十二门掷弹筒的吴军精锐营,甫一交手,清军的火力就被他们彻底压制,魂飞魄散的清军主帅崇厚无心抵抗,没撑几分钟就下令撤退,清军上下如蒙大赦,各营各队争先奔逃,没等吴军起全面追击,就已经自行大乱。

        接下来的战斗依然还是最为纯粹的屠杀,在曹炎忠的亲自率领下,之前上阵的六千多吴军步骑将士率先起全面追击,留守大营钱威则先是派兵击溃了俄军之前派来那个早就心惊胆战的步兵营,然后出动两千兵力加入追击,联手主力尽量扩大战果,借以减少将来的攻城阻力。

        俄军和清军的溃兵早就逃得漫山遍野都是,清军主帅崇厚虽然努力约束,还想安排殿后军队给主力大队争取逃命时间,可他两次强行派人率军殿后,殿后军队都两次在眨眼之间被吴军打得粉碎,一直紧咬着他的帅旗和清军大队不放,最后崇厚也没了其他的办法,只能是采纳一个从中原逃到关外给他当亲兵的满人老兵建议,放下了标志着自己身份的帅旗,也彻底放弃对清军的指挥,混杂在马队中狼狈南逃,不再举着帅旗勾引吴军将士的重点追击和枪炮重点关照。

        这么做之后,崇厚本人倒是安全了许多,可是清军各营却因此彻底崩溃,将领士卒更加无心抵抗,扔下武器旗帜一个比一个的逃得飞快,即便是在大白天里在开阔地带上逃命,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互相践踏的情况,将不管兵兵不救将,争先恐后的只是向南飞逃。吴军追兵则是气势如虹,同样脚步飞快的紧追着清俄联军的败兵人潮不放,一边刀捅枪射清俄联军的败兵,一边开始喊起了投降不杀的招降口号。

        沈阳清军这么不扛打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士气斗志低落,普遍都没有和吴军血拼到底的勇气和决心,而造成这一点的原因则主要有两个,第一是清军在吴军面前屡战屡败,连山海关以南的土地都丢得干干净净,清军的将领士卒当然也就不敢梦想能够打败吴军,这会最大的仰仗沙俄军队又已经在惨败在了吴军面前,沈阳清军自然也就更加没有勇气再打下去。

        第二个原因则是清军的来源太过复杂,托了兔子残害者康麻子等野猪皮列祖列宗禁边政策的福,东北关外一直都人口稀少,满清朝廷北逃到了沈阳后开放边禁,数量庞大关内百姓涌入东北,虽然给满清朝廷带来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和兵力来源,却又导致了清军的成分复杂,山东、河北、蒙古和关外的百姓,甚至山西和一路北逃到东北的江淮百姓,什么地方什么民族的都有,各种各样的方言导致很难做到令行禁止,军队里抱团结伙的情况也十分严重,平时里或许还和和气气看不出什么毛病,这会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时候,清军没士气不团结的弱点自然暴露得干干净净,逃亡中彻底的分崩析离,互相扯后腿和闹内讧的情况也不断出现。为了尽快逃命,清军士兵不但互相拉扯推搡,步骑争路自相践踏,甚至还出现了不少步兵把骑兵拉下战马抢马逃命的情况。

        这一点也导致了清军的降者众多,聪明点的清军士兵只要是被吴军追兵追上,大部分都果断选择了跪地投降,而吴军因为是前后两路起追击的缘故,倒也有充裕的时间和空间抓捕俘虏,结果很快的,吴军将士就轻松抓到了数以千计的清军俘虏,还有好几百人的俄军俘虏。

        潮水一般的清俄联军败兵席卷田野道路,一边留下死尸和跪地投降的俘虏,一边疯狂的涌向沈阳,形势太过危急,害怕吴军乘势攻入城内,沈阳城里的俄军和清军都不敢出兵接应,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败兵人潮的涌向城下而来,吞没沈阳清军之前辛苦修建的城外工事,填平壕沟,掉进护城河,跑得上气不下气的冲进城内。

        吴军的追兵前锋很快就跟了过来,怕吴军将士混杂在人群中冲进城内,城里的清军只能是匆匆关闭沈阳北门和放下千斤闸,被堵在城外的清军败兵哭喊震天,抛下武器跪在护城河边上投降者无数,但也有的人绕着城墙逃向沈阳的其他城门,寻找进城道路,有的人接过城上扔下的绳索,缒城而上,妄图逃入城内继续与吴军作战,甚至还有人提枪守住了狭窄的护城桥,用火力阻止吴军过河追击。

        这些顽固不化的清军败兵正好给了吴军杀鸡给猴看的机会,吴越亲兵营的机枪哨追上来以后,一看城下依然还有许多清军士兵不肯过来投降,还没打过瘾的吴军机枪兵马上架好机枪,二话不说就对着城下的敌人人群倾泻弹雨,躲在城下的清俄联军士兵也象割麦子一样的接连倒地,城墙上的清军和俄军士兵则是难以置信的绝望惨叫,根本不敢想象世上还有这么恐怖邪恶的武器,士气更加直线下坠,军心也更加动摇,无数的清军将士也更加坚定了只要有机会就向吴军投降的决心。

        鬼子六也亲眼看到了吴军机枪的恐怖威力,听说清俄联军从大石桥惨败而回,大吃一惊的鬼子六和沙俄公使热梅尼一起登上沈阳北门察看情况,结果也就亲眼看到了吴军的机枪肆虐,横扫城下败兵。结果上过几次战场的热梅尼还勉强撑得住,脸色苍白的只是一阵接一阵的惊叫,大骂吴军机枪是来自地狱的武器。鬼子六却是直接瘫在了随从的怀里,面如死灰的绝望呻吟……

        “完了!大清完了!满州完了!本王……,也要完了……,完了……。”

        是日,吴军大破沈阳清军和沙俄远东军队的主力,阵斩级过七千六百之巨,抓获清俄联军俘虏也过了六千大关,缴获战马近千匹,俄军王牌哥萨克骑兵几乎被吴军全歼,两千多正规军也被吴军消灭过七成,沙俄东北派遣军司令卡扎凯维奇阵亡,清军大将宸明也在缒城逃命时被吴军机枪打成了蜂窝,俄军阵亡中校及以上级别者八人,清军损失参将及以上级别将领过二十人。而从此以后,沈阳战场上的清俄联军,也再没有了和吴军正面对抗的实力,只能是龟缩在沈阳城内苟延残喘,等待末日的到来。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吴军此前曾经用檄文悬赏收购沙俄士兵的人头,在混乱中,一些清军士兵乘乱财,突然动手,用冷枪偷袭等办法干掉了一些落单的俄军士兵,割下他们的脑袋跑到吴军面前投降请赏。情况报告到了曹炎忠的面前后,大喜过望的曹炎忠不但马上兑现了吴越许下的承诺,用每颗人头十两银子的高价买下了这些俄军士兵的脑袋,还让这些聪明的清军士兵带着赏银到沈阳城下呐喊招降,鼓励沈阳城里的清军将士向他们学习,砍俄军士兵的脑袋来换吴军的重赏。

        曹炎忠借来的缺德参谋李鸿章也没闲着,跑到终于解密的吴军秘密武器加特林机枪面前参观了许久后,李鸿章突然想起正事,忙又跑到曹炎忠的面前出馊主意,建议曹炎忠派人押解一两个够分量的清军俘虏北上,让他们去铁岭城中宣传吴军这次的沈阳大捷,彻底粉碎铁岭清军的最后希望,促使铁岭清军尽快投降献城,让铁岭战场上的吴军队伍可以腾出手来南下,会同主力联手攻打沈阳城。

        曹炎忠马上采纳了李鸿章的建议,很快就挑选出了两个被俘的清军将领捆了,安排一支骑兵押解他们北上铁岭依计行事,同时曹炎忠也没忘了给带队的吴军基层将领交代,“到了铁岭,悄悄的替我给邓嗣源带句话,叫他记住我之前的交代。”

  http://www.zwydw.com/book/0/7/107958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